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若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断翅残翼 书名:渊风曲
    “这么说,你们十个是受了那位先生的嘱托来关照渊的了?”地上,少女端坐在一朵莲花上,问道,边坐着那个指手便攻的孩子,至于那正主木头则是很幸运地被排除在外,只能看见两方人嘴皮子在动,但是声音却是一点也听不到,只能坐在一边干着急发呆。

    “先生的命令,我们十个是一定会遵守的,再说了,我们兄弟十个也是因为先生才得以逃过那场浩劫,不然我们也只能化为飞灰。”最为稳重的木魔沉声道,言语中满是感激的意味,不过眼中也是莫名的闪过一丝恐惧,显然是想起了什么并不开心的过去,准确来说,是十个人的眼中都闪过相同的绪。

    “哼哼……要不是老大不想搞出什么事来,我早就自己去找他了,不过老大现在回来了,那也就无所谓了,哈哈……”孩子开心地笑道,现在的他,哪里还有刚才的凶戾,简直就是一个邻家小孩,巨大的反差,让是人都有点摸不清头脑。

    “既然是这样,我们是人也应该离开了,被关了那么多年,我们各自的阻力都有很多事要处理,那么,这混小子就交给你们了。”木魔微微笑了笑,便将包袱扔给了少女。

    “千年的等待,终究也是该结束了……”少女看着在一旁发呆的木头,眼中满是意。十人见到少女的样子,都是会心一下,只是雷魔的面色有点难看,不过那也只是瞬间的事,一转眼,十人便是同时消失,这里,已经没有再停留的价值了,有人代替着抗包袱的感觉,真好啊……

    少女随意地将侧的制撤去,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手指凌空一抚,一架九弦琴出现在少女的面前,手指犹如是水晶雕刻的一般,在那琴上微微一扫,淡雅而伤感的琴音便从指间流转而出,回在空间之中。

    “九弦……”木头看着少女的举动,心中激起了一丝微妙的波澜,自己不知道是为什么,没有学过琴,但是却能够弹奏,而少女手中的九玄琴,则是让木头震撼了一把,九玄琴,相传是上古时期的乐器,由掌管音乐的大能者创造,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琴弦由九根变为七弦,有传言说是其音太过于悲伤,能够令天地都为之哀叹,就使得这九弦被折损,成为七弦,七弦的弹奏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难的高度,更别说是九弦了。

    清雅的琴音萦绕在木头的周,仿佛是自己的人一般,向着久未回家的人所说这千年的等待,千年的悲伤。木头静静的听着,眼睛逐渐开始迷离开去……

    一曲殇

    为忧,怜卿若云颜

    泪轻叹,反转一曲,只为卿素靥

    展颜莫伤愁,千载轮回转眼逝,只为伊人

    颜改犹在,心仍牵云未忘怀,回转寻迹归依畔

    堕修罗伴卿侧,守护一生

    永不悔

    ……

    低语般的声音,伴随着少女的琴声而起,木头的神变得异常迷乱,仿佛在回味着什么东西,每一个举动,都是显得如此神秘。

    “渊,这是你最喜欢的曲子,你……还记得吗?”少女轻声问道,眼中满是伤怀,为了那滴脉之血的承诺,自己的人便是要经历千载轮回,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在木头的体内,根本察觉不到那令自己熟悉的力量波动,但是那灵魂的真实相连却是骗不了人的,从前的保护者现在成了被保护者,那一份伤感还是在少女的心中徘徊难消,“渊……你还记得若云吗?”

    木头就这样傻傻地坐着,脸上看不出欢喜,也没有忧伤,有的只是那难以捉摸的空灵,少女伸手想要触碰一下木头,但是犹犹豫豫了很长时间,终究是没有勇气,“渊……你知道我这些年的苦楚吗?”隐隐的水汽在少女眼中凝聚。

    “云姐姐,现在老大的记忆都因为轮回而消失,我们该怎么办?”孩子看着木头,一脸的郁闷,现在的老大,实力……简直就是看不上眼,随便找个人来都可以要了他的命,不过还好的是,以前的仇人现在都不知道跑到了哪里,要不然就是逃命也要逃到死,“要不我去把老大的记忆找回来?”

    “我想渊自然有他自己的打算,不然他也不会知道我们这些年恰巧会在这里,而且那滴脉之血也应该是他推算出来的,不然我和他是不可能再在这里相遇……”少女说着,叹了一口气,等了那么长时间,却换来这种结果,随便是谁,都会感到心酸。

    “老大,你要往哪里走呀?”就在少女还在伤怀的时候,孩子却笑了,转过去,那原本还在迷幻中的木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过来,现在正像做贼一般往外面走,尽管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是仍旧被孩子所察觉。

    “被乱说,我和你们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随便走走,哈哈……”木头心里那个郁闷啊,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那十个老猥琐竟然没有把自己带走,好像还把自己无偿送给了自己眼前的两个人,这算是什么世道啊,拐卖人口?不像。

    “哦……忘了告诉你,出去的路口再那边。”孩子手朝着与木头所行进的方向相反的方向,笑着。

    “谢谢,我先走了……就当没见过我……哈……”任是木头脸皮厚,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方向感真的是不咋的,这样也会走错,立马打起了哈哈,提步便走,不过不久就很悲哀的发现,自己走不动了,准确来说除了面部肌还受到自己的控制以外,别的行为都做不了,“放开我……”

    “嘿嘿……做梦!”孩子笑着,“我叫幻灭,如果你打得过我就让你走,怎么样?”

    “当我没问……”木头一下子哑了火,不再说话,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占有绝对的弱势,再多说也是无益。

    少女看着两人拌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那幻灭是由于他而产生,子当然也是和那主人相似,该无耻时候就无耻到底,行事乖张,谁都摸不清下一刻他会做什么,这不才一眨眼的时间,幻灭就解开了下在木头上的制,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坛酒,就这样喝了起来。

    “渊,这就是你吗……还是一样的无耻……”少女看着两人,看着木头的小动作,那些自己都是异常熟悉,他还是他,一点都没有变过,“你现在是叫木头吗?”少女向着木头问道,眼中那丝意则是不留痕迹的被掩饰了过去,一切,从头开始或许更好。

    “嗯……”木头应了一声,随后再次转向面前的幻灭,原先,在见到少女的时候,木头便是惊艳过,不过生来就对男女之事冷淡到底的子却是使他看待男女时能够等同对待,因此对于少女也是冷的。

    “我叫若云,以后我会陪在你边。”若云笑了笑,脸上挂上了可的弧度,与那原先战斗时的样子截然相反,原先冷若冰霜,现在却又灵若百合,女人的子就是不好捉摸。

    “不用了,我不希望有人牵绊在侧。”木头微微笑道,不过随之而来的在额头上的淡淡的灵气波动却让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那么这个你是怎么有的呢?这个印记,是我夫君的专属记号,如果我们没有关系的话,我也不会缠着你,不是吗?”若云指着自己额头上的那个与木头额头上一模一样的印记,话语之中,隐隐含着笑意。

    “额……我怎么知道……”木头眼睛一翻,干脆耍起了无赖,反正自己又不是没当过,重旧业,无所谓,根本没有压力。

    “嘻嘻……不知道的话我会告诉你的。”若云笑道,如同牡丹开放,让其他的花都为之失色。

    “……”木头刚抬头,就感觉到头有点晕晕的,在看到没发言的幻灭小脸上的笑容,心里也知道了点,肯定是中招了,“你……给我等着……”说完,木头就子一歪倒了下去。

    “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若云看着木头,喃喃道。(第一卷完结)

重要声明:小说《渊风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