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石门阵图之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求收藏,求红票)

    此时足有三四丈长宽的石门静静的伫立于山体之中,因为山体外延的阻挡,所以雨水没能打到上面,依然是干燥的,上面的繁复而精致的阵纹清晰可见。

    任禾在人群后面看着王启年与林顾低声交谈,并且认真的观察林顾的表,暗忖那四个人到底是什么份,竟然会让王启年叹息,让林顾惊讶不已,任禾想到那四人的统一着装,不由猜想也许是某个与荒骨对立的散修组织。他还想继续观察,可是二人只是耳语一句便停下来转到关于古迹石门的话题上去了,对此讳莫如深。王启年原本就有些老成的脸颊因此而更显沧桑。

    “我在这里研究了两天,却只是看懂了一点,你看,这个右下角分枝的阵纹,是不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王启年领着林顾走到古迹的石门前面为林顾指引道。

    “你是说……?”林顾抹去自己脸上的雨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还将手指沾以水迹,在略微风化的纹路上重新复绘上去,沉默良久后,凝声说道:“跟五年前我们去过的那个修士洞府上的阵图很像,应该都是灌注足够灵力才能打开制的阵图,只是……”

    “嗯,而且比那个还要精致和繁复,应该要比五年前的那个需要的灵力更多些!”王启年用手轻轻的抚摩着硕大石门上的阵纹,皱眉说道,“原先我还在担心是否能灌注足够的灵气呢,不过既然你们来了,大概是不成问题的。”在场之人,加上王启年自己,已经有五名神通五重境界的修士了,再加上其他一些低阶的修士,如果将灵力汇聚到一起,那可是相当惊人的。

    “所以你根据五年前的经历,才推测这扇石门之后,应该也是个古修士的洞府吗,”林顾恍然说道,他一开始也不清楚王启年因何而确定这是个修士的洞府,因为王启年肯定没有进去过,“这样的推测可不是太严谨,毕竟这种阵纹的用途是很多的。”

    王启年尴尬的笑了一,再次拉扯到伤处,咳嗽起来,林顾为他拍了拍脊背,将气息捋顺。

    “我想我能为你们解答一些事……”梁季次挠头憨厚的笑了笑,他看着两个不懂阵法的人在这里猜来猜去实在纠结。不过不能怪他们,因为毕竟阵法和丹术都是归云大陆上公认难学的东西,一个成名的阵法大家,完全可以依靠大量的供奉来支持自己的修炼。

    王启年听见梁季次开口,顿时如醍醐灌顶眼睛一亮,精神一下子就上来了,也不咳嗽了。他赶紧将梁季次拉到石门之前,客气的问道:“道友对阵法的精通着实让人心生感佩,不知有何见解……”

    “不用这么客气的,这上面有些我也是看不懂的,”梁季次听面相老成王启年竟然用这么客气的语气对自己这么一个小辈说话,十分别扭,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随便说说。”

    “嗯,客气是应该的,达者为师嘛,你说你说……”王启年笑道,林顾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梁季次,站到一旁默不作声。任禾暗笑,达者为师这个词说的好,他对王启年的好感突然拔高不少。

    “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小澈在任禾边透过人群看着正在仔细研究石门上阵图的梁季次,眨巴着大眼睛说道。梁季次今着一短打的土灰色劲装,显得尤为干练,与以往见到的大不相同,任禾也觉得这样的梁季次看起来还蛮不错的。

    前排的柳烟听到她发出感叹,于是扭头不屑的说道:“哼哼,肯定比你边的这个强多了,三重小修士还学人披黑氅,”说罢又是做着不屑一顾的表转回头去,有梁季次精通阵法在前,又有那个荒云明珠和公主下同时悬赏的任禾在后,所以此时她已然不再把其他男子看在眼中了,只觉得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自己。,而且她最羡慕的就是能把一手丹术练得出神入化的人,比如那个任禾,因为那意味着吃喝不愁灵石滚滚啊!

