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失落之旅 第五十六章 纵火(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子 书名:欲望星海
    琉璃城里这些当权者在决定着“云寨”上万条人命的命运的时候,而“云寨”里的一些人,此刻同样在为自己的命运争取着一个看上去比较美丽的结局。

    “几位,你们究竟来自那里,又想做什么,在这里老头子也不想再多问了,不过你们可知道你们现在的处境?”乌邦和小奇他们五个,在稍微休息了一会儿,补充了一下体力后,终于又严肃地开始说起了正题。

    “处境?刚才那些负责监管你们的蠢家伙,不都被我们干掉了么,听你这话,似乎还有什么更大的险境?”赛特喝了口水,不解的看着乌邦抛出了自己心头的疑惑。

    乌邦苦笑了一声,缓缓解释道:“我们现在这里,只是整个云寨的一个居住点而已,而刚才几位解决的那些人,只不过是安保团的一个搜索小分队,而整个安保团足足有好几千人,他们装备精良,由土匪和退役军人混杂而成,是那些商人锐利的爪牙。他们的岗哨,正守在云寨唯一的出口横断山脉附近,所以现在你们和我们一样成了被围困在这里的羔羊,要想逃出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虽然并不知道这些商人和这个琉璃城的城守大人究竟有什么谋,但不明就理的把这么些人软在这里,给些猪狗不如的饭食,这已经让在场两位出华贵的小姐十分的不悦了,想不到在夏斯林皇朝地“英明”治理下。竟然还会有这种丑事发生——并不懂政治的两位大小姐,顿时同心无限地泛滥开来。

    “老人家,你就放心好了,有龙在这里,就算再来几百上千号人,也能带你们成功地逃出这里,管他什么保安团平安团的。统统把他们打回老家去。”

    蕾扬了扬小拳头,顿时心头升起一股豪气。直把自己比做举世无双的一代女侠。

    看蕾在那里尽的表现着她的心和上位者的责任,为她地影子的龙,也只有暗暗苦笑:我地大小姐,我就算武功再高,也有个尽头的时候,十来个人尚勉强可应付,要说百十上千号人。那还真不敢保证自己能毫发无伤,加上对方装备精良,若是远远的放枪开炮,自己还没冲上去怕已经变成蜂窝了。

    不过这话他倒没讲出口,毕竟也不好就此中断了这位美丽公主的单纯幻想也不好,况且此刻蕾倒也是说得极为正确,现在他们也算是陷虎了,若是能帮上这些人一起出逃那是最好不过的。只是这放眼看去全是妇孺孩童,没见着几个精壮汉子,若是有精壮劳力帮助一起逃离,恐怕事才会容易许多,要知道再好的计划,也是需要人力辅助的。

    龙想到这里。便径直开口问道:“乌邦村长,我们到这里也有几个小时地时间了,怎么就没见着几个健壮点的成年男子呢?”

    乌邦叹了口气,应声道:“村里的成年男子每到出时,便会被一队安保团的人给带去矿场采集能源矿石,直到落时分才会回到村子里,他们这么做还不是怕我们生出什么异常,这些男子去了回来后,个个都被压榨得精疲力尽,加上伙食不好。没病没死都是大幸。那还有精力想出什么脱逃的事来。”

    乌邦说到这里,眼睛的余光却在暗暗打量一直坐在角落。那个脸部被绷带缠住的怪人上。他的眼神清澈见底,却又蕴涵着一层迷惘地光晕,失神的看着远方,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老乌邦有种直觉,最后他们会成功的离开这里,不是靠龙,不是靠那两位美丽的小姐,更不是靠那个似乎患有好动症的赛特,而是靠那位木乃伊打扮的怪人。除了刚才小露了一下手,他上似乎还藏着什么巨大地秘密呢。

    “雅典娜,你终于出现了!”小奇此刻之所以在外表表现出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实际上他又进入了那个数字化的虚拟空间,而这里正是不受人打扰,只有他和那个叫雅典娜的神秘家伙交流的场所。

    “是的,我看出了你的困惑,怎么,你想帮助这些人吗?”雅典娜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这回倒是能在空间中看到一个模糊的**影象来,给了一种惊艳般的美感。

    小奇默然不语,半晌后才呐呐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们这般地光景,我心里就会不由自主生起一阵难受地感觉。甚至,我并没有把责任归咎到那个琉璃城城主和那些无良商人上,反倒我奇怪的感觉这些事地发生似乎与我有莫大的关联,难道我以前是个大坏人么?”

