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宇宙归一 第七十六章 沦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子 书名:欲望星海
    轩辕星,一直是作为仙女星的天然屏障横阻于夏斯林帝国和那个古老的“区”之间。轩辕帝国历经数年战乱内耗的消磨,早已不复当年强盛,在许多地方,甚至尚还处于夏斯林帝国的庇护之下,然而这种好逸恶劳的子,却让轩辕人丢弃了往昔的血,变得懒惰、贪婪。

    在轩辕一族的全权掌控下,这个国家体制畸形,各种层出不穷、分不清政府还是家族的政令,将整个国家更是搞得乌烟瘴气。

    信奉“神灵庇护”的轩辕族群,甚至认为这一切的不正常现象,都是因为“祭祀品”轩辕幽的逃脱而让整个轩辕星蒙蔽不受上神保护的耻辱,这种可耻的言论,正是这批国之蛀虫在政治舞台上最丑陋的一角。

    轩辕星的民众,就这样在一个几乎无政府,家族独裁的统治下,过着水深火的生活。

    这种畸形的存在,本就不该为现代文明所接受,而命运之神似乎也为了抹杀掉这个耻辱的存在而将战争之火蔓延到这个国家。

    轩辕前哨站是个几乎被轩辕帝国遗忘的角落,毕竟数百年的和平,已经让他们忘记了战争的滋味,而每次分到这里的兵士,要么是倒霉得罪长官的家伙、要么便是“没背景”参军的新兵。

    更恶劣的是,为了表现出当权者的某种奇怪的领导才能,竟然破天荒的想出让一些重犯到这个前哨站服刑。

    究其原因。恐怕是为了在数字面上做地漂亮一些,将重犯丢弃在这样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谁又会记得或者知道他们呢?

    也难怪轩辕星球在这种畸形的社会体制下的治安报告上所体现的面上的东西竟会如此的“出色”。

    总之在宇宙这个观察前站里,鱼龙混杂,各种货色应有尽有,俨然一处独立地地下王国。

    这些人,几乎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国家所抛弃。而这里才是他们正真的安之所,虽然这个地方地确不怎么样。连物资也需要好几个月才有一次供应舰前来输送,但这里每个人都渐渐把这个地方当成了他们暂时的“家”,所以倒也一直相安无事,和平共处。

    这些人所抱有的唯一念想,便是国家能在那一天突然记得他们的存在,至少让他们百年后的尸骨能回归自己曾经生活的那片熟悉土地、回归家人的边,那他们便再无遗憾了。

    赌博是让他们唯一忘记处境麻痹神经地东西。

    在刚到这个前哨站时。士兵还很忠实的执行着对这些重犯的看管工作。可时间一旦长久了,所有一切都变得有些麻木不仁,谁还会有心思来管理这些东西?士兵、囚犯都不分彼此混杂在一起,,因为在这相处的一段时间里,彼此都仅仅只是家人。

    若要说轩辕家族在这个奇思异想,所构建出的囚犯管理办法中唯一好的方面,便是真正将这些重犯最真的一面用无聊的生活、漫长地时间给重新磨了出来。

    “这个鬼地方。一点生活乐趣也没有,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看守的,几百年了,也没见出过什么岔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头的长官才能想起让人来接换我们。”

    士兵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打着扑克,不时的发出一两声怨言。

    虽然已经对这种生活习惯到麻木。可对于这个鬼地方的抱怨,士兵们可从没停止过。

    “你不知道守在这里的原因么?”

    一位看起来有些斯文地犯人忽然说道,这个犯人现在竟穿着军服,若是新加入这个地方的人,一定还把他当成这里的某位军官呢,而他的军服却是赌桌上赢来的,照他的看法,这衣服根本不代表份,只是有着保暖的实际价值而已。

    “不知道什么?别给我搞得神神叨叨,有话就说。有快放!”

