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绝色风暴 第五十八章 项叶儿被绑架(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子 书名:欲望星海
    “总督大人,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可以么?”

    当马尔※#8226;道斯出现在轩辕幽面前的时候,还是让轩辕幽很是吃了一惊,这个平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家伙不是老在向自己诉苦事太多,太辛苦,太劳累了么,怎么这会儿又对这事这么积极起来了。

    “怎么?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严肃了,居然也叫起我总督大人了!”

    轩辕幽小小打趣了他一下,在范荐尚未失踪的时候,轩辕幽便将道斯认做了弟弟,两人一向都以姐弟相称,随便得很,她可从没见过马尔※#8226;道斯有这么严肃的时候。

    “这个……大姐,其实这几个通缉犯我都认识!”

    马尔※#8226;道斯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手,这几个家伙做的事实在是有些太过荒唐,谁不好绑架,竟把项叶儿给绑了去,这可不是件闹着玩儿的事,所以他才急匆匆连夜赶回了总督府,只希望事态不会进一步的恶化下去。

    “你说什么……你……你认识这些人?”轩辕幽好似听到天方夜潭,不可思议的看着马尔※#8226;道斯。

    “恩,是的,而且他们的份可不简单,这事若是处理得不慎,很可能引发一场更大的灾难。”马尔※#8226;道斯一脸严肃的回应道。

    轩辕幽见马尔※#8226;道斯不象是在开玩笑,而且他连夜赶回来也说明此事恐怕真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心里也是有些疑惑,翻出那几张通缉照片仔细看了看,一共五人,二男二女,外加一个全白布包裹地怪人,这些人到底什么份,竟然让马尔※#8226;道斯这个懒散随便的家伙也会突然变得如此重视起来。

    “你说吧。我听着呢!”轩辕幽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马尔※#8226;道斯,心里已经做了决定。不管赌上怎样的命运,也不管对方什么份,若是伤到了项叶儿,即便闹翻了天,她也不会放过这几个可恶的劫匪。

    马尔※#8226;道斯接过照片一张张的将这些人的份介绍起来:“这个男子叫赛特,是夏斯林帝国兵部尚书地公子!”

    “什么?”轩辕幽呼吸开始有些不平稳了,这事怎么扯上了夏斯林帝国。而且这些人看来果然如马尔※#8226;道斯说的那么重要。

    “这个可地女孩子叫蜜儿,礼部大臣长孙女,同时也是卡※#8226;琉斯陛下亲口御赐的长亭公主,也是蕾公主最要好的伙伴!”

    “这个假小子就是蕾公主了,卡※#8226;琉斯陛下最疼的女孩儿,一个惹事精!”

    “这是龙,酷酷的小子,外冷内子。份么这我也不知道,不过能在皇宫内随意走动的家伙可不是什么小角色!”

    马尔※#8226;道斯如数家珍地一一做着介绍,此刻倒象是他在回忆童年,而不是在介绍几个绑架人质的匪徒。

    不过这些匪徒的分量的确是重得吓人,轩辕幽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若之前介绍到赛特的时候她还有一丝怀疑是不是夏斯林帝国想要对绝色星搞上什么谋。可现在人家蕾公主和挂了公主名号的那个长亭公主都在此地,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夏斯林帝国怕是还没把绝色星重视到这么一个高度吧,让国王陛下最疼的女儿来亲自办事?

    所以之前的疑虑倒是打消了,不过这么一想起来,轩辕幽不更加糊涂,这一群豪华绑匪难道是吃饱了没事干,绑架叶儿做什么,这可真是奇怪得很了。

    突然想到还有一人没介绍,连忙问道:“这个家伙是谁?”所指地正是典型木乃伊形态的小奇。

    马尔※#8226;道斯也是皱着眉看着照片上这人,样子自然是看不出来了。可这种奇怪的特征在自己离开国土之前可从来没见过听过有这号人。难不成是蕾他们新交的损友。

    此刻这群豪华绑匪团,正连带着数口箱子的钞票和一个俏的美女一路朝着琉璃城驶去。

    他们可不知道自己已经全数上了通缉榜。还大摇大摆地走着大道坦然前行,可也正因为如此,这辆挂了政府牌照的房车反倒没引起沿途卡哨的注意,毕竟这是琉璃城政府的车子,而且又会有那个劫匪这么大胆子,劫持了人还走得如此潇洒,这种心理正好让他们一路顺利过关。