    “坏人?从某种方面来说你的确是个大坏蛋!”雅典娜这句话说得有些暧昧,那语调倒象是一个女子和她的男人在**一般。

    可此刻小奇的心堵得难受,那会在意对方究竟是什么口吻。听了雅典娜的话,他直把玩笑话也全然当成了真理,真把自己当成坏蛋了,心里猛得地冒出两个字:“救赎”。

    一些知识和画面,开始在脑海里重新形成印象,似乎在很早以前有一群人信仰着基督,而他们犯下的罪孽,是可以用“救赎”来慢慢偿还的,而自己眼下,就更该对自己曾经种下的恶果来做一个补偿,不管前路到底如何!

    雅典娜自然可以读出此刻小奇脑中的想法,但她没有点破。

    越来越人化的雅典娜,也学会了人类世界从各种角度来考虑问题的方法。此刻小奇的记忆,仍旧未曾恢复,但现在却有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他来熟悉这片城市,熟悉他曾经那些不成熟地处理方法。或许他能从这次的遭遇中。得到新的成长,而雅典娜已然决定如往常一样全力帮助他——她和他,已经是再也不会分开的了。

    “既然你想帮助他们,自然得有一些方法,而若是硬闯,即便你和那几个旅伴能幸运的逃脱,但这些普通的民众呢?你想想他们在无数枪管下得丢掉多少命?更何况。这里老幼妇孺居多,你想过没有。他们能有什么战斗能力,就这么直接冲出去,还不是任人屠宰的羔羊吗!”

    雅典娜地话虽然真实完全符合理,可却是多少有些打击小奇刚建立起的一点自信和找到地一点寄托。

    “那你说说看该怎么办?”

    对于雅典娜的话,小奇还是出奇地听得进去的,所以即便有些沮丧,也并未予以反驳。但他现在却真的有些迷茫了,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进行,如何才能带着这成百上千的人从这个“大口袋”中挣扎出去了。

    “暂时的放弃他们,而你们先行进城,等弄明白事真相后,再做出相应的计划!”

    雅典娜地提议无异是最明智的,也是最理的,但她毕竟还是数字中的幻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高的智能,但她却依旧缺乏了人类专有的那种复杂感,即便她学会了,但那种却比不上人类世界的那么复杂纷呈。

    小奇对于“抛弃”这个词,心里不知为什么,会如此烦躁和反感。不由自主地大声地脱口而出:“不行!”

    可大喊出声后,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而周围龙、蕾、蜜儿、赛特还有那个衣衫褴褛的老村长,都用奇怪地表看着他——刚才他那一声突然的大喊,也确实把这几个人正思考着该如何出逃的人给吓了一大跳。

    “小奇,怎么了?什么不行?”赛特极关心的摸了摸小奇的额头,怕是在他看来,小奇不是发烧就是得了失心疯了。

    龙倒是一言不发的扫了小奇一眼,在他看来,这个家伙上藏着无数地秘密。但他并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只要小奇并不会威胁到蕾和蜜儿的安全,那究竟他是谁。他会做什么与自己都不相干。

    朋友?自己似乎并没有结交朋友的资格呢,这些边的人,也许会某一天从自己的世界一一消失,自己的使命和家族的使命注定了自己天煞孤星的命运。

    “没什么,我只是刚才累得睡着了!”小奇红了红脸,从那绷带里面都能看出一丝的红晕,这倒是难得一见地奇景异相。

    却不见听闻这话,倒引起了蕾极大地兴趣:“你确定?你刚才睡着了?”

