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觉醒

    “大爷爷没有骗你怀誉,把真像告诉你也是因为你有知道这一切的权利。”张承德面色凝重明显没有在开玩笑的样子。

    “大爷爷,可我已经十八岁了,就算是习武也没什么发展了吧。您就不用安慰我了。”张怀誉毕竟在神剑大陆活了十八年了,这些常理他还是明白的,一般的人都是自幼习武的,象他这个年龄一般就没有什么习武的价值了。

    “怀誉,稍安勿躁,当年我封住你的经脉时候,在你体内留下了一丝真气的烙印,真气的烙印会慢慢的在你体内生长,虽然不能生出相同纯度的真气,但是产生出的内力也是很惊人的,这么多年所积攒的内力足矣超越你父亲了。”张承德解释到。

    “啊?大爷爷你没有骗我吧,如你所说,大家如果都不习武,都在年幼时找剑仙留下点真气,那么不都成武林高手了?张怀誉明显在质疑。

    “呵呵,先不说这剑仙整个大陆有多少人,就算遍地都是,也不是哪个人的体都能存储真气烙印的,要么我说怀誉你是练武奇才呢,话都到这里了你该明白了吧”。张陈德笑着说到。

    此时的张怀誉喜上眉梢,那种喜悦真是难以言表,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神剑大陆的武林世家的大公子,这是什么概念?张怀誉迫不及待的跪在张承德的面前:“请大爷爷为怀誉打开经脉。”

    “呵呵,怀誉呀,请起,这个还不急,在帮你打开经脉之前,让大爷爷先给你讲讲神剑大陆的剑道和层次的划分”。

    “大爷爷请讲。”怀誉此时十分激动。

    只见张承德喝了一口水,慢慢的开始了他的讲述。

    “在神剑大陆武功的强弱一般分三个大等级,第一等就是一般的习武之人称之为剑痴。而这剑痴没有明显的等级划分,因为对剑和武功痴迷故作剑痴,剑痴之间的战斗正就如同你爹与这些黑衣人的战斗,比较的是招式和内力还有自的反应能力,你爹和你的师兄弟们都是剑痴。

    第二等就是眼前所说的剑仙,当剑痴修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内力就会转化变的越来越精纯,这种精纯的内力称之为真气,很容易理解这真气越多当然说明内力越精纯,武功也就越高。当体内的内力完全转化为真气的时候,这名剑痴就迈进了剑仙的门槛。有了成为剑仙的资格,此时的剑痴必须要经历一次剑劫。若度过剑劫就成为了剑仙,成为剑仙的人已经与剑合一,剑劫就是与剑融合的过程。剑仙分为三个层次:明悟,意念,大成。每个层次的递进都需再经历一次剑劫,但是这次剑劫若是失败了不会丧命,而是实力永久的停滞。而每个层次按攻击力划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互相就是二倍的关系。

    第三等就是剑神,这剑神乃是传说的存在,当剑仙修炼达到大成的时候,剑与人的融合度就达到了一种天衣无缝的状态。此时已是逆天的存在了,受天地所不容,便会降下天劫,若剑仙实力强悍成功度过天劫,就成为了剑神。成为剑神之后,伴随着他一起度过天劫的宝剑就会化为一股能量融入剑神的体,此时的剑神便可化周围能量为剑,可虚空飞行,拥有神一样的能力。

    这就是我们神剑大陆的能力划分,听起来很简单,这里面其实还有着很多的细节问题,不过如果没有达到剑仙的级别那么也就没有知道的意义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怀誉。”张承德此时向张怀誉发问了。

    “剑痴的部分没有什么特别的,而剑仙每个层次之间的能力差距是什么呢?”张怀誉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每个等级之间的差距嘛,按攻击力差距算就是4倍,若按实力说,两个字——横扫”。张承德最后两个字的发音十分有力,流露着他对于那两个字的向往。

    “那么与剑融合的过程是否什么剑都可以呢?是不是剑越好能力就越强?而且若是我与剑融合之后碰巧获得了一把绝世神兵是不是就无用了?”

