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失落之旅 第五十二章 食物之惑(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子 书名:欲望星海
    却说飞船上,龙果然是言出必行,压根儿就不顾赛特的反对,不,应该说是他的强烈反对,依旧仅仅只是带上谜一般世来历的小奇,来到飞船后舱。

    很快,飞船的弹系统,就把高速穿梭机弹了出去。蕾、赛特和蜜儿,都泪眼汪汪地看着,那艘银白色的太空穿梭机,从他们的眼前小时。那个模糊的红点,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电子仪器上显示出来的那颗蓝色的行星飞去,而这颗行星,正是那群怪人目前占据着的星球——波蓝星。

    龙在离开时,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当然这个错误,也没有得到大家的足够重视,而彻底地给忽略掉了。

    原来,虽然龙真的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智脑储存着的驾驶知识,恶补了一下关于旅行飞船自行驾驶的一些控制技巧,可他这个十足的驾驶白痴,却把各种型号飞船的驾驶技术以及驾驶系统,都当成了一个调调来看待,单方面地以为高速穿梭机,也理所应当地应该同舒适的太空船同属一种驾驶方法。

    可是,当太空穿梭机被飞船弹出去,引擎系统自动开始工作,而他也应该正式行使一名飞船驾驶人员应该行使的工作的时候,却面对着密密麻麻、让人头疼的作按钮,一下子傻了眼来。

    ……到底该按哪一个键,才能进入反空间飞行呢?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此番景象,自然引起了小奇地好奇。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龙,就象要从他脸上看出朵花来似的。

    “咳……嗯……这个该是个小小的意外!”

    龙自嘲地抽了抽嘴角。酷就是酷,连无奈的苦笑也是显得那么有型有款,不过终究龙自己还是不得不面对自己不会驾驶这艘穿梭机的现实。

    思想经过激烈的斗争后,他用一种完全不配合外型的温柔语调,近乎是献媚地向小奇问道:“呃。这个……小奇,你懂驾驶么?”

    奇怪地看了龙一眼。小奇愣了一下——他一直以为龙已经把驾驶技术研究透了呢,想不到眼下却提出这么一个奇怪地问题来。不会吧,难道他不会驾驶飞船?但随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脑子中有一道一闪过过的灵光,让他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好,让我来试试吧!”

    小奇地话语。总是那么地简单,从上船到现在,总共说的话还不到十句,但每一次说出的话,多少还算是有点用处的。

    龙心里直道侥幸,不过小奇这句“试试吧”,还是让他提心吊胆。毕竟有蕾这个前车之鉴存在,他的心里对小奇的驾驶技术。多多少少还是抱有一丝怀疑。

    但怀疑归怀疑,毕竟自己对此根本就算是空白一片、一无所知,既然小奇能说出“试试吧”这句话来,说不定他曾经是一名优秀的战舰驾驶人员呢,要不然就不能解释他全山伤痕赤露体在太空漂流这件事。如果真地是这样,那太空梭的驾驶。对一名经过正规培训的战舰驾驶人员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可没过多久,龙的自我安慰,就在小奇接手穿梭机的作权不久后,在现实面前彻底地破灭了:光看对方娴熟而又专业的手法,那是上上乘的没得说,可真是要坐在他旁边,才真正叫人体会到什么叫生死时速,什么叫随时面临死亡的威胁。

    刚开始还好,穿梭机有惊无险地进入了反空间。成功地实现了空间跳跃。可是当下一刻,穿梭机从空间缝隙中穿出。减速直接撞入波蓝星地大气层后,却如同一只喝多了烧酒的醉鹰一般,让人受不了。

    先是在气流中歪歪倒倒颠簸了好一阵子,但好在渐渐地平稳了下来,可就在它刚平稳下来不久,想让人松口气的时候,它又突然发疯一般地上冲下坠,在大气层里与臭氧作起了摩擦的游戏,穿梭机的机体发出了耀眼的火花,让龙一阵尖叫。

    当好不容易穿过大气层,穿梭机地速度也是一减再减,龙觉得这下总不该出问题了,却谁知道穿梭机就开始毫无征兆地作三百六十度的转体飞行了。这还不算,飞船前一刻还以极快的速度向绿色的大地坠去,但下一刻,却又被紧急地被拉升上来,让人的心脏,一直处于激的跳跃中。

    眼睛这场景,直叫龙错觉:是不是现在自己正在乘坐古人类一种叫“翻滚列车”的刺激玩意儿?