    那士兵怕也和这个犯人极熟。看了看手中的牌,头也不抬的问道。

    “咳……这里前方有一处我们看不见的电磁黑洞。之所以我们看不见这个洞,那是因为早在几百年前地大战后,有位传说中地神,在最后时刻突然出现,并拯救了整个人类,这个高人还在最后用一种术法封印住了洞口,从而阻止了那些邪恶的东西再从那里肆意出没。”

    他说得神神秘秘,在吸引人地同时,眼睛却不自觉的瞟向了对手的牌点。

    “嘿嘿,少拿这个唬我,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既然都被封印了,那还怕个鸟?妈的,让我们守在这里,没女人,没美食,没好酒,真跟坐牢一样,那个狗屎长官竟敢这样对我,要是我回去,一定狠狠的揍上那狗娘养的一顿。”

    看来这个家伙被分配到这里,之前一定有过相应的举措。

    “话也不能这么说,据说那些恶魔力量强大,我们根本无法想象,不过不管如何,我们只要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就好了,这不还剩最后一年了么?换防就好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作为这批人的临时长官,上士钟岳安慰着手下这批吵吵嚷嚷的家伙。他们将在这里驻扎整整二十年的时间,一直将到持续换防为止,可鬼才知道那一天究竟会是什么时候。

    其实算起来,钟岳的从军资格甚至比现在帝国一些少将还老,但人家都做上了将军,而他竟然还是一个上士,这其中的猫腻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但不管如何,这个上士还是忠实的履行着他地职责,并且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好容易将这批兵痞融合成了一个团体,虽然这个团体的协作和各种方面有些残不忍睹,但能将他们捏和在一起,那也是很了不起的本事了。

    “长官,有况!”

    钟岳心里忽的打了个突,一股不详的感觉在口弥漫,但此刻他作为这里的负责主官。却是不能自乱阵脚地。他脸绷得紧紧的,强作镇静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名出声的士兵。此刻瞠目结舌的站在那里,活象被某个法术高超的法师施展了冰冻法术,一动不动的样子可笑也有些可怕。

    钟岳心里还琢磨着:难不成那个混蛋家伙赌博输了在这里闹出人命?

    不过仔细想想,这种破事在这个天堂不象天堂,地狱不是地狱的地方,几乎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了,可是除了如此。还能有什么事能让这家伙变得这么的惊惶失措?

    好奇心促使着他迫不及待地按着那“石化”的家伙手指的方向看去。

    这个前哨站,其实就是一个小型化的卫星城市,说起来当初修葺这东西,政府还是花了大量精力和投入了大量金钱的。

    这里的防御措施自然是没得说,整个前哨城市的防护罩强度甚至比得过一个防御盾超强的战舰,按当初这个城市总工程师地话说,即便同时挨上三颗粒子炮的袭击,也顶多只能消掉防御罩的第一层。那对于总体大局来说无异隔靴搔痒。

    可现在令这个城市中居住的每个人,感到惊讶的事突然发生了,整个城市在不同地点发生了同样的震动,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这股震动所带来地强烈震撼。

    按说这个依靠能源晶体作为“心脏”,而依托“心脏”对整个前哨站能量配给漂浮在太空的城市,发生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几率几乎为零。

    那现在这种程度的震动只能有两个解释。其一是遇到大规模陨石流袭击,其二便是遭遇莫名的武装袭击。

    而关于第一个解释来说,大规模陨石流所造成的冲击,自然是抵不过粒子光弹袭击的力量,但经过测试算来,这个城市的防御盾,甚至粒子光弹都难以造成伤害,又何况是陨石流了。

    那自然造成现在况的便是第二点了。

    天空忽然失去了颜色,黑压压的一片“云彩”,带着某种压迫地力量从天而降。

    刚刚将几个对现状不满地家伙哄孩子一般的安抚完毕。忽然。抬头看向天空整个人变得目瞪口呆,同他一样地还有其他的人。包括刚才那位对所谓恶魔不屑一顾的仁兄。

    “天啊,我是在做梦吗?”有人呻吟道。

    “啪~~~~~~”

    “你……你打我干什么?你神经病啊!”

    “你不是想知道是不是做梦么,我也想知道,所以我打你了,你疼了,表示这并不是做梦了!”

    “你……你小兔崽子怎么不打你自己!”

    “我怕疼!”

