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初现端倪 第七十一章 蕾的意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子 书名:欲望星海
    范荐和霍金终于取得了联系,并约定在市政大楼碰头会面,而在市政大楼前,也碰到了灰头土脸的蕾一行人。

    众人休息了一天后,便尽做准备,先返回首都,再重新任命官员,另外还需将蕾等人安全送回夏斯林帝国。

    谁料这一路上,蕾似乎倒是喜欢上了这种刺激,无拘无束的感觉,几次三番想要离队脱逃,却最终被范荐给捉了回来。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你们说那小子是怎么找到我的,是不是我们中有内眼线!”蕾抓扯着头发,近呼发狂的大呼小叫。

    蜜儿则是睡得香甜根本无视蕾的这种阵发病态,而倒霉的便是赛特了。

    赛特直唤自己命苦,怎的就交了这么几个损友,这下倒好,一个突然闹出失踪,一个整天只知道大睡特睡,一个又老策划着离队逃跑,末了被捉回来还把自己当做出气筒。

    自己这几可真是焦头烂额,难以应付。

    “你真想知道?”一个声音突然在蕾后响起,解了赛特之围。

    蕾点点头,道:“当然了,你快告诉我!”忽觉得不对劲,猛的回头一看,却差点和咫尺距离的范荐上演香艳一幕。

    蕾毕竟少有和男有如此亲密接触,即便赛特之流,也只是当哥们儿相处,就算搂肩抱腰的也生不出什么异样感觉。

    可刚才就那么和范荐双眼一望,透过那双深邃迷离地眼睛。闻到一股充满了特殊滋味的男气息,自己的小心肝可就特别不争气的“扑通”、“扑通”胡乱跳个不停。

    “怎么了?傻了?”范荐倒没觉出蕾的小儿女态,蕾的面红耳赤也被他认定为生气的先兆,自己捉回了她数次,偶尔对自己生一下气,也在常理之中。

    范荐对着蕾自然是哭笑不得,若不是受龙所托。还真是不太想管这个脾气古怪地大小姐。

    也不知道她发什么癫,老想着逃离队伍。悬浮车刚驶出十几里距离便借口尿遁,然后每到一处城市,安排了居所后,又消失得无所踪影,这一路可是让范荐头疼得很,有时还真想将着小妮子置之不理。

    “你才傻呢,你倒是说说。你怎么每次都能找得着我?!”蕾赶忙转移着话题,掩饰着自己心里的尴尬。

    离京已经不远,范荐倒也不怕这小妮子还能逃到那去,便笑道:“这还不简单么,你每次逃走,计划之幼稚,路线之简单,只要尽找干净地宾馆旅店。尽沿康庄平坦的大道,自然能将你抓个现形了。”

    蕾饶是脸皮厚,可终究是个女生,又能厚到那去,想到自己的幼稚行为,不由恨不能挖个地洞给钻进去。不过对范荐更是不知恨还是上了几分,总之这个带着坏坏笑容的脸颊怕是要停留在自己脑海里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了。

    绝色星,京城,总督府。

    一众姐妹各个面若桃花,把平里不怎么涂抹的化妆品尽数摆了出来,弄了个花枝招展。

    这姐妹几人本就个个天姿美艳,不可方物,这回再稍加打整,顿时让办公楼里的所有男士在这一天内心神涣散,做起事来个个与几前的僵尸无异——机械而木呐。那心神怕是早被这几个女长官地绝色容颜给勾的不知去向何处了。

    不过所有人都仅仅存于欣赏和羡慕。却没人敢对这几个仙女一般的女子生出那怕半点遐想,她们是谁?代总督、上校军官、报官、建设部长?都不是。她们只有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名分,是范荐的女人。

    “他回来了!”

    小雅一惯素妆,这回也破天荒的换了一新衣,看起来成熟妩媚了不少。

    项叶儿则心神不宁的来回度步,时不时将目光眺望向遥远的天际。

    尤丽斯也从军中脱赶了回来,一飒爽,虽然表现地满是不屑,可谁都能从她眼中读出那份女人的柔

    塔娅倒是早早带着特殊部队前去沿途接应了,她的特殊待遇倒是让姐妹们羡慕嫉妒得很。

    风铃则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睛里说不出的迷离,倒是神最特别的一位。

    不多时,塔娅先行回来了,同样地也带回了他的消息。

    “塔娅妹妹,他在那,人呢?”项叶儿最是焦急,忙不迭的问了一大堆问题。

    塔娅一脸的喜悦自然已经说明了问题:“他已经回来了,不过他有几个朋友还需要特殊安排一下,等安排好了,他就自然会过来和咱们相见,怎么,叶姐姐已经等不急了?”