    “当然不是。与剑融合以后那把剑就称之为本命仙剑,这把剑以后与剑仙就是一体,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当剑痴的内力全部转化为真气的时候,就可以把真气输入宝剑,这时候宝剑自的灵气就会被引出来,剑就会变色,分别为白色,黄色,红色,蓝色,绿色。剑的颜色就说明这把宝剑修成仙剑以后的品级。白色最低,绿色最高。而每个品级之间的攻击能力差距大约是二倍,但是级别高的仙剑是可遇不可求的。当仙剑铸成之后,是可以滋养的,材料就是天才地宝中的矿石和金属,过程很简单把仙剑与材料同时注入真气,这样两者就自然相融合了。若是有运气真的获得了绝世神兵,若品级比本命仙剑相同或是更高,就可以进行血融,所谓血融就是把自己的精血滴在神兵上,然后真气注入其中,神兵就会吸收这滴精血,然后再把仙剑注入真气令两者相融合,之后两者就融为一体了,品级相同攻击力会提升一半,若高于本命仙剑则提升为该神兵的品级。”张承德细致的讲述着,而张怀誉却也听的十分入神。

    “大爷爷,剑劫是什么样的劫难?”

    “剑劫,是剑给人的考验,每个人都有可能不同,不同归不同终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难度很大。有句话说:百万剑痴千人成,剑劫过后一人生。形容的就是剑劫的可怕和难度。”

    “我们神剑大陆有十亿人口,按这个比例该有好多剑仙啊,怎么没感觉到呢?”

    “这个还不是你知道的时候,你就需要记住了,当一名剑痴的内力有八成以上转化为真气的时候,他在大陆几乎可以横着走了,只要不太过分剑仙是不可以出手的,不然会遭到三大门派的集体追杀。”

    “大爷爷,怎样看对方已经达到了阶段呢”?

    “护体真气的颜色,明悟期是紫色,意念期是蓝色,大成期是金色。至于修炼到具体的哪个阶段就无法观察了,只能靠自己判断,因为本人也只能靠实力判断这点。”

    “哦,大爷爷怀誉暂时就这些问题了,等想到了再向您请教吧”张怀誉大概明白了很多,毕竟距离这剑仙还有一段距离,而剑神问都没打算问,等自己到了剑仙再说吧。

    “好吧,既然你已经没有疑问了,我就为你打开经脉,随我到外面来。”说完走出了石屋,找了一快空地。便叫张怀誉坐在地上。

    “过程会很痛苦,忍着点。”说着两跟手指指向张怀誉的头部,紫色的护体真气在张承德的边旋转着,黄色的仙剑绕着二人飞舞着。

    张怀誉感觉一股暖流从头部进入体,然后四散而去,每条经脉仿佛被火烧一般,开始发,越来越,简直要把他烧死了,然而此时的他却是叫也叫不出,动也动不了,只能默默承受着这样的痛苦。然而这样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当火传遍全过后,突然他感觉到全都在膨胀,不停的膨胀,每条血管和经脉仿佛在被撕扯,大力的撕扯,随时都有可能爆裂。就这样,一会火,一会膨胀,交替的进行。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此刻的张怀誉却感觉一秒都那样的难熬,他真希望自己能晕过去,可惜,事实总是那么残忍,他头次发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这么强。

    第二天清晨。

    张怀誉睁开眼,发现自己就睡在昨天那块空地上,周围什么都没都变。唯一变的却是他自己。他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内力,很强的内力。而且他隐约的感觉到有那么不到一成的内力已经转化成了真气。此刻的他已经觉醒了,不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子,已经是一名剑痴了。

    “万岁,我终于可以习武了,我终于可以习武了。”张怀誉对天狂吼,似乎想把这些年的压抑全都释放出去。

    “对了,不能光顾着高兴,该去看看大爷爷了,”张怀誉心想。张怀誉走进石屋,发现张承德正在打坐,为了不打扰他张怀誉就自己在石凳上坐了下来,等着张承德醒过来。

    “怀誉你来了”。张承德睁开眼睛。

    “是的,大爷爷,我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内力了。”张怀誉急忙答道。

    “恩,很好。你由于十八年来没有习武,体和筋骨还很弱,虽然你体内的内力不错,但是承受不了对你反而有害,你必须在短时间内加强体素质。明天开始就要接受我对你的训练,训练期限为两年,我会在这两年里教你一些剑招还有修炼的方法,你能吃的了苦吗?。”张承德看向张怀誉,眼中充满了期待。

    “怀誉完全听大爷爷的,只要大爷爷要求的,怀誉就算是遍体鳞伤也绝对做到。”张怀誉没有任何犹豫。

    “现在我们去砍些树,在旁边盖个房子你来住。”张承德道。说完二人就走出了石屋。而张怀誉的训练方式又是什么呢?在他的心中也有这一个大大的问号。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