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缘聚梦之诸子台上

    “夫子,既然这次诸子台上聚集的才不多都是各家新的首领,他们曾经都是患难兄弟,都明白这世道渴望和平,为何有分裂之心呢?”墨川严肃问道。

    “各家各派都有自己独特的宗旨!你认为,‘诸子台完全是由墨家建造’这一点说明什么?”项麟儿反问道。

    “这世道...到底怎么了!”墨川趴在朱雀围木制栏上望着美丽的夕阳说道。

    雨诗也趴在围栏甜甜地在墨川旁边说:“这世道它没怎样,以前它都很正常的,只不过现在他生病了...它需要我们了。”

    “是啊!我有必要想这么复杂么!”墨川淘气说道。

    “走吧!该做膳了。”项麟儿说道。

    “太好了,项大哥,有昨天的鱼么?”墨川跟着跑到朱雀的内仓。

    雨诗看着墨川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夜晚

    雨诗从内仓出来,看见墨川和项麟儿谈话。

    “项大哥,我明白了。”墨川说道。

    “这就行了,雨诗来了,我就睡了,你也早点睡。”项麟儿说完就下内舱了

    “好的。”墨川淡淡说道。

    “你们说什么呢?”雨诗疑疑问道。

    墨川坐下,背靠围栏,手拍在自己旁边的地板,意味叫雨诗坐在这。

    雨诗坐下后,墨川昂起头往天说道:“我和项大哥商量诸子台的事。”

    “小墨,都准备好了么?”雨诗温柔问道。

    “恩”墨川细声回道。

    “在现在…可以和我看星星么?”雨诗微微一笑,说道。

    “好啊!”墨川淡淡说道。但墨川昂头望着天焦虑地想“明天,真的能说服他们么?用什么说呢?”

    雨诗显然看见墨川的焦虑,本来高兴的心与随之淡了下来。

    然而,雨诗摆出一副天真的样子对墨川说道:“小墨,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把你当做我...哥哥,他跟你长得有六分相似,他的小名也叫小墨。我开始认为你就是他的影子,但是,当你对我说‘小松鼠?我叫墨川,我虽然不知道你带着什么使命,有什么不高兴,我希望你能快乐地活着’时,我就知道,你是你,他是他,你有一双犀利的眼睛,能看透别人内心的心灵,这眼睛的主人不是落井下石的恶人,而是你,一个我所肯定的巨子。”

    “真的么?”听到了雨诗的话,原本焦虑的心瞬间跌倒低谷,然后峰回路转,回道平衡线上。而自己也明白,雨诗不仅当自己是好朋友了。

    “是的。”雨诗甜甜回答道。

    “那好吧!我们看星星。”墨川露出欣然的表说道。

    突然,一阵流星雨从天空划过…

    次早晨朱雀上

    墨川从内仓出来,被一缕缕金黄的光芒入眼中,遥远望去的天空云朵顿时被镶嵌上了一道金光闪闪的边,浩瀚的云海在阳光照,色彩斑斓,熠熠发光。朝阳出的光芒让大地万物苏醒,使大地生气勃勃,焕然一新。

    大家都坐在地板上,闭目养神的休息。

    夫子暖暖起,说道:“到了,起来吧!”

    墨川十分疑惑,在他环绕四周并未看见所说神秘的诸子台。

    夫子走到朱雀的正侧大声说了句:“墨非墨,门非门。”

    突然,在夫子前方传出的机关转动的声音。在夫子前惊现一扇超大的墨黑色巨门,巨门看起来十分坚固,巨门慢慢被推开似的,里面呈现出超长的停机场。

    夫子调了调朱雀,朱雀飞进隧道。

    “夫子...这诸子台,它能隐?”墨川问道。

    “是的,诸子台里有颗天石,它可以让整座诸子台影于无形之中。”夫子淡淡说道

    “看来...好多小鸟要碰壁了”墨川调皮说道,但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压抑惊讶的心。“墨川啊!墨川!这世道机关城都有了,还有什么没有呢?”

    “那…要不要在这放个警示牌!!”雨诗也随之天真说道。

    “好啊!”墨川笑嘻嘻答道。

    站在墨川旁边的项麟儿却在心底骂道:“臭小子!什么况,还在玩!。”

    朱雀停了下来。

    墨川绕望四周,心想:“这里的飞机场跟正规的学校场才不多,想必...诸子台应有像运石油的轮船一般大!惊人啊,这都不知是中国多大的奇迹了!”

    大家慢慢地从朱雀下来,见两人从这里唯一的螺旋型楼梯走了出来,

    “大家,一路辛苦了,”一男一女走到大家前,两人脚步顿了一下,对大家弯了弯腰说道。

    墨川看见女子顶多二十六七,一黑衣,彬彬有礼的样子让人怜惜不得,冷酷的俏脸,尤其是那冷冰冰的大眼睛,让人有种莫名奇妙的亲切感。

    女子看着墨川温柔地说道:“前巨子安排诸子百家在午时商议,而这位小弟弟必须到哦。”

    墨川天真地说:“我知道了,姐姐。”

    雨诗和项麟儿都望着墨川心里怀疑这小子的淡定,不过,他们两个都好像在这看到了曙光。

    “小弟弟,先跟随我来吧!我张良有话跟你说”一中年男子上前抱住墨川的肩膀,未等墨川对“张良”两字反应过来被张良亲切地带着他向楼梯。

    “你...是张良?”墨川疑问道眼前拿一配剑,俊俏潇洒,白衣长袍,一副古代剑客之装束,亲和力十足的中年男子。

    雨诗看到墨川被张良带走,心中的石头稍微减轻了,然后对女子说道:“江枫姐姐,你为什么在这...是不是又...”

    江枫嘟了嘟红润的小嘴说道:“没啊,你想什么?”

    项麟儿望着两个丫头,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无语!

    “那大家,到大厅休息吧!”江枫大声说道。

    张良低声切问:“是的,小巨子。”然后,张良一转大声说道:“当百家来齐时,我会带巨子带诸子天池的。”

    然后,张良带着巨子走上螺旋型楼梯。

    夫子严肃地问江枫:“事,真的安排好了?”

    “如果...有什么不速之客就真的好了!那主子知道,就…”

    “焚书坑儒…我要还给他”项麟儿手握拳头说道。

    “默然相守,寂静相!”雨诗摸着自己右耳的紫耳环默默地说道。

    大家都走上螺旋型楼梯,朱雀上突然惊现两个黑衣人…

    “大哥,这次我们必须把这次诸子台的报带回去,否则...妹妹她…”

    “该死的嬴政…”

重要声明:小说《墨迹之规者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