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课程

    一座山的山头,一座石屋,一座木屋,在不远处站着两人,一位老人,另一位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

    老者:“今天开始你就要对体进行强化,普通人都是自小习武,时间比较充裕,而你不同,现在已经十八岁了,所以更要提高训练强度,现在我便封住你的内力,锻炼过程中为了保证对体潜力的激发,使用内力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

    青年:“孩儿明白,请大爷爷讲述训练课程。”

    老者:“嗯,很好,要的就是你这个痛快的答复。你来看,此山名叫龙飞山,在山脚下有一个泉眼,我每天早上都要用那里的泉水泡茶,所以你早上就要带上水桶跑下山去打水,在爬上来,这之间的大概有五里的山路,课程现在开始,半个时辰之内你必须回来。”

    青年:“是,大爷爷”。说完青年就跑进木屋,拿起水桶下山去了。

    这一老一少正是张承德和张怀誉,张怀誉的训练今天终于开始了,虽然只是下山打水,如此的简单,可对于他来说也是习武以后的第一次训练,显得十分的重视。在他的心里,他不希望自己能傲立于武学巅峰,他也不想被万人所敬仰,只有那一点,杀父灭门之仇。成为了他进步的精神支柱。

    只见张怀誉手提着一只木桶,不一会的功夫就跑了好远,一回头已然看不到木屋了,由于是下山要容易的多,只是路上的树木枝叶刮的他很是不爽,整齐的长袍被弄的以是十分狼狈。时而不小心还会被脚下的藤葛石头绊倒,摔在地上十分不好受。大概一刻钟多一点,他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此处十分幽静,泉水形成一个水潭。远远望去,水潭整体成一个圆形,直径大概有一百米多一些。潭水清冽,可以直接看到潭底,眼观望大概不足一丈的水深。一快完整的巨石充当了潭底。潭中有一些鱼在安静的游着,好生悠闲。岸边生有很多树木,以垂柳居多。

    看到眼前的景象,张怀誉显得十分的惊讶,竟然有如此迷人的水潭。在以前他是不曾见到过的。此时的张怀誉由于跑到山下已是很渴了,他走到潭边用手去捧些水到口中,潭水入口清凉可口,十分解渴。向潭中央看去,有三个水波缓缓的自下向上涌起。张怀誉明白那就是泉眼了。

    事不宜迟,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此时的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欣赏眼前的美景了。将水桶打满水以后,便开始返回。众人皆知这下山省力而上山就难了,而此时的张怀誉手中还多了一个水桶,算上水足足有三十斤重。这就成为了极大的负担。

    起初的路程,他还可以凭借两条胳膊轮流挎着水桶走的快些,但是渐渐的这换边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导致最后两条胳膊都奇酸无比,没有一丝力气了。张怀誉一算还有不到两刻钟的时间,而此时距离山顶还有三里的路程。一想到这里,他真的感到了这打水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自己不是自幼习武的剑痴啊。他努力的移动步伐,并带着水桶艰难的向山顶走去。

    就在他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又一个问题出现了,越到山顶海拔越高,呼吸就会有一些困难,虽然这只是一点点微弱的变化,不过对于此时的他完全可以说是雪上加霜。张怀誉心道:“大爷爷的课程才刚刚开始,我怎能服输?何况这只是一天中的第一个简单的任务,我若这都坚持不住,又怎么能有出息?何时才能为父母报仇。”一想到报仇的时候,他的体里就爆发出一股力量。就凭借这股力量,他终于努力的爬回了山顶。而此刻的张承德却是满脸的不高兴。

    “怀誉,你可知道你晚了半刻钟?”张承德质问道。

    “大爷爷,怀誉知错,我以尽力了,相信下次我一定会按时到达。”张怀誉低下头。

    “嗯,下次若是在迟到就罚你倒立一个时辰”。张承德此时想的是如何才能激发张怀誉的潜力,至于处罚他也是随口一说而已。想到这里张承德摸摸了口袋,心道:“还是给他吧,这样可以让他无时无刻都提醒自己”。想到这里他开口道:“怀誉,你去把水烧好,然后吃些果子,完毕之后到石屋来找我,大爷爷有东西给你”。

    “是,大爷爷”张怀誉连忙回答。

    不一会的工夫,张怀誉已经烧好了水,并吃了一些果子,现在他休息的也差不多了。就带着开水走进了张承德的石屋。一进屋他先把茶水给张承德泡好,然后才坐在了张承德的对面,道:“大爷爷,您交待怀誉的,怀誉已经都做好了”。

