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变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问天生 书名:问天生
    李狂生的识海深处.一片记忆结晶形成的汪洋.仙音袅袅.磬竹灵识从识海边缘像李狂生的识海深处略去.远远看去.九道乌光.形成一极之势稳稳锁定着一个人.那人便是李狂生.李狂生周音符缠绕.乌光一时半刻之间也不能彻底融入李狂生的灵体内.只能缓缓聚起一道乌光.直通李狂生眉心.李狂生灵体盘坐在忆海中心的石台之上.嘴唇缓缓发紫.若是这嘴纯彻底变黑李狂生便无可救药.恐怕连灵魂都会落入圣魔之道.看他本体嗜杀的样子.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狂魔.

    越是靠进这李狂生.磬竹灵识就越是感觉到不对劲.他本体的圣魔显像好似是从那邪物传承出来.若是这样的话.唯有斩去一切执念.方可控制心魔..如若不然他的每一次晋级恐怕都是九死一生.而那一生也是立地化魔.除非有莫大机缘方可化解.我观此子乃以入道.若是斩了这执念.恐怕终其一生也只能停留在这个阶段.同样的风险伴随着的往往是绝大的好处若是他能成功晋升.便可获得在这阶段的圣魔显像的加持.圣魔显像的加持非同一般.从地仙境界的他.可以连跨两级的天堑.催动玄仙才勉强可以催动的昆仑镜来救自己就可以看出来.这圣魔显像的威力有多么逆天.多么霸道.如果真是这样.我根本就封印不了那邪物.那邪物既然能引发圣魔显现.必定威力无匹.若是他完全迷失.除非本体前来.也许尚有一丝可能.眼下幸好他上保有一丝清明.若不然我的音符根本就不会起到丝毫作用.我观此子心智之坚非同一般.可却因为无法战胜镜像而自甘被邪物加.寻求一线生机.而后再希用大毅力大智慧.破去魔障.已求保全己.心志婉转已然成妖.虽然镜像了他的记忆可心智上的事如遇镜像却不可能.只能看穿他所想.以求破解之道.所以磬竹灵识在发现李狂生的动机后.也无不惊叹.此子心智之缜密.能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之中看清一切.找寻更好的道路.其实刚若不是镜像借我之势.早已落败.试问自己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能做到这一步么?摇头苦笑.想来平来自己自视甚高.和眼前这位少年比起来却是连拍马都赶不上.又有谁能想到一代天骄的磬竹仙子竟自问比不得眼前这少年.

    李狂生这也是弄巧成拙.本以为这九颗珠子只是用作一般幻术法阵.怎会想得如此霸道.一入本体就直接投入识海深处.将自己封锁住.在这石台上更是在一瞬之间侵占自己的心神.勾起自己全心的负面绪.李狂生虽然素来虽然温文尔雅.知书达理.可就因为苏玖.苏嫣的消失而暴怒.嗜杀.悲痛.甚至是自卑.说起来李狂生的负面绪.别说修道者.甚至是世俗的恶人都不得.世俗的恶人的负面绪在李狂生的面前也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就因为李狂生感知自己即将压抑不住自己的负面绪在选择隐居在竹林里.直到无名找到李狂生.让李狂生重新生气了希望.李狂生的负面绪才缓缓随着修道而逐渐烟消云散.却不曾想此珠霸道竟连曾经逐渐消散的负面绪死灰复燃.而且越燃越烈.李狂生灵体拼命的守住灵台角落的一丝清明.为了保全这一丝清明的角落把体的控制权都交给了自己的负面绪.寻求机会反扑.就因为这样才免强撑到磬竹灵识的箫声起.算是误打误撞.用萧音的镇魔之力一点一点蚕食着负面绪.缓缓的夺回了体的控制权.就在暗叹命不该绝.幸得贵人相助的时候.没想到那九颗珠子邪光乍作.负面绪再度狂朴而来.只能劳受防线力求先自保.李狂生也在冥冥之中感觉得到.若这次真的在被夺走控制权.除非有天大机缘若是不然.自己的一切甚至灵魂都会栽在这刚刚得到的九颗邪异珠子之中了.

    那边李狂生奋力防守者灵魂的最后一道防线.这边得磬竹灵识却是一路也不敢停留.朝着识海中心狂奔而去.嘴上的仙音竟也是一刻也未曾断绝..她知道那怕自己的仙音断绝一瞬间.那边的李狂生都会迷失.李狂生若是迷失了.别说是救他.自己也甭想出去.识海忆之结晶法则可不是闹着玩的.

    磬竹灵识飞速的接近少年却不料变数突生.那九道道光柱竟逐渐融合行成一个光球结界将少年包裹住.音符已经传到那结界里的声音也有限的缩小了..磬竹灵识不由得加大力道.以求在抗衡一段时间.等她到达少年面前的时候用震魔诀先稳住这邪物.却不料少年猛地睁开邪异的双目.大喝到:“先不用管我.先帮我打破你边区域的灰色忆之结晶.那是我封存的记忆.里面有我曾经最美好的回忆.”刚说完就闭上了双目.气势猛地一阵爆发.面色狰狞与脑中的负面绪对撞起来.

    磬竹低头一看.却惊讶的发现.好似我的一举一动都在这少年的掌握之中.我刚刚到达这片区域他将然就知道.而且竟然在这么严峻的况下想到了如此巧妙的抵抗方法.在这期间他只要走错一步早已万劫不复.这少年好可怕的算计.这大智进妖的能力.即使没有圣魔显像加也足以在同镜修士中所向披靡了.甚至算死一些融合期的人物也不是没有可能.看来我的传承给他不仅没有抬举他.反而是委屈他了.不知道这样的人物在化神的时候能领悟什么样的惊天道法.

    磬竹这一想.看似用时不短.但磬竹启示凡人.心思一转便是千般念头.虽不如李狂生的心动万变的妖孽能力.却也足以在修士中自傲了.可这股自傲再眼前的少年面前.却又猪狗不如.只能暗叹天意弄人.即使是当年的他.那个绝世统帅化的修士.也略有不及吧.

重要声明:小说《问天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