    这是……再一次躺着也中枪么?任禾泪流满面,他这次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啊,就莫名其妙的被贬低一番。小澈为难的看了看两人,悄悄的拉了一下任禾的大氅,以示安慰。

    “我曾在古谱上见过这个阵图的阵纹排列方式!”梁季次转过头用笃定的语气看着王启年与林顾说道,“这不是改革后的阵纹形式!”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面面相觑!众人都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阵纹改革就如同繁体字改编成简体字一样,千年前曾有一批强人因为感觉现行的阵纹过于繁复,于是联手将其简化通告天下,惹得一些低阶修士争相效仿,因为这种简化过后的阵纹更容易上手。当然,容易也是相对来说的,如果不下苦功,依旧会一事无成,这个改革只是将门槛放低了一些罢了。

    可但凡是改革,就总会有争议,另一批终其一生都在苦心研究阵法的保守派却始终表示这种新的阵纹书写方式,有可能抹杀了许多阵纹的严密,是没有经过时间检验的。所以,仍有一部分老古董是以改革前的书写方式来布置阵图的,只是这样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

    而眼前的这个石门,正是以改革前的书写方式来刻画的阵图,所以王启年和林顾才会觉得这个阵图要比他们五年前见到的那个精致繁复许多,事实上,经过梁季次的确认,他们终于敢肯定,两个阵纹根本就是一样的。

    如果梁季次没有看错的话,那么就意味着,眼前的这个估计,要么是千年前就留下的,要么就是某位老古董的洞府……那么这个古迹的价值就不可预计了!

    任禾能够明显感觉到细雨中的气氛忽然凝滞起来,就连原本细微的呼吸声都消失不见,只余心跳。他把目光转向眼前一直提醒自己要注意的人物,李老石,任禾看见李老石的嘴角竟然有略微的上翘,心神不由一凛,这可是个可以为了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时代!更何况是眼前滔天的利益!

    “可是这个风化程度,不像是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啊……”小澈有些迟疑的悄悄对任禾说道,“这个谷底的风可不小啊,形成这样的风化肯定用不了上千年那么久。”

    任禾也有些搞不懂,但是以上这些都只不过是推断罢了,只要一天不打开石门,他们就一天不会知道真相。

    “这边右下角分支的阵纹你们并没有看错,确实是要注入足够灵力才能打开制,而左上角的这个我也曾见过,这是太古时代流传下来的比较特殊的阵纹开启方式,很少见!”梁季次想了想说道。

    “太古时代流传下来的?现在还有人用么?到底是什么开启方式?”林顾疑问道。

    “有,不过不多了,这种方式很古怪,是以星空为标准的,就像是这个阵图一样,只能在朔月之,月华照在上面才能打开,这是古谱上的原话,”梁季次正说着,却面露疑惑。

    “道友在疑惑什么?”王启年看见梁季次的面色,不自的问道。

    “可是这里是归云谷底啊,怎么会有月华能够照到这里?”梁季次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王启年也被这个疑问难住了,确实,这里是归云谷地,整个行云山脉的云流都隐隐的在向这里淌动,有这么浓重的云雾笼罩,不就意味着这个古迹就是根本打不开的吗?就算是到了朔月之夜,月华也照不进来啊!

    众人听了之后顿时焦急起来,这么说,要空手而回不成?他们虽然是接受任务而来,理应不拿古迹分毫,但是眼前着梁季次等人推测门后可能是千年前某位修士的洞府,不由心动起来。到时候哪怕趁王启年兄妹二人不注意顺手牵羊出去一张古丹方,那也不枉来这里闯了一遭了,而且,也许他们可以不用再遵守当初的约定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无主,凭什么就该你全部拿去?

    “照梁小哥的话来推测,这里岂不是一个囚之地吗,反正怎么也打不开!不用管他,明夜既是朔月,明夜就能一探究竟!”林顾扫视了正在议论的众人一眼,沉声说道。

    囚之地?让林顾一提醒,众人才想起,如果朔月的月华真的是打开这处制的条件之一,那么故意挑选这么一个几乎永世不见月华的地方,刻上这样的阵纹,可不就像是要将人困厄在此,直到枯竭!

    而站在最后面的任禾此时却已经陷入震惊之中,因为,这个直径长宽各有三四丈的巨大石门之上的阵图,最中心的那部分,他是见过的啊!

    正是十方之境里,步桥下面湖底的那个曾被他破碎过的空间主阵啊,中心部分竟是一模一样的!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