    ……

    现在这些人之所以表现出一种笔墨难以形容的震惊表,完全是因为在他们的眼睛跟前,思维意识中实在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上帝啊,难道恶魔真的要降临这个世界了么!”有信基督的虔诚信徒,一边紧张的看着即将发生的事,一边在前画着十字架。

    “恶魔……恶魔……”

    恐慌的绪开始蔓延,每个人心中的黑暗邪恶,此刻蠢蠢动,明知道也许在这地狱之门前开后,所有一切都将被摧毁、净化,所有的一切将会重新来过,但此刻所有人都在震惊,完全没意识到过后将会发生怎样的事……

    天空的黑影越发的清晰起来,狰狞的庞大战舰,渐渐露出它们巨大的躯。

    这种战舰不同于现在宇宙诸国所见过的任何种类的舰艇,通体黝黑,略微看上去有些“沧桑”的感觉,就好象远古的某种器皿在经历若干年时间后,被人从泥土里给拔出来一样。

    这些舰艇上眼所能辨识的布满了舰的枯萎藤蔓,便可看出其历史的悠久程度,可此刻并没有人敢小窥这些看上去残破的巨大铁块,因为它们能肆无忌惮的行驶到这个前哨站的上空,说明前哨站外围包裹的保护层,已经被这些大家伙不知道用什么武器而彻底破坏掉了。

    “快,快联系出去巡弋的舰队,到底怎么回事?这些家伙从那里钻出来的?”

    钟岳猛的意识到自己的职责,同时也感受到这些大家伙的不友好,连忙向下面一通的怒吼。

    他的权威还是很管些作用的,至少这一吼,将那些还呆呆站在那里的家伙都给吼醒了过来。

    数分钟后。

    “老大,不好,前线没回音,恐怕……”

    “老大,防护罩基数为零,若不是它自己出了什么问题,那恐怕就是有外界的力量将防护罩给彻底毁灭了,不过,有这种可能吗?”

    “天,这都是怎么回事?”

    钟岳两边太阳开始有些微微发疼,揉了揉,心好容易平稳了一些,连忙发布了一连串的紧急命令:“立刻联络其他前站哨所,看看他们况如何,同时立刻用秘密波段通知军部,就说……就说突然遭遇敌袭……”

    其实,在此处除轩辕国的前哨站所外,还驻扎有其余宇宙诸国的前哨站,只是那些站点相对较小,只是起个军事观察的作用,不过能在一个国家的领土范围内,许存在这么多混杂的军事力量,这本其实就是一件十分古怪蹊跷的事了。

    钟岳自然没闲来研究这些上头“大人物”们为什么会在自己周围布下其余国家的力量,但现在他却急切的想要弄清一件事:这突然出现的威胁究竟所何为?究竟是单单攻击自己一个前哨站点,还是所有站点受袭?

    按这类推法算来,若是出现第一点况,那当务之急便是立刻通知军部,让国内早做准备,好应付有可能其他国家针对自己一方的军事谋。

    若是第二点,那么那个国家的前沿哨所没受任何攻击,很自然整件事自然而然就是那家的军事力量所弄出来的祸事,而且针对国家如此之多,其军事野心更是昭然若揭。

    可得回来的报,却让他更加摸不着头脑,这次的战斗似乎全面发生,没有任何一家幸免于难,似乎自己的推测完全错误,此刻这个主官也有些不知所以然的呆滞站在这里。

    就在他愣神的这么一小会儿,整个前沿哨站已经变成一片的修罗地狱。成片的“怪物”呼啸着从那一架架大铁壳中雀跃而出,就如同一个大型的垃圾运载舰,倾泻着倒下黑压压的一片垃圾,而仔细分辨,却是一群群张牙舞爪,长相怪异的古怪生物。

    首先是象老鼠般的鼠人,虽然体态较小,但数量巨大,就如同一道黑色的洪流,一瞬间就将整个土地蒙上了一片黑灰的色彩,它们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人、畜也瞬间成为一道骨架。

    接着出现的就是体型相对比较大支的狼型生物,尖锐的牙齿、冰冷的眼神,简直就是这个修罗场上最凌厉的屠夫,步兵对上他们,除了激光武器能时不时烧灼它们的皮毛外,大部份早已丢失了勇气的士兵被它们抓扯着撕裂两半,蒙上一股血腥的味道。

    天空也渐渐升起一些类似蝙蝠的怪物,空军部队面对这些家伙,似乎也只能用惊慌失措来形容,一架接着一架爆炸的战斗机,只是这个修罗场上恶魔们为庆祝胜利而增添的烟火。

    “完了!”

    钟岳看着漫天而至的黑影蜂拥而至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而很快的,他和他边所有的人都完全陷入了这片黑潮当中。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星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