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宇宙归一 第七十七章 叛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子 书名:欲望星海
    “陛下,出大事了,大事不好了……”

    老迈的内伺大臣三步并做两步,跌跌撞撞的闯进了寝宫,那家伙以往一贯注重的仪表、形态,此刻统统丢到爪哇国去了。

    之所以这个一贯养尊处优的家伙今天表现得如此失态,其原因是因为在这短短一夜之间,整个皇宫变了天,发生了一件关乎国家皇命的大事。

    此刻下面的众大臣早已收到风声,议论纷纷,自己也知道事轻重缓急,这种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面前,丢脸总胜过于丢掉命吧。

    卡※#8226;琉斯最近心大好,被自己指定册封为“监察官”的范荐果然不负其望,是个识实物的人,在堂上欣然接受自己的封赏,几乎就从明面倒向了自己一方。

    要知道在此之前,这个范荐可是道斯家族在绝色星的代理人,此刻能争取到他,无异给了道斯家族一记响亮的耳光。

    此刻见这个冒失的老家伙口中大叫“不好,不好”,心头不由开始嘀咕:“这内侍大臣看来是时候该换人了,这家伙老是口中说这些不吉利的鸟话,真不懂得做人啊!”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卡※#8226;琉斯不露声色,半卧在扶椅上,淡淡问道。

    “陛下,大事不好,莫瑞斯……莫瑞斯反了!”

    卡※#8226;琉斯可不觉得这个玩笑有任何意思,眉宇一挑。冷声道:“你说什么?反了?反什么?”

    见陛下似乎并没相信自己的话,这个老头子一脸焦急地道:“陛下,莫瑞斯家族造反了。昨夜莫瑞斯借酒宴款待之机招入高级军事将领入会,结果……结果那些将军进得去,就出不来了!”

    皇帝陛下此刻再也坐不安稳,心里猛的一沉,震怒下三步并做两步。急匆匆往宫中赶去。

    谁能料到莫瑞斯家族眼看势弱末微,就要退出这个政治角逐的舞台。但为家族总长,莫瑞斯岂会甘心就这么继续寂寞下去。

    于是在他的布置安排下,利用手中职权之便,召集门徒千人埋藏于军部周围,并假借军部的名义,招各地驻军高级别的军官入主开会,谁能想到。这一次竟然是这疯子的亡命赌博。

    帝国告急!军队告急!现在夏斯林帝国风雨飘零,陷入一片混乱当中。

    而这一切仅仅只是暴风雨来临地前奏。

    “疯子,疯子,这个莫瑞斯难道疯了不成?这还是他的做事风格么?把国家搞成一团内乱,这是当初说要以国家为重,以人民为重地那个老家伙所想要的结果么!”

    道斯此刻气急败坏的在自己府邸破口大骂。

    现在莫瑞斯怕是知道犯下滔天罪孽,干脆搬到家族势力居住,领重兵扼守。并开始缓慢消化那些才夺取的兵权。

    按他的想法,其实倒无真正想要彻底背叛皇家,只是希望能迅速短期给自己扩充筹码,皇帝陛下一直对国内存在的家族势力颇为忌讳,而现在自己手中势力眼见薄弱,谁又知道若那天惹君主一不高兴。自己就得卸甲归田。

    这个方法虽然冒险,但也是唯一可行的法子,自己握兵权在手,就没人能撼动得了自己地位置了。

    可如此一来,他这造反的罪名怕是彻底的坐实了。

    卡※#8226;琉斯震怒的坐在大之上,心思也被这件突发的大事搞成一团乱麻。

    毕竟这次被莫瑞死杀掉的军官占了夏斯林帝国高级别军官百分之**十之上,虽然不少都是酒囊饭袋的贵族,没多少可留之处,但也有那么几个有些才学的家伙,而且都还倾向于自己。就这么白白地死掉。实在有些可惜。

    不过现在莫瑞斯家族罪名坐实,是该动手铲除的时候了。卡※#8226;琉斯一双冷眼,忽然扫向另外一边的道斯,而道斯的眼神却飘忽游历到了另外一边。

    卡※#8226;琉斯心里一怒,冷声道:“现在莫瑞斯家族算是整个帝国的叛逆了,左相大人认为我们应当怎么处置这个问题呢?”

    道斯叹了口气,知道此刻躲是躲不过了,若自己再不表明立场,恐怕将连累到自己头上。

    虽说自己和莫瑞斯一直互为对头,但毕竟几十年风雨过来,还有什么看不透彻的呢?现在陛下一声令下,就要取了他地命,一时间还真有些兔死狐悲的不忍。不过现在陛下的意思是典型要除去他边这个祸患,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呢!

