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揽月台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十几后,一片晴空牧云。

    酒馆集市内西南处,正有一袭黑色大氅混杂在人群当中闲逛,只是不时的把目光投向一处小楼内,目光平静如古井无波。只是表面的平静背后却是怒涛咆哮,任禾全的灵力都在飞快的运转着,等待着。

    小楼有两层,占地不大,粗略看去其实很普通。只是小楼的大门紧闭,窗棂也紧闭,连一丝缝隙都没有,整座楼体仿佛一个巨硕的牢笼,这在闹市之中显得尤为古怪。不过,除了任禾没有人会去关心这些罢了。

    忽然,小楼紧掩的木门偷偷的打开了一扇缝隙从中陆续走出四名灰衣灰袍的年轻男子,任禾赶忙转头看向街边的摊位,只是用余光关注着灰衣男子们远去的背影。这是今从门中走出的第三拨灰衣人了,总共十二人,分别走向了东、南、北三个方向,那么,这个小楼里还剩下几个人?

    任禾不知道,但他也不敢贸然进去察看,生怕打草惊蛇,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寻着蛛丝马迹找到了这里,千万不能因为心急而失去目标,不然以后真的没法睡安稳觉了。

    “喂,前几天发生那事你知道吗?”

    任禾忽听边两个摊位的老板闲聊起来,于是闲来无事就侧耳听着他们到底要说些什么。

    “揽月台没了!”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老板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啊,这句话真是骇人听闻,揽月台在楚皇宫已然屹立百年,怎么说没就没了?

    “什么?”年轻人大惊失色,揽月台对楚国人来说,那可是皇权的象征,是所有人的精神寄托,在他们眼里,只要揽月台一不倒,就不会有外敌敢来侵犯,“你可不要乱说,这话传出去可是要死不少人的,你别说了,我不听!”

    “嘿,你都已经听了,干嘛不听完呢?”中年人嘿声笑道。

    “你!”年轻人懊丧恼怒起来。

    “别多想了,嘿,这可不是什么小道消息,而是从国都那边传来的人尽皆知的消息!”中年人继续笑道,“只是我们旌阳的消息要比一般人来的快一些,所以比你们早知道几天而已。”言语间,中年人对旌阳二字还加了重音,似是炫耀。

    “旌阳!道友竟然是旌阳的散修,失敬失敬!”年轻人眼神立刻火了起来。

    旌阳,青阳主城有名的散修组织,地位大概和荒骨在荒云所差无几,只是擅长的方向有所不同,荒骨之人擅长战斗,而旌阳之人更擅长信息报的传递。任禾暗忖,难怪这个中年人会如此的自得,竟然是旌阳里的人。

    任禾因为小若溪的事素来对青阳有关的事物没有什么好感,对那个萤元之的印象也谈不上好坏,以至于此时任禾一听这个中年人是青阳的散修就有些厌恶。任禾虽然知道这是不对的,但他也没有刻意控制这种绪。

    “道友,赶紧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揽月台真的没了吗,怎么没得?”年轻人心急起来。

    “嘿,说来话长啊,你不是不听吗?”中年人倨傲起来,看样子他很享受这种被人期待的感觉。

    “呵呵,我那是开玩笑的,道友长话短说,”年轻人讪笑着,心里却对中年人有些鄙薄。

    “是萧白衣轰碎了揽月台!”又是一语惊人,这次就连任禾都惊了,他知道萧白衣会先拜访荒云掌门然后北上去见一见奈门摩尔,可是他没想到萧白衣竟然会轰碎揽月台,这是何等震撼的消息!

    “萧白衣!他不是已经……”年轻人诧异起来。

    “谁说他死了,离结界开启之期尚有十之遥,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谁告诉你白衣先生死了?”中年人冷笑,“事实证明,他不仅活的好好的,还轰碎了揽月台!”

    “那结界之内……”年轻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是他的师弟萧黑衣的金丹,据说这是白衣先生亲口跟荒云掌门承认的,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十之内肯定还会有大量的修士前往此地,十之后,当是天昏地暗的争斗啊,怕死之人还是早些离开的好!”中年人不屑的笑了笑。

    “谁贪生怕死?我可不怕死!”年轻人脸红着争辩起来。

    “我有说你怕死吗,干嘛这么心虚,”中年人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没说白衣先生为什么要轰碎揽月台呢!”年轻人转移话题。

    中年人挠了挠头皮,没好气的说道:“我哪里会知道,我要是知道,还用跟你坐在这里瞎扯淡吗?”

    中年人又说:“据说那白衣先生是没经过任何通报直接飞上揽月台的,他和国主在上面不知道谈了些什么,竟然谈了一天一夜,而后两人同时出手一招之内揽月台就烟消云散化为齑粉了,亏得揽月台高数百丈,不然,嘿嘿,皇宫里的那群阉人也得死个干干净净!”

    “一招之内,你怎么知道是一招之内,揽月台高数百丈下面的人应该看不清楚吧……”年轻人质疑道。

    “说是一招之内就是一招之内!”中年人恼怒起来,“我说你还听不听!”

    “听,听,道友继续说,”年轻人敷衍道,只是神色只见鄙薄的神色愈发的浓重了。

    “揽月台碎裂之后,国主陛下和白衣先生都没再出手,白衣先生一个人往东边飞走了。”

    “东边?韩国?”年轻人惊骇起来。

    “白衣先生原本是韩国人,你不知道吗?”中年人得意道。

    年轻人确实不知道,萧白衣在楚国隐居的时间已然比他的年龄还要长久了,而且萧白衣还是在楚国境内成就金丹国士境界的,他理所当然的以为萧白衣本就是楚国人。想来,楚国内跟他一样想法的修士绝对不在少数。

    “白衣先生竟然是韩国人……”年轻人喃喃自语起来,他可是仰慕萧白衣很久了,如今竟然发现萧白衣不是楚国人,这对于他来说无异于一座信仰的坍塌,“那白衣先生……那他为何会来到楚国隐居?”

    中年人不屑道:“金丹国士的事哪是我等凡人可以揣测的,你问我我问谁去!”

    闹市之中忽然寂静起来,原来所有人都在侧耳听着二人的对话而后陷入深深的沉思,他们也在猜想这多年以来萧白衣隐居楚国背后的故事。

    只有任禾知道,是因为那朵白色的莲花依旧在院中池塘里静静的绽放。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