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问天生 书名:问天生
    李狂生缓缓闭上双目..回想自己走过的一幕幕.气势节节攀升.李狂生随文雅平和.内心之中却也有一种自傲.他足以自傲.想自己三岁从武五岁从文.八岁便得天下第一大儒苏玖青睐.遂以王爷之拜入门下.自小随李国皇帝习武.十二岁在皇都摆下奇侠擂.广邀俗世天下豪杰对战.遂一战成名.十四岁别人尚在寒窗苦读的年纪.便已闻名于天下.李国第一才子小王爷.突遭大变.苏儒一家.凭空消失.大变.七年内在李国掀起滔天巨变.曾以一己之力.将诸多地下势力连根拔除.这苏儒之迹未果.却将李国暗处的毒瘤拔除的一干二清.手段颇为血腥.

    做到这一切可以说李狂生已经可以站在俗世的最高点了.他足以自傲.即使到了修道界.他的这份阅历也足以自傲.既然他李狂生能在俗世站立在最高点.在这修道界也同样能.他是李狂生.不愿压人一头.更不愿被别人压一头..即使不是人.即使是这世界上最诡异的法则.同样也无法压他一头.没有任何东西能压得住他李狂生即使青天要压他.他也要把这青天戳出一个窟窿...在他眼里世界一切都是平等.蝼蚁如此.青天亦是如此.

    你这区区法则竟敢压我.怒.李狂生怒.李狂生的傲气岂能被你这死等物所践踏.我等傲气其实你这等草狗之辈能所能理解的.你有什么资格支配本王.你只能臣与服本王.

    李狂生这一怒傲气冲天.整个异度空间似乎都起了风.而这李狂生便是这风之本源.傲气之风.抬起的左脚便往下缓缓落去.

    对面镜像心中一苦.他要破势了.若真被他破了那其实不是功溃一亏.既然如此那我索便再加一把力.将势发挥到巅峰.看能否压他不死.镜像眉目一变.充满不屑.在往踏出一步.却是不再盯着李狂生.而是望天.似乎这李狂生连坐他对手的能力都没有.抬头望天便是要告诉李狂生.即使我不看你一眼也能将你轻松灭杀.你在我眼里.也只是一直傲气的蝼蚁罢了.镜像的势又一次的拔高了一截..再次压住李狂生.这已经不仅仅是李狂生自的镜象了.他已经开始含有磬竹仙子的势了.而现在的负重伤的李狂生已经等与面对于一个自己再加上一个风华绝代的磬竹仙子.李狂生面对磬竹仙子的势没有崩溃.就足以自傲了.一个法则期修道高手仅凭势就能完完全全硬生生将融合修士压死.在这期间相隔了无数道天堑.不可跨越的天堑.

    喉喽一甜.一口气血涌了上了.即使竭力忍住.还是有一丝丝从嘴角缓缓溢出.甚至鼻子也开始溢血.在刚刚的片刻间.李狂生用傲气将自信念拔至最高点.本因为可以轻松破势.从未想到.这镜像竟然多出一股.从未见过的强大的势.此势如排山倒海.滚滚而来.如一张大印压在口.五脏六腑之前的伤势.也在这种势的压力下.创口复燃.眼下自己尚能保持这个姿势便是靠着那一骨子.不可睥睨的傲气吊着.现在已经没了退路.若是退了这一步.恐怕就是不是简单的在道心中种下梦魇了.李狂生知道现在的自己若退了.即使不死也会变成一个白痴.这种势一旦压下.除非他本人收回.或者是被我破掉.若是逃避.必然酿成大祸.可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势犹如数十把重锤.敲击在李狂生的心神之中.一个不稳自己便无可救药...

    糟了.不行了..我虽多还能支撑三刻.李狂生苦想嘴角和鼻子里缓缓流出的鲜血.预示着李狂生的处境.对面的镜像此时也不好受.李狂生痛苦尚能表现出来.自己却不能.自己借来的这势已经扭曲这镜像法则的真谛了.这次无论是谁胜.只怕法则都会消失.而且.自己借来的势也如重锤一般敲击着自己的口.这样持续下去.自己最多一个时辰便会像那李狂生一样口鼻出血.只要自己显出伤太..自己的势就会在瞬间流逝掉绝大部分.若李狂生撑到了那时自己不仅不攻自破而且还会受到绝大的反噬.自己会在瞬间消失..不知这李狂生能撑几刻.看来只能在撑三刻.自己随是法则.但还不想就这样消失在天地间.它也有着太多的不甘.他不甘自己是一道法则.镜像没发现他此时的想法有多么可怕.他在从一条法则到一个修士的进化.若成了.后果不堪设想.法则很自负.自从借来这鼓势他就在也没想过李狂生还有破势的能力.在他看来.若现在的李狂生还能破势的话.即使消失在他手里.也是一种解脱了.若他真的破得了.虽说不上后无来着.单前无古人却是一定了.以一介去去结晶期的修为.硬生生冲破一个法则巅峰的势.即使陨.也可以载入史册.名垂万古了.此时的镜像忽略了一件刚刚发生的事.就是那九颗可以惑人心志的奇异夜明珠.

    此时李狂生一脸的疯狂与果决.用法力震破了衣物包裹.将九颗奇异的夜明珠深深的吸附在体上.想不到办法的李狂生岂能就此坐以待毙.既然傲也无法破掉你这借来的惊天之势.我索用命一搏.借此珠以求疯魔..眼下也只有疯魔极境能破此滔天之势.况且.疯魔之下尚有一丝生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就此疯魔.即使死了也要拉上这一道法则做个垫背的.你这法则害我如此之惨烈.不破你我难消心头之怒火.嫣儿.如若我死了.我便不喝那孟婆之汤..来生在修道.在寻你.续往昔之缘...

    “山无棱.天地合.不想与卿诀.”李狂生有些疯狂的笑着.眼角生出开始生出一丝戊.一丝疯狂.和一丝忌般的戾气..好似没有任何的遗憾.却对下一世充满了坚定..嫣儿.我李狂生定不负你.

重要声明:小说《问天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