    见卡※#8226;琉斯一直盯着自己,道斯也不敢再多出什么心思,连忙顺着他的意思应道:“陛下,莫瑞斯家族聚众叛逆,杀我绝色星众军官于军部,证据确凿,不容抵赖,臣以为,当下之事,便是让莫瑞斯家族以死谢罪,平定国之内乱。”

    卡※#8226;琉斯倒也满意道斯此刻的态度,点了点头道:“只是前几军部一事,导致大小军官损失巨大,军队也一时乱得很,你认为谁有能力可办得了这差事?”

    “这……”

    道斯倒的确有些为难,正此刻,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影子,“就是他了!”

    范荐自从“请降”夏斯林帝国以来,这个皇帝对他而言还是很不错的。

    高官厚禄的封赏也不吝啬,给足了甜头,不仅挂了“绝色星总督”的转正头衔,而且加赏了“监察官”地特权。

    这个“监察官”虽说权利极大。可范荐拿到手后,才知道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实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闲职一个。

    夏斯林帝国内部各种派系关系千丝万缕,复杂得很,要说上头没贪污受贿,下头没胡作非为,那都是不可能地事。但若要查起来。恐怕牵扯动则千人,伤筋动骨。恐怕也不是皇帝陛下所想要地结果。

    正是想到了这些,范荐干脆乐得不闻不问,于是这个监察官大人,现在完完全全被他弄成了虚衔,整个人整天就住在皇帝陛下御赐的官邸里,倒是哪儿也不去,也不知他都在搞什么!

    其实这几。范荐体内又有新地突破。

    他发现一件奇怪的事,体内三股原本共存的能量,竟在不断减弱,这些力量似乎正在被精神力所炼化,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却是一点也摸不着头脑,不过不管如何,这几他需要保持安静来好好想这些增长地精神力不断消化。

    他心里也隐隐有些不安。似乎自己精神力的疯狂崛起,正是同阿亚拉人地出现有关,现在又遭遇如此异变,难道其中又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不过此刻却容不得他多想,因为卡※#8226;琉斯的圣旨恰好到了。看来此次急招自己进,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然内侍的神也不会如此焦急。

    进了宫,范荐果然发现整个皇宫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下面的一干大臣,个个低头不语,高高在上地皇帝陛下则铁青着一张脸,看到自己也只是强挤出了个笑容。

    范荐这下可就有些摸不明白了,心道自己来这地方几天也算得小心翼翼,生怕踏错一步惹祸上,可看这阵仗,似乎有事发生。而且和自己有诸多关联。似乎自己就逃脱不了其中干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就是,想通了这层,范荐反倒坦然下来。

    见时机差不多了,范荐方才开口问道:“不知陛下急召臣来作什么?”

    卡※#8226;琉斯却似乎有私话要和他说,只留了极重要也信任的几个大臣,将其余人等都挥退后,这才沉声说道:“莫瑞斯已经公然造反,借酒宴之机杀害我大批绝色星武官!”

    他倒不是刻意对范荐摆出这副脸色,只是换了是谁,遭受背叛的滋味可决不好受,更何况这次的军事叛变让整个帝国损失不小。

    “啊?”

    范荐有些回不神来,等稍稍镇定些,才发现果然左相的位置空空如也,怕是人此刻已经躲回了自己老巢,密谋反叛计划了。

    不过皇帝陛下招自己,却对自己说这件事,有什么目的呢?算起来夏斯林帝国的高层,和自己并无深切的关系,这个国家无论发生什么,似乎和自己应该并没有多大联系才对。

    “那陛下地意思是?”范荐小心翼翼地问道。就他看来,你皇帝陛下总不会是让我来听你讲个叛臣的故事的吧?恐怕将有什么事落在自己头上,不过白白吃了人家好几餐饭,这回报总还是该有的。

    “你现在既然恩承皇命自领了监察官一职,陛下的意思便是让你趁叛贼事出仓促之机,想办法捉拿此人回宫,依证据予以审判,力求一个快字。只要抓了莫瑞斯,其余的家伙自然树倒猢狲散。这是陛下对你地信任,还不快快谢恩!”

    老道斯插口替卡※#8226;琉斯回了范荐这番话。

    范荐心头一跳,原本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却没想到是一件足可送掉命的辛苦差事,若是一个不好,别说抓人,自己一条命恐怕也得跟着搭到里头。

    莫瑞斯家族虽说这一两年被道斯家族打压的颇为厉害,可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这里的地头蛇,扎根几十年培养出的大小势力,那可不是摆设,也不是闹着玩的。

    而自己这个“监察官”能有多大权利?

    所谓的“权利”在面子上倒是大得很,就如同拿了“上方宝剑”代表皇帝执行公务一样。可实际上呢?自己就根本调动不了一兵一卒。这个名头除了能给自己多领一份“公务员”的薪水,其他地作用好处自己可是从没见着过。

    可现在就这么让自己拿着这样的名头,去动帝国扎根几十上百年地大家族,这不是拿自己小命来玩吗?!

