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缘聚梦之唯一办法

    “没错!是消失,我们的各家从此以后,要隐藏份,而那个嬴政的历史就按照这张纸的内容传承吧!”墨川嘴角一笑,从衣袖中拿出数张同样的张纸。

    “张良你读下吧!”墨川用命令的口语说道,这是墨川来到这个朝代的第一次命令。

    “是!”张良接下一张开始读到,其实这张纸的内容早就背的滚瓜烂熟,纸上写的不就是前巨子留给墨川秦朝那段空虚不复存在额度历史。

    “前221年—秦朝统一,前215年—蒙恬北伐匈奴,前214年—修筑万里长城,

    前213年—焚书坑儒,前210年秦始皇病死沙丘和秦二世的暴政,前209年—大泽乡起义,前207年—巨鹿之战…”张良读者这张纸是在墨川来这之前早就准备好了。”

    “大家没意见吧!以我们的声望和势力,各家世世代代隐藏并把这段半真半假的历史传流下去,那么天下就处于一个有规则的世道。”张良大声说道。

    而大家听到这样的办法,心里由衷的乐道。

    在旁边一直站着的伏念也有说动静了,伏念高兴地大赞墨川:“不愧是前巨子选中的人,年少就有如此胆量提出此问题,智慧超群,平常之人难以看透的问题也能看出,并将难题解决。”

    “大家,我们诸子百家都是贤人能士,都想为天下苍生堆出一片片的乐土。今,听此问题也是十分严重,我们从来没想到嬴政的暴政也有我们的因素,我们儒家也是惭愧啊!当初,我们诸子百家的各家原本都有其各家的怨恨,难以相聚于此,最后墨家敢冒消亡的危险来解开我们的怨恨,或许就是这残余的怨恨,引发嬴政的残暴。我伏念代表儒家接受此任务。”

    “那…其余的呢?”张良大声地问道。

    “道家也接受…”晴月沉思了一下,淡淡说道。

    一声声重复的“接受…”从大家口中传出。

    “呼!”墨川叹了一口,摸了摸裤子,都湿了,看到事这么顺利就解决了,心里一片喜悦。虽然曾经在学校演讲过两三次,胆量已经有了,但是每次演讲的内容就是胜败的关键,选着真确的内容就像打赌一般,那些演讲就算输了也可有下一次,而现在的这次,是最大的,最输不起的,这次莫过于证明那句:生活就像电视直播,从来没有排练的。

    “既然大家无任何意见,那各家最高首领用各家签下承诺书吧!这张纸使用了万年木所致,可万年不朽。”张良从袖中拿出几张大纸,里面都墨家的墨玉图腾印记,还都有两个陌生的图案。

    墨川听张良的话,心里狠狠骂道,承诺书这三字是这朝代的词?

    大家首领都跟了上去,拿起各家信物粘上墨水,印在纸上。

    池下的两名神秘人。

    两个影紧贴圆台的地面,并未沾上一滴水。两人在众人毫无发现的况下有某种独特的手语表达到。

    一人用手语划道:“大哥,百家是被嬴政吓糊涂么?怎么已经商量咸阳沦陷后的事了。”

    “无论如何,我们就按照嬴政大人的吩咐办吧!”另一个影子点了点头。

    “撤…”

    “恩”

    两道黑影池底飞出,一闪而过,指向南门飞出。

    江枫看见后,便瞬间追了出去,那般速度,无法用语言表达,留下的只是她那虚幻的残影。

    两人往后一看,见到有后者追来,便加快步伐,人如风疾,而江枫紧跟不解。

    两人奔出第三层,打开外道机关,预想从而逃离飞出。突然,一道影子出现在面前,此人正是江枫。江枫闭着双眼,淡淡说道:“两人也算我们今次诸子台的客人,你们可以安全离开,不过,提醒你们,这里是墨家的地盘,你就两袖空空离开,视乎有些不妥。”

    “那…你想怎样。大哥我们杀了她吧!带点纪念品回去,这或许能换出妹妹的命。”

    “小弟,等一下,别冲动!”

    江枫说完,影便虚幻成了残影,消失了。

    便从两人后边传来一声江枫的声音,“走吧!墨家的客人,随便开走一架朱雀吧!”

    两人转向后边看,看不到一丝人影。而通往外道的门便打开了。

    诸子天池上

    “大家已经签好了,那各家拿一份做保留,各家便散去啊!”张良边把纸递给各家首领边说。

    “那我们告辞了,希望我们没有下一次的诸子台吧!”伏念笑了笑,说道。

    “希望吧!”张良冷冷地说道。

    大家互相告辞边最渐散了,天池上剩下的是墨川、雨诗、张良、夫子、江枫、项麟儿。

    墨川跟张良拍了一个掌,墨川高兴地说道:“哈哈!不错,张良哥哥你有潜质啊!在我那肯定拿个影帝。”

    张良笑了笑,脸上都挂上了皱纹“什么是影帝?”

    雨诗也跟着问:“是啊!什么是影帝?”

    墨川想了想说道:“怎么说呢?影帝…就是装神!人才。”墨川心里骂道,我在说什么啊!

    “哦。”

    “小张,不错嘛,想到这办法。”江枫也上前拍了拍张良的肩膀赞道。

    “枫,你想错了,我只听从小巨子把那虚拟的历史抄在纸上数遍,再拿出前巨子留下的承诺书。其实,我也想不到这场戏中还有另一番意义。”张良笑着说道。

    “意义?什么意义啊?墨川。”项麟儿疑问地说道。

    “呵呵!现在我们的实力只与嬴政持平而已,我们这次诸子台故意把嬴政这巨人看做蚂蚁论道,目的是迷惑那多疑的巨人,让他怎样死都不知道。”墨川一那副调皮的模样说道。

    “这是本意!另一番意义是什么?”雨诗一听便听出其中的问题,便问道。

    “这…我说不清,夫子您讲吧!”墨川装出一副无奈的模样说道。

    夫子做了个固定的动作,摸了摸胡须说道:“另一番意义是讲,此次诸子台半真半假,假的就是本意,真的就是真的消灭了百家以后会带给百姓灾难的源头。其实,老夫也是惭愧啊!如此灵巧的机关术也带来了灾难!”

重要声明:小说《墨迹之规者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