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断翅残翼 书名:渊风曲
    官府门口,两只巨大的石狮子威武不凡,在帝都,连官府的等级都是比地方的高了不只一两个等级,这里,让人感受最深的还是那异常威严的气势,而今天,里面则多了一股莫名的血腥,就连是路过的人,也是感到丝丝的寒意,门开着,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这里没有人守卫在这里。

    “就是这里了……还有早上的那群骑士的气息。”木头终于还是来到了这个是非之地,从小建立的感,可不是一时间想忘记就能忘记的,木头对于小雨这个弟弟的感,可以说,就是自己的亲人,要不也不会为了他而去雷王府偷东西了,“今天,就算是拼了我的这条命,我也会救出你的,小雨!”木头的眼中闪动着莫名的光芒,异常坚定。

    “出来吧,我来了。”不过让木头惊讶的是,只不过是看了迎接上人的队伍罢了,有必要搞这么大的排场了吧,这一切都透露着一丝不正常。

    “果然好胆识,与自己非亲非故的人也要救,如果你是在我的队伍里面,骑长早就大力培养你了。只是可惜……”一个着华服的男子从大门中走了出来,脸上显露着说不出的傲意,不过木头却是瞬间紧张了起来,体内澎湃的力量开始游走起来,一股微微的暖意将木头包裹了起来,“想不到只是半天的时间,你就突破了三级,不过很可惜。”

    “我弟弟呢?”木头紧盯着华服男子,眼神却是越来越凌厉,几近实化现在最重要的,只有小雨的生死。

    “你是说这个孩子?”男子拍了拍手,衙门中便又走出来一个人,手里抱着的,则是熟睡的小雨,“放心,你一定会在今天死的,而他……”华服男子突然停顿了下来,玩味的看着木头。

    “我要带走他,是否就只有打败你,这一条道路?”木头冷冷地注视着华服男子,体内的真气,则是在不断地积蓄着。

    “不是打败我,而是杀了我,这是你的唯一选择,也是你能够走的唯一一条道路。”话音刚落,华服男子的体便犹如一只豹子般朝着木头掠去,手上密布着的火红色的真气则更像是阎王的催命符,等待着收割木头的生命。

    “哼……”木头冷冷地迎了上去,上的真气瞬间提升到最高速度,在这种况下,要是一不小心,那绝对是要死的,根本没有其他的结果。两人的手只是短时间的相碰了一下,旋即便是分开,只是这一下,华服男子便是可以很自信地判断出木头的实力,与他相比,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但是在那种地方还能出这样的一个人,却是也让人惊讶的。

    “就凭你刚晋入四级的力量?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力量!”火属的真气,瞬间将男子包裹住,丝丝灼的气息从男子的上散发而出,使得周围的空气,也燥了许多,而男子则仿佛是沐浴着火焰的火神般,威武而高大。

    “来吧。”木头异常冷静地说道,刚才的一下对碰,几乎已经可以代表了他的全部实力,但是现在对方似乎是要发动全部的力量,这时胜利便开始倒向男子。木头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为的,只是小雨。

    两个人的体在不断地碰撞之中,男子上的火焰则很好的阻断了木头的攻击,几乎可以说,木头现在的攻击,只是无用功看到了木头的孱弱,男子的攻击就变得凌厉了许多,双手扣成爪状,夹杂着火焰的气息向着木头袭来,木头感受到对方的攻势,但是现在的他却被对方的攻势所困,根本找不到什么可以抵御那一招的办法,只好将真气聚集到自己的肩上,以求抵挡住男子的攻击。

    “火龙爪……”灼的气息,在木头的肩上爆炸式的开始,连绵不断,将木头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真气都炸散开,连带着炸开的,还有木头的衣服,丝丝鲜红的血液从肩上流淌而出,在火龙爪的作用下,不断地翻飞着,映照着木头的痛苦。剧烈的疼痛使得木头原本还有点萎靡的神瞬间变化,一丝冷厉爬上他的脸,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给他想,木头猛得聚集起可利用的真气,一下子爆发开去,巨大的力量,瞬间将那在肩膀上肆虐的力量避开,连带着将男子也是得退了好几步。乘着这个机会,木头一下子便退了好几步。

    “痛快……哈哈……要是你小子能够再接我二十招,我就将你推荐给骑长,怎么样?”男子微微笑道,这种级别的战斗,实际上是没有办法激发出他的兴趣,不过木头的最后一击却让他感受到了一点不同。

    “我只要小雨,其他的,我都可以放弃。如果一定要打的话,我奉陪到底。”木头的脸色有点泛白,但是这并不会影响什么,肩上传来的疼痛则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狰狞。

    “好骨气……”男子赞叹道原本有些熄灭的火属的真气此时又开始更加剧烈地燃烧起来,红的有些惊人。

    “好了郢火,你们的实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如果你硬是要打的话,他就快死了,难道你想要承受上人的怒火吗?”一直站立在衙门台阶上的男人发话了,言语中包含着异常的不满。

    “知道了。”郢火郁闷地说道,上的火焰一下子便消散了下去,“喂,我的提议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

    “我只要小雨。”木头还是这样的一句话,不过体却在轻微地抖动之中,很显然,他快力竭了。

    “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实话吧,今天不管你是谁,都是无法在我们烈刀手中将他带走的。”郢火回头看了看另一个人怀中的孩子,还好,他没有醒,不然一切都会变得很难办的。“猎鹰,你先进去吧,我和这小子聊聊。”