    “嗯,怀誉你做的还可以,不过我原本以为凭借你对武学的好奇,以及你十八年对武学的期待能展现给我惊人的效果,但是从早上的第一课来看,我并不满意。”

    “大爷爷,孩儿以后会更加努力的。”

    “我知道怀誉你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人,可我希望你能拿出常人十倍的努力,因为你的肩头还有你爹你娘乃至于整个流云门的大仇,你要知道直到现在你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要想报仇就需要时间去查,若是你进步再慢些,时间久了就更难以找到凶手了你懂吗?”

    “孩儿一时也不曾忘记报仇,一定要那个带头的人血债血偿。”此时的怀誉眼中充满了愤怒。

    “这是我在你爹尸体下面发现的。”说着就拿出一快精致的玉佩,交给了张怀誉。此玉佩外表呈绿色,上面刻有一个虎头,而在背面有四个小字:吕步成刻。

    当张怀誉看着这块玉佩出神的时候,张承德开口了:“这是流云门灭门的唯一线索,我猜想当时凶手并没有发现玉佩已掉落,而你爹却发现了,用体挡住了它,应该就是要告诉我们什么。我把它给你就是想让你时刻记住你的使命,用以激励自己,而不是让你心生仇恨,因为那样的剑痴是无法成功的,希望你以后能好自为之。”

    张怀誉此刻紧握玉佩,看向张承德:“大爷爷,从小父亲就希望我能接任张家剑法,并向你看齐,成为剑仙,把张家剑法发扬光大。我也一直希望自己能够习武,完成父亲的梦想,如今我已可以习武,按您所说我还是难得的练武奇才,我定会珍惜这次习武的机会,努力。报仇是一定要去的,不过我不会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请大爷爷放心”说着张怀誉用拳头在前锤了一下。

    “嗯,大爷爷希望你说的是发自内心的真话,把玉佩收起来,你今天的第二课就是再下山去那个水潭,在水潭中游泳,时间两个时辰,完毕之后以最快的速度上山,我传授你张家剑法的秘籍。”

    “是,大爷爷,怀誉去了。”说完,张怀誉便走出了石屋,想都没想就向山下跑去,由于有了一次经验,此次的他比前次要好的多,虽然依旧呼哧带喘的才到了水潭,但用时却是减少了很多,而且没有摔跤,不过衣服还是被刮的不轻。

    到达目的地,开始第二项运动,游泳。游泳是锻炼体的最好办法,在水中也可增加肺活量,还可全都得到锻炼,当游不动的时候因为在水里人会有求生**,所以更容易激发潜力,超越自我。

    说时迟那时快,张怀誉没有任何犹豫,脱光衣服,噗通一声就跳入了水潭,入水才发现,这潭中的水是真凉啊,几乎有种抽筋的感觉。不过由于张怀誉强大的毅力驱使,他还是坚持下来了,两个时辰真是魔鬼般的训练,他在水中承受着巨大痛苦。就这样时间慢慢渡过着,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游泳课程结束,当张怀誉爬上岸的时候,他终于放松了一点,全酸痛甚至麻木,大口的粗气从他的口中呼出。

    休息大概一刻钟以后,他穿好衣服,准备上山。但是刚走出几步,就发现脚步沉重,好似捆了沙袋一样,迈着艰难的脚步向山上爬。当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几近脱力的张怀誉还摔了一跤,这次他硬是在地上趴了五分钟左右才爬起来,这两个时辰的游泳对他的体力支出实在是太大了。现在他每爬一步,都要手抓着树木,生怕摔倒再也爬不起来。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经过半个时辰的时间他终于爬到了山顶。到达山顶的一刹那他下意识的自己的子,让自己不要倒下,也让自己显得轻松一些。

    张承德当然将一切看在眼中,此时的他面对张怀誉露出了微笑,开口道:“在你的屋子里有一把铁剑和张家剑法秘籍,里面不但有剑招还有心法,剩下的时间你就自己分配,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要用打坐来取代,通过密集里面的心法修炼方法修炼内功炼化真气。以后的课程就是重复今天的所有课程。”说完张承德转就进了石屋。

    “是,大爷爷。”张怀誉飞奔到屋中,终于见到了任何一名剑痴都着迷的物件——武器和秘籍。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