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打群架

    第五章打群架

    秦老鸨拉着李牧的袖子,不肯放手,哭丧着脸说:“李少爷,李大少爷,今天是我不对,我给你赔礼道歉,你给我个面子,此事作罢,百花楼的姑娘们任你挑,怎么样?”

    秦老鸨不说这话还好,李牧顿时更加惹火了,心想,我李牧在石堡镇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谁不知道云烟是老子的相好,今天还在老子面前抢老子的女人,这不是活腻了吗?

    李牧一想到此刻云烟正在陪别人聊天喝酒,口的那团火越烧越往,反手一把把秦老鸨提了起来,两眼赤红,死死地看着秦老鸨,冷冷的眼神好像要把秦老鸨刺穿了一样,秦老鸨理亏在前,现在也不敢和李牧耍横,低着头,不敢跟李牧对视。

    李牧的声音不带一丝感,冷冷的,“姓秦的,老子不说跟你说过了,云烟是老子的,除了老子谁也不接待的吗?”说完,李牧手上以用劲,秦老鸨疼的跟杀猪一样嗷嗷大叫,但嘴上却不服软:“李牧,你个杀千刀的,快放手,疼死老娘了。”

    旁边的大头几个赶紧过来劝架,费了老大的劲才把秦老鸨从李牧的手中挣脱开来,有些责怪秦老鸨不地道。

    “秦妈妈,不说说好了,云烟姑娘不接客的吗?李牧可是付钱把她包起来的,今天你还当着我们的面接客,这不是打我们几兄弟的脸吗,以后我们兄弟几个还怎么在石堡镇混啊。今天,你要是不给个答复我们,那就别怪小爷我不给你面子!”

    樊幸看大头,猴子说话太过分了,拉拉他们,示意他们不要太过分。大头做事唯李牧马首是瞻,李牧干嘛他家干嘛,猴子是个人来疯,场面越混乱,他就越疯狂,巴不得马上打起来。

    樊幸又好声好气地问秦老鸨:“秦妈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云烟姑娘在哪,怎么今天会让她出来接客?”

    秦老鸨还是低着头,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对樊幸的问话不动于衷,李牧本来就火冒三丈的,看到秦老鸨还是这副德,就要上前动手打人了,樊幸赶紧把他抱住,有些不大高兴地跟秦老鸨说:“秦妈妈,你这是怎么了,赶紧去叫云烟姑娘过来。”

    旁边的大头,猴子叫嚷着:“世风下啊,石堡镇什么时候出来敢跟我们兄弟抢女人的货色了,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出来让小爷看看你的风姿。”

    李牧死死地盯着秦老鸨,问她:“姓秦的,再问你一遍,云烟在哪。”

    秦老鸨看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计上心头,溜进了人群中,摆出一幅可怜的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旁边的人诉说李牧他们几个的罪状,博取别人的同,还不时的给龟公护院们使眼色。

    在人群中看闹的几个龟公护院只能自认倒霉,心想,围观果然是付出代价的,看见李牧几个怒火冲天的样子,不敢上前去招惹他们几个,但秦老鸨的命令又不敢不从,不能不上前来,只能自认倒霉了。

    李牧一肚子火,又因秦老鸨溜进人群中,不好把她揪出来,满肚子的火气没个地撒。

    这个几个龟公护院不识像走上前来,李牧抬腿踢到一个,反手一巴掌扇飞一个,旁边的大头,猴子他们也不甘示弱,各自打到了一个,樊幸更是牛,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圆凳,舞得虎虎生威,几个人近不了,大头看到樊幸这般威风,大声叫好,跟旁边的猴子说:“不知道老樊哪找来的家伙,把小爷的风头都抢了。”

    猴子哪有空和大头搭话,给几个护院围着打,一不小心还挨了几下,险象环生,退到人群中,推了几个人出来当挡箭牌,才堪堪躲了过去,自己都应付不遐了,这死大头还和自己打趣,一狠心,直奔大头这边过来。

    大头把那几个龟公打得正爽,看见猴子向着自己这边直奔过来,后面还有尾巴,笑着打趣猴子,“不是吹你的武功一流吗,怎么变得落荒而逃?”