    终于,又是如同刚才一样的三百六十度空翻,外加几个高难度的左右转体,伤痕累累,周冒着滚滚轻烟的穿梭机,终于如同天外地陨石一般,带着极快地速度,朝着波蓝星的地面一路俯冲而去,而眼下留给穿梭机地距离,不过只有短短的一千多千米,也就是短短的几十秒时间。

    “你在干什么?天啊,就像刚才那样,快拉升降杆啊,你这样冲下去,会让我们机毁人亡的!”

    龙此刻着实再也酷不下去了,用极快的速度说出了以上这句话。极度的刺激,让他神经已经面临崩溃的边缘。如果穿梭机就这么直直地倒栽下去,那最后迎接他们的下场,肯定是三个字——死跷跷。这个时候,龙也不由得为自己冒失的带着小奇出航,感到莫大地后悔了。可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卖吗?

    “咦,这根铁杆怎么不管用了呢?真好玩啊!”

    小奇微眯着眼睛,神态自若,喃喃自语,并没有对眼前的刺激景象有着直观的本能反应,似乎生命地即将逝去。与他无关一样。此刻他的灵魂,有若天外神游,对于龙在一旁的呼喊声,根本就是充耳不闻。

    当然,小奇脑子里还是有这样一个意识的:多么熟悉的一幕啊,似乎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又似乎……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奇脖子上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一根银亮的项圈。而此刻,这根项圈。忽然迸发出一阵奇异的光彩来,只是光线相对比较柔和,加之龙此刻过多地将精力关注在于绿色大地接近地距离上去了,倒是没有注意到此刻发生在小奇上的奇特变化。

    “傻瓜!你在做些什么?现在是你游山玩水,完全放松地时候么?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苦苦地等候着你的消息?你知道有多少人关注着你的生死?快振作吧!”

    甜美而急切的女音,萦绕在小奇耳旁,使他一下子就听得十分地真切。而周围的一切。不管是景物的变换,还是充满着生死意味的速度,都在这瞬间极度地变得缓慢下来,似乎在这一刻,他正处在一个与时空平衡地另一个世界里,所有的一切与现实世界无关。

    渐渐的,周遭模糊一片。

    再接下来,小奇惊讶地发觉自己并不是在穿梭机的坐舱内。场景变换,自己已然处在一个周遭充满荧光的世界里,这世界的每一个物体,都似乎由无数的数字组成,缤纷变换,看起来颇为诡异。

    小奇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脖子上那根突然多出的一根银亮地项圈来。他皱了皱眉头:明明记得在同龙出发前。乃至自己在飞船待上的那段时间里,自己上并没有这样的物体,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呢?真奇怪啊!

    “笨蛋,这是能量圈,你忘记亚特兰蒂斯了么,只要有能量存在,我便可以与你永存,而并非一定要实质地再依付于电脑之上。”那美妙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亲切而又温柔,似乎看穿了小奇的每一个想法。

    “你是谁?”

    小奇警觉地四处张望。却于一无所见。到处依旧是跳动着地字符。刚才的声音,忽近忽远。四面八方而来,实在很难判断对方此刻藏在何处。

    一阵沉默后,对方用幽怨的语调叹道:“你啊……我该怎么说你呢?你似乎在封闭着什么,想让自己抛开一切……哎,你那颗封闭的心,什么时候才能重新打开啊!现在,你连我都不记得了,范……荐……你怎么……”就在这时,这如泣如诉的声音忽然嘎然而止,似乎受到了什么的影响干扰。

    “范荐?范荐!范荐……”

    对方断断续续念出的名字,让小奇浑一震。莫名其妙的,自己对这个名字似乎有着某种奇怪的排斥和厌恶……

    爆炸声、惨叫声,不时地在他的耳边回,断肢残臂,还有几张看起来熟悉而又陌生地军人面孔,正七孔流血地在对他说着什么:“还我命来……”

    看那凄惨地样子,表达的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不要……不要……不要……”

    小奇坐在驾驶位上,突然抱紧了头,将体蜷缩在一起,表极其痛苦。而一旁地龙,此刻却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天,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怎么突然在这个时候犯病,我该不会就此英年早逝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整个太空梭的控制系统,似乎突然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篡夺了控制权利,在船体即将接近地面一百米处,终于昂起来头!

