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女友别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祖俊 书名:书绝
    下午四点四十,方啸拿出手机,显示屏上的时间让他心里很乱,从周亦琳的公司出来后,他又给她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通着被挂断了,第二个提示已关机,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方啸,呆坐在海天大厦门口的台阶处已经有几个小时了!

    享受着过往衣冠楚楚的行人们的指点,方啸的心里凉一片,从学校里的风云生活,到现在的一无是处,方啸感觉,那简单的毕业典礼,竟然成了他人生最悲惨的分割线;

    五点过十分,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方啸不打算再等了,站起,他准备离开了!

    “吱…”一辆新款奥迪轿车带着一道有些刺耳的刹车声,停在了离方啸二十多级的台阶下;

    “刘总,谢谢你的晚餐,今天下午我玩得很高兴!”一个熟悉的影从轿车的副驾驶边走出,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让方啸熟悉无比的声音;

    是周亦琳,方啸心里原本一喜,但这欢喜马上就变成了怒火,滔天的怒火!

    因为方啸看到,坐在驾驶位上的那个三十来岁的英俊男子,下了车后走到周亦琳的边,竟然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一吻,而周亦琳却是一副含羞带喜的模样;

    “王八蛋!”方啸猛的握紧了拳头,二十多级的台阶,他竟然如一阵风般冲了下去,右手的拳头高高扬起,怒吼着,方啸一拳重重的打在了那英俊男子的脸上;

    “砰…啊…”措手不及的男子被一拳打倒,周亦琳的尖叫声也同时响起;

    “为什么?”双目通红,气得浑发抖的方啸怒视着周亦琳;

    方啸的脾气很好,这是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有的共鸣,但是,越是脾气好的人,就越有那不能逾越的逆鳞,而方啸的逆鳞,就是深之人的背叛,此时此刻,方啸已经忘记了一切,他的眼中,只有那因自己出现而惊慌失措的周亦琳。

    被方啸的神态所慑,周亦琳连去扶地上的男子都不敢,但很快她就醒悟到了对面站着的是方啸,是没脾气的软骨蛋一样的方啸,想到这里,周亦琳一边扶起那已经被一拳打得有些找不到北的英俊男子,一边冷笑道:“什么为什么,难道你要我为你这连工作都找不到的窝囊废守如玉吗?”

    “保安,马上来大厦门口!”这时,被周亦琳扶起的男子也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拿出手机,他怒火冲天的拨通了电话叫人了;

    “好,算我方啸瞎了眼,今天看我不打死这个狗的!”听了周亦琳的话,方啸心如死灰,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在自己心中那清纯如水般的人儿,竟然是个视感如粪土的拜金女,怒火高涨之下,方啸再次握起了拳头,方啸从来不打女人,这次他也不会破例,虽然是周亦琳背叛了他,但是他却依旧想狠狠的揍那个人模狗样的男人一顿;

    “你,你不要乱来!”见方啸近,那英俊男一脸惊慌的连连后退;

    “啪…你少这里丢人,给我滚!”一个影出现在方啸和英俊男之间,一个响亮的耳光,一段不含丝毫感的话语;

    方啸懵了,彻底的懵了,看着面前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女人,他在这一瞬间甚至搞不清楚到底是谁做错了;

    “啸,你会永远的陪着我吗?”

    “啸,等毕业了我们一起去海边吧,我要穿着你给我买的泳衣学游泳!”

    “啸,以后我们要一起,组建一个美满的小家庭,你是户主,我当你背后的小女人!”

    “啸…………”

    无数甜蜜的回忆,在这一刻混杂的出现在了方啸的脑海中,而方啸的眼里,此刻却是周亦琳护卫在别的男人前的对自己怒目而视的模样;

    泪,夺眶而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一耳光,让方啸明白了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他,就是他,给我狠狠的揍他!”就在方啸愣神的时候,那些接到电话的保安已经赶过来了,在英俊男的叫嚣中,方啸被几个大汉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暴打;

    拳拳着,方啸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他的目光中,只有周亦琳与英俊男离开的影,以及离开前,周亦琳那不屑的眼光。

    忘记了打自己的人是怎么走的,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忘记了自己上的伤痛,忘记了心里的悲伤,忘记了自己什么时候昏迷的,什么都忘记了……

    等到方啸恢复思考能力睁开眼的时候,他发现住正躺在医院里,浑的疼痛让他皱起了眉头;

    “儿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陈幕青在病前都呆了整整一夜了,此刻发现儿子醒了,她连忙站起,凑到方啸的跟前轻声的叫唤道;

    “妈,我没事!”虽然心里很苦,但对上自己母亲关切的样子,方啸还是挤出了一丝微笑,不过,他这时才发现,自己貌似伤的不轻,连笑都不能把嘴张得太大;

    “到底是谁那么狠心…呜呜…”陈幕青看着儿子的样子心里之泛酸,虽然已经哭了几次,但这时依旧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唉,都是自找的!”上处处都在疼痛,方啸默然的闭上的眼睛;

    “儿子,你再休息下吧,妈去找护士,该给你换药了!”见方啸又闭上了眼睛,陈幕青轻声对方啸说了一句,擦了擦眼泪,她走出了病房。

    一个月后,经过调理,方啸上的外伤已经被调理的差不多了,但是却还不能自己活动,因为断的肋骨还没有完全长好,不过虽然伤势没有完全治好,但是出院却是可以了,在父母的陪同下,方啸被接回了家中休养。

    转眼间方啸出院已经有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来,方啸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门不出,每天都傻坐在上发呆,方云忠和陈幕青问他什么,他只是用没事,不用担心之类的话来搪塞,子久了,两人就看出不对来了,经过两人的旁敲侧击,两人终于弄清楚了方啸被打的原因,在重重的叹息过后,不想看到儿子这么消沉下去的两人决定要帮儿子重新恢复信心站起来;

    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知道儿子是在感上遭受的打击,两人一合计,觉得重新帮他找个女朋友或许能够帮助他恢复信心,但是,结果是很打击人的,就在两人给他物色好了人选叫他见面的时候,你不提女朋友还好,一提女朋友这三个字,方啸就像受了莫大的刺激,会变得很焦躁以及疯癫般的哭笑,这让两人有些无计可施了;

    时间一天天的下去,方啸也一天天的消沉,做父母的是看在眼里愁在心里,过得月余,方云忠所在的学校要举办一场化妆舞会,方云忠觉得参加舞会可能会让儿子开心些,于是不由分说的拖着儿子去了他们学校;

    坐在舞会的角落,看着舞会中穿的奇形怪状衣服,戴着稀奇古怪面罩跳着舞,兴奋不已的人们,带着个吸血鬼面具的方啸觉得,自己与这个地方,这些人,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和自己的父亲借口说要上洗手间,方啸溜出了舞会,走出学校,一个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看着满天的繁星以及从自己边过去的车辆,许久没有出门的方啸,终于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轻松。

重要声明:小说《书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