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洪武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问天生 书名:问天生
    山东深处.一处幽暗的堂内部.李狂胜三人坐在一桌酒席面前等待着着红杉枢枢主的降临.

    看着着一桌酒菜三个人各怀心思.李狂胜一个头两个大想到了几百种况.可全都不像.着枢主到底在搞什么鬼?威胁我到此出.不谈正事摆了这一桌酒席让我们稍等片刻.这酒菜更不像有毒.他若要杀我.大可大队人马冲杀.怎会行此卑劣之事.?不过他一开始便命人将我强请于此.这又是什么原因.他若真请.找人送一封信不就结了.我未必会不来.此人到底在想什么?

    苏玖看着只一桌酒席.暗道.莫非这枢主在掩饰什么东西.莫非他真的没有恶意?莫非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属下面前掩饰即将发生的事.?可是他为什么要在自己属下面前掩饰.这未免也不是一个求救信号.难道他是想让狂生为他传递什么信息?莫非他是李国的人?如果他是李国的人那这个消息也未免过于惊世骇俗.他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眼前的一桌酒席.苏嫣不同于李狂胜的疑惑.和苏玖的揣测.虽然也感觉况有些奇怪.却并未深思.只是赶了一夜路.虽然都在睡觉却也有些饿了.这一桌酒席看起来也是上上之品不由的食指大动...那枢主怎么还不来.好饿啊.不知道有没有毒.有毒我也认了.毒死总比饿死好吧.心中深深的叹了一口长气.一脸幽怨的看着这桌食物.想着怎么消灭他们.

    外面缓缓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只听一个和声细语的声音道:“你们先退下罢.还有划述.后在行惩罚之事.竟然杀了苏先生的马夫.念你随我多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是”枢主.几人脚步声渐渐远去.

    随着石门的落下.几人抬起头来打量着眼前的青年男子.

    此人一袭红衣.眉心之上一道火焰标志扩散到整个额头.更是罕见的红色瞳孔.皮肤光滑雪白如婴儿.看的苏嫣摸摸自己的脸.似乎在做比较.竟是怕输给这个男子.朝天眉.丹凤眼.这容貌说是赛潘安也不为过.只是高似乎是太高了.怕是有两米有余..

    待石门缓缓落下了.看着李狂生.这枢主一脸的惊异.喃喃到“太像了.简直太像了.连气度也是一个摸样”随着石门重重落在地上.那枢主回过神来.微微作揖道:“苏老先生和苏嫣姑娘驾临.有失远迎却是对不住了.本枢在此处多有冒犯还望海涵.多多见谅.”然后快速走到李狂生面前跪了下去:“参见三王爷.洪武腥多有得罪尚请见谅.实为万不得以.武腥实在不能过早的暴露份.不然必会找来灭枢之祸.”

    这一幕出现的太过诡异.差点一口气把李狂生呛死.“额...”了半天愣是被能憋出一句话说出什么来好.本以为要九死一生的况变化的也太快了.是个人都受不了这样的极限反跳.而苏玖虽然也诧异不过一瞬间就恢复过来.一脸的果然如此.苏嫣压根就没把这当成一回事.只是摸着自己的皮肤.一会儿瑶瑶头.一会儿叹叹气.竟是和着洪武腥比起了皮肤.神经大条的到了极限...只要一谈到美丽.每个女人只怕都免不了俗.虽然我们的苏嫣也是大家闺秀.冰雪聪明什么的.但遇到一个皮肤甚至比他还要好的男人只怕也要郁闷一阵子.心中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道:哼.皮肤这么好.一点男人味也没有.还是我家狂生好.你看.这还跟我家狂生跪上了.果然比不上我家狂生.

    愣了半天李狂生终于能承受眼前的事实.连忙扶起洪武腥:“你是我皇兄的人?”

    “不是.不过我现在和你的二皇兄型哲有些联系.从今以后我只听命与你.而我的手下却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是你的人.我要他们认为我们依旧是一个独立的组织.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管制”洪武腥恭敬道.

    “你先坐下.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听命于我.你这天下第一杀手组织怎么会与我李国有这么大关联.你难道不是要取我项上人头?”李狂生目光灼灼的盯着洪武腥.想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些什么.

    “我是你父亲培养的人.只是他让我这么做.他培养我就是为了你..的确有人要杀你.而且是六国.他们联合拿出了一百万两黄金做定金要杀你.一个国王的人头也不过一百万两.而你的定金就是一百万两.你果然不愧是他的儿子.只不过十二岁人头就这么值钱.”洪武腥含笑看着李狂生.满脸的欣慰.回忆着什么

    父亲.这个陌生词汇传到李狂胜耳中.一旁的苏玖也是一脸惊讶的盯着洪武腥.思绪回到记忆深处.只有苏嫣没心没肺的在一旁玩弄着指甲.

    沉默了许久.苏玖叹了一口气.将李狂生叹醒.李狂胜声音有些颤抖:“你知道他?.你是他的人.你一定知道.他叫什么.他为什么.不要我们.为什么.娘夜夜都坐在窗前仰望着天空.娘一直在等他..他为什么那么狠...为什么他要把你留给我.为什么明明舍弃了.还留下一丝希望.他留下你是为没能养育我的补偿么?”

    苏嫣能看的到李狂生的心.在哭泣.他能感受到李狂生的悲.他深深的知道李狂生有多么在乎父亲这个词汇.这个少年.总是用那张和煦的面孔隐藏内心深处的悲.她懂他.这个外表坚毅的少年.他能读懂这个少年那些话中一字一句的背.苏嫣缓缓握住李狂生的手.给他支持.她现在能给这个少年的也只有这么一丝的温柔.不可置否的她不希望这个少年难过.这个少年很少的如此失控.他读到少年那深入到骨子里的哭.少年的奋发.为的不就是有朝一得到父亲的夸赞么.可是李狂生等了十几年.整整等了十几年.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他很懂事.他不想母亲为他痛苦...他决定把这份苦处深埋在心底.

重要声明:小说《问天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