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雪山惊变(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子 书名:欲望星海
    范荐其实自打从小女孩儿那里听得事起始后,便急急地上了峰顶,躲避在广场一侧,小心窥视着,任凭漫天白雪在自己上飞舞,他却是巍然不动,渐渐地成了具披着臃肿雪白外的雪人,一时间倒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几次三番地想出手救人,可看到这里,却觉得其中某些环节似乎有些不妥,疑点也渐渐地增多。

    虽然那鹿老太婆,表面上看起来是大义凛然,证据凿凿,可那一丝丝的计谋得逞的眼神,却全然出卖了她的内心世界。

    范荐自幼在地球时,便与众异兽为伍,同这些语言不通的异兽交流,唯一能用的办法,就是通过眼神。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句话可来得一点儿也不假,所以范荐此刻依据直觉,根据经验,隐约觉得事远并非表面上呈现的那般简单。

    倘若自己现在贸然出现去搭救塔娅,在众人窥视下,依照先前所见识过的月亮族女战士的实力,能否救下她来,尚且难说,即便真的成功地将塔娅救了出来,这场兴许针对整个月亮族,又或者别的更深的什么的滔天谋,不就将隐藏得更加深远?

    倘若自己仅仅为私救了塔娅一命,那她终将背负着叛族的罪名,今后她还会快乐么?

    范荐表面上大大咧咧,但某些时候却还是心细如发。

    能在十七岁这种年纪,就能把事想到这一步,的确不太容易。不过,后面所发生的一系列事,倒也印证了他预见的准确,也让他颇为庆幸自己当时是做了一个多么英明的决断。

    那鹿长老似乎早料到会有人替塔娅说一般,不慌不忙地道:“我月亮族历来有两大信奉,一自然就是这康巴拉雪山的真神,二来则是那女神湖——且不说那个年轻人是否真如预言所讲那般,是我们的救世主,就单就我们的神明来说,我却认为,我们应该只信仰雪山真神。”

    说到这里,环视了四周,只见族群当中一阵动,有人不满,有人中立,也有人大声支持。

    得意的笑了笑,鹿长老接着用干瘪瘪的声音加强了几分声调,傲然说道:“大家想想看,这么多年来,曾几何时,有那位族人见过神湖显过神迹,庇护过我们族人的安康?倒是康巴拉雪山的山神,给我们族人提供了栖息之地,提供了丰富的矿物以换取食物。山神之威,无时无刻不在照耀着我们。前几圣猴失踪,便是山神的预警,告示我们族中危急,有些事已经到了不得不处理的地步了。所以,眼下这事不光要处理,而且要尽快处理,一个不好,甚至关乎我族人的命运存亡。”

    鹿长老这次回来,趁着塔娅不在,再次担任了巫卜之职,加上早年她在族里也曾算过好几卦灵验的卦数,更是有着特殊的声望。

    她的信徒本就颇多,加之此刻她的话,就如同催眠药剂一般,将那些迷信着神灵的族人说得晕晕呼呼,分不清南北,不少原本同塔娅的人,此刻的眼神也一下子转变过来,变得如同看待灾星一般,冷冷地看着一言不发的塔娅。

    范荐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暗叫了一声“愚民”。

    他伸出手来,碰了碰怀中揣着的小猴子,摸了摸它的头,示意它别出声。那猴子也极是机警,懒懒地蜷缩在范荐怀里取暖。

    不知道是不是他真的有着非比寻常的灵,这时候倒也配合得很,没出来给范荐添什么乱子。

    范荐此刻更加深了这老太婆纯粹是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念头,什么巫力算出来真神会发怒,全他娘的是一派糊言,根本就是瞎扯淡嘛。通过这一阵触摸,他已经确定了:这哪儿是什么圣猴,只不过是只品相奇特一些的变异猴子罢了。或许这些人并不了解古人类的那段历史,偶然多出这么一只奇特的物种来,便当作神兽来顶礼膜拜,十足地幼稚可笑。

    现在,这老太婆分明就是想借此为题,顺带着自己的心意发挥一番——只是,她为什么一定要让塔娅死掉呢?对于这一点,范荐尚未琢磨通透。

    那鹿长老说了半晌,见季长老也在这点上无言以对,颇是得意地笑了笑:“虽然说是审判,但也并非是我一人独裁。只是这事,先得向塔娅问个清楚明白,若她自己肯伏罪,再由我们几位长老一同商榷投票是否对其采用献祭之刑,也未尝不可。”

    她这话说得大义凛然,甚至还略有些让步之嫌,莫非这鹿长老就如此自信:塔娅能甘首伏罪不成?