    “小奇,你究竟打算怎么救出那些云寨的人,这些钱有什么用途,难道你是想买军火和他们火拼一场!”很难想象象蕾这样一个美女竟然满脑袋全是暴力思想。

    小奇倒也决定此刻把这个计划说出来,毕竟事后许多步骤过程都是需要这些人帮忙的,另外也省得蕾这个好奇宝宝整天问个没完:“这次回去,我打算先用这笔钱将这些商人麾下的工厂收购一些。乌邦老爷子当初给我们讲过,他们本是这些工厂的主要劳动力,却突然被全部撤换,而这些工厂依旧照常营业,可这些商人又是靠的什么来维持这些工厂的运作,这些事就很值得回味了,我觉得其中一定有猫腻,所以最简单地办法就是直接将工厂收购下来,研究其中地秘密,寻找对策,其他的事便就好处理多了。”

    “可我们能帮什么忙?”

    赛特对这些所谓地商人的东西可是一窍不通,要叫他去做做打手保镖什么的他是没问题,可叫他去做些算帐的工作那可是等于要他的小命。

    “你们只是需要出面分头运作这些事,我们把这些钱分做四份,每一人一份,我只负责幕后策划,而你们每一个人盯住城内那些个商的地盘,等到时机成熟,同时收购,即便他们反应过来,动作收得再快,可这些个地方总会有一处暴露出他们的问题,只需要顺藤摸瓜知道他们的目的,那凭借我们的本事,要让这些家伙倒霉还不是一件容易得很的事了。”

    几人愕然的看着小奇,没想到这个平沉默寡言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么一面,心里不由同时给出了评价,一个字—,二个字—商。

    这回倒是换了项叶儿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男子,刚才是一直出于对他们捉走自己的排斥,并没有仔细观察这些人,可一段时间后,项叶儿才发觉这些人举止的怪异,先是那两个女孩儿,虽然其中一个张牙舞爪,好比冰雪那种子,可一些细微的动作和习惯,却能看出她们受过良好的礼仪教育。

    这种教育自己很熟悉,毕竟是总统的女儿,这些可都是贵族特定的礼仪习惯,也就是说这两个女孩儿很可能是某位高官甚至皇家的子女。而那个赛特也是不一般,气质上典型就透露着宫廷式的痞子的味道,上的衣服挂饰虽然简单,但看玉佩的雕纹、衣服的裁剪,无不出自名家之手,这些家伙又那里象是没钱穷凶极恶的人,怕是刚才的那些闹剧都是装出来的吧。

    尤其引得她注意的却是那个木乃伊,虽然样貌在现在看不出究竟,但却生出一股柔和的感觉,刚才自己只是完全出于排斥并没感觉出来,可现在这种感觉却是越发的强烈,尤其是刚才他提及计划时那种眼神……可真是象极了他。

    不,不会的,怎么可能,范荐和眼前这个木乃伊的形象实在很难重叠起来,项叶儿迅速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给,喝水!”

    小奇主动将装满水的水袋递给了项叶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女子就有着一种亲切的感觉,总觉得她似乎和自己有着某种莫名的联系,可当自己问及雅典娜的时候,雅典娜却不知出于什么理由拒绝告诉自己,这可就真是有些特别奇怪了。

    所以当时劫持走项叶儿后,龙和蕾几人极力要求还是放掉项叶儿,可自己却坚持要留下她,为的就是弄清楚一切,或许她才是开启自己记忆最为关键的那把钥匙吧。

    “谢谢!”

    项叶儿虽然否定这个木乃伊和他的范荐有任何关联,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家伙一路上对自己却是很好的,虽然不怎么善于表达,可他的一切行为却能看出他骨子里其实是个善良的人。

    喝完水,项叶儿决定有些问题始终还是应该问清楚的,所以肃容问道:“你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些钱的藏处,是不是有个男人委托你这么做的,我不管你们是谁,只是希望你能带我去见见他,我认识他,而且我有些话一定要当面和他讲清楚!”

    “恩?”

    小奇奇怪的看着项叶儿,完全不知道她在讲些什么,这些钱可是自己的,和那个“他”有什么干系:“对不起,我真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这些钱的的确确是我的,这一点我很肯定的记得,所以或许是个误会吧,我并不是认识那个什么他,也并不知道你口中的他是谁!”

    “你真不认识范荐?”

    项叶儿有些急了,抓上小奇的手臂问道。

    “范荐?!!!”这个名字就如同一记重磅炸弹突然袭来,小奇不断喃喃着这个名字,竟然双眼一黑,一头晕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星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