    小奇心头一紧,莫不是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看出自己和雅典娜地神交?虽然没什么大碍,但雅典娜说过此事最好不能让它人知晓,看来也是有些不妙,忙掩饰般答道:“恩,是啊,我真是睡着了,做了个很奇怪梦,然后就给吓得醒了过来。”

    “天,你这家伙可真是有够厉害的,睁着眼睛也能睡觉!”原来刚才小奇虽然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但眼睛却是大大的睁着看着远方,大家多多少少也是观察到的,容不得他抵赖。

    小奇有些尴尬的接连咳嗽了两声,也不知道这事该如何应答才最为得体了。

    还是乌邦替他临时解了围,毕竟此刻几人的到来,又将那十几个安保团的人给干掉,过不了多长时间必定会引起对方的警觉,一路搜索下来,很快就会轮到他们的村子,再不想出什么办法,被动挨打,那就什么都晚了。

    “各位,我想我们还是继续讨论一下关于如何离开这里的问题……”

    “我们会尽快离开这里,这些家伙对我们还不会有任何威胁的可能!”小奇忽然开口的话让众人都有些傻了眼。

    “什么?离开?”显然蕾并没料到一向沉默少语的怪家伙这回倒是替他们做了个决定。

    “没错,我们会离开!”小奇点了点头,这也是他目前唯一能想出的选择。

    “可这些人该怎么办?”蕾看了看那些衣衫褴褛地可怜人向小奇问道。

    小奇突然极严肃的看着老乌邦。那种感觉就如同国王在对某位骑士举行册封仪式一般的庄重,而老乌邦在那一瞬间甚至感觉这个绷带怪人是自己的王,竟有一丝下跪的冲动,小奇用缓慢而沉重的语调道:“你放心,我们一定还会回来的,下次再回来地时候,我将会带上你和你的族人安全离开。这是我地承诺!”

    这句话若是别人来说,很可能被看出逃脱责任的懦弱行为。可此刻老乌邦甚至周围蕾、龙、赛特都生不出这种感觉,而他们觉得小奇这话说出口,他一定会做到,甚至赌上他自己的命,这就是人格的奇特魅力!

    “该死,我为什么要听这个家伙的话,这路怎么这么难走?!”蕾大声的抱怨着。白自己和另几个伙伴就跟中了魔一样,竟然同意了小奇的提议,真不知道自己那根神经突然短路,居然现在在小奇地领头下向着那唯一的处口缓缓前行。

    “不过他这样做倒的确是最好的办法!”龙一直处事稳重考虑周到,聪明如他只需要简单的推敲一下前后因果,自然就明白小奇这样做的原因,这次对方死了十几人,若要大规模追查下来。总会查到老乌邦的村子,那里少说也有百十来号人,而且老弱妇孺占据绝大多数,小奇这样做一方面自然是不想以此事连累云寨里的那些寻常百姓,另外他肯定还有别地想法。

    “就是这里了,希望你们能顺利过关!”老乌邦这次充当了一回几人的向导。将他们送到了山口附近。再向前行就是对方的关卡所在,自己不便在此露面,就此告辞离开。

    几人放眼看去,群山连绵不断,唯一的出口处果然冒着浓浓青烟,爬上邻近一处小山头,靠着岩块的掩护,终于将下面的形看得清清楚楚。

    这里地守备队似乎松懈得很,外围零散搭落着一些临时建筑,一些雇佣兵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喝酒打闹。陆地车、山地悬浮摩托艇全都歪歪斜斜的随处摆放。这些雇佣兵显然没想过山里头那些种有胆逃脱,他们自然也并不知道几小时前。五个陌生人踏足这片土地,而他们中的一队人已经神秘失踪在里面的事实。

    这种状态的警备力量自然不放在龙的眼里,可眼下不是他一人出逃,边这两个女人都不能有半点的闪失,所以一切还得有个周密详尽的计划才是。

    “看见没,入口处已经被这些家伙用钢闸和大小枪眼封锁,架设了激光连枪、镭炮,你有什么主意没有?”虽说对方军队士气懈怠,可那些装备可是绝对的精良,来不得半点含糊。

    小奇点了点头,心里也是在盘算着该怎么样才能够最终将大家完好无损地带出这里,突然心里有了主意,对几人说道:“你们还记得沿途在附近看到地那些硬壳变异兽么?”

