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诺亚方舟(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子 书名:欲望星海
    果然,小女孩儿摇了摇头:“爸爸,不是我!”

    “那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马尔休思又开始紧张起来,四下张望了一番,却一无所获,连忙追问道。

    “妈妈,是小黑叫的,小黑不乖!”小女孩儿皱了皱鼻子,可地说道。

    “小黑是?!”范荐还想继续追问,却见马尔休思看着自己,象见着鬼一般,连连后退,而自己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是一片潮湿,脚上也是有些痒痒的感觉。

    低头一看,范荐吓了不轻,轻功此刻竟似竟又有了长进,一跃而起,竟高达足足两丈有余。所以说,人的潜力,都是靠外界的刺激给引导出的!

    “叉叉你个圈圈……这是什么怪东西!”范荐脚下,竟是一只眼露青光,龇牙咧嘴,通体黝黑,浑被鳞片包裹的奇特生物。

    “爸爸,这是小黑!他一直陪伴着我,是我的好伙伴。”小女孩儿非常不理解,为什么爸爸妈妈,会如此害怕这个温顺可的小家伙。

    范荐吊在机械臂上,打死也不肯下来,双手不断挥舞:“让这个……小黑……走……走远些!还有,你别再老叫我爸爸,好不好?还有,那个家伙是个男人,你干嘛叫他妈妈!”

    “可是爸爸……”

    “好了,我怕你了,你要是让那个小黑走开些,随便你叫我什么都好。”

    小女孩儿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拍了拍手:“小黑,乖,走远些!”那披着鳞片的黑色怪物,摇了摇硕大而笨重的脑袋,颠地伸着舌头,爬向了一边,慵懒地躺了下来,尾巴还不住地摇摆着。

    范荐终于松了口气,从管子上滑了下来。

    盯着小女孩儿看了半晌,范荐点了点她可的额头:“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

    小女孩儿正要说话,忽然额头闪过一道白光,整个人似乎受了某种刺激,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马尔休思突然想到什么,看着小女孩儿额头上的五角星芒,一脸惊诧地念叨道:“神女,女娲,小女孩……天啊,没想到那个关于诺亚方舟的传说,竟然真的存在!”

    范荐郁闷地看着马尔休思,眼里满是疑惑。似乎现在,只有自己弄不清楚状况:“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先别说那么多了,她肯定是因为突然见到我们的缘故,精神状况在许久平静下,突然剧烈波动,让她产生巨大的疲劳。再加上你点的那么一下,适应不过来,所以才会晕了过去。来,帮帮忙,先把这孩子安置了好吧!”马尔休思神色复杂地看着晕在地面的小女孩儿,轻轻地说道。

    在休息舱,两人将小女孩儿安顿好后,竟在这里找到一个古董式样的自动咖啡机。

    范荐也管不了里面的咖啡,还有自动生成的清水,是否有过期变质的嫌疑,径直倒了两杯,和马尔休思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

    “现在,我想我们是需要坦诚地好好谈一谈了,我想你应该有许多话要对我说!是不是?”范荐抿了一口,然后放下咖啡杯,紧紧地盯着马尔休思说道。

    马尔休思看了眼躺在一边沙发上安然入睡的小女孩儿,和那头守护在她旁边寸步不离的黑色怪物,叹了口气。

    他咬了咬嘴唇,整个人忽然站了起来,将自己亚麻色的“头发”一把掀掉,顿时,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垂落而下,低声道:“其实,我不叫马尔休思,也不是什么银河联邦共和军的少校,我是银河联邦共和国大总统项龙的女儿,我叫项叶儿!”

    “啊~~~~~~~~”范荐刚喝到嘴里的咖啡,猛地喷了出来,深色的液体,撒得满桌都是。他愕然地看着这个突然由男转女,面容倾国倾城的美丽女孩,再联想到她之前的一些举动,不张大了嘴巴:乖乖,原来他真的是她,一个完完全全的女孩儿,还是一个材高挑,异常美丽的女孩儿。

    项叶儿理了下自己的一头长发,见范荐没有过激的举动,不由松了口气,然后坐了下来,一脸正色地说道:“想必你也知道,在如今这个混乱的大时代,由于女人在进化方面始终处于停滞状态,无法激发自己的潜力,有许多女孩子甚至终也只是一个平凡人,地位也因此而一落千丈。在很多地方,女人不过是附属于男人的玩物,而一些极端的国家,甚至用法律把女人定为奴隶,是可以供全体男公民共同享用的财富。虽然我们银河联邦女的地位要稍微好一点,可是也不能出任任何政务,一般都是在学校就选好中意的对象,毕业后立即结婚,然后在家相夫教子,直至终老。可我的父亲是非常疼我,一直以来,都将我当男孩子培养着,从小便隐瞒了我的真实份,将我送到军队中去磨练,去领悟自己的潜能。只是后来,因为一个巧合,我被发现了真实份。在没办法的况下,我爸爸压下了我的秘密,让我跟那个猪头去天琴星公干一段时间,以躲避舆论的指责……”

    说到这里,项叶儿话音中已经带有一丝哭音。显然,若是此事出了纰漏,从小对政治黑幕耳濡目染的她,自然很清楚自己父亲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虽然父亲贵为大总统,但在那些星际大财团的控制下,父亲也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权利。

    “靠,这是什么破规定?破习俗?真他妈的龌龊!女人有什么不好?难道说这个宇宙中的男人,不是女人生出来的吗?要是被老子遇到那些制定这些法律的家伙,肯定要让那些混蛋杂种们,好好尝尝被人欺辱的滋味!”范荐本来就对这种难尊女卑的习俗,有着深厚的抵触,此刻听项叶儿这么一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项叶儿愕然地看着范荐,就象看着一个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异类一般。难怪前些天突然出现在总统府官邸那个怪老头儿,说他徒弟如何了得出色,还发了疯一般教了自己一轻功当作嫁妆,预言什么自己将在以后成为辅佐那个男人的一大助力,这一切,竟然此刻真的梦幻般出现在自己面前,难道说这是命中注定的?

重要声明:小说《欲望星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