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两年

    在木屋的上,放着一个小包裹和一把铁剑,剑长大约3尺,没有剑鞘,看上去不是很锋利,但是用来练习剑招显然足够了。最令张怀誉好奇的当然是那个包裹了,红色的绸子摸上去十分光滑,如果是一大块绝对可以做一特别美丽的衣衫。可惜张怀誉毕竟是个男孩子,这一点对于他显然没有任何吸引力。

    打开这个小包裹里面赫然是一本不厚的书,上写“张家剑法”。此时的张怀誉十分的紧张,这还是头一次接触武功秘籍啊。

    书的第一页写的是张家对武功的类型还有自家剑法的取向。

    “天下武功种类繁多,大体上分为三类,剑势型,剑招型,剑速型。

    剑势型剑法流派使用重剑或长剑,剑招花哨较少,注重直接攻击力,攻击能力较强,突围能力相当可观。但是灵活较差,防御能力相对较弱。

    剑招型剑法流派一般使用中长剑或软剑,剑招多为精美,虚招较多,虚虚实实另对手难分真伪。在化解对手剑招方面上有着非凡的作用,适合于一对一,防御能力较强。

    剑速型剑法流派使用中长剑或短剑,简而言之剑招快,进攻快,防守快,攻防一体。但攻击力不比力量型,防御能力不比技巧型。位于中央位置。

    而我张家剑法则为剑速型。俗话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速度快,可以一招未到又发一招;速度快,可在看清对方剑招之后而后发制人;速度快,另对手应对乏力;速度快,进攻之后可果断回神防守……”

    书的第二页写的并不是剑招,而是内力的修炼和提纯。

    “心无杂念,气运丹田,动气成旋,旋成而散,九九而反。。”

    就二十个字,看之后张怀誉十分愕然,原来只需将内力在丹田处形成一个旋窝,再让其散开,就可提炼精纯,当运行九九八十一次的时候就是一个周期。

    而书的第三页到最后一页,却都是剑招了,有的还有插图。大概两个时辰的功夫张怀誉已然看完了张家剑法的全本,并记住了里面的要点。

    张家剑法共分九式:起剑式,落剑式,挥剑式,刺剑式,银刃三斩,梨花乱舞,斩龙刺,剑引长虹,雷神降世。

    前四式为基础招式,只是简单的动作,但是在武功较量中多数还是简单的招式的。有招就会被破,所谓无招胜有招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说这前四式的练习十分重要,必须要做到出招到位,精准有力。

    第五第六两式分别为两个力量强大的剑招,耗费内力很高,不过威力可观,若是找到对手空档可直接一招制敌,而这两招为剑痴的巅峰招式,换句话说,这两招练成在剑痴的层次已经是最强悍的了,除非个人能力不行,或遇拥有同样等级功力的对手,否则一般不会落败。

    后三式就为剑仙所能拥有的了,据说并非张家所创,乃是张家先租在一次奇遇中偶然得到的一本残缺秘籍,上面附有这三式剑招。秘籍上说描写的威力也没有谁练成过。张怀誉准备有空去问问大爷爷张承德有没有练成。若有向其打听打听,若没有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等待自己度过剑劫,成为剑仙的时候自行参悟吧。

    离太阳落山还有不到一个时辰了,张怀誉拿起铁剑走到屋外,脑海里开始回想起书上所写的内容,首先把前四式练好。说白了这四式就四下:挑,劈,挥,刺。但是想把这四下融合起来,做到随心所确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嘿!一招起剑式,从张怀誉手中挥出。看似简单的一挑,他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就不稳,而且力度不够,当剑挥出之后根本就没法连出别的招式,还有的就是动作不到位。这些问题令张怀誉十分苦恼,没想到刚刚拿起剑的第一次试验,就另他这个传说中的习武奇才碰到如此之多的问题,这后面的五式该何以堪?

