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隐忧(第一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当任禾看见这本天子望气术的内容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愣住了,回过神后就马上从怀里掏出萧白衣给他的那本望气术,将两本望气术放在一起对照着看,他忽然惊讶的发现,内容竟然是一样的!均是以“天子望气,谈笑杀人”八个字作为开篇,只是字迹不同,一个苍劲,一个隽秀。

    而且萧白衣的那本显得更陈旧一些,书籍的下面已经有了破损,而且旧的那本望气术里面的还会偶尔出现几个错别字,却在清新的那本里面得到了更正。任禾不由猜想二者之间的联系,据萧白衣说,他的那本望气术在门派之中已经存在很久了,虽然这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任禾还是忍不住猜想,清新的那本天子望气术正是抄录萧白衣那本得来的!

    但是任禾现在根本没想过要去猜测清新与萧白衣之间的关系,因为他们二人有关系的话是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的。而是选择越过二人直接去猜测萧白衣所在的隐门,与万象这个组织之间的关系,可是这种神秘莫测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呢,它们的节点真的只是一个地球老乡聂廷吗?

    任禾盘坐在房间里的木上忽然拍拍脑袋有些头疼的想到,昨天才刚刚发现酒馆与隐门是有关系的,今天就又发现万象与隐门有牵扯,那是不是说万象与酒馆也有着一定的联系呢?他想起清新第一天对他说的话,万象是为了祖训而等待,可是祖训是什么,等待什么,任禾一概不知,他只是疑惑,万象存在的意义真的只是为了等待自己?这一切都像是一个怪圈,在无时无刻的压迫着任禾的肩膀,他似乎感受到自己如果真的是万象等待的人,那么也一定会有极为沉重的责任来等待他扛起。

    “清新,梁季次的师父吴卓羲……”任禾又回忆起在十方之境的门外将要踏进空间阵图之前,转头看到的那一幕,清新和吴卓羲正在熟络的交谈着什么,于此不难猜测出他们二人原本就是认识的,那是否代表吴卓羲也是万象的六人之一。

    万象的那六个星主,到底还有谁?

    梁季次也是吗?任禾想起那个憨厚的少年不由莞尔,梁季次应该不是万象的六个星主之一,先放下修为的高低不谈,从另一个角度去想,如果连梁季次那样诚恳的少年都是在演戏的话,那么这个归云大陆就太可悲了,任禾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感觉,也相信梁季次不是装出来的,如果一个人都已经不再相信自己的感觉了,那是不是也太无趣了一点。

    不猜了,缺少太多的细节与线索,还是那句老话,等待时间来揭晓这一切的答案,任禾坐在十米见方的小房间里透过窗外看到远处的天景,竟然不知不觉中已经是黄昏时分了,他看见远处的行人均被包裹在一片橙色的安宁的气氛中,有些神往,怔了好久才叹息道,但愿能够一直这么平静下去。

    窗子正好是面向东方的,任禾也正好能够从窗子里看到远处三十里外绵延起伏的归云山脉深藏于磅礴的云雾之中,明天就要出发了,一定要做好迎接危机的准备,毕竟人家出了那么高的价钱,可不是组织你去旅游的。

    任禾先将功法运行了一个大周天,感受到灵力有了些许增长,于是又将九印诀的‘临’‘兵’‘斗’三个字诀重新练习了三遍,直到他感觉自己能够施展的更顺畅之后才停了下来,去修习那本天子望气术。他按下心中的所有杂念,不再考虑这本望气术背后可能蕴藏的复杂的意义,将望气术先静静的通读了一遍,领会一下大概的意思。

    起初,任禾看见开篇八个大字“天子望气,谈笑杀人”之时还心中一惊,怎么望气之术还跟杀人之法联系起来了?往后大略看完才明白,这本天子望气术根本就是一门妙到毫巅的杀人之术,它的主旨竟然是教人如何看破他人的弱点来进行更简单的攻击,通篇都充满了一股浓重的杀伐之气,与任禾原先猜想的大有不同,但是这样更好,他正缺少这样的功法以面对即将到来危机。任禾明白,这危机也许并非来自那扇石门之后的未知事物,反而可能是深不见底的人心。

    这一入定,便是沉西山,星辰闪烁的深夜了,任禾慢慢的睁开眼睛施展起天子望气术来,竟然能够将空气中的灵气都看的清清楚楚,他还能透过客栈的木质墙壁看见隔壁正有两个团灵力一动不动的平躺着,似乎是两名修士已经入睡。任禾心念一动内视起来,这才发现这天子望气术不仅可以用来观察别人,竟然还可以用来观察自己。

