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灭门

    楔子

    在某个变幻的时空中,有一片不为人知的大陆。叫做“神剑大陆”。相传在很久以前有两个天神下凡,在此一决生死,在人间大战三十万年。导致这里生灵涂炭,所有的生命都不复存在。最后二人两败俱伤,感觉自己罪虐深重,就以二人之化为陆地,二人之血化为海洋,海洋的面积是陆地的三倍。以二人功力化天地之灵气。并把二人手中神兵粉碎洒于大陆与海洋,用以孕育生命,以及各种天才地宝。最后二人的双眼变为四把神剑四散于大陆。神剑大陆因而得名。

    哒哒哒。。一连串的马蹄声在山谷中回响。一行五十多人飞速的前行,他们每个人都穿着黑色衣服,而且都蒙着面,毫无疑问他们是要去杀人。

    带头的蒙面黑衣人骑着黑色的高头大马,一招手:“停下”。随着他这一声轻喝,这五十多人和五十多匹马都停了下来。

    另一个骑红马的黑衣人道:“当家的,距离流云门还有一个时辰的路程,我们怎么停下了”。

    当家的道:“这次行动非同小可,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不能留下一丝蛛丝马迹,在进入流云门之前不能有任何闪失。王峰,你传令下去,不能给流云门留下任何一个活口”。

    王峰:“当家的,张流云那老头武功高强,后又有得道剑仙做后盾,若是我们真的灭了他一门,若是走漏了风声,必将大祸临头啊”。

    当家的到:“白痴,就算你杀了张老头一人,难道就不会惹来剑仙的报复了?虽然剑仙地位尊贵一般不因世俗之事出手,可你别忘了他后的那位剑仙可是张老头亲伯父”。

    王峰不语,好像在思索着什么,片刻之后:“当家的,事成之后,剑仙必定为他寻仇,这江湖险恶,我怕。。”

    “哈哈哈哈,王峰啊王峰,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等事成之后我们就。。就这样这样这样”?当家的在王峰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王峰一听喜上眉梢:“当家的果然有手段,我这就传令下去”。

    流云门是在神剑的大陆中很不起眼的门派,崛起时间只有短短的五年之久,创立者就是现任张家家主张流云。

    张家剑法出众,却默默无闻几十年,直到张家出了一位剑仙级别的高手之后,张家剑法才逐渐在江湖中有了一点点的名声,但是相比其他大中型的门派却只是星火点点而已。

    张流云创立流云门就是为了使自家的剑法能够流传下去,因为到他这一代家中的人丁很是不兴旺。他只有一个儿子,名叫张怀誉。而他的四个堂兄弟们家里更是惨不忍睹,大哥早年有个儿子却死于怪病,三弟和四弟家里却是都有两位貌似天仙的女儿。这下张怀誉就成了家里唯一的继承人。但天有不测风云,这张怀誉从小子骨就不好,直到了13岁也不曾学的半点武功。这样张流云老爷子就和堂里商量过后创立了流云门,经过了五年的发展还算不错,已经有了七十多名弟子。其中大弟子赵忠还在去年被江湖说书的评为“神剑大陆一百剑痴之一,名列85”。要知道这“神剑大陆一百剑痴”年龄过了30岁就没有资格参与评选了,这对于流云门来说算是莫大的荣誉了。

    流云门。

    张流云和家人正在给儿子张怀誉办成人礼。因为今天正是张怀誉18岁的生。在神剑大陆18岁的男子和16岁的女子都要行成人礼,然后就可结婚生子了。对这里的人来说这可是一件大事。

    “娘,你看孩儿今天是不是很英俊啊”?屋子里传来了一个男孩子高兴的声音。接着就是一个妇人的笑声:“英俊,英俊我家怀誉是娘见过最英俊的孩子。”

    “嘿嘿,娘总是哄孩儿开心,过了今天我就是大人了,再也不能和娘撒了。对了娘我听说爹今天把大伯和三叔四叔也都请来了我们流云门呢。”

    “恩,还有你四个堂妹也都来。”

    “啊?是吗,我这四个妹妹可真是天生丽质啊,如果我要不是她们的哥哥,那可真成全我了。”

    “你这混小子,想什么呢,好了,快收拾一下和我去见客人吧。”

    “知道了娘。”

    此时的流云门少了往的练武声,而多的则是喜庆,张家大公子的成人礼可是很重要的。其实客人并不多,只有张流云那老头的几个朋友和自家的那些人。

    “张老爷子,哈哈,你家大儿子今天可算是成人了,让我家闺女好等啊。”一个略显富态的男人笑着说。

    “老李啊,你家闺女那么野蛮,我怕我家怀誉吃不消啊。”说到这里张流云的脸色略微有了一丝波动。

    姓李的男人明显捕捉到了这一点,连忙走过去:“张兄弟你我多少年的朋友,怀誉不能习武的事你就别放在心上了,怀誉这孩子既聪明有懂事,也算给你争足面子了。”

    “这么多年了还是你老李最懂我,等过些子就让你家莲儿和怀誉见见面,若是投意合就让孩子过门吧!”