    小奇的说是一路上看到地那种大型的草食异兽,这异兽长约八米,高体肥,背上披挂着厚厚一层铠甲用作天然防御,喜群居,出没于绝色星东部草食区,也正好是小奇他们这一路算是最奇特的景象。

    大家点点头,可却是没弄明白小奇到底想用这些异兽干些什么。小奇也没多说,只是摆脱龙去赶几头过来有用,神神秘秘的样子更是吊足了几个好奇宝宝的胃口。

    眼下对方的壁垒坚固,要想从正面突破,凭借小奇和龙的古武造诣那也是未尝没有可能,可另外几个可就有些难度,小奇却不想因此让大家受到任何一点伤害,所以想来想去,一些知识画面自然而然的浮出脑海,让他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在他的记忆中有这么一段的画面:一群穿盔甲的人互相对阵,一方人少却奇怪的驱策着牛群,一方人多,个个高头大马武器精良,光看这阵势,铁定是人多那方实力强劲,可战争的号角吹响后,驱牛的一方却在牛尾巴上动起手脚,点燃了火种,这些牛就如同发疯一般拔足狂奔。转瞬便冲进人多那道战阵当中,几百头疯牛气势如虹横冲直撞,顿时瞬间便将对方战阵冲得七零八落,原本悬殊的军事实力,却借助这次牛阵地发威颠倒了乾坤。

    而小奇此刻正是借鉴于此,才生出这么一些想法,眼下毕竟并非打仗。只是为了寻出一处缺口,所以驱来这十头异兽已经足够为他所用。

    龙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居然如同夏斯林西部驱兽牧民那样干起这样一个工作。可眼下他也别无选择,为了保护蕾和蜜儿毫发无伤,也只能充当一回驱兽人的角色。

    这些食草异兽外表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铁球拖拽着长长的尾巴,倒也没什么可怕,加之恐怕最近云寨的兴起和人类共处了一段时间,居然对于小奇他们并没有一点的陌生和害怕,成群结队大摇大摆的在他们面前晃。若是这样都无法捕捉下来,那龙倒是真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很快小奇要地异兽和火药草都齐全的在他面前,几人尚离营地十几公里,又有岩石群做掩护,自然还没被雇佣兵发现异常,小奇将火药草捆绑在那几头异兽尾部,神秘地冲几人笑了笑,开口道:“现在就准备让我们冲出这里吧。让这几头怪家伙替我们打头阵,我们紧跟在它们后面,一旦里面造成混乱局面,便一起从这里冲出去!”

    守护着“云寨”的雇佣兵素质本就参差不齐,流氓军人混为一体,最近风平浪静。整天无所事事,就只得以赌博、喝酒打发掉这种悠闲的时间。

    外围由安保团抽调两个小队负责警戒,此刻两个小队长都围在牌桌子前互相争得面红耳赤。

    他们玩儿的是一种叫“麻将”的游戏,这游戏由来久远,据说从古人类开始便是一项趣味极高,又带有一点赌博质的的刺激游戏。此刻两位队长所闹腾地原因也正是其中游戏的一项规则“乍胡”,一小队的队长一时兴奋过头,做了“相公”(牌不齐全)全然不知,还在摸到一张好牌后悍然胡牌,结果二小队队长却看出他牌的数目的不对。坚决要他赔款给三家。可这一小队队长却说什么也不同意,两人就此互相争吵了起来。

