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猎魔者工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断翅残翼 书名:渊风曲
    “风大师,你觉得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一家普普通通的山野旅店之中,木头端起面前的水,慢慢的摇着,脸上满是不自在,眼睛可以的回避着坐在边的轻舞。

    “木头兄弟,这大师也不必叫了,你的实力也是先天之境,我们大可以用兄弟相称,怎么样?”风违笑着,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在这种眼神之下,木头的脸,微微红了起来,想必风违的脑子里面又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了。

    “好,我不这么叫,你也别这么看我,怎么样?”木头苦笑着应道,幸好在这里没有认识风违的人存在,不然还是免不了一场打斗,“风大哥,你难道是想让我喝水喝到饱吗?”

    “咳……我忘了,店家,上些饭菜。”风违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好嘞,几位稍等,马上就来……”门外管事的人叫着便去忙活了。

    “现在恐怕所有的武修者都会追杀我们的,这……一切的局势都不利于我们,所以……”风违顿了顿,旋即说道:“我建议如果有条件,我们还是离开为好。”

    “离开?可能吗?”木头看了看边的轻舞,问道:“轻舞小姐,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轻舞摇了摇头,没有任何的发话,对于现在的局势,不是有点乱,而是很乱,前几天,风违去过附近的城镇,可不幸的是大城市里都发布了对于他们三人的追杀,就连是偏远的小县城也有这样的通缉令,这样一来,木头也就没办法只能暂时躲在这里。

    “呵呵,你们不觉得这段时间里,带着武器的人多了很多吗?”木头诡异的笑了笑,耐不住无聊的心又在胡乱动着心思,窝在这里修炼,等到无敌?这样的想法是很好,但却异常的不现实,木头的子使这个想法早早的流产,现在的木头,想的是怎么在那群武修者的眼皮底下去搞点事来玩。

    “应该不是来找我们的,先天和后天的战斗,简直就是婴儿和成年人的区别。”风违思索着,手指不自觉的敲击着桌子。

    “不能完全确定,反正待会就去抓一个来问问,没事儿,我自己上,怎么样?”木头略微一思索,直接就想出这种办法,最简便,也是最危险的一种。

    “但是……”旁边的轻舞终于有话说了,眼眸中掠过一丝的担忧。

    “呵呵……我打算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了,轻舞小姐。”木头有些玩味的看着轻舞,眼中满是笑意,依木头的眼光来看,轻舞的武道修为,比自己还高了那么个两级,不出意外,这件事让轻舞去做,是最好的选择。

    冷寂,在木头说完这句话之后,风违的嘴张了个老大,人家轻舞既然说了当木头那小子的人,他倒是好,让自己的女人去干活,这还真亏他想的出来,绝对鄙视的目光扫向木头。

    “我去……”在经过一阵思索之后,轻舞应了下来,脸上的寒冰也化了不少,丝丝笑意出现在那张美丽的脸上,清新脱俗,让人难以自拔,自从跟了木头之后,轻舞脸上的寒冰就有了融化的趋势。

    风违看着轻舞的变化,轻声嘀咕道:“妈的,怎么觉得自己上了贼窝了?”正在这时,门外管事的人端着碗碗的饭菜进来,笑道:“三位客官,我们这儿环境不好,就这点饭菜,各位可别介意!”

    “店家,这……我想问一下,那这些天路过的那些个拿着武器的武者是干什么的?一办时间可没有这么多……”木头压低了声音问道,还不露痕迹地朝着管事人的手中塞了点碎银子。

    管事人点了点手中的斤两,讨好般的说道:“几位难道不知道这段时间刚组建的猎魔者工会?听说这个叫做工会的组织还是得到了各个国家的支持,好像那些个护国大师在里面担任了些职务。”

    “猎魔者工会,还有各个皇室的支持?”木头微微皱了皱眉头,“店家,这……这个组织是干什么的?”

    “听那些来这里的人说,好像就是他们发布任务,让那些武者自己去完成,然后换取一种分数的凭证还有其他的奖励。”管事人想了想这几天听到的事,一股脑儿的都倒给了木头,眼神却不自觉地在轻舞上和木头的腰间徘徊。

    “呵呵,店家,就不麻烦你了。”木头笑了笑,又塞了一点碎银,这才打发走了他,看来在这种山野之地,钱还是比女人有着更大的吸引力。“你们怎么看这个猎魔者工会?”