    这个玩笑顿时把项叶儿闹了个大花脸,几姐妹笑闹成一团,看来经过项叶儿失踪一事,范荐这特殊后援团的凝聚又很是加强了几分呢。

    “你这是做什么?干嘛要带我们到这里里住?软我们么?”

    范荐本是打算将蕾安排妥当再去见自己那几位红颜,到时自然少不了温柔语,外人在场那不是多生尴尬,所以在见到塔娅时都强忍了心头的激动喜悦,而让塔娅先行回去回复,保镖则尽数留下保证蕾等人的安全。

    可蕾这雷达般的灵敏耳朵怕是听到范荐和塔娅的对话,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没来由的酸涩之意:这家伙有什么好,竟然有那么多老婆,坏蛋,大坏蛋,棍……不过,他……倒确实有些特别呢。

    赛特在旁看着蕾面色几度变化,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也不通男女之事,关切地询问反倒惹来蕾几次不客气地大骂,学得乖了,自然也懒得再招惹这女魔头了。

    蕾走了一半路途,便不走了,死活叫嚷着要和范荐同行,百般无奈。千般不愿下,范荐终坳不过这女人的必杀武器“眼泪”。最终带着这一行又返回原路,朝着总督府邸地路途驶去。

    这一夜,蕾的出现不仅没有让几姐妹有太多惊讶或不快,反倒是她的美丽活泼受得几个姐姐般女子的喜,本就长得象洋娃娃的蜜儿更是受这几个女人待见,就经过她们这么一闹腾,原本地主角范荐反倒被冷落了一边。

    在蕾的极力破坏下。范荐这个主人,最终被赶出了总督府,几姐妹似有默契要惩罚他一般,只下蕾和蜜儿说起私话。

    怎么会这样呢?久别重逢,不是应该抱头痛哭,互诉衷肠地吗?又或者芙蓉帐暖,做一些该做的事,怎么会轮到被赶出去的命运。难道说。蕾真是自己的克星?不过,范荐还是想到了只要的原因:几个女孩这是变着方儿地要惩罚自己啊!但谁叫自己出错了呢,还是乖乖地认罚吧!

    于是乎,可怜的范荐和同样倒霉的赛特只得寻了一处酒吧,两个大男人无言相对,频频碰杯。度过了这难熬地一夜。

    ※※※※

    转眼间,范荐已经回到绝色星一段时了,这段时间里,除了将发生在琉璃城一切的后遗症状尽数的去除外,余下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美其名曰:闭关。

    虽然表面上,他依旧和以往一样的子,温和微笑的面对着每一个人,但大家都看出总督大人这次回来后。似乎多出了些什么烦心的事。总觉得他上什么地方似乎和往常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蕾和蜜儿的遣送计划现在是一拖再拖。原因无他,蕾不知究竟打地什么主意。又使了什么招数,竟让包括轩辕幽在内的女子对其青睐有加,范荐又鉴于特殊原因,暂时不能将她们的份公之于众,所以每每提及要送其回家,便遭到所有人的一致反对,刚开始他还坚持己见,后来因此事,众女干脆连为一气,将他拒之门外,连项叶儿也参与其中,无法之下,便听之任之了。

    按范荐的想法,留下她们也未尝不可,现在大家处京都当中,防卫森严,即便真的再出现怪物,应付起来也并非象“琉璃城”那样地困难,要保护好这两个女子的安全,那绝对是绰绰有余的。不就多了两张嘴,两个蹭米饭的家伙罢了,自己再穷,多养两张嘴巴那还是养得起的。

    “你的心神又有些乱了!”突然雅典娜的声音将范荐再度拉回现实中。

    可这现实也太让他苦恼了,自己也搞不清自己内息究竟怎么回事,明明打坐时能感受到体内存在一股庞大的力量,可按着以往的运行方法,不管自己顺施还是倒行,全都不管作用,丹田内完全空一片,自己现在的状态与普通人也毫无差异了。

    心里本是有些颓丧,但却又不得不振作起来,毕竟现在又恢复了以往地位置,自己可不是一名绝色星地过客,而是这个星球的缔造者,一堆烂摊子还等着自己来慢慢收拾。

    “雅典娜,究竟在我上发生了什么?”