    “恩,我也正有此意,从小我就喜欢怀誉这孩子,我还没有儿子,这份家业交与怀誉这孩子我才能放心啊。”

    “好了,里边请吧,人到的差不多了,咱们这次就算是家宴,我就叫了老哥几个和我的兄弟。”说着两人进了屋。

    在大厅中整齐的摆着8张圆桌,每张桌子坐8人左右,放眼一看还真闹。张怀誉穿着一雪白,腰间挂着一颗闪亮的宝石。面色清秀,两眼有神,模样虽不能说是万中无一吧,却也能说是一表人才。18岁的他大约有一米七三的高,给人的感觉十分随和,一看就不象是个习武之人。此时的他正和母亲还有四个堂妹坐在一起嬉笑。

    “今天我儿怀誉成人礼,大家能应邀而来,我张流云十分高兴,咱们举杯,一起干一个,来”。一时间撞击声,喧哗声同时响彻与大厅之内。

    “你个死老张,这里一个外人都没有,你丫的还甩甩词,是不是该罚酒?大伙说是不是?”站起来的是个瘦高的中年人,这人明显就要把张流云灌醉。

    “是,是,是,张老爷子今天必须要喝啊,都把咱当外人了必须的喝,必须罚酒。”这还是看闹的不怕事儿大。都跟着起哄了。张流云喝了一杯又一杯,以他的酒量这不算什么,毕竟他的内功还是很深厚的。张怀誉也在边陪大家喝酒,敬酒,时而和朋友划拳,谈笑说天道地。

    “怀誉呀,跟大师兄说说,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子呀,要是有的话大师兄出马帮你说媒。”赵忠谈笑着对张怀誉打趣。

    “你可停吧大师兄,要你去帮我说媒,我怀疑好姑娘不都被你给留下了?”

    “我靠,怀誉大师兄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个形象啊?不行你的罚酒。”

    “好好好”。。在众人的笑声中,宴席就悄然进行着。然而就在这时。

    “不好了,师傅。”一位弟子挂着彩从外面跑了进来,霎时间屋里的气氛凝重起来。

    “怎么了,快说。”张流云以皱起眉头。

    “师傅,外面来了一伙黑衣人,见人就杀,杀了我们二十多个弟兄眼看到大厅了。”弟子说完话两眼一黑晕了过去。这时外面的兵器相撞声传了进来。

    “大家不要慌,跟我出去看看。”张流云手持宝剑,已经冲了出去,众人也纷纷拿起手中宝剑跟随而出。角落里剩下张怀誉和他的母亲,还有几个女子,是他的几个堂妹。

    当众人走出大厅时,黑衣人一干人马也杀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张流云怒喝。

    当家的一听,轻蔑的一笑“干什么?张老贼,你活了这么多年,还看不出来吗?我们是强盗啊,来这里当然是看中你流云门的巨富了。”

    “这位好汉,强盗张某已然见过不少,可像你这样进来就杀人的还头次见到,有什么道道你就划出来吧。”

    “不错,你很聪明,我们确实不是一般的强盗,我们是和你有着血海深仇的强盗,兄弟们动手。”话音刚落所有黑衣人都纵马前奔,从向了张流云这边的人群中,顿时杀声四起。

    张流云宝剑飞舞,两招飞出两个黑衣人以首异处,定眼一看,当家的手中宝剑已然出鞘,并已然冲向自己。

    “老东西交给我。”说完便直取张流云。张流云看剑直刺而来并不慌忙,手中宝剑向上一挑,便化解了当家的这一招。随后当家的转一手三连刺攻向张流云。张流云横移一尺,避过其锋芒,反手一掌击向当家的。当家的反应也不慢,形一稳一掌迎向张流云。啪。。四周空气由于震发出巨响,两人各退三步才站稳。

    “你果然绝非浪得虚名,还真有两下子”

    “哼,你究竟是谁,我和你有什么仇怨,你的目的又是什么?”此时的张流云以紧咬牙关,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我是谁?问的好,我当然会让你知道我是谁,不过不是现在,而是你要死的时候。至于我的目的,哼哼,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当家的一字一顿。

    “我。。今天。。要。。你。。灭门。。”。

重要声明:小说《剑劫恩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