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哭泣时代之规者墨天

    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六国

    墨川慢慢睁开眼睛,感觉脑袋好像要炸开一样,发现自己躺在上,第一眼看见的是刻着龙纹的天花板,然后嗅到一丝丝的香味。

    墨川看到边摆放着一盘薰衣草。

    “这是?”墨川扫视了房间一边,这里十分宽阔,从中带着书香之感。

    突然一个侍女走了近来,她对墨川做了一个古式的下跪便快速说道:“公子你终于醒了,我现在把消息传上。”未等墨川做出反应便匆匆走了。

    “发生什么事?”墨川慢慢想到,便自然自语“是那道雷,它将一切改变了,难道历史有改变了?”

    “改变历史的轨道,你还没这资格!你没亲眼见证历史,只相信盲目的书籍,迟早会完的。”一道苍老的嘲笑声从手上的墨玉传出,墨川没感觉到自己握住了墨玉,墨规还在自己手的旁边。

    “你是谁?”墨川淡淡说道,墨川已经经过太多的惊奇了,从雨诗到诸子台,再到现在,已经没什么。

    “哈哈,从未来到来小朋友,你定力不错,居然没被我吓倒。”

    一道灵魂从墨玉上飘出,一个透明的影飘在墨川上,老先生一头苍老的白发,脸上带着慈祥的皱纹,墨川望着盘旋而坐的他,并未显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老先生,你是谁?为什么在这块墨玉上?”墨川一次把关键的问题都提出来了。

    “小朋友,你懂礼仪,所以叫我老先生,但是你也犯了个毛病,你知道吗?”老者摸了摸自己长白的胡须,一副贤者般的姿态说道。

    墨川想了想,才知道自己的确犯了一个礼仪上的毛病。便说道:“对不起,老先生,我叫墨川,我忘了在长者前先把自己的名字说出,再问的长者的名字。”

    “不错!蛮有聪慧的。”老者望着墨川欣然说道。“老夫叫墨天,是一名规者。”

    “墨天老前辈,规者是什么?”墨川问道。

    老者挥一挥袖子,伸出右手,手上有一丝丝黄色的雷电附在手上,手上出现一滴滴悬浮的紫色水滴,水滴慢慢融合成一个紫色水球。

    “这就是规力,能随意动用大自然的某种能量。”墨天看着墨川的眼神说道。

    墨川终于显露出惊讶的表,“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有这样的职业?”

    “因为…这些职业的保密功夫非常很好,虽然快保不住…”说道这里声音降低了,墨天顿了顿,继续说道。“规者,没人知道始祖是谁,但是这职业的历史很长久,随意动用大自然的某种能量只是半个规者的能力,一个规者不仅能随意动用大自然的某种能量,还能创造出一个灵魂体。”

    “灵魂体?”墨川的手颤抖了一下,问道。

    “是一种立体程序,它能让一死物有一颗心一样,这样的生物,我们叫它灵魂体。”

    “程序?”墨川想到,“这不是21世纪的词汇么,怎么现在就有了。”

    “小朋友,我想收你做徒弟,你考虑一下,有人来了,我先回去,还有送你两个字‘淡定’。”墨天快速说完变回去了。

    突然,便传来木门打开的声音。接着,匆匆的脚步声,一个穿着龙袍的中年男人急匆匆走到墨川面前,男人后面跟随这这几个太监。

    墨川从他的外貌在自己说认识的皇帝中寻找,最后停留在停留在电视上某张画面,嬴政,他是嬴政。

    嬴政走到墨川旁慈祥地说:“我的孩儿,你终于醒了。”

    墨川听到大吃一惊,非常疑惑说道:“你是我的父亲?怎么可能?”

    “传太医”嬴政紧张大喊后的太监

    “诺”

    “苏儿,你不记得为父了。”嬴政的声音沉沉地说道。

    墨川摇了摇头,墨川心中十分纠结,之前莫名其妙成了巨子,现在又莫名奇妙成为了扶苏了,彻底无语。

    “你真的是我的父亲?”墨川问道。

    “是的,你看那画。”嬴政指着挂在东墙上的画卷,画卷上画着嬴政和墨川自己的画。

    墨川看到了画卷,说道:“那不是我么,等一下,画上的我脸上怎么没疤痕?”

    嬴政挥了挥手,一个太监拿了镜子上前。

    看见铜镜中的自己,然后墨川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两眼间的小疤痕居然没了。

    接着,一个抱着箱子的人走了进来,对着嬴政做了个下跪的礼节说道:“拜见下,”然后对着墨川也做了个下跪说道:“拜见公子。”

    “华太医,快看苏儿,他什么记不起来了。”嬴政声音低低说道。

    “诺”

    华太医把着脉,看了看墨川的脸色。

    华太医把完脉,嬴政急切说道:“华太医,苏儿怎么了。”

    “下,公子受上天的恩赐,终于醒了,已无任何生命危险,可惜的是…公子已经失忆,把之前的事忘记了。”太医说道。

    “失忆?有何救医。”

    “下,无法救医,这不算是一种病,他对体没有坏处,只是把以前的事都忘了。”

    墨川在旁边听着,心里想,“嬴政是个暴君,为何他又有一副慈祥仁厚的摸样。”

    嬴政想了想说道“全部人都退下吧!”

    “诺!”大家边退出了房间。

    嬴政便慈祥地说:“苏儿,你已经昏迷了五年了,那件事或许你不记得了,让父皇说与你听。”

    “荆轲,他在五年前他刺杀朕,你救了父皇,自己…却阻挡父皇杀了荆轲,那时,你站在父皇面前,那时,你才九岁,你站在我面前,让我放了他,那时我觉得他必须杀了他,我不能毁了我的尊严,结果我就在你的面前把他杀了,上天一定觉得我做错,我很后悔,当我杀了荆轲后,突然晴天霹雳,一道黑光从天向你来,而你就也被雷打中了,当时我认为你死了,但是你只是昏迷,这就是你昏迷的原因,接着我在秦国内找人四处医治你,但是没人来救治你,所以我要统一六国。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救治你。”

    墨川听到后有点感动边说:“父皇,这不关你事,是苏儿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墨迹之规者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