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问天生 书名:问天生
    小狂生与苏玖对视了一眼便猜到这枢主之意了.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李狂生虽说没什么宝贝.但对于李国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宝贝.若是他这样风姿卓越的人做了皇帝.一统天下也似乎不是什么难事.他国无法想像自己这样的人若做了皇帝.天下的格局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虽然他不是皇帝.但他皇兄却是皇帝.他也有做皇帝的机会.为了万无一失.所以李狂生只能死.只要李狂生死了.那他们担心的任何事都不会发生.他们会继续保持这种平衡.所以他们甚至联合了多国.不惜花费很大的代价.也要将这个威胁清除.李狂生只是想知道他的人头到底值多少钱.竟然请到了这天下第一刺客组织来狙杀自己.自己好大的面子.且这组织的主人竟也想见我.苏嫣悠悠醒.苏玖点了苏嫣睡温柔喃道:“睡一觉吧.睡醒就都好了”李狂生看着又睡下的苏嫣.作势跳出车外.苏玖却压住了他的手朝外面喝到:“既然是来找李三王爷的那就请回会吧.这里没有什么李三王爷.只有苏玖老儿的孩子们.”

    “还请老先生不要为难我等.我等也只是奉命行事.这天下第一皇室才子李狂.在三年前拜如你的门下.你赐名李狂生.李国皇帝更是举国欢庆了三天.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壮汉跳到路上.虎背猿腰.红杉飘飘.背上背着一把阔刀.呼喝道.这壮汉心中暗道枢主到底什么意思?让我尽量请过来.非万不得以不可出手用强..不过也许枢主没想到着苏玖也是一个武学高手.气息绵长内功必然也不弱.

    “哼!笑话.老夫安稳赶路.你等突兀杀出.更是杀了老夫的车夫.反倒成了老夫为难与你们了.老夫就这一个弟子.岂能交与你等.你红杉枢为迄今第一杀手组织.我这徒弟若跟你们去了.只怕会横尸荒野罢.况且吾等儒生以一浩然正气立于天地间.何时会怕你这等邪魔歪道之辈.若我将狂生交与你们换来一时苟安又有何颜面活在世上.你等速速让出路来.若不然休怪老夫报杀仆之仇.”话罢一股正气冲天而起.把黑云戳出了一个窟窿.整辆马车笼都罩在月光下.

    大汉一惊.听闻学术高绝者.气势外方便可引动天地异象.这苏玖果不愧当世鸿儒之名.这种人杀不得.难怪枢主不让我得罪此人.枢主让我来请这李狂生.我却不该逞一时之威杀了那马夫.这却该如何是好.不过无论如何也要把那李狂生带回去.若带不回去就真个没法交代了.“苏老先生.我家主人请贵徒前去有要事相商.刚我杀了那马夫却是有些鲁莽了.请先生息怒.等事后我划述比给先生一个交代.请先生让三王爷先跟我走一趟如何?我以项上人头担保三王爷的安全..如若你不同意我只能下令放箭了.虽然你武学不弱.不过在这箭雨下未必能护住你的女儿吧.!”

    苏玖沉思片刻.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就跟你走一趟.你来赶车吧.”

    “恭敬不如从命.”大汉沉思片刻跳上马车踢掉马夫尸体.驾车疾驰而走.枢主只是让我请这李狂生一人.若把这苏玖也带去.恐怕会出现多番变数.不过这也是苏玖最大的让步了.如果我在推脱.恐怕这苏玖回行玉碎之事.到那时候就真个收不了场了.不过回到枢内的话.这苏玖还能反了天了不然.最多也就是被枢主责骂一顿.如果真的把这件事搞砸.不知道又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不过着苏玖竟把我当成奴才一般的使唤.也罢.就当是杀了他马夫的补偿了.

    太阳缓缓升起.几经婉转之下马车行到一处山洞前.划述跳下马车到:“到地方了..你们进如洞中自然有人会带你们见枢主.我这便退下了.”

    三人缓缓下车.这一路颇为颠簸.下车后李狂生.和苏嫣都有些面色苍白.苏玖却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这就是那天下第一枢的红杉枢的总枢.这里四面环山.却是易守难攻之地.古树参天荒无人烟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进山之路更是曲折婉转.稍有不慎便会迷失于山间.创建着红杉枢之人.果真非同小可.竟找出.这样一出绝地.“这里好漂亮啊.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苏嫣四处张望着问李狂胜.

    “这里是天下第一枢的红杉枢总枢.话说是他们枢主找我有要事相商.师傅不放心就带着你和我一起来了.”李狂胜感叹之余回答着苏嫣的问题.

    “走吧.别让这里的主人等急了.我到要问问他找你除了取你命还能有何事.等等如果他出手杀你.你就带着嫣儿走.我来阻挡.”苏玖仍是有些忧虑.

    “师傅.他们人手众多真打起来.你也管不了那么.若是他们真要取我命.你就带着嫣儿走.不要管我.若是我真的死了.你告诉皇兄让他踏平这红杉枢为我报仇就行了.这几年的教诲之恩无以为报.怎么能连累你和嫣儿.不过这枢主应该不会杀我.他若想杀我昨晚也就应该动手了.何故要把我们引到这总部在杀我呢?”李狂生目光果决中透着一丝伶俐.

    “世间之事又岂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这些年你跟着我看到了不少.又怎么会不知道.说那些自欺欺人的话有何用处?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保全你自己和嫣儿.我这把老骨头也活的够久的了.更何况还收了你这么一个好徒弟.就算是死也死而无憾了.今我就把嫣儿托付给你了.我若死.也不要替我报仇.怨怨相报何时了.狂生.你仍是有很多事看不透啊.所以你一直也领悟不了真正的浩然正气.充其量也只能算个博古通今的豪才.不过一切皆随缘.不可强求.等后你便会慢慢领悟.”苏玖一语道破里狂生心中所想.心到或许这是最后一次提点这个弟子了.说什么也要保全这个弟子和女儿.他四十五岁得此女.夫人更是难产而亡.而也只有这个徒弟能让自己靠的住.他们之间也早有愫.索现在成全了他们.自己也没了估计.

    听着二人的对话.苏嫣并插话.他冰雪聪明岂会不知二人的心意.即使自己说话那又能改变什么呢.索便保持了沉默.

重要声明:小说《问天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