    但现在看样子自己也是骑虎难下,若是不答应,自然就在众大臣面前扫了皇帝陛下地颜面,而这违抗皇命可也是杀头之罪。可若是一口答应了下来。那自己又拿什么去莫瑞斯家族抓人呢?

    现在的范荐,可真是左也不是。右也为难,脸上表虽极力装出平静,可也有些丰富多彩。

    卡※#8226;琉斯自然事先想到了相关问题。他肯定不会真让范荐就这么两手空空,傻瓜一样地去送死上门,而他之所以选择范荐,倒也是心头有些考虑的。

    一方面范荐有“监察官”地头衔,这个头衔虽然现在已有些虚衔的嫌疑。但在前几代皇室来讲,这个头衔地设立便是为了保证帝都内政的安全而设置的,权利极大,对王公贵族都握有杀生之权,此为名正言顺。

    另一方面,范荐算是宫廷的外人,他来的时间不长,并没有牵涉进皇宫的各种是非因果当中。算起来还应该是自己一派的人,由他接手,自然不需要担心他会串通莫瑞斯将自己出卖。

    最重要一方面,这家伙手中据说还有一支极特别地卫队,虽未亲眼所见,但从龙那里也听了个大概。以他手中的私人力量,要捉拿莫瑞斯一人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难题。

    卡※#8226;琉斯见范荐沉默不语,倒是有些猜中了他此刻的三分心思,笑着说道:“你认为朕会让你去这么白白送死么?朕可还没糊涂到这个地步!”

    说到这里,又深深看了范荐一眼,接着道:“你现在还领着绝色星总督的头衔嘛,这人手的事,朕虽说不能调遣给你,可你完全可以自己想办法嘛!”

    卡※#8226;琉斯的话让范荐顿时由低谷升上了天堂。

    这句话的含义他可是再清楚不过,等同于卡※#8226;琉斯重新将绝色星地兵权交返给自己。并且最大的惑便是自己的行动将不再受任何限制。同时还意味着自己将有机会再回到“花丛”当中过上“”福生活。

    但范荐本就为绝色星而来,自然没有将绝色星再拉入是非的道理。不过皇帝陛下已经这么说了。他只好一口应承了下来,而这其中的苦闷唯有硬往口吞了。

    所以此刻权衡利弊,这事只好就这么担待了下来。

    告辞离开,范荐回到自己的住所,却见夏斯林帝国地蕾公主正惦着脚尖在房间里东张西望。

    “公主下!你怎么来了?”范荐并不奇怪,只是朝蕾礼貌的问了声好。

    “哼,离开这里,就这么值得你高兴么?”蕾又不请自来,满脸的不高兴,看来这小公主一定又是从什么地方听到了风声,上门责难来了。

    范荐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这个古怪的公主下了,不过自从自己到了这个新的地方后,小公主总是找着这样那样的借口往自己这里跑。

    范荐并不是木头,算起来也是花丛中的老手了,怎么会看不出这小女儿般的心思?

    可自己实在不想再在这里惹上什么麻烦,毕竟蕾是帝王家的子女,未来都有去处安排,自己并不想在这个立足未稳的帝都,再惹上一堆地麻烦,况且现在地形式似乎复杂得有些理不清楚呢。

    范荐既然打定主意不想惹上这些麻烦,所以对蕾也刻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平淡地回应道:“是啊,回家又怎么会不高兴的?总好过在这里当软的犯人来得舒服吧!”言语有些刺耳,目的也不过就是想气走这个公主。

    说实在的,蕾今天的一打扮倒也颇有些亮点,褶皱的粉色小洋裙,将整个人衬托得楚楚动人,相比自己那些人而言。这个还是懵懂女孩的俏皮公主给人地就是一种无穷尽的活力,一种少女的青动感。

    范荐并不是什么喜欢“假正经”的卫道者,否则他的大后方,也就自然不会收纳那么多女子了。

    对于蕾的绝艳,范荐自然也不会无视不见,可衡量一下,还是觉得浑水少淌得好。否则到最后自己能否安稳的从中抽出来,还是个未知之数。

    “有什么事么?”范荐不咸不淡地问道。

    “哼!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蕾极不满范荐这种刻意疏远的态度。这让她感觉很不舒服,好容易发完了脾气,才怔怔地看着范荐,满眼的楚楚可怜:“小奇……”

    “小奇”代表着范荐曾经拥有的另一个份,也是另外一个自己,所以当“蕾”叫出这个熟悉的名字时,即便范荐再三告戒自己要保持冷淡。可依旧不由子一颤,这表再也无法掩饰。

    蕾倒是没瞧见范荐的异常,依旧独自喃喃自语,又象是在做一场感人的告白:“小奇,我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有这样那样的坏毛病,可我真地就这么惹你讨厌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里想着你,想要见到你。可是你却总是对我冷言冷语。不管你现在是小奇还是范荐,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我难道真的就那么惹人讨厌吗?”

