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敲闷棍(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断翅残翼 书名:渊风曲
    “木头,你搞来这么多的人,打算怎么办?”风违吃了口饭,问道。显然对于木头一下子搞来这么多人还有些不知道怎么办。

    “很简单,我可以用秘法直接读取这些人脑子里的东西,等结束之后,我会抹掉他们的记忆,你们不介意的话,不如去逛逛看看。”木头笑了笑,眼中闪烁出一种异样的光芒。

    “好。”饭碗一扔,风违向轻舞使了个眼神,就离开去。

    “要再看见人,起码要在离这里五六百步的地方。”木头轻笑道,一股诡异的气息突然就从上腾起,逐渐加强着。

    轻舞看了看木头,眼中的那抹一样逐渐扩大开去,就只是这样呆呆的看着木头,最后只是跺跺脚,跟上风违离开。

    “秘法,搜魂……”木头眼中闪过一抹妖冶的绿色,气势也在同一时刻转向诡异的虚无,一丝若有若无的灵魂嚎叫从他的上升起,笼罩着那群被打晕的武者,“索……”笑意伴着痛苦的抽搐来时在木头嘴角上蔓延,森的气息,笼罩着这一片天。

    “风大哥,现在我们怎么办?”走出木头所在的范围,轻舞一脸的疑惑,似乎是不知道风违为什么不和木头呆在一起,而是带着自己出来。

    “打秋风,敲闷棍,炼心,陶,怎么样?”风违轻声说道,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一看样子就知道,脑子里肯定又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

    “不懂。”没办法,一直以来轻舞就是一大家闺秀,对于现在要过的生活根本没有一个确切的底,而木头刚才的话中隐藏的着意思就是让风违代为训练一下轻舞,让他适应。

    “没关系,我会教你,不然以后我们都要死。”风违语气中突然多了一丝凝重,那原先的猥琐不知道被他直接扔到了哪里,“木头兄弟不是已经告诉了我们该往哪里走了吗,呵呵.。”脚上速度一快,风违便飞掠出去。

    轻舞没有回应,略微一思索,便跟了上去,不过那速度却是相差太多,片刻的时间,风违的影就在轻舞眼前消失。

    “嘿嘿,会很好玩的……”一道淡淡的虚影在两人小时候慢慢出现,眼中散发着浓重的紫光,强烈而隐晦的煞气在周徘徊,望着轻舞消失的方向,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悄然勾起……

    “怒焰,有没有收到第三小队的消息?”一个简易的小帐篷中,一个大汉走了出来,问向门外眉头紧皱着的男子。

    “屑风团长,什么消息也没有。”怒焰抬头苦笑,自己的队伍在这里可以说是属于整体实力第一第二的了但是从现在传来的况来看,一切都显得很诡异,第三小队诡异消失,事先没有任何的征兆,也没有人发挥过任何的消息,就这样活生生的人消失,这种形,只有一种答案可以解释,那就是有更强悍的队伍存在,而且,两方属于敌对势力,想到这里,怒焰就是一阵无力。

    “有没有什么办法?”屑风显然也是想到了什么,一脸的沉,“惊涛,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惊涛淡淡的看了屑风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不是认为自己有才吗,问我干吗?”

    “你……”屑风一听,不由得怒火升腾,要不是看在惊涛还有点用处,早就接过他了,哪里还会留到现在,“哼……怒焰,吧其余剩下的几个小队收拢过来,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的人还打不过。”说完,衣袖一抚,转进了帐篷之中。

    “惊涛,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和他作对,这样子对你,没有好处。”怒焰站起,拍了拍上的灰尘。

    “一个没有任何才能的人做队长,我不服!”惊涛冷冷的说道,眼睛微微瞟了瞟那个最大的帐篷,眼中满是不屑。

    怒焰走到惊涛旁,低下对着惊涛道:“实力足够,气量不足……”说完,怒焰便淡笑着走开,而惊涛的眼中也多了一丝异彩。

    一切,都在按照着既定的路线行进,连这个硕大的队伍也不例外,外出的队伍开始向着大本营开进,紧张的临战气氛开始蔓延开去,猛虎蛰伏,只为了那最强的一击。

    “轻舞,你打算从那一面开始?”一处齐腰高的草丛处,风味和轻舞隐藏在其中。

    “正面不行吗?”轻舞歪了歪头问道。

    风违面露苦色,这个答案算什么,恐怕只要是在社会底层生存过的人都不会选正面攻击,正面简称找死,直到现在风违才知道木头为什么讲如此重大的任务交给自己,要想在一张白纸上划出点东西,不简单啊。