    “很难说。”风违望了望外面,继续说道:“一个新新势力能够得到这么多皇室的支持,恐怕他的实力不会弱到哪里去。”

    “算了,还是先吃饭吧。”木头笑了笑拿起筷子开吃,“再多说什么也是没用的,有什么事等到吃完再说。”木头的话,一下子吧风违和轻舞的话塞了回去,没有办法,两人只好和木头一起吃饭。

    某一片天下,乌云遮掩了一切的光明,风不断地吹起,空气异常潮湿,有了一丝雨的气息,并不明显的闪电从空中降下,也不知道到底打到了哪里,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虚幻。

    “幻行,我们俩的运气还真是好啊,这里就是我们寻找的地方了,是吧?”迷蒙的水汽中,两个黑袍人逐渐显现出形,但是由于黑袍的缘由,他们的面容被完全掩去。

    “没办法,抽签的时候,被那几个混蛋下了幻术,就抽到这里来了,怎么样,想换个地方?”轻笑声伴随着丝丝的郁闷从黑袍下发出,显得有些怪异。

    “嗯……”声音顿了顿,好像是在想些什么,“我没有什么感觉,反正总比那些个长老好多了,起码我们还能下来玩,而他们……嘿嘿……”略微戏谑的声音回应道,还没等自己的伙伴发话,天空中,便直直的降下了一道水桶粗细的雷,目标则是那个原本还在废话的黑袍人。

    “轰……”没有任何阻碍,那道雷光狠狠地击在了黑袍人的上,黑袍爆裂,一道猥琐的形便出现在空中,俯瞰着下面的两人,脸上堆出了很是“慈祥”的笑:“很狂是吧?”

    “幻觉,长老……咳,您肯定是听错了,我们队您可是很尊敬的。”义正言辞的声音瞬间代替了原先的戏谑,普通的一张脸上满是神圣的光辉,恐怕再来点眼泪一切就会更加完美。

    “那还不快去,NND,浪费我时间。”猥琐的影搓了搓手指,隐隐的雷弧不断的涌现出来。

    “去,我们马上去,长老您慢走,慢走……”另一个人看见那不断晃悠的雷弧,简直就想哭,被那东西击中,没两三个月别想正常出来晃悠,头也不回,直接拉着那惹事的混蛋飞似的逃走。

    猥琐形微微点了点头,“这才像样,反正我也没事干,还不如也逛逛,嘎嘎……”鸭子般的叫声,让人不毛骨悚然,不过仅仅是片刻,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幻行,你运气真好,要不我们先去压压惊,听那几个刚上去的说,那滋味,嘿嘿……”

    后面的幻行心里那个郁闷,以前讲了那么多次都没事,现在就讲了一次,就被抓到,那运气,还真是背,“好吧,但是你有钱?老石,别叫我给你擦股。”

    “嘿嘿,这是什么?”老石变戏法般的凭空拿出一带碎银子,脸上满是憧憬:“早知道就不上去了,扔下这么好的一个花花世界,天道不公啊……”杀猪般的嚎叫,从老石的最终喊出来,何等凄惨悲凉。

    幻行额头上冒出了层层冷汗,早就听说老石的功力,现在一听,才觉得自己简直就是遇人不淑啊,想换,梦里肯定能!“喂,这么兴奋干嘛?任务要紧啊。”

    “不怕,刚才我出手的时候应道有人在说什么叫做猎魔者工会的,反正没事,就让他们帮我们忙活去。”老石有点得意忘形,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忒猥琐了。

    “工会?”幻行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你有没有忘了什么东西?”

    “哈哈,没……”老石刚说到一半,脖子就像是被掐住了一样,“工会,我没说错吧?”

    “嗯……”幻行点了点头,“不过这东西能在这里立足,也有他自己的道理,再看看吧,那么好的资源,不能浪费……”突然,幻行又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那么的不怀好意。

    “哈……管他呢,我先去了……”话还在,人却已经飞了出去,只有一个淡淡的影还看得见。

    “只不过是吃个饭,喝个酒,有必要吗?给我留点银子……”幻行猛的开足马力追了上去,“别一个人吞了……”

重要声明:小说《渊风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