    “哗啦啦……”穿梭机在地面滑出一条长长的痕迹,然后又是一阵剧烈的碰撞,以及物体崩塌时发出的纷乱声响,最终慢慢地停了下来。

    很显然,这次穿梭机虽然避免了机头朝下、四分五裂的惨烈下场,但依旧撞上了什么东西,估计船体损伤得也着实够戗。

    “小奇,你这个家伙,还傻傻地坐在那里干什么?知道刚才我们差点挂了么?笨蛋!”

    龙年纪本来也不大,只是长期受环境和家族熏陶,才养成这种冷酷拒人千里的气质。可他毕竟仍然是血少年,经历了如此惊险地一幕。此刻绪难免是有些失控,一把提起蜷缩在主驾驶位置上的小奇,伸手冲着他那张被纱布包裹着的脸就是一拳,随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通乱骂。

    终于,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气总算是出了不少。只是让龙嘀咕的是。这家伙怎么没半点反应?不会是被先前的惨况吓死了吧?

    仔细又是一看,龙不由得哭笑不得。这家伙竟就这样卷缩着体睡了过去,眼睫毛不停地颤抖着,嘴巴还眨巴眨巴的,似乎睡得正香!天啊!敢刚才自己说那么多,都是做了无用功了啊。

    又过了许久,小奇才慢慢地醒了过来。

    “怎么了,龙?这里是……”小奇四处地张望了一下:“我们不是在飞船上吗?怎么现在在这里?而且看外面的景色。仿佛在一个大草原上,到底出什么事了?”

    龙瞪大了眼睛!

    天,这家伙竟除了长期失忆,现在又多了暂时地短期失忆症,饶是龙有再大的脾气,对着这个可怜巴巴地病人,也是没处发泄。在呆了一会儿,他只得竭力压抑着心里的怒火。轻轻地拍了拍小奇的肩膀,努力装出一副笑脸说道:“哦……没什么的,我们现在正在一颗有生命痕迹的行星上。你忘记了吗,我们的飞船上,已经没有食物了,所以我才带着你到这里来碰碰运气。”

    “哦!是这样的啊?”小奇拍了拍脑袋:“我怎么完全不记得了呢?”

    看这样子。小奇倒真不像是装地!

    龙懊恼地耷拉了下了头,眼前这个家伙,可能真的忘记了在这之前发生的一切事,只记得自己在飞船上睡了一觉,然后就到了这里,现在的龙,有一种被他打败了的感觉。

    不过对于小奇而言,却无所谓,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似乎总是觉得什么事对他都不是那么地重要。都是那么地无所谓。甚至是包括死亡。

    当小奇闭上眼睛,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突然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自己此刻并非活着,应该是早就死了——可是,我不是活生生地活着吗?他地脑袋又有些糊涂了!

    龙没好气地看了小奇一眼,又扫了扫穿梭机上陆续熄灭的各种指挥灯。况不妙啊,看来这次的碰撞况,真是不轻。眼前不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吗?真不知道究竟撞上了什么东西,竟然让穿梭机受到如此损害。

    巨石?应该不是,因为这样茂密的草原,如果真有岩石的话,恐怕早就被植物地力量给摧毁得粉碎骨了!真希望别出什么大碍,若是穿梭机彻底毁坏,弄得回不到主舰上,两人就只好在这里当野人了,而蕾他们,由于飞船处于低速航行状态,也只能在浩淼的星海里,过完他们最后的人生。

    “我们下降的时候,撞上了坚硬物,似乎机器某些部件受到了损害,在我们检修之前,还得先看看我们究竟撞上了什么。”说到检修,龙又头大了。长这么大,他可是一天都没学过这种本事,即便是知道哪里坏了,恐怕也无从下手!当然,他对这个神经兮兮的小奇,更是不报半点儿希望,这样说,也仅仅只是给自己找一些安慰罢了。

    “哦?撞上东西?那你怎么不好好降落!”

