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缘聚梦之意料之外

    “新人类?”墨川好奇问道。

    “是的,或许,她是第一个,又或许,她也是最后一个,进化的事,对于神兽来说,不为稀奇,只要神兽吸取足够的灵气,便可进化。

    而人类躯比不上神兽,所以就算吸取灵气也需要时间的消化,至少要上千年的时间,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更本不可能,但是雨诗她被万年寒冰冰封已达千年,而且吸取万年寒冰的灵气,所以她能进化成新的人类,或许她不止进化一次,冰封的确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只有一小部分的人刚好被冰封而有把细胞瞬间冻住…而且还有很多危险。”张良淡淡地说。

    “雨诗…万年寒冰…”墨川闭上眼,低声重复两三次,然后心里突然陷入无底深渊,收复了心

    墨川拿起墨规,紧紧握住,手中青根突起,对张良说道:“这里也有万年寒冰?”

    “是的…”张良低声说道。

    墨川咬了咬牙齿,心中一片愤怒,大声说道:“看来,这嬴政必需死…”

    “走吧,快到时间了,我们到诸子天池吧!”张良脸上又挂上笑脸。

    “恩”墨川点了点头,便跟随张良出去。

    诸子天池

    诸子台是圆形的平台,诸子天池是诸子台的中心,占了整个诸子台三分之一,诸子台分了三层,最上一层都是客室,中间一层是诸子天池,最下一层是放置飞行器。

    诸子天池就像是天宫上的天池,这一层有十五米多高,而下层也只有十米多高。

    诸子天池犹如是圆形的池上广场,十字型的池上走廊,中间相连的是一个较广阔的半径为二十五米的圆台,圆台中间有个半径一米多的半圆球体与圆台相连,球体中正是神秘的天石。

    圆台四方各有根半径达一米的白色巨大石柱与上下层相连,石柱上分别刻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图案,石柱不仅有支撑作用,也与悬浮起整座诸子台有关。

    从诸子天池向上望去,并非天花板,而是整片天空之景出现于此。更美妙的是,通过池下的清澈的水,看到大大小小的机关正在转动。

    墨川跟随着张良从诸子天池的南门走了进来,墨川看见诸子天池上的中央已有四十多个各家人士聚集于此。

    当墨川的出现,原本有着议论气氛的诸子天池便顿时凝结于空气中而淡去,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这一位新的巨子,对他们所理解为新希望的产物。犹如鱼与水的关系。

    走在张良前面,这少年是以天下为重的新巨子,脸上带着一丝的青涩和稚嫩,眼中带着一针见血的冷淡,而夹在中间的更是坚强和无私的

    墨川在慢步走时,望着各家人士所表现的神,心中自我安慰道:“这是该认真,把真正的自己释放出来的时候,不要让前巨子失望,不要让墨失望家,不要让天下失望,不管这段历史是否真实存在过,而我该做的便是用尽自己的力量来填补这被扭曲的历史。”

    墨川看见在人群中的夫子、项麟儿、江枫、雨诗。雨诗便向墨川挥了一挥手,墨川紧握拳头,心中又默道:“雨诗…我不会辜负你的贡献的…”

    走到中央,张良便严肃地对着一副巨子模样的墨川说:“巨子,人已到齐,可以开启商议了。”

    一白衣的中年男子上前说道:“没想到,少年如此年轻便为巨子。”

    墨川目光在此人上到下看了两遍,中年男子在三十多岁左右,一副儒家清雅姿貌,手持佩剑,剑上系着一块翡翠紫玉佩。跟随在后有十五名一白衣的少年。

    墨川淡淡地对着男子说:“先生就是儒家的掌门,是否。”

    “少年如此聪慧,难怪前巨子所信任。不错,在下便是儒家掌门伏念。”伏念亲切地说道。

    “伏念长辈,多指教了。”墨川恭敬般说道。

    “开始吧!”一位秀色女子上前说道,女子有着修长黑发,一美姿,妖艳而不浊,青色长衣,脸上一副倾城倾国之貌,冷冷说出。

    墨川大量该女子一,此女子如此之言,猜不透一个看似清纯的弱女却也是一个首领。”

    “我名晴月,是道家的暂代首领,不过,现在不应该是互相介绍之时,应该说重点。”晴月有丝不耐烦般说道。

    “是的,今天不是普通的交友会,也不是好友聚会,我们聚在一起的目的都是为了百家,为了天下。如今嬴政当道,天下已黑。攻秦之计已出,我们应想秦后之事。”墨川看了看另人发寒的晴月。

    “秦后之事,好一个秦后之事。那我们百家就只有相信墨家。”晴月双手大开,再转了一圈,体仿佛蝴蝶一般,翩翩飞舞,大声说道。

    “在此,我想在此让大家明白一个道理。如今一个国家的力量取决于人才,现在的人才,莫过于三,一是制造机关兽般得机械师,二是谋略超群的智者,三是兵法顶尖的武将。国家的强盛取决于民生,民生之重,无以取代。如今,我们的智慧已超过的‘规’这字,在墨家,‘规’一字于道家的‘道’相似。

    简单说,现在多了一些破坏民生平衡的东西。

    我们需要把一些会在历史长河中造成灾难的智慧产物扫除,如同机关术,炼丹术,还有在此朝代兴起的规术。”

    “这些也是我们各家各派在天下判断地位的条件,我们怎么能像嬴政焚书坑儒一样呢?”在群众中传来一个陌生人士的声音。

    “这并非如焚书坑儒,这是我们为自己附上应有的责任,其实,我们一开始有并不知道,嬴政变成这暴君,我们都有责任,例如,嬴政手下,多半是我们的分支...”

    墨川说道到此,大家的神凝重了,包括在诸子天池的那两个外人。

    就在此时,并没有人发现隐藏在墨川等人脚下的水池有两个神秘人正在偷听。

    看到大家的神沉了下来,墨川便继续淡淡地说:“不管大家的表决是否,我敢说句,如果再任由这些技术如此没有规矩的发展,以后…就不只有一个嬴政了。”

    晴月的嘴微了一笑,此笑显出纯白的月牙一角,已有倾国之力,虽然比不上雨诗昙花一笑,但从而有丝妖媚夹并着冰冷之感展现出来。

    “这虽然有道理,可是…因此而让诸子百家走上消亡,这好像并非良策。”晴月带着冷面笑容说道。这笑容半假半实,真的让大多数人男人载入手里。

    随着人群中开始不满,从中接二连三对墨川说:“消亡,绝对不可能。”人群中大多数议论的结果都是否定。

    站在人群中的雨诗看见了大家的反应,忍不住说道:“大家先安静,继续听巨子讲。”

    墨川看着晴月的笑容,心底不觉涌上一丝寒意,扫视了大家一遍最后把目光正视晴月说道:“大家可能误会了,我们只是在这世道隐约消失,消失和消亡是两种概念。”

    “消失…”人群中的私私窃语也随之停下。

重要声明:小说《墨迹之规者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