    “风大哥,怎么了?”轻舞真是单纯的可,少了仇恨的她,简直就是一颗大白菜。

    风违摇了摇头:“只是有点闹肚子,没事……”话虽如此,汗却慢慢流了下来,这个队伍,貌似强的,也不知道木头那小子怎么会介绍这种队伍给自己,不好吃下。体一掠,移到更接近的地方,观察者一切的变化,“你先呆在这里,一有人,格杀。”

    “NND,怎么那么多虫子……还咬!”郁闷,从风违心里传出,这么的天,还出来当侦察兵,这个先天大师混得还真越混越不行,“老子放火,我就不信,多放点火,他们还不乱,嘿嘿……”脸上,久违的猥琐有再度显现。

    偷偷摸摸地潜进去,然后一不小心就把火种扔在了那些看似重要的帐篷后面,火舌,便慢慢升起,一个接一个的帐篷开始燃烧,组成一幅炼狱的景象,烧焦的味道顿时弥漫而开,营帐里的猎魔者立马跑了出来救火,不过令他们诧异的是,竟然……没水,一时间,原本还安静有序的阵营立马乱了。至于干完这一切的风违,则是带着四五大桶水,又回到了原来的掩地,有一口每一口的喝着水。

    “风大哥,这些事……”

    “甜的,哈哈……”风违瞅了那个营地一眼,原本他想过不应该杀那么多的人,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留不得,心一冷,直接放火解决,“你要跟着木头,就必须学会这些,不然,我还是劝你离开,找户简单的人家嫁了好。”轻舞眼中流露出来的一丝不忍使得风违皱了皱眉头。

    轻舞没想到风违会这么说,轻轻咬了咬嘴唇,终于,轻舞仿佛是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要的决定似的,种种的摇了摇头:“我不会离开的,我会学的。”

    “嗯……”风违赢了一,眼睛却一直注视着营地里发生的一切,没有水,干燥的枝杈也可以灭火,很快,猎魔者们便截下数根枝杈,拍打着那些着火的帐篷,甚至还有修炼水系真气的武者用真气灭火。风违看着这些人的动作,笑意更胜,这看似混乱的场面恐怕也不想看到的那么简单,一组一组分工倒也是明确的,一点也没有乱的迹象。

    随意扫视了一眼,风违就把目光放在某个人上,“轻舞,你去把那个人给敲昏,就像平时用手刀一样。”

    轻舞顺着风违的是先看下去,是一个站在一旁的男人,“嗯……”子一动,快速略到目标人物背后,气凝,手起,再狠狠地劈下,极其强烈的冰的气息蔓延而开,面前的男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谁?”感受到冰系真气,屑风怒喝,一下子就把众人的目光集中到一个地方,没有任何的疑惑,轻舞被发现,“抓住他!”屑风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但是立马反应过来,指挥着手下去抓这个女人。

    “砰……”一根木头在屑风下完命令之后出现在他的头上,巨大的力量,瞬间从木头上传到了屑风的体之中,还没来得及反应,屑风这个做队长的就首先晕了过去,“这下子真是爽啊,哈哈!”风违站立在屑风的后,一脸的兴奋,刚才那一棍的手感,真是不错,要不是怕这些人承受不下来,恐怕还得每人来一下这才过瘾。

    一时间,猎魔者蒙了,自己队伍里的两个重要任务都被对方干趴下了,还是以那么抽象的方式,这种打击,也算是强的了。不过包围圈却是立马形成,没有立即动手,只是呈包围的势头。

    “你们是谁?”失去了两个重要的人物,现在的猎魔者中,最有声望的也就是一直在团中沉默不语的惊涛,至于倒下的另一个,则是那位怒焰,很可怜,还没看见敌人就先倒了下去。

    “给你们两个选择,战,或是降……”风违不在意的笑了笑,对于先天强者来说,一个人战个二十来个后天不是问题,更别说是那些力量差异较大的武者,简直可以说是切菜。

    “你很自信,不过我们的认识你们的十几倍,你还有这么大的自信?”惊涛淡淡笑道,他可不认为,对方会是先天强者,再说了先天强者咳不是什么路边的白菜,随意一捡就有一堆。

    “可以试试,我给你机会,怎么样?”风违嘬了一口水,笑了,眼前的年轻人,不错的。

    “抓住他们……”惊涛指挥道,不过在这句话之后,他也是像前两者一样,软软的倒了下去,一脸的惊愕。

    “聒噪……”清冷的话语从一个淡淡的虚影口中说出,耀目的紫芒包裹在他的眼眸,使得众人都不敢与之相对视,浓重的杀戮之气爆发开来,震慑着众人的心。

重要声明:小说《渊风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