    这种事在营地里司空见怪。大家也都麻木得由着他们闹腾,各自做着各自的事,说来除了那些商人给他们开出的价钱丰厚外,他们这些各处网罗来的新老流氓还真没什么共通之处。

    “老大,不好了,有东西朝我们移动过来!”一个负责值勤地小兵跌跌撞撞面色不好的闯进了这几人的赌局中来。

    “没见着我在打牌呢,娘西皮的,这破地方能出什么事!”一小队的那位队长正不耐烦着呢,被这么一打搅更是不满意得很。

    他话音刚一落下,地面突然如同地震一样开始颤抖了起来,“怎么回事?你刚才说什么东西朝我们移动过来了?”这突然的变故也让这个流氓出地小队长心里头一颤。

    “怪物,就是那些常常在附近出没吃草的怪物,它们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好几头大家伙发了疯一样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那小兵显然受惊过度,面无人色的说道。

    不多时,这一处钢铁关卡竟然被几头发了疯眼睛瞪得血红的巨型异兽硬是冲出了一个出口,要知道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那股被高温烘烤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再温顺的动物在这一刻也会被引发子里潜藏的凶,而眼下这十头大型异兽正是如此。

    它们厚皮肩,加上还有背脊上的天然互盾,对于那些雇佣兵的武器几乎全然不惧,反倒是对方如雨点般的激光束让它们肌肤一阵生疼,此刻更是狂暴不已,直把这些倒霉透顶地雇佣兵当成了点燃股地仇人,反正在它们看来,人类都是一个模样,都是一样的坏蛋。

    他们地体就如同小型的碉堡,巨大的脚掌每踩踏一次都好比地动山摇一般的震撼,这些雇佣兵,此刻也没有了抵抗下去的勇气,在这些个巨兽将其中两个倒霉的家伙踩成一摊烂泥后,其余的雇佣兵纷纷后退,最终还是仰仗着几座攻击力极强的镭巨炮将这几个发狂撒野的大家伙给彻底干倒。

    没人知道这些大家伙发狂的原因,据当事人事后说,他看见这些大家伙上仿佛冒着圣光(火焰),后面还似乎跟了几个神仙,看来传出这流言的家伙倒还真有去做算命先生的潜质。

    就用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方式,小奇几人趁着对方混乱之机安全的脱离了这处的困境。

    几人看小奇的眼神都是有些怪怪的,不知道这几个家伙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小奇疑惑的问道:“你们盯着我做什么,还不快一些赶路,就快到琉璃城了,还有许多事等着我们去做呢!”

    看来这家伙果然有着后续计划,只是究竟是什么计划呢?龙怀着一丝好奇心,居然渐渐感觉到这个小奇倒是一个十足有趣的家伙。

    “你有虐待动物的习惯么?”赛特小心翼翼的问道。

    小奇顿时愕然,这叫什么话!“虐待动物”,自己有那么无聊么?当下连忙摇了摇头,问道:“你干嘛这么问我,我象是那种变态么?”

    “象!”众人一起点头说道。这也难怪,此刻小奇整张俊脸和手部因为大面积烧伤,都由绷带层层缠绕,不仅象变态,还象是一个被包了粽子的另类变异兽体,加之刚才是点燃那些巨兽股的主谋,大家一致认定小奇有虐待温和“小”动物的残暴倾向。

    这次的事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几头突然发狂的异兽破坏了封锁岗哨,连带着踩死撞伤了雇佣兵十几人,在商人看来,这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可王德胜却不这么认为,他敏锐的嗅觉让他察觉出在背后隐藏着的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通知附近驻扎的宪兵盘查一下最近出没的可疑的人,另外让那几个商人注意清查一下寨子里各村的人口,若是少了一人,就让他们的村长拿出交代,让他们那些雇佣兵就按他们的方法行事就可以了!”

    王德胜吩咐下去,若这次的事真是那些山民弄出来的,那可能事将不会这么轻巧得到解决,自己这样吩咐下去的意思也就是他终于跨出了自己的底线,若真是山民策划所为,那就让海叔和他的雇佣兵去处理吧。

    自己和这些商人的秘密可是一定不能宣泄出来,一点也不行。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星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