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一个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记下我刚才怎么做的了么,山岳印、逐印、星辰印,这就是‘临’‘兵’‘斗’三字分别对应的手诀,你不仅要在一瞬以内将灵力汇聚在手掌上,而且还要观想这三个字的奥义才能成功,你来试试,”萧白衣重新坐回到黄梨木椅子上,轻笑道,“不过练习这个还需要极好的天赋和智慧,你能否成功,我也不知道。”

    任禾暗自吐槽,这明显是不信任他的之上啊……他静静的回忆了一下刚才的三个手诀,感觉并没有什么难的,便试着简单的比划了一下对萧白衣说道:“那我试试,不过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不试过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不过……既然你都能做到……”

    萧白衣听了任禾的话也不生气,而是抚掌笑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真是富有哲理,有了这句话,你的修炼路途上也会少一些曲折!”

    确实,许多事都是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比较困难,只有亲体会过才会懂得,任禾曾经在地球上的时候十分喜欢看小说,每次看别人写的小说总觉得很简单的样子,可真的到了自己写的时候才明白,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轻而易举的事

    任禾在地上学着萧白衣刚才的样子站定,同样把袖子挽到臂弯,惹来萧白衣一阵调侃的笑声。他不去理会,只是凝神准备着,但他并没有急于直接开始。反而缓缓的运行起长生诀,使自的灵力先默默的流淌了一个大周天。

    谋定而后动,做事之前首先要先做好应有的准备,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

    这个行为也引得萧白衣一声赞叹,他已经很少见到年轻修士有这样的素养了,大多都是急功近利的脾

    一个大周天即将结束,任禾觉得时机已到!

    “临!”任禾学着萧白衣的模样一声低喝,双手合在一处捏起了山岳印诀,只见他全灵力忽然颤动起来,短短的几秒之内便全部灌注在手掌之中而后再回归周天,任禾感觉经脉有些发,还有一种淡淡的疼痛!

    说来话长,而‘临’字诀的发动的时间只在须臾便有结束,任禾待到灵力平息后朝屋内看去,却发现根本没什么改变,微风依旧从窗棂外徐徐吹进,茶盏的云雾已然盘旋着凝聚成叶片的形状。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失败了,但他还不知道自己失败在哪里,于是任禾把疑惑的目光投向萧白衣。

    “手诀捏对了,灵力的掌控也比以前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只不过……”萧白衣故意停顿下来,看着任禾。

    任禾却不说话,这种吊胃口的小伎俩已经对他失去作用了,他只是平静的看着萧白衣。

    萧白衣闹了个无趣无奈的笑道:“你这个臭小子,只不过你灵力汇聚的速度虽然比以前强了不少,但还是太慢了,而且,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到底有没有理解‘临’字的深意,我说过,九印诀这个东西不光是依靠修为的,不然它也不会有那么神奇的作用。”

    “还要再快么……”任禾喃喃自语道,他自认为不会在理解上出差错,那么就肯定是因为速度了。而刚才那个速度,已经几乎是他的极限,怎么才能再快?他慢慢的陷入沉思,脑子中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变得更快!任禾就这样伫立在原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时间,仿佛天色也忽然空明了起来。

    萧白衣端起茶盏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竟然就这样站着进入忘我的境界了,真是给人太多惊奇的少年啊!要知道,忘我的修炼境界虽然不罕见,但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一片静默中,出人意料的没有任何征兆,任禾上的灵力再次流淌开来,于无声中再次完成了一个大周天,当灵力刚刚到达紫府的时候,忽听任禾再次低喝:“临!”字音崩碎而出,连桌子都有些颤动。

    少年的双眼猛的睁开,映出一抹紫色的光芒,手上的青筋一阵跳动,灵力竟然以比刚才快了两三倍的速度在弹指间全部汇聚与手掌之上。他的心里一片空明,忽然暗道,就是现在!

    “不动不惑!”

    萧白衣清楚的看见茶盏中原本还略微晃动的茶水突然有了一瞬的停滞,竟然真的成功了!他暗暗叹了口气,思忖自己当时选中了这个少年,不知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

    “成功了,”任禾内心一片宁谧的欣喜,喧嚣尽去没有一丝的尘埃,这大概就是‘临’字诀的威能。

    “真是给人太多惊奇的少年啊,这句话不知道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你知道我当初第一次成功施展出‘临’字诀练习了多长时间吗?”