    猎鹰微微点了点头,便抱着小雨离开了并不宁静的衙门口,要是自己怀里的小祖宗醒了,那乐子就多了,先前小雨被带来的时候,猎鹰就差点砍了那个领头人。

    “好了,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也可以告诉你,那个孩子,以你的能力,是永远无法带走他的,因为,让我们带他来的是云霞上人。”郢火的话无疑成了一枚重磅炸弹,上人的任务,开玩笑的吧,一个超脱于他们这群普通人的上人竟然会为了这样的一个平民而大动干戈,就算再怎么想,木头也是无法猜出来为什么。“不用疑惑了,就连我们都是不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引你来了。”

    “嗯……”木头转就走。

    “喂,你干什么去,你现在的体,根本是吃不消打斗的。”郢火见到木头的动作,一下子蒙了脑袋,受了他火龙爪的一击,还这么倔强坚持的人,无疑只有他一个。

    “杀人。”木头的话干脆而利落。

    “是那群带这个孩子来的人吧,他们在衙门里,你如果加入我们的话,我帮你解决,怎么样?”郢火还是不忘拐木头入伙,那小子,纯属居心不良。

    木头缓缓地转过来,眼神犹如寒冰一般,就连郢火这种从修罗战场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也是在接触到木头的双眼之后感到阵阵的寒意,似乎木头的眼睛,有着什么魔力一般。“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不用你动手。”即使与对方的实力相差巨大,但是木头还是如此的生硬。

    “算了,还是我自己动手好了。”郢火朝着木头的脖子根敲了一下,顿时,已经劳累地不能再累的木头最后还是倒下了,软软的倒在了地上。而郢火则将木头抱起,也是进门,反正这里的吃喝都会有人报销,“这小子怎么重的像那头死肥猪一样……”郢火无良的骂道,而在某处军营的一间营房内,一个材肥硕的男子猛地打了个喷嚏,“的,哪个兔崽子在咒你爷爷……”不过旋即又摸了摸鼻子,盖上被子,睡了……

    明亮的光线投在木头的上,投出一个淡淡的影子,木头的眼睛突然张开,强烈的阳光使得眼里多了一丝的不适应,木头只好用手阻挡那讨人厌的阳光,“这……”木头想要起来,但是左肩上的疼痛却在这个时候被牵扯出来,硬生生的疼痛不断袭击着木头的神经。

    “木头哥,你醒了啊。”房门被打开,更多的阳光进入了房间,连带着的,还有活泼的小雨,“木头哥,我找到我娘亲了!”小雨跳到木头的边坐下。

    “你的娘亲?”木头微微愣了愣神,旋即便笑了,“就是昨天的上人,是吗?”以木头的脑袋,略微一想便是知道了小雨嘴中的娘亲是谁。

    “你很聪明。”云霞上人缓步从门口进入,此时的她,脸上已经不再挂着那块纱丝,绝美的面容,媚的材,恐怕现在她到外面去一趟那些男人便会被他吸引得神魂颠倒。

    “谢谢……小雨能够找到自己的娘亲我也是很高兴。”木头木木地说道,看向小雨的眼中也逐渐打算将那股溺给退出来,也许再过段时间自己离开时,小雨会好过点。

    云霞上人看到木头的眼光,眼中瞬间多了一丝赞赏,能在自己的美貌冲击之下仍旧保持着清明的神,这种能力,真的是很少见,“如果我想要收你作为我的徒弟,你的意愿怎么样?”

    木头摇了摇头,拒绝了云霞上人的好意,“我不想成为您的徒弟。”字字坚定,让人很难有反驳的余地。

    “木头哥,答应娘的要求嘛,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木头哥……”小雨一听到木头拒绝,便开始撒起来。

    “小雨乖……我打算到外面去锻炼自己,既然现在你已经找到了你的娘亲,我就可以安心地走了。”木头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一种无畏的意味,现在他所最在意的人终于有了一个好的依靠,那么现在的他便是光棍一个,什么都无所谓了。

    小雨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云霞上人给阻止了,“那么木头,你可是知道,这修炼之中的你与我有什么不同之处?”在木头的笑声之中,云霞上人便是听出了一丝的无畏。

    “不知道,对于修炼,我也只是随意而为。”木头憨憨地笑着,说实话,普通人要想在广为流传的秘籍之中找出什么新意来,从而晋级为先天强者,除非有很好的机遇,不然的话,终其一生,最多也就是让修为在十级巅峰的位置上徘徊,这种人,多的数不胜数。

    “你现在所修炼的,只是大众化的,而且,是在天罗国皇室修改之后的秘籍,这其中的坏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你现在是四级,这差不多是那部秘籍最大的限度了,而在你上发现的秘籍则是顶级的后天秘籍和顶级后天战技,似乎那些东西不是你的吧?”云霞上人一语便将一切都说得异常透彻明了。

    “这些是我打算给小雨的,都是我从雷王府偷出来的。”木头知道有些东西肯定是瞒不住的,所以还不如直接将一切都说了好。

    “哦……难怪今天雷王府的人都异常暴怒,呵呵……”云霞上人微微一笑,随即又道:“现在的你,最需要的东西便是这几本顶级后天秘籍,至于小雨,我会教导他的。”说到这里,云霞上人微微看了一眼小雨,眼中满是溺之色。

    “谢谢。”木头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现在我将告诉你的,对你以后突破后天应该会有一些用处,小雨,你先出去温习为娘交给你的秘籍。”云霞上人突然间板起了脸,想必,她要说的东西还是异常重要的。

    “娘亲……”小雨还想说什么,但是在看到云霞上人微寒的脸之后,立马萎焉了,耷拉个头出了房门。

    “这突破之法,分为两种,一种为吞服金丹,这种方法很简单,也异常保险,不过却是会阻断你与天地之间的联系,至于另外一种,则是依靠你自己的大毅力,将阻隔的障碍突破,记住最为重要的一句话:破而后立!”云霞上人说完便施施离开,留下木头一个人坐在边咀嚼那些话语……

重要声明:小说《渊风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