    范荐无奈地向雅典娜倾诉,虽然他并没对雅典娜抱多大希望,毕竟雅典娜不过只是一台奇异地智能电脑,可再如何能耐通天,总不能连自己的体状况它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吧。

    可范荐还是低估了雅典娜的能力,雅典娜此刻和他精神融为一体,以能量体的形式存在于范荐的灵识当中,可以说她成为了范荐体主宰的另一个新的副控者,这就好比体是一架战斗直升机,而纵者才能给它提供各种繁杂的指令,那现在范荐便是主驾驶员,而雅典娜自然也就是副驾驶员了。

    所以雅典娜对范荐的体状况恐怕比范荐本人看得更加清楚,毕竟它是能量体,可以以能量的方式游走于范荐体内,所以当范荐体有异时。它便找到了症结所在:“你体内此刻有三团能量互相牵制,而你原本纯正自我修行的‘气’,则因另外两团能量地虎视眈眈而不敢动弹,所以你现在运功才没有半点效果。”

    “那该怎么办?我体怎么弄成火药桶了,那莫名其妙的两团能量又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存在我的体内存在?”范荐苦恼的喃喃自语。

    自己这可真是莫大的冤枉,兴许其中是有那僵尸咬自己一口的原因,可这也太古怪了些吧。别人被咬都是染上血毒变做血傀儡,可自己倒好。被咬上一口反倒送上门来一团能量体,可这能量还只能看不能用,一个不好便要引得体内能量失衡,很可能会象火山一样爆发,以自己的体质结构,恐怕是承受不住那种能量冲击而爆炸亡。

    雅典娜这回却是莫能助地道:“这我也就不知道了,一切还得靠自己领悟。”

    所谓修行。大体就是师傅教入门方法,然后丢你几本破书,个人修行,范荐当年所学会的“神风步”“金刚”便全是自己修炼悟出地,范经纶那老头子可没教给自己半点知识。

    既然已经这样了,只好选择去适应这种变化了。以范荐的子,倒不会太过偏激,对于力量的得失。只是片刻的遗憾,很快便恢复了自己的平常状态。但随即,他又想起一个问题:自己家这老头子自从离家出走,这可足足过了两年时光,自己也每时每刻的在寻找他的踪迹,可即便摆脱各星系商人帮忙明查暗访。可每次都空空而回,没有关于他地半点消息。

    莫非这老头子人间蒸发?又或者被外星人捉到另一个平行空间了?范荐奇思乱想让另一端的范经纶莫名其妙打起了喷嚏:“谁在背后说我老头子的坏话!”范经纶揉了揉通红的鼻子,恨恨的说道。

    “BOSS,小队全数归来,百分之百归队,人员完整,无损伤。”在他房间里此刻站着一号,冷冰冰的向范经纶汇报着这次绝色星的“愉快”之旅。

    “这一次派你们去执行这次的任务,你就没有一点怨言,不认为我是小题大做么?”范经纶眯着眼。全软软地仰靠自己真皮软椅上。似睡非睡的问道。

    一号依旧是那副衡古不变的冰冷声音:“当然不,这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次不错的机会。拿这几个血族练手,倒是找回了我们一些杀气,对于下一次的恶战有着莫大的好处。”

    范经纶似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一趟辛苦你了,你先下去吧。”

    一号临走时,忽然整个脑袋从即将关闭的伸缩门缝的钻了出来:“范经纶,所谓那个预言到底是否真实可信呢?”

    范经纶微笑的应道:“也许吧,信则有,不信则无。”

    海云天其实当逃遁并未走远,包括后来天堂插手绝色星一事的前后经历,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只不过那三个家伙死有余辜,他们都自认为自己已经多么的了不得,却不知这世俗当中一样潜藏了大批高手,结果却是因此而祭献出了自己的全部生命。

    海云天根本就没心思去救这三个愚蠢的血族同伴,若自己显,至多和这些仙人打个平手,要想有个更好的战果,他却是做不到的,更何况这三个家伙本就背叛主母,罪无可赎,死,倒是便宜了他们。

    所以当诸人统统散去后,这冤魂四散地地狱反倒成了他地天堂,将那些邪气尽数的吸进了鼻腔,他地功力又凭空增长了一大截,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绝色星。

