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缘聚梦之风起

    “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在宇宙的某一角,耀眼的陨石,美丽的星体在墨川旁运转着。

    “为什么我在这里呢?"

    突然,墨川脚下发出光芒,白色的向四周扩散,最后一副太极图展现出来,然后太极图开始自转,黑白两股力量在相互争斗着,生生相息.它约来越快.最后乌黑一片。

    “原来,这只是一个梦”墨川揉了揉眼,“这是梦,那便不该留恋。”

    这是一位十五岁左右、帅气的小哥,一双忧郁的大眼睛,两眼间偏右有一道小小的疤痕,青涩冷酷的脸庞,柔顺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浅古铜色肤色,上黝黑结实的肌,流露出感的线条。

    o(∩_∩)o哈哈!新书开播!处作!多投票票!

    墨川起,翻开历,今标着:辛卯年六月初七.2011年7月721世纪墨川看着房间墙上挂着的吊钟,吊钟古老痕迹,使人不知它的由来,吊钟上刻满了皱痕,它在摆动着,它上的零件都是由木头做的,而对于它的历史,墨川只是略知皮毛。

    回想十年前

    父亲与一位吴叔叔来回到家里,吴叔叔手里提着一个箱子.

    “小墨,看吴叔叔带来什么礼物.”

    “这....不会是书籍吧!”

    墨川高兴地打开箱子,一脸疑惑"叔叔,这是钟,你送‘钟‘啊!"墨川笑嘻嘻地说.”

    “这是一位智者用木头做的,叔叔把它送给你,是希望你也能做一位智者”

    “那叔叔,可以说说它的故事?”

    秋战国时期,有一名木匠师,他手下每一件作品都出神入化,因此,秦王召见他,要求他为自己国家制造攻击极强的武器,可是木匠师并不想答应,因此,木匠跟秦王打一个赌。

    “为什么要打赌?”秦王疑惑地问。

    “毕竟,器械也会给战场带来太多的仇恨..”木匠师低下头沉沉地说

    “好吧!因为你是有声望的木匠师,我与你打这赌,”秦王答应道。

    后来,木匠师离开了秦国,打赌的内容并没有人清楚,

    在木匠师离开时,他送给秦王一个古老的吊钟和一句极有深意的话。

    那话就是:机械的确有本事能让六国统一,但是人心,却远了。

    墨川看了吊钟后走出阳台,才发现外面已在下雨了,没想到这样寂静雨景也能在这城市中上映,这样的景,那样的.小墨再也以为这辈子无法感觉到,小墨坐在地上,想起那往事,那美好的回忆.那童年碎片。

    ——在故乡的老屋,下雨时,看着屋中的井,屋外的花园,便有那中桃源的自由之感,那是故乡的归属感.可是,现在已不是那个故乡了.眼前一亮,雨后天晴,然而天下有道七彩光向房间去,正吊钟,在光束的照耀下,吊钟显出一个独特的按钮,这像一个图腾,在一个大的太极圆中的四方个各有一个小的太极图。

    墨川看到这图腾,便想摸清它的纹理,手刚触碰,图腾便向下凹陷,只听“咔”声,吊钟便陷出一口,这是一小洞,内有一个古朴方形体,外表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符文,却让人刚到莫名其妙的吸引力。

    “这像一个孔明锁...”墨川拿了出来,仔细地观察,看见锁心,向其一按,突然盒子发出光芒,然而吊钟随后裂开,从墙上掉下,随之掉落出一把半米长的淡蓝色似的水晶,上面刻着‘寒规’两字,寒规有八节,四棱.

    光芒消失后,只见眼前出现一只美丽的松鼠,小松鼠的两手带着紫色的手环,手环上刻着古老的文字,美丽竖直的耳朵,右耳上戴着一个紫色耳环。

    “小墨是你么?”小松鼠突然讲话了,这声音即甜美有带一丝悲凉之感.

    随之小松鼠变成一个与墨川一样大的十五岁美丽女孩,清纯动人,闭月羞花,紫芝眉宇,双目清澈,双手戴着紫手环,右耳戴着紫耳环,修长柔黑的长发,发上用一紫带扎着,穿着古代式的白衣.对于墨川来说~~似曾相识的女孩白衣少女清澈的眼眸夹戴着一丝丝的悲意。

    “你是?”墨川呆呆看着她那如皎洁清纯的莲花仙子,然后惊疑地问.

    “走吧!小墨,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完墨川感觉自己的手被润滑的皮肤触到,一种温柔的感觉从手传到大脑,这细嫩尤物的主人就是少女,她一手抓起墨川的手,另一手拿着寒规,她在寒规上转动了一下,原来半米长的体缩成一支笔大小。

    “冰瞬”

    少女说出。

    瞬间,墨川就被带到另一个地方

    昔之井

    “这不是昔之井?”墨川望着那旧家的枯井“小松鼠,你为什么到我来这里?”“等一下,我再跟小墨说,好么?”少女把头倾了下甜甜地说.