    猴子险的冲大头裂开嘴,笑了笑。

    大头一个箭步向前一跃,向着最前面的护院踢出个连环腿,那护院一惊,连忙往地下一滚,躲了开去,往上踢腿,踢在大头的股上,大头直直的摔在地上,痛得他满地打滚。

    猴子过来把他拉了起来,打趣他,“怎么样,大头,怎么满地打滚啊。”大头疼的呲着嘴,说不出话来。

    李牧这边也不好过,百花楼在石堡镇也算是有点地位的,请来的护院个个都是好手,特别是现在和李牧对打的护院头子铁幕,武功在武林也算排得上名号了,一横练功夫强悍无比,无畏击打,和人动手,更是以命搏命。

    李牧动起手来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但真的和铁幕打起来,不敢真的跟他拼命,拿他没有办法,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大头和猴子对上十来个护院,龟公,给围了起来,还有些护院抄起了家伙,着可把秦老鸨下了一跳,立马跳了起来,叉腰指着手上拿着家伙的护院龟公大骂:“你们几个,作死啊,还不把手上的家伙扔了,想害死老娘我啊。”

    那几个护院龟公赶紧把手中的家伙收了起来,围着大头,猴子拳打脚踢,猴子况还好点,大头却挨了不下十拳,疼死他了,他一边招架一边喊:“李牧,樊幸,快过来帮忙啊,小爷我扛不住了。”

    别看樊幸拿着个圆凳挥得虎虎生威,其实他也是有苦难言啊,千挑百挑的,老眼昏花的居然挑到一把石凳,挥起来才发现者圆凳沉死了,没多久就气喘吁吁的。一听到大头喊他,马上来了精神,抡起圆凳,向大头这边过来解围,围着大头的护院龟公一个没注意,给他砸到两个。

    大头一看樊幸过来解了围,特别高兴,“老樊,真有你的,谢了。”

    樊幸看见围着他们的护院龟公们退了开去,赶紧把抡起来的圆凳放了下来,粗粗的喘了几口气,大头,猴子都围了过来,大头啪啪樊幸的肩膀,“老樊,真有你的。”

    大头说完就把圆凳抢了过来,准备抡起来砸人了,入手沉沉的,这才发现是石凳,破口大骂:“老樊,你害我啊。”

    樊幸一口气还没有喘上来,没好气对他说:“老子又没叫你动。”

    猴子看见大头这摸样,大笑大头活该。

    那些护院龟公只是围着,没有上前来,把躺在地上的抬了出去找大夫去。大头,猴子,樊幸他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一边打趣,一边看着李牧那边的打斗况。

    李牧跟百花楼的护院头子铁幕,可谓是旗鼓相当,麦芒对针锋。李牧打不倒铁幕,铁幕也碰不到李牧,铁幕体强悍,李牧手敏捷,两个人都拿对方没有办法。

    时间一久,李牧逐渐有些浮躁起来了,硬碰硬地和铁幕对了一拳,倒退了几步,虎口隐隐作疼。这一疼,倒是把李牧的拼命三郎的子激了起来,像街头斗殴一样,不要命的来,和铁幕你来我往的拳脚相向。

    李牧完全不要命的样子,把铁幕吓了一跳,自己虽然练得是十三太保之类的横练功夫,刀枪不入,但并不是说打不死。铁幕把心一横,决定速战速决,使出自己的成名绝招“通背拳”,猿猴通背,九响而绝。

    铁幕的“通背拳”已经练到了第五响,传说练到第九响就是先天武者境界,铁幕的通背拳一使出来,李牧就吃了大亏,连续挨了几拳,连连后退。

    大头几个看见李牧有点招架不住了,准备冲过来帮忙,但被护院龟公们死死地围住,眼睁睁的看着李牧挨打。

重要声明:小说《捡个仙女当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