第八章 夏侯云

    第二天清晨。

    随着几声鸡叫,已是人们起的时间了。王老汉和女儿玉儿也都是勤快人,早早的就起来了。张怀誉也不是个赖的人,鸡叫声传来他已然穿好了衣服,准备出去了。

    “啪啪啪,张公子,你起了吗?”屋外传来了玉儿的声音。

    “哦,我已经起了。”说着走到房门口打开了房门。只见玉儿手里端着一个水盆手中还有一条毛巾。

    “这是我爹叫我给张公子送来的洗脸水还有毛巾,请张公子洗漱完毕来吃早饭。”

    “有劳姑娘了。”说完着接过两样东西。玉儿就离开了。

    洗漱之后,张怀誉来到了王老汉的的屋子,此时王老汉和玉儿已坐在桌子旁边等他。见张怀誉一到,王老汉笑呵呵的道:“来坐,昨晚睡的还算安稳吗?”

    “王老伯,实在是舒服极了,在下感激不尽啊。”张怀誉说着已经坐在桌子旁边。

    “好好,睡的舒服就行,吃完饭我就送你到村口和进城的人一起出发吧。”王老汉笑道。

    “不劳老伯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哎,可别这样说,我在家待着也没什么事,你我投缘的,正好能和你多相处一会,要不是我家玉儿早选好了婆家,我真有心把她嫁与你呢。呵呵”王老汉打趣起来。

    这话一出,吃着饭的张怀誉和玉儿同时噎了一口。玉儿急忙道:“爹,您老说什么呢。哪有这么打趣姑娘家的。”

    “哈哈哈,你这丫头,爹不就是开个玩笑嘛,瞅你紧张的。”

    张怀誉当然选择了沉默,他感觉这话茬还是不接的好。吃过饭就和玉儿告了别,和王老汉一同去村口了。

    今天出城的人显然不是很多,只有四个人,而且有一辆马车。这是张怀誉意料当中的,让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一天走三百里路,简直是天方夜谭。

    “马二呀,我这位小兄弟也要去禹州城,你就带他一程吧。”王老汉与赶车的中年人说道。

    “行啊,王叔,反正我这车也没坐满,多一个人不碍事的,你就放心吧。”叫马二的中年人回应道。

    听了马二的回答王老汉很是开心,转对张怀誉道,“怀誉呀,你就跟着他们一起上路吧,要是以后有时间了就回来看看老汉我。”

    “嗯,王老伯,我不会忘记您的,虽然我们才认识两天,我在您上却学到了许多道理,等我办完了自己的事,一定回来看您。”说着张怀誉从怀中拿出一块红色的石头,交到王老汉手中。

    “老伯,这是我练武时候在山中得到的红宝石,上面天然形成的雷电图形,什么价值我也不清楚,我将他送与您老人家,若是以后有什么需要我这个武夫的,不管谁拿着他找到我,我都会帮忙的。”说完,便走向了马车。

    马车也就在这个时候离开了村庄,王老汉就站在村口看着马车慢慢的行驶,眼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味道。张怀誉回头看着王老汉也十分的不舍,于是从车窗探出头对着王老汉喊道:“送人千里,终有一别,回去吧老伯,我们会再见的。”

    王老汉向张怀誉挥挥手,最后终于转离开了村口,消失在张怀誉的视野中。

    半个时辰之后,马车已经到了官道。而车中坐着的另外三个人都是去城里采购的,也都四十多岁,而且都姓黄,一路上和他有说有笑,问了他很多怪怪的问题。入了官道明显道路平坦起来,不再象从前那样颠簸了,而速度也快了起来。

    “张兄弟,我们到了禹州城就已经是黄昏了,你要不要和我们住一家客栈?那里我们住过好多次了,价格和环境都不错的。”一个男人问道。

    “不了黄大哥,我到了禹州城有许多事要办,要去最大的客栈,那里才好打听消息。”张怀誉回答道。

    “嗯,也好。”言罢便不再说话了。

    就这样的,路程已经走过了一大半了。天色也已经到了下午。

    “马二哥,我们走了多远了。”

    “啊,我们走了二百多里路了,大概还有不到两个半时辰的路程。天黑之前绝对能到禹州城。呵呵,坐的累了吧!”

