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断翅残翼 书名:渊风曲
    “我是谁,需要你来管吗?”木头模棱两可的回答,直接让两位先天老者将其归类到道修者的范畴之中,而且,还是那种必杀的。

    “你来了这里,就留下你的命……风违,你打算站在那一边?”被叫做老二的老者脸色发寒,问道。

    “……”风违的脸色有些难看,要是站在木头的一边,恐怕以后的子便要在武修者的无尽追杀中度过,但站在另一边,则是要面对侧的这个少年,且不说对方有一个先天级别的强者护卫,但是刚才露的一手,让风违也是感到心惊。那一击,凭风违现在的能力,想要阻挡下来,还是很困难的。“我和他……在一起……”

    “那好……你今天就把命留在这里!”老二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杀意毫不掩饰的表露在脸上,不过是碍于现在自己一方势弱,不然早就大开杀戒了。

    “嘿嘿……要想我和风大师留下来,简直就是玩笑。”木头咧了咧嘴,笑了:“要是没将我留下来,那么以后就等着我的追杀吧,哈哈……”暴虐的气息,不断侵蚀着木头的神经,眼中,又多了一抹诡异的艳红。“要打就来吧,嘿嘿……雷法,密降。“

    木头开始正容起来,雷的暴动在手中凝聚,化为一柄长枪,淡淡的杀伐之气从木头的上散发而出,”来吧,我也想试试先天的力量,风大师,请把轻舞小姐救出来。“木头刚说完,便同傀儡一起冲向那两个老头。

    ”好。“风违应道,全的先天真气在一瞬间提至最高,脚尖一点地,体便朝着屋子里疾掠而去,可惜两个老头被牵扯住,不然风违也不会这么容易就突破这道防守线。拳头一轰,看似坚固的门在风违的强力破坏下,失去了原先的作用,木门的碎屑冲击着房内的一切。

    “莫乾侯竟然不在?”风违皱了皱眉头,自己的其中一个目标人物并不在,看样子早就逃离了这里,要不然也不会出现那两个老头了,房间之中,只有一个少女,冰冷的眸子注视着闯进来的风违,不带一丝的生气,如果风违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恐怕还会以为对方已经死了。“你就是轻舞?”

    “是我。”不带一丝的感,让风违都觉得心中一阵颤抖。

    “是木头让我来救你出去。”风违顿了顿,旋即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脸色突然间变得煞白,道:“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说着,便去拉对方。

    “嗯。”轻舞应了一声,便跟着风违走了出来,门外,木头仍旧在和两个老头缠斗,虽然被认为是道修者,但是却丝毫没有道修者应有的弱点,反而是更加凶悍,使得这两个先天强者不得不谨慎对待。

    看到风违将轻舞带了出来,木头朝着自己面前的老头咧了咧嘴,炙的拳风瞬间压上一个侧踢,便将老头退到一边,与此同时,另外的一个老头也在傀儡的强攻下退了好几步,一时间,战线又拉了开来。

    “轻舞小姐,对不起,让你们班子也遭了罪。”木头的神有些默然,发生了这种事,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轻舞愣了愣神,眼前这个与自己同等年纪的少年会为此道歉,这是她所没有想到的,“我是你的女人……”冰冷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晕。

    “什……什么?”木头惊呼道,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玩笑吧?我才十四,我们也不怎么熟悉……”

    “木头兄弟,快走,有其他的先天强者来了……”风违打断了两个人的话语,神色颇为着急,即便是有那个傀儡在,但是人多了,要是有什么状况,谁都说不准。

    木头闭上眼,深呼了一口气,缓缓道:“又是五个,走吧。”说着,拉着轻舞退开去。

    “想走,晚了!”两个老头见到木头有了退意,顿时发难,夹杂着恐怖先天真气的拳头朝着轻舞打了过去,这种攻击对于先天强者来说,没有什么大的用处,但是对于轻舞这个未晋入先天的人来说,却是最致命的,仅仅是稍微的触碰,便会受重伤。

    “哼……”木头将轻舞的体一送,将他推到了风违那一边,手掌却是毫不犹疑的对上了两个老头,两种先天真气,在同一时刻沿着掌与掌的接触处传入到木头的体,“嘿嘿……”木头冷笑道,自己的经脉那么乱,就算这两股真气进到了自己的体内,想要搞什么破坏也是找不到路的。