    他此行的目的便是要通过那七星法阵,穿梭时空之障,到另一个空间去将这里的消息传达回去。

    龙领了卡※#8226;琉斯陛下新的指令后,也不再在夏斯林帝国多作耽搁,迅速朝绝色星移去,抵达后,便直奔范荐府邸。

    面对龙的出现,范荐倒没怎么惊讶,反倒有些惭愧。毕竟自己应承过龙,要将蕾公主安全送回夏斯林帝国,谁道这小妮子不知发什么疯癜,硬是赖着不肯离开。这样一来,自己的承诺便算是失信于人了。

    龙这次再见范荐,心里也生出一阵异常感觉,从他瞳孔中,自己竟可看出一红一黑两簇火焰,而他上气质也悄然有所变化,亦正亦邪。高深莫测,这家伙究竟上发生什么。竟让龙这种级数地高手也难以摸清深浅了。

    “你……”龙本想问清究竟在范荐上发生了什么,可转念一想,这问不也白问么。有可能他自己就根本不清楚,也有可能他是有心藏拙,自己又何必却费这唇舌呢,转移了话题道:“这次前来,我想你不用想也知道。正是接蕾公主回宫,绝色星毕竟也是一处是非之地,以公主之躯留在这里的确不太合适。”

    龙尽拣些委婉的软语来说,怕也是在乎和范荐共同旅游的那段友,按他在世俗的子来说,这已经算是的确难得了。

    范荐宽厚的笑了笑:“这我知道,你也有你地难处,不过。你能接得走她么?”

    范荐却是没别的意思,这公主下包括手帕之交地蜜儿整就和自己那几个红颜待在一起,看来几姐妹对她们的脾还是比较喜欢的,不就正因如此,这可怜的范荐才落了个有家不能回的下场。

    可在龙看来,这无异于对方似乎有所察觉。此刻已然拿言语要挟了,顿时生出怒意:“好你个小奇,不,现在该称你范大人、范总督了,没想到你也有这种卑鄙无耻的时候。”

    范荐被他斥责得一头的雾水,却不知龙究竟说地什么意思,苦思其中因果,而这副入定失神的模样在龙看来,却又成了范荐根本不为所动的佐证,难不成这家伙当初便计划出了整个过程?回忆起来他倒象是有意先行刻意接近我们。取得信任后。再装出一副失忆的姿态,将众人带到绝色星上。若真是如此,自己可真算看走了眼,这范荐的心机也未免太深沉了些吧。

    龙顿时怒不可揭,倒并非是因范荐“不愿”交人而怒,实在是因为自龙已把范荐当作朋友,却认为他不顾友谊,处处设计欺骗于他,这才抑制不住绪,竟“轰”的隔空拍出一掌。

    可这结果却是让龙目瞪口呆,范荐根本不避不闪,硬是受了这掌,依他以往的通玄功力,龙这几乎未用多少力道的掌风根本就伤不了他分毫,可现在地形却是,范荐口中竟吐出一道血线,倒退着飞了出去。

    谋?诡计?都不太象!

    龙深得昆仑门派的心法手段,探测下自然知道自己这掌竟然结结实实的被范荐受了个正着,而他体内脉搏紊乱,那有半点修过几年功法的迹象,就好象自己这一掌完完全全打到了普通人上。

    “龙……你这是做什么?”一声尖叫划破天空的寂静,蕾那有受到软的样子,牵着蜜儿满是不敢置信地看着龙。

    龙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自己先入为主的想法竟误会了范荐,这下倒好,范荐一句话都没交代完整,便被自己打成了重伤,自己这可怎么向陛下、向公主下交代啊。

    范荐昏迷不醒的躺在软上,几女也为这几恶作剧般的惩罚给搞得后悔不已,不过现在大家轮换着照顾范荐,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上,祈祷着他能早些恢复体,重新好起来。

    龙也陷入了深深自责,陛下的交代此刻自然是执行不下去了,原来一切都是蕾自作主张,自行要留在这里,难怪当初范荐说让自己想法子将她带走,自己这傻木呆呆的榆木脑袋怎么竟会理解到那一层去了呢。

    这几龙陷在懊恼当中,卡※#8226;琉斯却是在焦急的等待当中,龙始终没有一点回音终于让心急的他同龙一样,认定了必定是绝色星乱民扣押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勃然大怒下,他当即点兵谴将,夏斯林帝国全面进入备战状态,空闲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地夏斯林舰队,终于又到了让它们大放光彩地一天,银亮的舰,崭新地太空格斗战机,还有无数军官士兵,来来往往,穿梭其中,好一番闹景象。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星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