    张怀誉心想:“我不应该盲目去练习,这每招每式都是需要反复练习的,正好我的时间还有两年,我该反复练习每一式,然后再把他们一起衔接起来,对就这样干,从起剑式练起。”思考过后,他便挥起铁剑,一次又一次的练习这一式,也不知道练了多少回,每一回的练习他都感觉跟上一次有着很大差别。在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落山了。

    “怀誉,过来吃饭吧。”张承德从石屋中走出来,对张怀誉说道。

    一听到吃饭,忙碌了一天的他终于想起来,这一天就吃了一些果子,这肚子还真是有点不好受了。便转走向了石屋。这一进屋他就看到了石桌上的一只烤野兔,还有一壶酒。这些东西对于现在的他可是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大爷爷,这酒和野兔?”张怀誉问道。

    “给你准备的,吃吧!修炼到了剑仙之后,一月进食一次即可,今天是你初次训练我就帮你准备了点吃的,以后在做训练的时候可以顺便打些猎物,用来自己充饥,我屋子里有个酒缸,你可以尽管喝,不过不要贪杯,当它快喝没的时候,我自会去打满,你大可不用担心”。张承德向他解释了疑问。

    “谢谢,大爷爷,嘿嘿。”说完他就冲向了那石桌上的美味,虽然他从小就是流云门的公子,不过也很少出门,在门里还都是师兄弟照顾,所以这吃相还真不是那么好看。不一会的功夫,那桌上的酒已经空了,野兔呢,也已经剩下一堆骨头了。

    收拾完桌子,坐在石凳上的张怀誉开口问道:“大爷爷,秘籍中写的剑招后三式,你可否练成”?

    张承德显然没有因为他的问题而吃惊,淡淡的道:“这三式剑招十分玄妙,我度过剑劫四十余年只对斩龙刺有一点点领悟,甚至可以说连门槛都没过去,。而剑引长虹,和雷神降世,我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过。”说完这些话张承德略显低沉。

    “哦,大爷爷,您也不要心急,早晚您会练成的。怀誉没什么事了,就先回房去练习心法了。”张怀誉明显看出了张承德的心,所以就离开了石屋,回自己的屋子了。

    张承德只是封住他的内力使用,却不会影响修炼和探查。盘膝而坐,张怀誉的脑海里呈现出心法口诀,那简单的二十个字“心无杂念,气运丹田,动气成旋,旋成而散,九九而反。”没多久,他就进入了修炼的状态,将内力沉于丹田,催动其旋转,再散开,如此反复。一次,两次,三次……

    不知不觉天已蒙蒙亮了,此时张怀誉的心法正好已经运行到了第七十五次,再有六次就可完成一次循环了,他努力着一次又一次的继续运功。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他已经将这第一个九九运行完毕。

    睁开眼,感觉体十分的清爽,昨天因训练而产生的疲劳却是一扫而空,没有一丝的影响。仔细观察内力的变化,他发现一个九九周期过后,一丝内力已经悄然转化为真气,虽然只是一点,但以这样的速度来看,一年下来增加一成真气应该不会有问题。想到这里怀誉更是开心,因为他距离剑仙又近了一步。

    起梳洗罢,张怀誉开始做今的修炼了,他拿着水桶直冲下山,按着昨天的道途而下。今天他的手中却多了那把铁剑,因为昨天令他的衣服面目全非的那些树枝,着实令他烦恼,一想要在这里训练生活两年,还是将他们修理一下比较好。

    不到两刻钟,他终于清理了路途,已然到达了目的地,看着这美丽的水潭,真让人留恋。噗通,水桶装满了水,张怀誉开始原路返回了。因为今天早出发了一些,所以前段路程耽误的时间可以忽略不计了,再着磨刀不误砍柴工,路途平坦了,一样可以节省时间。带着愉快的心和沉重的水桶,踏上了上山的道路。

    其实几天和昨天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不过是比昨天多一点经验而已,这体可不是强化的那样快的,冰冻三尺非一之寒嘛。三刻钟后,带着沉重的步伐,张怀誉终于走到了上山的最后一步。

    之后的训练和昨天没有什么区别,依旧是游泳,上山,练剑,练心法。不过在游泳的时候他抓了两条鱼,晚饭却是吃的十分可口。

    就这样,他每天重复着相同的训练和生活,当他忍不住的时候,他就会想起爹娘,想起爹对他的期望,想起娘对他的关怀,想起娘最后自杀时那温柔的目光。每次都会坚定他习武的信心。当然,他也会看看那块大爷爷交给他的玉佩,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流云门那灭门之痛。不要忘记师兄弟的惨死,四个堂妹的香消玉损,以及叔伯们的离去。

    寒来暑往,一年很快过去了。如今的张怀誉对于上山下山已经是小儿科了,明显已经加强了训练,在他的腿上和上还有胳膊,都已经捆上了沙袋,游泳的速度也大大加强了。而他的张家剑法前四式已经融会贯通,可以做到随心所的状态,任何招式的变换和衔接都可以做到恰到好处。而且银刃三斩也有了一点小成。

    不过训练还在一直进行中。转眼间,两年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