    该进行每必须的功课了,他将神识渐渐收回到紫府中去,施展望气术去观察那些紫府壁垒上的戾气也有不少的收获,任禾的嘴角微微上翘,开始慢慢的凝聚起自己的神识。这次凝聚的过程中不再有那么强烈的疼痛感,只是稍微有一些肿胀,任禾知道经过昨天的破与立之后,自己的神识又有了极大的进步!有了这种认知,他便不再满足于只是简单的凝聚神识来撞破壁垒了,而是尝试着将神识的形状塑成一只锥子。

    可惜对灵力的掌握还是有些不足,任禾心中暗忖道,神识最终没能够按照他的心意锋利起来,但是已经足够了,他催使着神识狠狠的向这紫府壁垒上的一处戾气撞去,戾气瞬间崩碎开去消失殆尽,昨天花费了数次才终于成功的事,今天任禾只用了一次。当然,这不仅仅因为他的神识变强大了,而是他在昨天的基础上还利用天子望气术找出了紫府壁垒中最薄弱的地方!

    与此同时,任禾腹中的蕴神丹也转动起来分出一股清凉宜人的液体顺着周天的路径进入紫府来滋养破损的地方,紫府正以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可是,那股戾气如昨天一样并没有完全消散,反而分散开来进入任禾的神识,这些戾气是必须由任禾自己去净心破灭的!

    屋内忽有一瞬的寂静,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而后只见任禾猛然睁开双眼,上的紫芒顷刻间照亮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他向前一掌挥去,势若奔雷,啪的一声面前简简单单的宽大木桌应声而裂,木屑飞散。可是这还不足以化解他的戾气,任禾通过望气术看见隔壁那两团灵力,嘴角微一上扬便挥手催动紫雷向他们斩去,这几乎是汇聚了他一半灵力的奋力一击,在他眼中,墙壁已成浮云。

    “砰!”屋内扬起一阵浓重的烟尘与木屑,没想到这普通的屋子内竟然还设置有简单的防御,以至于任禾竟然没能劈开那面墙壁,反而被狠狠的弹了出去,待尘埃落定,任禾也清醒过来,他看着墙上那道宽阔的裂痕再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不由惊讶,自己在刚才的那段时间内竟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

    “咚咚!”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任禾迅速重新披起黑色大氅去开门,他知道客栈的负责人以及附近的客人一定都被这剧烈的动静惊动了。

    “您好,我是客栈的侍从,请问刚才里面是不是发生打斗?”任禾打开门就看见两个穿乾坤客栈制服的年轻人,其中为首的微笑问道,他不由感叹大组织的服务素养果然要好上很多,发生了这样的事都能保持微笑。

    而后又用望气术看去,两名年轻人竟然都有神通三重境界的修为,任禾再次感叹大组织的实力果然雄厚。

    “没事,里面就我一个人,练功时不小心出了差错,”任禾解释道。

    “能许我们进去看一下吗?”

    “恩,可以,”任禾让开子放两个人进屋,他听见走廊上已经有不少修士打开门来议论刚才的事,立马闪进屋。

    两名年轻人看了碎裂的木桌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墙壁上的巨大裂痕,两人对视了一眼为首的那位年轻人拱手笑道:“原来是神通五重的高手,失敬失敬。”

    “客气了……”任禾现在只想怎么能够尽快结束这件事,也没心解释什么了。

    “嗯……”年轻人斟酌了一下言辞后说道:“您也知道我们的规定,损坏的东西一般都是要进行赔偿的……”

    任禾立马明白过来,客气的说道:“哦,那没问题,毕竟是我不小心造成的,应该赔付应该赔付……额,赔付多少?”

    “十颗下品灵石,您在墙壁上这一击已经破坏了这间屋子的法阵,我们需要好几天才能修复,所以价格要高一些。”

    任禾一阵心疼,白天刚到手的二十颗下品灵石瞬间就交出去一般,但是理亏之下只好从怀中掏出灵石递给年轻人。

    “您是否需要再开一间客房?或者让我们打扫一下房间,为您换上一张崭新的桌子?”年轻人看着满地的木屑笑容满面的问道。

    “不用了,呵呵。”

    “嗯,好的,那我们就退下了。”

    任禾关上门无力的坐回上,他也没想到破除壁障竟然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早知道就在野外进行了,白白的搭进去十颗珍贵的灵石。他忽然想到明就要与柳岩小澈他们一起去完成任务了,万一伤到其他人该如何是好?

    但是破除紫府壁障是绝对不能停止的啊……任禾只好心下暗自决定在任务途中,每进行破除壁障的时候一定要离人群远远的,免得再做出这类疯狂的事伤到别人。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