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血腥梦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断翅残翼 书名:渊风曲
    “休息一下,想必他们追不上来了。”县城外的一片森林,木头停了下来,估摸现在已经离开县城有几十里路程,要想追上来,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就算全力,至少也得几个时辰。

    “嗯……”风违点了点头,这些路,要是放在以前,倒是可以慢慢来,随意散散步,但是现在不行了,生命的可贵而他不得不发了狠的向前赶,慢了一拍就得找阎罗王聊人生理想,这可不好玩。风违盘膝坐下,径自回复自己消耗的真气。

    “轻舞姑娘,发生这种事我也……”木头勉强扯了扯脸上的表,干枯而无力,苍白的脸色显示出一种异样的病态。

    “这种事迟早会发生……”轻舞咬了咬嘴唇,神色有些默落,眼神也微微迷离开去。“我说的话是算数的……”轻舞猛地抛下这样一句话便离开去,像风违一样修炼去了。

    “什么话?”木头想了片刻,旋即苦笑:“这关我什么事……”想要说什么,但是不断变重的眼皮却是用千斤之力,催促木头休息,终于,在抵抗了几秒钟之后,木头败下阵来,脖子一歪,子一倒,睡了,轻微的鼻息响起,衬着那清脆的鸟鸣,一切显得都是如此的安详而宁静……

    泾渭分明的红色与黑色,将大地划分为两个层面,杀气,怨气,死气,充斥着整个空间,将一切都打上了死亡的标签,天空的一面,出现了些许的白点,带着丝丝的生气,驱逐着这充斥在空间中的负面气息,另一面,则是飘渺的气息,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木头站在大地上,血的鲜艳将大地的原本颜色隐去,留下的只是那铁锈般的腥臭,“这是什么地方?”木头脸上并没有什么害怕或是慌张之意,望了望四周,没有任何人的存在,有的也只是天空中的那两种不同的气息。

    只是对峙了片刻,两种气息便朝着对方冲去,大有你死我活的气势,道道裂缝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天空之中,隐晦的雷芒从裂缝中透出,不断划在两股气息上,震颤人心的惨叫便回在四周,犹如厉鬼嚎叫,让人感到丝丝的寒意。

    随着两种不同气息的不断撞击,鲜艳血液从天空之中溅开来,原本只是点点的几滴,到后来就直接像是下雨一般从空中淋了下来,一朵朵的血花随着相撞的气流上下翻飞,如同是在风中摇曳的花朵,美丽而妖冶,让人感受到一种别样的美丽。随着两团气息的不断撞击,那气息是弱了下来,同时弱下来的还有那包裹着气息主人的光团,两队人渐渐出现在木头的视野之中。

    “这是……”木头的眉头略微皱了起来,其中一边是与自己差不多的一群,上穿的都是道衣,虽说颜色各有不同,但气息是骗不了人的,这群人,和木头修行的法诀有着共通之处,另一边则是背后长着翅膀的人,神圣而光明的气息从他们上自然而然地散发而出,不断抵御着对方的气息侵蚀,两方都是这样子的对峙着,一动都不动,但是那空气中弥漫着的杀气就算是白痴也感受得到。

    两个人,分别从属于自己的阵营中走出来,两张异常淡漠的脸,让人摸不清楚到底这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下面站着的木头愣愣地仰望着天空上的一切,微微的酸痛感从脖颈处透出,让他很是痛苦,想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又不会飞,这种痛苦,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喂,各位,能不能拉我一把?”木头朝着上面喊道,但是上面的人似乎都没有听到似的,仍旧保持着原先的动作,N对的斗鸡眼相对着,想要将对方吃掉似的。“不理我,我跳……”木头脚一用力,体便在瞬间脱离了大地的束缚,升了上去,就这样很突兀地立在了两方阵营的中间。

