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三缘聚梦之假结局真开始

    “夫子、张良哥哥,我怎么回去?”墨川已经完成了前巨子的任务,当然要取得奖励。

    雨诗听后便立即说道:“小墨我跟你一起回去。”

    夫子和张良听了后神都沉下来了,两人互相望对望着。

    而墨川、雨诗、项麟儿、江枫也看着两人,这里原本愉快的气氛转眼间变得死气沉沉。

    “墨川留下,我和张良把最后的事办完,其余人先出去。”夫子声音终于打破宁静淡淡地说道。

    “不,我也留下。”雨诗大声说道,声音中沙哑夹着浓浓的意,原本温柔可的雨诗变得冷淡一般,大大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丝的只有墨川才能看出的意。

    然而冷淡的声音的到的却是另一种更冷漠的回报,夫子低着头冷淡说道:“江枫,麟儿带雨诗出去。”

    项麟儿并没有所动,而江枫便靠近雨诗,一手搂住心低落的雨诗,想将雨诗带出去。但是雨诗挣扎了江枫的手,淡淡的地说道:“对不起,江枫姐姐,我不走。”

    江枫听到后也没有阻止,只好默默地等着。其他人也不敢说话。

    雨诗的眼眶中流下一滴的哀思,眼泪刚划下时,雨诗把头往上昂,望着那蓝天广阔的天空。

    墨川看到这样的雨诗,两人都明白,他们就要分离了。墨川知道雨诗已经不把他自己当成雨诗哥哥的影子,而是一个所喜欢的人。而墨川自己呢?重一开始在家里看到雨诗时,却没有被她那从小松鼠变成可美丽的女孩而吓到,只应为自己已被她那21世纪所没有的那份纯洁所感染了,他上这美妙的感觉。

    雨诗笑了一笑,沙哑中带着哀思般说道:“原来,望着天真的可以平静自己的绪。”

    墨川走到雨诗前,突然抱着那亭亭玉立的雨诗,墨川感觉到雨诗体发出淡淡的香味,在雨诗耳边小声说:“我不望天,我望你,你就是我的天,你就是我的一切,我相信缘分,我相信你是我的,就是我的。我们把命运交给天吧!如果我们真的是一对的话,那就在我走后一个时辰内,老天爷在这广阔的天空劈上一道雷吧!”

    雨诗沙哑凝望着墨川问道;“如果没有呢?”

    墨川用衣袖抹去雨诗的眼泪,然后笑了笑回答:“如果没有,那一定是劈了两道雷,如果再没有,就一定是三道雷…”

    雨诗笑了笑,在右手上脱出一只紫手环,然后一手抬起墨川的手,另一玉手拿起紫手环直接戴在墨川的手上。“小墨,以后你遇见一个左手也戴着紫手环的女孩,你一定要珍惜啊!”

    说完,雨诗转边慢慢跑了出去,江枫做了个辞别的手势便跟着上雨诗,项麟儿也挥了挥手便向雨诗方向走去,墨川目送了雨诗。

    雨诗已经走了出去,但墨川就呆呆的望着雨诗走的方向。他十分清楚,雨诗就在那,那墙后门,她就在那哭,但是自己无可奈何。

    墨川慢慢从口中吐出一句话:“老天爷,真的奈何不了么?”

    “小墨,如果你们有缘的话,这份意会跨越时空的。”张良上前拍了拍那想望夫石般的墨川说道。

    “可能吧!”墨川冷淡地说道。然后转向夫子“夫子,现在…就能回去么?”

    “是的。”夫子说道。

    “那…这‘墨玉’和‘墨规’我物归原主吧!”墨川说道。

    “不,这已经是你的,你把这墨家信物带走吧!”夫子摸着胡须说道。

    “或许这是天意,当这两件信物离开这里也是件好事。”张良边从袖中取出一张信封边说道,然后递给墨川。

    墨川拆开信惊讶地说道:“这是篆体。”

    “恩,回去再翻译吧!”张良撇了撇嘴巴说道。

    “张良哥哥,刘邦的事就交给你了。”

    “恩,就算没刘邦这人,我也走个信得过的家伙改名叫刘邦,这种行了吧!”张良笑了笑说道。

    “行,这当然行。”墨川也笑着说道。

    “墨川…有件事要拜托了。”夫子恭敬般说道。

    “夫子,你都是我长辈了,还来这。”墨川摊了摊手取笑夫子。

    夫子却没生气,心宽阔的很,跟着墨川一起笑道。

    “什么事就说吧!”墨川收了笑容装做一副正经说道。

    “墨川,你持着墨家信物,你回去后,你还是巨子,希望你能弘扬我们墨家的精神。”夫子说道。

    “恩”墨川想了想自己那强大的中国,又会有什么小嬴政存在呢?便快速答应了。

    “小墨,我说我们会见面,你信么?”张良问道。

    墨川摇了摇头,一副鄙视的脸蛋望着张良。

    “哈哈。”张良大笑后道:“小墨,记着,墨家的人,都有一种嗜好,都规律,更尊重规律。还有回去后,把这件事完了吧!”

    “恩”墨川摇了摇头说道。

    张良道:“小墨,坐在中央这半球体上。”

    虽然不知有什么玄机,墨川也只好听从坐在那。股刚坐上,墨规便随着悬浮起来,接着水池中突然悬浮出五块石碑,它们分别用古文刻着“金”“木”“水”“火”“土”,这石阵再次出现,从半球体上引出一条强烈的白光,包围了墨川,直天空。

    突然天空一声雷声,一道雷光直劈向白光。

    “糟了!”夫子大喊,可这是天意,喊又有何用。

    而被劈中的白光瞬间变成黑光,然而石碑消失了,诸子天池只剩下夫子和张良。

    “夫子,你喊什么?”张良骂道。

    “我们不是送他会秦朝统一时候么?现在有影响么?”夫子回道。

    “你不用担心,我把石阵调向通往未来了,这雷劈了后方向改变了,刚好回到秦朝统一。”

    “这是前巨子说的?”夫子怒怒问道。

    “恩”张良回答道。

    “等下,我好像有必要喊啊!”张良像一个顽童一样,想了想惊讶般说道。

    “为什么?”夫子反问问道。

    “因为…上天,他真的听见了,我们之前发下誓言真的要做啊!”张良说道。

    “你说呢?”夫子反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墨迹之规者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