    “是呀,我还头次坐这么远的马车呢。我听王老伯说这路上会有强盗,我怎么感觉如此太平呢,刚才已经过去好几个大商队了,这些强盗貌似也都安分啊。。”

    “哎,张兄弟,可别这么说,强盗也不是谁都抢的。你没看过去的商队都挂着太极剑门的旗帜吗?这样的商队一般的强盗还是不愿意惹的。”

    “太极剑门?我小时候就听过这个名字,是什么三大门派的吧?”

    “那个我也不清楚,毕竟都是你们习武之人的事,我只知道太极剑门在禹州城地位很高,听说朝廷办案也得太极剑门的人支持。”

    “哦,原来是这样。”张怀誉言罢,知道从马二的口中也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就没有和他再说下去,心想:“看来,这太极剑门还真不简单,等到了禹州城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马车继续在行驶,路上的行人依旧没有多少,商队有许久没有路过的了。张怀誉感觉有点累,就靠在马车旁边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一下。谁知这眼睛刚闭上,马车突然就停下了。

    “马二!怎么停车了?”黄姓中年人的老大喊道。

    “你们下车来看看吧,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不能往前走了。”

    于是车上的四人也下了车,大家顺着马二指的方向望去。前面大概一百米处,聚集了十多号人,都穿着黑色便装。手中都拿着武器,正围成一个圈,而圈里正有一个年龄和自己仿佛的青年男子,一米白色长袍,手中软剑上下挥舞,却是打的开心。

    张家剑法主要看速度,所以这张怀誉的眼睛也格外的快。只见那青年剑招或虚或实,或快或慢。被这十多号人围攻着却没有一丝落于下风。张怀誉心想:“此人剑招十分纯熟,而且同时面对十多个人而不落下风,内力应该也是十分到位的,不过我对上他应该有十足的把握,毕竟我已经有五成的真气了。可惜,我手中没有武器,面对他可以说没有还手的能力,哎,真是虎落平阳啊,没办法。”想到这里张怀誉自嘲一笑,没剑的剑痴简直是白痴,偏偏自己今天还充当了这个白痴。

    “张兄弟,我们怎么办啊?还要不要向前走啊?”

    “是啊张兄弟,听说你也是个习武之人,前面的人你能对付的了吗”

    此时的村里人终于没有了主意,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他的上了。张怀誉听罢一笑,心道:“我再能打,现在不也没有剑嘛!无奈,还的去看看。”

    “别慌,待我过去看看。”说着便朝着前方走了过去,边走边注意着场中的战况。突然他发现中央的青年有些吃力了,明显落了下风,而剑招也变的有些乱。张怀誉心想:“机会来了。”加快脚步,几步便来到了战场,一伸手抓住一个黑衣男子,夺下了手中之剑,并一掌打晕了黑衣人。手中有了武器,真是如鱼得水。

    张怀誉的加入另战场的局势明显一边倒,没有任何耽搁,不到二十招,那些黑衣人就全躺在了地上,而且全都没有死。

    “大侠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黑衣人都跪在地上哀求起来。

    “带上你的人滚远点”青年男子道。不一会的功夫这些黑衣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多谢壮士出手相助,敢问壮士尊姓大名?”青年男子拱手对张怀誉道。

    “免贵姓张,名怀誉。不是什么壮士,只是看阁下不忍对这些人下杀手,又有些吃力,就冒然出手了,阁下休要怪罪。”张怀誉对这青年男子明显很客气。

    “啊,张兄弟,在下夏侯云,我怎么会怪罪于你呢。方才我准备回禹州城,没想到碰到这几个喽啰,非要收保护费,我也是不愿意被他们欺负,就出手了。幸亏张兄弟出手相助,不然我可就得杀人了。”

    “夏侯兄弟你太客气了,正好我也要去禹州城,不如我们同行吧?”说话间,张怀誉向夏侯云发出了邀请。

    “那太好了,我正愁一人途中无聊呢,我们现在用轻功在天黑之前可以到达禹州城。”

    “不用了,我这有辆马车,虽然不是很宽敞却也很干净。”

    “那更好了,张兄弟,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便带着夏侯云就来到马车这里。刚才张怀誉出手的时候马二他们都已经看在眼里,至于他们二人的对话这边当然听不到。不过他们也知道张怀誉带过来的人应该对他们也没什么恶意。

    “马二哥,这位夏侯兄弟要搭我们的马车去禹州城,没有问题吧?”张怀誉对着马二道。

    “当然没问题,张兄弟带来的人我放心,上车吧。”马二没有任何犹豫,就让他们上了车,毕竟再耽误下去在天黑之前就无法到达了。

    就这样,一行人在天黑人之前到达了禹州城门。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