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脉之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断翅残翼 书名:渊风曲
    随着木头的不断深入,上的雷盾的光芒也是越来越盛,猛烈地雷光闪动着,发出滋滋的声响,这一路走来,木头是小心小心再小心,不过还是没有办法抵挡住那些强大而奇怪的杀气,原本以为那只是小范围的,但是没有想到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那些杀气都缠绕在周,如同跗骨之蛆一样,这样子也就使得木头体内的消耗异常的大,要不是他的力量是变异的话,此时他早就被抽成人干了。

    “我就不相信自己闯不过这些个地方。”木头向着深处望去,不过由于雾大,很幸运,视力就被限制在十来米远,突然间,木头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好像这周围的一切都是似曾相识的一般,随着自己的不断深入,心便像是沸腾的油锅一般,不断有气泡冒出来,那份没有来由的搅动,令得木头感到由心的烦躁,犹如呼唤的轻鸣也在同一时刻在木头的耳畔响起,那感觉,好像是自己的什么亲人一般。“邪门的地方……”木头喃声道,脸色却是更加难看。体内的力量被不断的蚕食,自己却做不了什么,这份窝囊,使得木头都有了撞死的心。

    突然,木头撤去了上的雷盾,上仅存的剩下的力量也在这一时刻爆发,化为一朵妖异的火莲,同时,一道虚幻的形如同蚕抽丝一般,从木头的上被分离出来,静静的立在旁边,浓重的紫色包裹着眼瞳,找不出其余的任何杂色,冰冷的气息随着那道虚幻影的出现而骤然上升,空气中的水气也逐渐有了凝聚的趋向,“来吧,我倒是要试试着杀气到底有多强!”低声的怒吼从木头的嘴中发出,边的虚影点了点头,缓缓闭上了那双特殊的眼眸。

    漩涡,从木头和虚影的上升起,从刚开始只能用眼看见的细小旋风,到现在如狂风般的螺旋形漩涡,周围的杀气在漩涡的作用下,都疯狂地朝着这两个宣泄点聚集,狂暴的雷芒在其中不断穿梭,因为不断触碰而响起的爆鸣声接连响起,使得空气中锁链般的杀气也开始一改原先一动不动的状态,转而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挑衅一般,疯狂地朝着木头和虚影上腾起的漩涡涌去,顿时,两道影被啥其所包裹,如同一只茧,不同的只是这两只茧多了一份透明。

    撕心裂肺的痛苦在那杀气涌入体之后在木头的体里爆发,原本已经很是混乱的经脉在这种力道的作用下开始发起胀来,如同利刀般的杀气在木头的经脉里不断地刮着,汗水伴着鲜艳的血液从木头的上渗出,浸染着上的那件粗布衣服,淡淡的腥臭气味在木头的上散发而出,由于痛苦,木头的脸也扭曲了起来,指间不断转动的紫黑色的火焰则是缓缓脱离了木头的掌控,独自飞了起来,停在木头的头顶,缓缓地转动着,那原本并不太浓郁的紫黑色在这不断涌入木头体内的杀气的刺激下,颜色逐渐加深,紫色渐少,而那黑色,则是在不断增加,诡异的气息也是在同一时间升起。

    相同的形也是在木头边虚影的体内发生,不过不同的是,虚影指间升腾而起的是一朵艳红的火莲,两朵截然不同的火莲却以相同的速度在各自主人的头顶上转动,微妙的平衡在两人指间搭建起,涌动在两人周的漩涡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猛,不断吸引这周围的杀气。

    “吼……”野兽般的低吼从木头的口中咆哮而出,实质的杀气不断涌入,令得木头都有点鬼气森森的感觉,一枚紫黑色的金丹从木头的口中飞出来,滴溜溜的打着转,不断地分担着木头的痛苦,随着杀气的不断涌入,连带着金丹也发生了变化,体积整整大了一倍多,现在大概有一个鸡蛋那么大小,那紫黑色也越发凝实,闪动着光亮的色彩,有点炫目,丝丝的漩涡盘旋在金丹之上,不断地加快着吸收周围气息的速度。

    三道浓重的杀气分别涌向三个胡乱吸收的主上,也不知道怎么样才是一个底,木头不知道,他只是感觉到,这些杀气的拥入,似乎还不会对他造成伤害,“个熊……”意识在逐渐离木头而去,在这最后一丝清明之后,木头光荣的没了意识,晕了,不过那杀气却仍旧疯狂地朝着他的体涌,背后,一个巨大的黑洞隐约闪现。

    “是这里,没错啊?”在木头晕了之后,一个估摸也就五六岁的孩子从石枪林深处走了出来,上没有任何的气息,但是他走的却是异常的轻松,“怎么好像有老大的气息,不会是又出现了幻觉吧?”孩子挠了挠头,眼睛朝着周围不断扫视,希望找到些什么。突然,木头的影进了那个孩子的视线,没有任何的迟疑,孩子朝着木头走去。

    “这种气息,好奇怪,好熟悉……”孩子郁闷地晃了晃头,眼中闪动着的是不解,“不管了,先带走再说。”孩子自言自语地说道,手一招,木头,虚影,外加那枚金丹一起直接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掌控,跟着孩子一起朝着石枪林深处飞去,人走了,不过倒是什么都没有留下。