    一件让范荐、让还信任支持着塔娅的人们都颇为惊讶的事突然发生了,当鹿长老转头问向塔娅,是否承认自己所犯罪孽时,塔娅竟然面无表地点了点头。

    “糟糕!”范荐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这谋是早就有预谋地有计划准备好了。

    他还隐约记得那群月亮族女战士,用精神异力传送救兵给他解围的那段往事,这月亮族人神秘术法颇多,莫非这老太婆有什么精神控制的办法——天啊,她的精神异力竟强大如斯?

    依照依塔娅那种傲然的子,要她以死谢罪,她是决计不会如此轻易屈服的。再看眼前的塔娅,双目无神,一直不发一言,范荐更加地确信了自己的推断。只是,塔娅这个圣女功力,原本应当不俗才是,怎地就如此容易地着了这个老太婆的道呢?

    此刻,月亮族不明真相的众人群激昂,直把塔娅看作了妖女,处死声纷纷飘扬,惹得那鹿长老险的笑容越凝越浓。

    面对这场面,即便是范荐的城府比起初出茅庐时深了不少,但也再无法沉住气了。塔娅终究是为他舍冒险,此刻无论成败如何,自己也是要而出,救她命的。想到这里,范荐倒是把那些杂乱的考虑纷纷抛之脑后,大笑着抖落周的雪沫,昂首站了起来。

    “谁?”月亮族七位长老纷纷把目光投向范荐所站之处,个个露出或警惕、或惊讶的神色,不一而足。

    “是你?”最先认出范荐的,却是那个对塔娅有着母女之的季长老。只是此刻看着范荐的眼神颇不友好,怕是将塔娅今所受之罪,全然给算到了范荐的头上了。

    范荐颇为和善地冲着这位曾经替塔娅开脱的季长老点了点头。这季长老,虽然也是同那鹿长老一般年纪,但眉宇清秀,隐约可见其年轻时的雍容姿色,没想到这月亮族人也是如此有趣,以相貌美丑断分好坏,这坏人、好人的划分,就象写在脸上一样。

    抛掉这些杂思陈念,范荐琅琅说道:“不错,正是我。我这此前来,可并非是前来领罪的,只是来替大家解惑,说出一些事的真相罢了。”

    “事实的真相?”

    众人哄然,这中间大多数人都是和范荐有过一面之缘的。当初,他慷慨其词,而出幸免了全族一场的浩劫,让众人尤挂于心,只是现在不同往,他已经被烙上了灾星的印记,却不知这灾星之源,今来到这圣坛之前要弄出什么名堂来?

    那鹿长老似乎被范荐的突然出现打乱了步骤,感觉也是颇为惊讶。但到底是老谋深算,尽管心中一沉,但面色却依旧霾地盯着面前这个可能会破坏她大计的可恶男子。

    范荐也是注意到鹿长老不满的神,爽朗地笑了笑,大声说道:“这位是鹿长老吧,听你刚才有那么一说,神山震怒是那什么灵猴的突然脱逃引起的——这便是你占卜出塔娅当献祭出来,以安稳山神发怒的的原由,是么?”

    那鹿长老一时间,也弄不清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范荐,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可看天上时辰,已近落,当下心中大定,木无表地点了点头:“不错,这话的确是我亲口所说,也的确是我用巫力卜卦出来的异象。”

    “哦?原来如此!”范荐点了点头,面容却是一丝狡猾的笑容。

    忽然,他怀中似有活物乱窜,一阵“唧唧喳喳”的脆响,让众长老纷纷动容,那鹿长老乍一听到这熟悉的叫声,脸也在一瞬间变得更加地难看。

    那小猴子在范荐的挠痒下,打破了美梦,“唧唧喳喳”地叫嚷着,表示着自己不满的绪。

    ********

    收藏,推荐,一个都不能少!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星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