    范荐有些讶然的看着蕾,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蕾么?这么大胆的表白,自己还是第一次从女孩子口中听到,可自己现在又能做些什么呢。

    范荐的默不作声,被蕾误认为是对自己表白的不置可否。又羞又恼,哼哼了一声,扭头跑出了宅院。

    范荐盯着蕾的背影,摇了摇头,心里也是说不出地滋味:“也许,这样走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为夏斯林帝国的皇帝,一国之君,卡※#8226;琉斯自然每天忙碌得很,加之最近又发生了莫瑞斯叛变这等大的变故,这个皇帝更是搞得如同锅上的蚂蚁。整个人焦头烂额。

    即便如此。作为一个父亲,他还是察觉到自己宝贝女儿的一些细微的不对劲。

    虽然每次自己见到她时。她总是挂满了笑容,可从她眼神里,自己仿佛看到一种悲伤,而这种绪是本不该出现在自己这个活泼可地女儿上的啊。

    不知到她上发生了什么,可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弄清楚。

    所谓治国、齐家、平天下,都是相等相辅的,若自己连自己的小家都照顾不好,又何来治理好一个大的国家之说呢。

    本来自己这女儿是打算嫁与两大家族,谋求联姻后取得其中一方助力的,可眼下看来,自己这以往想出的点子怕是难以施行了。

    道斯家族方面对这桩婚姻似乎看得不太重视,又何况道斯家那个风流长子马尔※#8226;道斯也放出话来,说是和蕾仅仅只有兄妹之,断无其他想法,这种言谈的传出,也间接说明了道斯家族的态度,看来老狐狸还是不想和自己走得太近。

    而至于相比较为积极的莫瑞斯家族来说,这个家族已经集体叛变祖国,成为全民公敌,自然蕾是不可能和他们再有所瓜葛地。

    看来是时候该为这个女儿找个好人家了,也许这样,自己地心思才能全心全意用在那些险恶的政治斗争中吧。

    龙不知自己为什么被卡※#8226;琉斯叫到他地寝宫,不过对于这样的突然秘密传唤,他也习以为常了。

    作为受过帝国家恩惠的他来说,出昆仑是为报恩而来,十年之约时已然不多,何况前几昆仑传讯,似乎发生大事,要所有在外世历练的弟子赶回昆仑,而自己这次来皇宫怕也该和皇帝陛下告别了。

    “龙,你和赛特他们一直是蕾边最好的伙伴,赛特那小子做事毛躁不够稳重,蕾风风火火,也是赛特一个子,而你在他们中间就象他们的磐石,恐怕他们口中不说,却是将你当成了他们的大哥。”

    龙有些讶然的看着卡※#8226;琉斯,以往这种形式的秘密传唤,这个皇帝陛下都会让自己去完成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可这一次却和自己拉起了家常,而且颇有感慨,也不知道这个皇帝陛下心头究竟在打什么样的主意。

    不过此刻他只需要安静的听着就好,他也相信卡※#8226;琉斯是不会没事叫上自己的。

    果然,聊完这些后,卡※#8226;琉斯整个人长舒了口气,言归正转道:“你知道,我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虽然之前为了一些政治利益而必须要靠着她做出一些牺牲,但对于她,我始终有许多愧疚之。最近蕾的绪很不稳当,我想你应当知道是什么原因。”说完,目光直视向龙。

    龙终于弄明白卡※#8226;琉斯叫上他的来意。的确,这是他的家事,若是向赛特问起,自然有**份,而且似乎不合礼数,而自己是这个宫廷中一个特殊的存在,而且是蕾圈子里最紧密的伙伴,不问自己还会问谁。

    对男女之事龙并不是多有兴趣,可并不代表他不通晓这些人之常,从蕾在绝色星到回归宫廷的种种迹象,他都看在眼里,也知道其中的大概。

    “恐怕这一切,都和范荐有关吧。”

    卡※#8226;琉斯并不知道范荐和这个小圈子有着那些特殊的关联,所以对这个答案还是很吃了一惊。不过想想这其中的结果,倒是有些哑然失笑。

    “范荐……又是他,这段时间这个家伙名字出现的频率倒是高了一些。不过也好,既然蕾钟于他,未尝不是件好事,若是那家伙能将莫瑞斯家族的事处理妥善,也许将蕾交给他,也不是一件坏事。”

    此刻这个将一切都准备献给未来国家的君主,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个主意。

    而同一时间,坐着驶往绝色星飞船上的范荐没来由的浑一颤,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算计他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星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