    片刻,在孩子的影消失之后,一个壮汉便是出现在原地,浑上下就只有一块兽皮遮住下,爆炸的力量则是隐藏在那块块凸起的肌之中,眼中,丝丝不易察觉的雷芒闪动着,这副尊容,想也不用想就可以肯定是十大猥琐之一的雷魔,“这个孩子的气息……”雷魔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浑上下感觉不到什么力量的波动,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又蕴含着毁灭一切的杀气,就凭这份力量,就不是他所能够理解的,恐怕对方的实力,较之自己,还是他更胜一筹,“还是去看看,要不然被扒皮也有可能……”雷魔微微一考虑,体消失,隐入这无边的雾中……

    石枪林深处,孩子拖着三大件,心里虽然疑惑,但是却好像以前跟着自己老大一起打架一般舒爽,这种奇怪的感觉一直盘旋在心里,怎么挥都挥不开,不过也好,终于可以感受到这种感觉,那倒也是不错的,“云姐姐,我找到一个奇怪的人……”孩子大声叫道,在这里那么多年了,也就只有她和那位口中的云姐姐生活在这里,要不是自己的该死的老大,他早就出去找人打架了,那还会在这里混,每次想起这个,孩子的脸便是会嘟起来,不满都在脸上表现。

    “幻灭,我都听见了。”宛若天籁般的声音从浓雾中传出,随后,一道素白的影也随之出现,一张很普通很淡雅的脸,这张脸要是放在外面也就是一般的美女,但是那双哀婉幽转的眼睛却是使人看了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那双眼睛有穿越时空的力量,使人一看便深陷其中就拔不出来,笑容挂在脸上,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幽怨表现在外,惹人怜惜。

    “嘻嘻……云姐姐,这个人能够吸收杀气哦……”孩子指着自己带回来的人说道,“那杀气还有人会去吸收,这都可以说是在自杀,但是他却还是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那你的杀气呢?还不是每次都输入到渊的体里,也没看见渊有过什么不适……”少女敲了敲孩子的头,不过在说到渊这个名词时,脸上则是多了一份哀婉与意。

    “那是没办法,再说了,老大鄙视也没有说什么吗……”孩子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云姐姐,我好像感受到了老大……”孩子苦着脸说着,不过这句话后半段还没出来,就被少女抓住胳膊,使劲晃了起来:“你说是真的,好像我和他之间的心印也在这段时间有了异常的抖动,他真的来了吗……真的吗……他在那里,你快说啊,快啊……”少女把孩子晃啊晃,一刻也没有消停的迹象。

    “嗯……嗯……头好晕啊,云姐姐,你先停一下行不行……”孩子的眼中冒着金星,被少女抓在手中,动都不敢动,别看少女现在很安静很可,但是一旦暴乱起来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反正那景孩子是有幸见到过一次,简直就是吓孩子的良方……

    “嗯……”少女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将孩子放下,捋了捋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幻灭,渊……究竟在哪里?”

    “不知道,我也是在为这件事烦恼呢。”孩子顺了口气,苦瓜似的脸上几乎都想哭,就差那几滴泪水了。

    “不……不知道……”少女愣了愣神,“怎么会?”听到孩子说没有信息,原本还是红润的脸立即白了下来,喜悦的泪水也瞬间化成迷茫的苦涩,哀婉的气息瞬间将少女包围住,“这不可能,不可能……”少女的嘴中喃喃地念叨着,眼神也有点涣散开去。

    突然,一滴金色的血液从被冷落在一边的木头上升起,散发着丝丝的温,朝着少女飞去,隐隐的毁灭力量包含在其中,只一下,就融入了少女的额头,想要拦也是不够速度。

    孩子傻傻地呆立在原地,脸上冲车这一抹惊异的神色,那滴血……要是自己的感应没有出错的话,那滴血应该是自己老大当初给少女的一个承诺,想不到今天在这种场合实现,孩子的眼睛逐渐转向了孩子昏睡的木头上,惊讶,茫然在眼中徘徊。

    一旁,接受了那滴血的少女上散发出一股毁灭的力量,素白的力量从她的体中涌出,逐渐涌入眉心,随着那滴血液的流动而动,只是短短的一瞬间,那滴血液便在少女的体内走了个遍,体积也随之越来越小,到最后,只剩下点点,融入少女的丹田之中,消失于无形。

    “这是……脉之血……”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狂,刚才的那滴血是自己人对自己的承诺,现在承诺实现,这也就代表着他仍是存在……疯狂,涌上少女的心头,一种单纯属于她自己的的疯狂瞬间将原先的迷茫取代,力量疯狂涌出,为的只是寻找自己的唯一……

    没有,这个角落没有,那个角落也是没有,整个石枪林都笼罩在少女的神念之下,但是却仍旧没有那个人的丝毫踪影。

    “云姐姐,难道……”孩子吞了口口水,将眼睛望向了自己带来的三大件之一,刚才的那神念的恐怖,他也是深有体会,要是再来一遍,那感觉可有得受了,被扒光一样在别人面前,谁受得了啊。

    “是他,一定是他……”少女将视线转到木头上,一种奇异的力量瞬间腾起。

重要声明:小说《渊风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