    小奇的思维,倒是想起了一些东西,但却还停留在龙带着自己乘上穿梭机,准备出行那一瞬间,自然理所应当地把龙当成是穿梭机受损的罪魁祸首。

    “你……”

    龙的脸色是又青又白。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竟然遇上了一个比蕾、比赛特更无耻,脸皮更厚的家伙。天啊,自己的命运怎么这么悲惨啊,不管是交际,还是平相处地都是这类人,连偶尔大发善心救上那么一位,居然也是如此!龙不由得为自己地际遇感到一丝丝的悲哀。

    “走吧,我们出去看看我们究竟撞上了什么!”显然小奇察觉到龙地不对劲,赶忙换了个话题,想转移龙的注意力。

    声东击西的招数,历来是好用地。龙此刻心里也更挂念的是穿梭机是否还能使用的重大问题,也暂时把那点无奈,还有不快给抛到了一边,当下点了点头:“嗯,不过待会儿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难保这里不会碰到什么奇特的怪物!”

    “怪物?!”

    小奇嘴角忽然扬了起来,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笑容。在这一瞬间。龙从小奇上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自信,一种激的力量。似乎眼前这个家伙是一个天生的猎手,一听到猎物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当两人打开穿梭机地舱门,走出去的时候,不由呆住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高等生命地存在?

    在这之前,龙通过旅行飞船上的雷达扫描,确定了附近这颗行星的存在。不过,在多次的扫描中。只是发现这个星球上面,有着生命的迹象,但却没想到有着人类的文明存在。

    可就在这短短的行程里,他们地穿梭机前面,却站满了满满当当的古怪人类——他们穿着黑色的统一的西服,神严肃,目不斜视地看着两人,那感觉就象是一群黑社会。等着另一群黑社会分子准备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谈判表演似的。

    “你们要做什么?”

    看着眼前这些人,龙的脸色恢复了一贯的冷漠。毕竟跟蕾地时间久了,多少还是沾染上了一些贵族痞气。他深刻地明白这样一个真理:当出现意外事故的时候,自己一定要表现得足够强势,最好是黑的说成白的,错的说成对的。反正无论如何事,跟自己无关就是最高地境界了。

    对方似乎丝毫不为龙的气势所动,依旧神色肃穆,死气沉沉地看着两人。

    小奇在奇怪之余,眼光四扫,这才看清眼前的形势。

    原来,穿梭机虽然在某种奇怪程序的作下,由人工改为自动控,得以平安降落在大草原上,但其强大的惯。依旧让穿梭机在降落地点向前滑动了足足几百米远。而好死不死的,却是在这几百米远的终点处。穿梭机的尖锐机头,正好将一个宏大的椭圆形的电子晶体门撞得四分五裂,看来是难以修复完全报废了。

    这么说,责任是自己一方呢?

    “这个……嗯……你们好!”

    小奇经过穿梭机上经历地那离奇一幕后,似乎体里潜藏地一些格,正在逐渐地恢复,大脑里的信息,也渐渐地变得丰富起来。

    这种形,若是一个人静下来细想,其实是很可怕地,可眼下正好遇到这么一件麻烦事,小奇自然也没功夫坐下来胡思乱想,很自然的就将那部分并不属于“小奇”的格,一下子给表现了出来。

    龙很奇怪地看了小奇一眼:这个怪人不是一向沉默寡言么?怎么会主动地向对方问起好来了?

    不过不管如何,对方成千上万双眼睛,却只是直直地盯着两人看,对于龙的冷漠,对于小奇的和善,似乎都一律无视。

    眼前出现的这种况,让龙有些诧异,看起来对方更象一支训练有速的军队,这些人笔直的站姿,整齐的表神态,更加印证了他的这种猜测。

    可有一点,龙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若是一支有着如此训练强度,纪律也是如此强的军队,又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小星球来做这种技术的应该属于建筑工人的工作呢?

    “啊,各位,不要用这种奇怪的表看着我们嘛,这个呢,其实应该是我们双方共同的责任!”

    小奇格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着实有些让龙适应不过来。他满是诧异地看了看小奇,眼里满是惊叹号!

    不过小奇却丝毫不管龙究竟此刻在想什么。现在况摆明了是自己一方的穿梭机,撞坏了对方那不知什么用途的东西。看样子,这些由高级货垒建而成的拱门,似乎值不少钱,若是一开始就承认这是己方的错误,那肯定赔偿金方面就只能任由对方开天价敲诈勒索了。他不知道龙上有钱没有,可他却是清楚地知道,自己上一个子儿都没有。

    所以一开始,他就竭力把责任平均化——既然大家都有错,接下来也就有谈判的余地和本钱了。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星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