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琴舞合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断翅残翼 书名:渊风曲
    夜晚,县城与不同以往,此时灯火通明,在客栈里在就已经坐满了人,三四个人围成一桌,边聊边看着前台搭成的戏台上的演出,一切都显得十分平静,但是一般平静却是在暴风雨之前的征兆。果然,不多时,客栈外边传来了一阵嘈杂声,那声音似乎有着不断变大的趋势,使得在座的人都是眉头一皱,似乎对于这个声音的主人颇为忌惮。

    “都给我让开,我们孙大少包了这里了,其余人都给我滚出去!”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在座的人都不由得眉头一皱,但是却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

    “各位到这里看表演,没有必要因为这个而离开。”一道略微显得清冷的声音从台上传来,随后一名着紫衣的少女便缓步走上台来,脸上还是那抹丝纱,淡淡的飘渺之意徘徊在少女的旁,一下子,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只有这少女。

    “轻舞小姐,我并没有想要赶人的意思,只是想邀请您到我府上为一位大人单独表演,不知道您一下如何?”一个男声从门外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英俊的脸庞,但是却透露着丝丝的邪气,那泛白的脸颊则是代表着另外一种信息。

    “进门就是客,请您坐下吧。”少女的神色异常冷漠,并没有因为谁而改变想法,仍就保持着自己一贯的冷漠,即便是孙大少并不老实的眼光,也是用冷漠对待。

    “轻舞小姐,这位大人想请您去一趟,还请您务必赏脸。”孙大少在这里作威作福管了,现在让他放低姿来请一个戏子,让他颜面上有点过不去。

    少女没有理睬孙大少,径自跳起舞来,纤手微微抬起,腰也在同一时刻舞动起来,紫色的长裙无风自动起来,衬得少女如同一朵耀眼绽放的紫莲,虽说没有什么音乐扮演,但是在场的众人却是仿佛听到了声音一般,使得少女的舞蹈更加动人,使人迷幻。

    突然间,少女体一转,原本柔美的舞步立马转换了个步调,犹如火一般的激从她的上释放开来,淡淡的花香随着形的不断舞动而逐渐弥漫开来,在这个小小的空间之内不断地回,涌动着,如同花仙子一般,美丽有不失妩媚,使人仿佛处幻境之中而不能自拔。

    “啪……啪……啪……”拍掌声从门外传来,随后一辆又六个人抬的轿子便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轿子上镂刻着九条张牙舞爪的神龙,再加上那一队护卫的人,让人看了之后不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凉,轿子里的人的份,已经呼之出了。

    莫乾侯,水玉国中的一个王侯,由水玉国先代皇帝所立的陪臣,教导幼年的皇帝,但说说是如此,实际上,莫乾侯早就已经掌握了整个水玉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皇帝,只是一个傀儡罢了,真正的皇帝却是这个侯爷,而那几位护国的先天大师则似乎是受了什么好处,对于莫乾侯的举动根本是不闻不问,这样也就导致水玉国现在的形。

    “轻舞小姐,舞技真是令人叹服……来人,赐酒。”轿子中的莫乾侯柔声道,似乎他现在是在与自己最喜的人说话似的。

    莫乾侯的话音刚落,轿子后面就走出来一个人,手中端着一个玉盘,盘上则是一杯如血般鲜艳的液体,缓步走向台上的少女,低声道:“请……”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异芒,将盘中的杯子轻轻拿起,手一翻,液体便被缓缓地倒在了地上,“感谢莫乾侯赏赐……”

    “轻舞小姐,威吓拒绝本侯呢?”莫乾侯笑着说道,不过任是谁都听得出,笑声中的一丝不悦,在水玉国中的人都知道,只要是莫乾侯看上的女人,都是用这种方式,如果对方同意就要喝下那杯酒,如果拒绝,那么后果就是异常严重了,以前有人就拒绝过,不过这也导致了那个人的人间蒸发。

    “轻舞只不过是一介弱女子,入不得莫乾侯的眼。”少女并没有什么惊慌之意,俏生生的站立在台上。

    “既然轻舞小姐拒绝了莫乾侯的邀请,我想莫乾侯也不应该强求。”一道突兀的声音顿时将场中的死寂打破,在这种紧张的环境之中,普通人连大气也是不敢喘一下,现在竟然有人公然反对莫乾侯,着就够令人惊讶的了。

    “大胆!”一声怒喝从莫乾侯的侍卫之中发出,一道影便朝着那冒犯莫乾侯的地方掠去,浓重的杀意死死地将那里锁定,等待的,只是一击必杀。

    “呵呵……”悠扬的琴声从一处帘后传来,仿佛是高山之中的流水,清新淡雅,又如同奔向大海的湍流,气势磅礴,两种相合在一起,使人感到自己仿佛处在仙境,而非人间,“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先生又何必用武力相迫?”