    “米迦勒,怎么还是你,今年你打算要我们留下什么造型给你和你们那些诸神?”木头右侧的领头者笑着说道。

    “不要嚣张,雷火,今年也该是你们倒霉了,你们就全部留在这里……”被叫做米迦勒的人冷冷的笑了笑,仿佛有着十足的把握。

    “哎,鸟人还是这么嚣张,兄弟们,叫人,开打!”雷火转头招呼道。

    “光明神会净化你们这些异教徒的,神将与我们同在!”米迦勒虔诚的念叨着,淡淡的光芒从他的上升腾而起,一柄夹杂着火焰的长枪突兀的出现在米迦勒的面前,焚烧一切的气息顿时间让准备开打的雷火面色变得煞白。“异教徒,今天就让神来裁决你们的生死吧,咒:光之铠甲……”

    光,弥漫在空间中的光,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都朝着米迦勒的上涌去,一副纯粹由光组成的铠甲便出现在米迦勒的上,微微的光芒预示着强大的防御。

    “你们没有遵守约定……”

    “让诸神的光辉洒向整个世界……”米迦勒吼道,随后拿着那柄枪冲了出去,强悍的威压直指雷火,不留余力的将他锁定,等待的只是一击必杀,后面的人在米迦勒的吼声下,也是跟着他一起冲,斩杀他们口中的异教徒。

    在米迦勒的强势鼓动之下他所属的一方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往着对方的阵营里冲,全然不顾自己的生死,狂的信徒,像是虎狼一般,瞬间便将对方的阵营撕开一个硕大的裂口,血,随着各自武器的不断挥动而不断溅而出,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展示着死亡前的最后那刻美丽……战斗持续升温,片刻时间,那血雨再度出现,伴随着的,还有大小不一的体碎块……

    木头仍旧站在原先的位置,那些冲锋的长着翅膀的人毫无阻碍的穿过了木头的体,与对方绞杀在一起,绞机般的战场,充斥着的是永恒美丽的血色,染红了半边天,在那血色残阳下,一切显得都是如此邪意。“这就是生命的价值?”呈现在木头眼前的,是无尽的杀戮,随着每一次武器的挥落,都会有几条生命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那不断消亡的生命令木头也有了一丝杀戮的**,仿佛自己就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一部机器,没有任何感可言。

    眼神,不断的改变,一抹淡紫逐渐攀上木头的瞳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占据整只眼睛,邪异的紫芒微微闪烁,木头的体也在同一时刻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这种感觉,就是杀意?”口中轻声喃道。作为局外人的木头,对于眼前的战斗时无法做出什么实质的举动的,但他却是在这种时间这种况下,领悟了杀的真正内涵,这一切,便是其他人所比不上的了。

    “呼……”木头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眼中的紫芒瞬间消失,出现的是那深邃而清澈的黑瞳,在那瞳孔之中,仿佛有一个黑洞存在,吞噬世间万物。“多谢各位了……”木头晃了晃头,向着还在死斗的两方人微微躬,随后子便降了下去,重新踏足那片血染的土地。

    战斗仍在继续着,空中的人都是双眼血红,每一下的攻击,都灌注着自己的最强力量,为的,只是活下来这个小小的愿望,但是死的人永远比活下来得多得多,不断有尸体从空中降下来,摔在地上,鲜血从尸体中缓缓流出,随后浸入大地,使得原本已经异常鲜艳的大地更加红艳,血腥。

    突然,吸收了血液的大地爆发出了阵阵的鸣叫,声音之中,不是对杀戮的叹息,而是一种莫名的呼唤,莫名的欢喜,似乎包含着对血液的无尽渴望。

    脚踏着这片大地的木头在此时却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疑虑,大地的鸣叫,还有着这么奇怪的感?“这片大地,不简单啊。”木头拍了拍额头,脑子里面根本就没有关于这脚下土地的信息,就连那十个猥琐派,也没有提及过,“算了吧,以后,我一定会踏足这片土地……”很奇怪却很真实的感觉自木头的脑海中无来由的升起,就这么一直盘旋不去。木头盯着天空中战斗的眼神中夜多了一丝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

重要声明:小说《渊风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