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问天生 书名:问天生
    时光再转摆下奇侠擂足有一年了.李狂生也步入了十三岁(当时十二岁就成年了.相当于现在的16岁吧.新手起头起错了.读者大大们多多包涵哈.以后尽量少犯这种低级错误).

    烛光下.李狂生.抽着眉头.赤着上.左背上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狰狞的趴在上面.仿佛在讲述着主人之前那一战的激烈程度.苏嫣从炭火中捻起几根银针.缓缓的刺入背后的几处道.一脸的痛惜.她已经不会再问他痛不痛了.这一年下来.他已经留下太多这样的伤口了.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痴迷于武学之争.她只知道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背后默默支持她.为他疗伤.为了他.她学会了针灸.敷药.缝合伤口.可是她觉得还不够.她想为他做的更多.他深深的知道那句女子无才便是德.自己只是想给她一个港湾.享受人生的港湾.她从未想过左右他什么.她只要他心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够了.她只想静静的陪着他.陪他看烟雨朦胧.江山如画.

    苏嫣缓缓的用发丝穿过那根终为他缝合伤口的金针.在炭火上划过.

    他看着窗外的月.肩上的疼痛随着苏嫣的针.缓缓退却.他没有说话.他知道她的担心.在给自己一年再给自己最后一年.嫣儿你等我.等我取得天下第一举贤王的时候.我就娶你.只有那时候娶你.才能让你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还记得我第一次受伤的时候你问过我.为什么...我没有回答.我不想回答.如果说出来了.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一定要你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即使受点伤又如何.也只有我站到了这天下的巅峰.才有资格像师傅提亲啊.想想这近月来一直在忙打擂的事.还从未陪苏嫣去街上瞧瞧.趁着受伤的这段时间.明天陪嫣儿四处逛逛.别再这苏府中终闷坏了.

    取下李狂生肩上的银针.放在锦盒中.洗去手上的血腥.轻轻的在伤口上洒上金创药.剪下一段纱巾.缓缓替李狂胜包扎好.披上上衣.

    李狂生回过头来:“嫣儿.我们好久没一起逛过街了吧..明天我们去京市上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吧.我也有段世间没有陪你买东西了!你不会怪我吧.这段时间只顾着打擂.都把你忘了.”

    苏嫣缓缓的收拾着药箱看着李狂生一脸的谨慎:“你怎么转了.从前都是我拖着你去逛街.怎么今天主动起来了.不是有什么谋吧.还是你良心发现.为了感谢你嫣儿姐姐的救命之恩.”说着说着苏嫣一脸的得意.摇头晃脑的高兴起来.陪女人逛街购物.这简直就是对女人的终极杀手锏.无论什么时间.无论什么地点这都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时光又转.这转眼就又是一年.这已经有一个月了吧.仍是无人问津这赢一场便可得千金的擂台.李狂生也不记得击败了多少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其中不乏老一辈的高手.这一路走来凶险冲冲.这些人中也不乏各大势力派来的杀手.可他赢了.今天若无人上擂七国便会降下圣旨.自己到时候便是这天下第一举贤王.见官大一级.见皇上可免跪拜礼.这种特权无论是在任何国家都有效的.这是一个约定.

    看着台上的李狂生.苏嫣一脸欣慰.过了今天他就再也不用如往般血雨腥风了吧.他终于要成功了.他不会再受伤了吧.他会向爹提亲娶我么.会的吧....

    苏府门前.李狂生轻轻抚了抚苏嫣的长发.转上马.“嫣儿等我.我这就去皇宫准备聘礼.向师傅提亲.娶你让你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急驰而去.直奔皇宫.“恩.我等你.一直等你.等你一辈子”.越是想到要娶嫣儿就越发的急不可耐.

    记忆碎片缓缓的在李狂生的灵体中变换.识海中李狂生的脸色缓缓平静下来.九颗珠子也完全的融入李狂生的灵体之中.形成一幅黑图.缓缓飘在李狂生的脚下.李狂生的灵体眼角里缓缓流下两管清泪.他记起了一切.那些昔的美好回忆.她与嫣儿的一幕幕回忆.在这两管清泪中缓缓流出.

    识海恢复了正常.磬竹灵识也从时光凝结中走出.看着李狂生的泪水.长叹一声:“思惘.离歌笑.念嘉人.泣明道.有怎寂寥.”看着眼前的少年.那似乎渲染了天空的悲切.让他想起了他.想起了自己.自己当初又何尝不是如此.可是修道之人多忌道.不达到太上忘就永远也领悟不到真正的道果..可是既然天道无.又为何让人有呢?.总有一天这少年是否会如我当年那般坠落.或许会.又或许不会吧.这少年心智如妖.可能今后唯一的弱点便是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痛苦不堪的女子吧.既然有.必然是中人.这次我帮他这么多.按照他的格.如果有能力的话.一定会救我.只不过不知道那是否能跨国那道不可逾越的槛.当初我失败了.不知道他能否成功.他若是成功了.从此就可平步青云.一条明道通九天了.救我更不是什么难事.更有圣魔加.如果这圣魔加在别人的上是九死一生的话.那么在这个少年上基本上可以说是十死无生的.他的道心漏统实在太大了.既然连这样的险境他都能度过.那以后魔障应对起来了如指掌.必然不会有太大的差池.

    李狂生压抑住自己的续.看着头上飘着的磬竹灵识.脑中思索起来.莫非这就是磬竹仙子?不会磬竹已死.这或许只是磬竹的一丝灵识吧.可是为什么她这丝灵识迟迟未消散.更像是有事与我相商.莫非那当年这绝代天骄的死另有隐.再或者她一直用着什么奇特的方法吊着自己这最后一丝生机.灵识留在这里.要传达什么东西.或者.求救?不过自己只是一个小小刚入门的修士能帮到她什么?.不过观她.我到底修道尚浅.还不能理解她那个层面的东西..

    (苦比啊.灵感啊灵感求灵感..绞尽脑汁才写这么一章.算了.反正现在没人看.不用那么拼命.)

重要声明:小说《问天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