    帘破,侍卫的刀架在了说话人的脖子上,凛冽的杀气包裹着对方,就只等着莫乾侯的一句话,那刀锋便会毫不留地吻上对方的脖颈。而帘中之人似乎没有感觉到那刀锋的寒意,仍旧静坐着,面前则是琴,手指在弦间缓缓地抚动,丝毫不将旁的人看在眼里。

    一时间,人们的目光便聚焦到那个弹琴人的上,台上,少女冷冷地注视着那个弹琴人,也就是死皮赖脸要呆在班子里的人,木头,嘴角却不自觉地勾勒出一丝动人的意味。

    “我很不喜欢有人这样对着我,所以你的命就不再属于你了。”木头抬头看着侍卫,那目光,更像是看一个死人,随后木头的上便腾起了淡紫色的火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从突破五级之后,修炼出的火焰就成了这个样子,不过这样的火焰,威力却是强上了不少。

    火焰像是有灵一般,竟然脱离了木头的体,顺着那架在他脖子上的刀攀上侍卫的手,异常灼的温度,使对方在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成为了焦炭,“我叔叔教我,辱我族者,杀!”声音很轻,但却异常有力。

    “哦?”,莫乾侯终于发话了,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侍卫被杀而恼羞成怒,反而对于木头饶有兴趣,“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水玉国……”

    “那么你认为你能够敌得过三位先天大师的攻击吗?”

    “不能……”木头缓缓地将头转到莫乾侯的位置,颇有意思的笑了笑,“让他们死,这件事却是很简单,不是吗?”

    挑衅,简直就是**的挑衅,不管是谁,都是听得出木头话语之中的不屑,在水玉国内,还有这种事发生,这倒是第一回。

    “哦?”莫乾侯笑了,“也就是说你,想试一试了?”怒意,从莫乾侯的心中升腾而起,敢这样子伏自己面子,无异于在莫乾侯的脸上扇了个巴掌,如果今天将其放走,恐怕以后就会有更多这样的人。

    “求之不得……”琴声突然转了一个调,金戈铁马般的杀戮气息从中透露而出,直刺众人的心里,狂,对是将人群包围,“轻舞小姐,能否来一舞?”木头轻笑着问道。

    少女点了点头,体随着木头的琴声而开始舞动起来,柔弱的水袖也在同一时刻舞动起来,配合着木头指间流转出来的琴声,使得一切仿佛都静止下来,整个世界,就只是剩下那两人,一琴一舞。

    “外乡人,今天你必须死。”一道冷冷的声音突然插入,将木头的琴声打破。

    “三个先天强者?”木头眼中沉寂终于消失,在那里面,终于是多了一丝莫名的东西,战意,丝毫不加掩饰的战意,“很好,很好,不过能否等我将此曲演完?”

    “可以……”中间的先天强者想了想,旋即答应道,不过轿子中的莫乾侯却是眼含怒火,恨不得立即上前将木头撕碎,但是碍于先天强者的压迫,不然……

    普通的琴,非同寻常的琴音,再与那如蝶般的舞蹈和在一起,两者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共鸣之声,令得天地间的气息都随之一滞,时间,空间,都为此而停止了流动,仿佛都驻足聆听观赏。

    琴舞合演,随着两者的不断恰和,三位先天强者的脸却是在同时越变越黑,,这四周围的天地灵气在他们的感知之中,正不断的绕着两人旋转,但是凭这种引动天地间的力量,便是足以让三位先天强者起杀心的了,要是让对方成长起来,这后果可是谁都无法承担得起的。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竟然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似的东西,微微一点头,上的先天真气便快速地流转起来,遍布全,只求一击必杀。

    “铮……”木头指间的弦突然崩断,顿时琴声戛然而止,“既然三位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木头缓缓起,诡异的紫色火焰便是在上升腾而起,使得木头看起来更加妖异。

    “五级?”三位先天强者感受着木头上涌动的力量,立即傻了眼,就凭这种实力,还来挑战先天,着一切都显得太扯淡了吧。

    “哦,对了……”木头拍了拍额头,“我忘了自己才六级,差点在找死了,嘻嘻……”木头歪了歪头想了一会,道:“我现在投降,你们能放我离开吗?”

    “这样也行?”客栈中的人原本还以为会有一场大战,但是没想到刚才还强势的木头此时却自动降下份,变得像个软蛋,就这些,够令人无语的了。

    “侮辱水玉国,你说我们能放你走吗?”先天强者发话,脸上冷得可怕,被人当猴耍,再好的脾气也不顶用。惊天的气势从三人的上升腾而起,直木头。

    “我找人来打,嘿嘿,这是你们我的哦……”木头的脸上挂上了丝丝诡异的弧度,“如果你们输了,那位莫乾侯的命就归我了。”木头笑得异常开心,手上不断地变化着手印,一丝丝莫名的气息便从他后泄露出来。

    “三位大师,请一定要杀了他!”不知什么时候,莫乾侯便下了轿子,一个中年人实力估摸有八级的水准,但浑上下散发而出的气息却是异常虚浮,显然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升上来的。

    木头盯着莫乾侯,脸上的笑容异常地天真,不过同一时刻三位先天强者的脸上却倏地变得煞白,寒意从心底升起,木头后出现了一道恐怖的影,实力……先天……之上。

    “来吧,看是我叔叔给的玩偶强还是你们强。”木头轻笑着,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眼一闭,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渊风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