    “多长?一个时辰?”任禾也有点好奇。

    “一个时辰……你还真是欠揍啊……我练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萧白衣撸起袖子笑骂道,做出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额,”任禾被惊到了,竟然是一个月那么久,他出言安慰道:“我只是比你聪明嘛,没关系,勤能补拙的……”他忽然抬头看见萧白衣上的那袭白色衣袍再次亮了起了,悻悻的闭上嘴巴,看来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谁的拳头大谁比较有理。这个真是万世不变的真理啊!

    “既然你已经能够顺利的施展出‘临’字诀,那么剩下的两个对你来说应该也不会太困难,不过你还是要记得经常练习,直到你能将它们熟悉的运用在争斗当中,不然就算是白学了,”萧白衣提醒道。

    任禾刚要回答一定会好好练习,一本羊皮纸小册子突然砸到了他的头上弹了一下眼看着还有一两寸的距离就要掉落在地上,任禾愣了一下连忙弯腰一把捞起。他站起来摸了摸被砸到的地方,回想着自己刚才的速度,着实比在地球上的时候要快多了,不由的一阵高兴。

    “喏,最后一件事,这是答应你的‘望气术’,收好,”萧白衣漫不经心的说道,好像是在应付一般。

    任禾闻言轻轻的拍了拍封皮,扉页右下角正写着‘望气术’三个大字。他怔了一下,再次向封页看去,这个字体……好熟悉,似曾相识啊!可是他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到过,他翻开封页向内容看去,越看越觉得熟悉。当他看见第三页里最后一行的妙心二字时,猛然脱口而出:“真如妙心!”

    那是十方之境里步桥上五重门额里的最后一块!他终于想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字迹了,那步桥上的五块匾额竟然和这个望气术的作者是同一个人,他向萧白衣问道:“这个望气术的作者是谁?”

    萧白衣明显没料到任禾会有此一问,沉吟着回忆了片刻说道:“应该是我们门派内很久以前的一位前辈,这个东西从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存在了,没听谁说起过有什么特殊啊,怎么了?”

    “哦,没事,”任禾心不在焉的轻声回答,脑中却在不停的旋转,他知道酒馆是地球老乡聂廷留下的杰作,而且萧白衣的门派也是聂廷一手创立,虽然这之间有一个最关键的节点聂廷,但是他一直没有将二者联系在一起,因为不管从哪里看,萧白衣都不像是与酒馆有联系的样子,但是此时,任禾不得不去重新考虑这些问题了。

    因为在宴会中,不出意外的话,这场刺杀的幕后导演正是那位黄昏酒馆的首席执事凌云!任禾有些惊疑的看了安静品茶的萧白衣一眼,而后看向窗外的晨曦,陷入了片刻的迷茫。

    漫长的沉默,萧白衣也没有说话。

    任禾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他最终决定继续相信萧白衣,他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且萧白衣根本没必要杀他,这当中有太多的线索是不完整的,如此便凭空臆想别人,本就是不好的。

    “你要走了是么,”他记得萧白衣刚才说过这是最后一件事,那么事办完就应该是离别了。

    “呵呵,是的,明要去荒云拜访一下老朋友,然后北上,去见见那位楚国主,”萧白衣轻笑解释道。

    “然后呢,回国么?”

    “应该是,但愿赶得及在盛夏到来前回到……家里,”萧白衣说起‘家’这个字眼时还有些生涩,但他的心里并不排斥。

    “保重,”任禾郑重的说道。

    萧白衣明显的一怔,而后展颜,以同样的语气说道:“你也保重,”而后想了想又说道,“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再去见那位公主了,躲在暗处总要比暴露在明处要好的多,这是唯一的忠告。”

    “看来又要一个人了,”任禾耸肩笑道。

    下周又要继续没有推荐的生活了,话说这次的品书试读也不是很给力,收藏都没怎么动弹,再次希望看过这本书的朋友把书收藏了。。。万分感激)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