    两个老头心里一惊,自己输入的真气似乎没有起到什么实质的作用,进到木头体力的真气只是片刻便与主体脱离了关系,这不由得让两人脸上发青。

    木头脚一抬,瞬间发力,将两个老头踢飞出去,空中,划出了两道完美的抛物线,“撤……”木头沉声叫道,要是被那五个快来的先天强者追到,那么事就大条了。

    随便选了一个方向,三个人加上一个傀儡便朝着选定的方向退去,也不管那两条抛物线到底会怎么样,以木头的判断,再多呆一分钟,那么绝对可以中奖了,肯定要被围攻至死。顾不得斩杀对方,木头直接带人撤了。

    在抛物线落地后,五道强悍的气息便出现在两个老头边,领头的是一个少年,看到两个老头的样子,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不过眼中山东的却是强烈的战斗**,似乎那个让两个老头如此狼狈并没有让少年感到什么不爽,反而生起这种感觉,简直就是一个战斗疯子。旁边一起来的人则是脸色巨变,打到两位先天强者,者的需要多大的力量?

    “大少爷……”一个老头首先站了起来,看到少年,脸“刷”的一下变了个样,在对方的眼中,他看到的不是别的,而是汹涌澎湃的战意。

    “人在哪里?”少年问道,旁边的人一听就知道,这位少爷好战的毛病又来了,不过即便如此,今天还是不能让那些道修者逃走,不然……

    “那边……”老头才指了个方向,少年便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短短一个眨眼的时间,便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点,其余的人不敢怠慢,也是立马跟了上去,要是那位少爷出了什么事,在场的人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你们都把气息掩藏起来,尽量做到让人察觉不到。”还没出县城,木头就感觉到有一股极为强悍的气息跟在自己这群人的后,很危险,而现在三人已经到了人口集中街道,要想摆脱对方,只能在这里了。

    手一挥,一直跟着的傀儡被木头收了起来,傀儡虽强,但是一次用了里面的力量,以后还怎么混。上的气息在瞬间压到最低的程度,旁边的两人也是像木头学习收敛气息,片刻,三个普通人就出现了,东拐西拐就混进了人群。

    “记住,我们要往人多的地方走。”木头沉声说道,但是脸色有点白,显然躲避使得木头感到了一阵阵发自内心的无力,仅仅是气息,对方就强上自己太多。

    苍白的脸色使得木头看起来就像是一位贵公子,虽说上是一般的粗布衣,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他的不凡,混在人群之中,倒也没有什么不妥,顶多就是多吸引了些目光的注视,“你们跟紧我,我们先出城去,还好那两个老头没有来,不然我们就完了。”

    风违听了木头的话,眼中闪过一丝疑虑,自己根本就探查不出到底谁来了,而眼前的这个少年竟然能够这么快的说出来,这份实力,是自己所没有的,在风违的眼中,木头就显得越加神秘。

    “风大师,给我点银子怎么样?”木头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体微微颤抖,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手帕放在嘴边,无力地咳嗽着,仿佛是一位病人。

    风违掏出了点碎银子交给木头,木头微微一笑,一把揽过一旁的轻舞,靠近闻了闻,“笑一笑嘛,你上很香,还有略微的泪的味道……”纨绔子弟的嚣张在木头上完美的展现出来,不羁放

    轻舞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受不了木头的突然转变,不过冰冷的脸上却似乎是多了某些东西,连那千年寒冰也隐隐有融化的迹象。

    “别发出声音……”木头猛地将轻舞抱在怀中,温玉满怀,“放轻松……”木头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骗小孩子的人贩子说的。

    一旁的风违瞪大了眼,显然是不敢相信木头在这种被追杀的况下,竟然还有泡妞的心,手郁闷的遮住了脸,嗯……看不下去了……

    “大少爷,我们该怎么追,气息都没有了?”一位追杀的先天强者问道。

    “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快离开这个县城,想要长时间收敛起息,那也是不可能的,我们等,我就不相信,那群人不会散发出任何气息。”少年闭眼探查了一下,可惜只有普通人的气息。张开眼,入目的却是两个人相拥的场面,微微愣了愣神,喃喃道:“什么地方都有这种场面……”摇了摇头,不再看那不雅的场面走向前。

    跟在少年旁的四人也是注意到了这个场面,水玉国虽说民风也算开放,但眼前的事,却少有发生,当然了,贵族少年则是不会在乎那么多了,摇了摇头,四人便跟上少年走了上去……

    五人逐渐消失在街角,相拥的男女终于分开,是木头和轻舞,“终于走了,该我们出这个县城了……”木头轻轻抹了抹轻舞的眼角,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那五个人就是来追杀的?”风违问道,眼睛飘向哪个街角,不过人却已经消失了。

    “快点走,不要引动任何的气息出来,我想,刚才的事瞒不了多长时间的……”木头轻笑道,拉着轻舞向着县城外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渊风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