    “好吧!”墨川看着这么可的女孩,怎么会拒绝呢?

    说着,少女牵着墨川的手,跳入枯井中,少女把寒规放在井底中心的一处凹陷处。

    “咔”

    在井壁脱出五块石碑,他们分别用古文可着“金”“木”“水”“火”“土”,井底同时出现了一个与墨川在梦中相似的太极图,随之,石碑和太极图以墨川为中心自转着,而石碑也一墨川为中心公转,一种看上去只有虚拟世界才出现的法阵随之发动。

    “小墨,抓紧了”瞬间,石碑发出七色光芒,然后井底向天空引出一条黑光,光芒渐渐消失后,井底的少女和墨川也随着消失了。

    穿越在某山坡上,出现了石阵,从中少女和墨川突然出现在里“这里是?”

    “这里是鲁山”

    “‘鲁山’这词和熟。它应该在墨子和鲁班的故乡——鲁国吧!可是这为什么在海外呢?”墨川在这青葱的山坡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海,清晰的空气,让人仿佛一个近视的人一下子转换正常人的感觉一样奇妙,不得不说,这样的地方,在那所谓的21世纪是罕有物种。沙子比地球一般,罕有。

    “这很简单。因为鲁山不一定是座山,所以它也不一定在鲁国”少女将头向倾了下,这动作十分可

    “小松鼠?我叫墨川,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叫我小墨,也不知道你带着什么样的使命,有什么不高兴,我希望你能快乐地活着!”墨川看着她那让人怜惜的眼眸,会不自迷上的。不过,这对墨川并没有什么用,应为道理很简单,墨川刚才就迷上了...

    “小墨,你现在已经很懂事”少女低声说道,这声音也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以前有个人跟我说过,一个明白处事的人,遇到困难,不该问那么多‘为什么’,而是该想怎样做”墨川淡淡说道,其实这是墨川的父亲说的。

    “那个人一定是个好人。”

    墨川点了点头,“‘小松鼠’虽可,但我总不这样叫嘛?”

    “呵呵,我忘了,你叫我雨诗好了。”雨诗用手捂了小嘴也随着笑了笑,这样的姿态放在21世纪绝对迷死九成的男人。

    “走吧!你不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墨川的语气十分平和,一种莫名奇妙的相信雨诗的感觉油然而生。

    “嗯”,雨诗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纤纤细手牵着墨川的手,两人向山上走去。

    随雨诗的带头走着,两人边走边聊。

    “雨诗,你为什么随着那钟的掉落而出现呢?”

    “这..”雨诗想了想柔和地说道“我是墨家的守护神墨灵”

    “墨家?”墨川想“墨家守护神?这在历史中记载的墨家,看来不仅是一个严密的组织,还有一层黑纱。只有跟着雨诗,才会明白那答案”

    “那...墨家有几个守护神?”

    “我...并不知道”

    说着,两人从林中走到一片桃林,一片桃花开满林,桃花飘香,桃花林中有条河流,水流并不急,透过清澈的水可以看到闲游的小鱼。

    “太美了,如果让我和心的女孩呆在这一辈子就好了”墨川默默想道。

    “走吧,河上的亭就是了”

    随着河流向上走,一座古朴而神秘的亭架建在河上。

    从前方传来水的声音。走近亭,才发现这还是个小山庄,亭后还有一棵古老青葱的大树,树立在河中,树后就是一条短短的瀑布,瀑布从石壁上直刷而下,石壁把整座鲁山劈成一半似的。古树的两侧各有两间像古老客栈一般的房子,各一间与石壁相连.房前的走廊却与亭相连。

    墨川和雨诗走到亭前,看亭上的牌碑用古代某种篆书写着‘静心轩’三个大字。走近亭中,看见一盘围棋摆在石桌上,一副残局,黑字九死一生.

    “小墨,你会下围棋?”

    “呵呵!略懂”墨川谦虚说道。

    “哈哈”一位白发老人,粗粗的眉间夹着仁慈,老人留着白长的胡须,他从右侧走廊走来。

    雨诗见到,向老人做了个手礼,然后把一块外表是刚才墨川看到图腾模样的玉递给老人。

    “夫子,他来了”夫子看了看玉,点了点头,再把玉递给雨诗“把这块墨玉做成项链给这年轻人吧。”

    “是”然后雨诗又做了个辞别的手礼,向左侧为走廊行去。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夫子平和问道。

    “夫子,我叫墨川,墨家的墨,川流不息的川”墨川礼貌地回答。

    “小墨,你看着这围棋想到了什么?”夫子摸了摸胡须说道。

    “墨,我想到了‘墨’,”墨川只有用回符合夫子的语言回道。

    夫子听后想了想,然后露出一丝笑意。“那..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墨迹之规者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