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破与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杀生之术……”任禾细细的品味着这四个字背后的含义,忽然感觉这四个字在内心深处静静的释放出一股冷意,不问道:“你们金丹国士每天想的也都是打打杀杀置人于死地么,这样的杀戮之心怎么去追求平和的天道?”

    萧白衣淡然一笑,说道:“只有那些没真正踏入‘道’的堂的修士才会这么认为,其实与其说是追寻天道,不如说是追求我道。”

    “我道?”

    “我道就是自己的道,大道三千,人人皆可不同,太古时代就有一位国主曾用杀生之道登临神藏境界,还有一位御女三千合道,所以不用刻意的去追求什么,只需要保持本心即可,本心才是最重要的。比如揽月台上的那位楚国主奈门摩尔,追求的就是泯灭众生、孑然一的道,而咸阳城中的那位,哦,就是你父亲任启,追求的就是毁灭的道,而微绝尘嘛……”萧白衣说道微绝尘的时候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似乎也在努力思考,“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任禾听见萧白衣说道‘咸阳城的那位’,首先想到的并非是任启,而是捭阖宫前的那株天地间一抹墨色、白色、红色衬托得惊心动魄的墨梅,还有捭阖宫里的那个坚韧倔强的少女微屏。任禾现在每次想起那个冰天雪地决绝姿态的微屏的时候心都会有些复杂,虽然他已经和原先的二皇子融合了,承载了原先的所有的感,可以说二者本就是一体的,只不过隔着虚空各自的生活着,但是他还总是觉得有些别扭,因为毕竟是有些不同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偷窃了别人的东西一样。他由衷的喜欢记忆里的那个女孩,却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他也不清楚微屏会不会接受改变之后的自己,所以很踌躇。

    现在想想,微屏得到他出现在楚国东南的消息,一定会不远万里的赶过来,那时候他该怎么做?理直气壮的代替,还是……任禾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选择,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但愿路到桥头自然直。

    “你的‘道’又是什么呢?”任禾好奇的向萧白衣问道,在他眼中,萧白衣起初就像是一张画卷上的平面人物,而他看到的,正是超然物外脱俗的一面,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明白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复杂的,不可能只有一面,所以他想知道立体的萧白衣究竟是什么样的。

    “我的……我的道是随心所的道,呵呵,言归正传,你现在想这些都没有用,离‘道’还远着呢,还是先解决自己上的戾气,坐好,”萧白衣轻笑道,并没有深谈自己的道,而是从袖子中掏出一只小玉匣来递给任禾。

    “这是什么……蕴神丹!”任禾打开玉匣后惊讶的说道,他在炼丹大会那天见过这种丹药,正是刑圣杰炼制的蕴神丹的样子,据说服下之后,可随着灵力的修炼而增长神识。

    “这枚丹药你这个时候服用再好不过,打破紫府壁障的过程要持续二十八天,这枚丹药能在这段时间里帮助你很多,服下,准备开始,”说着萧白衣把茶盏倒扣在木桌上,示意任禾开始。

    任禾将深紫色隐隐释放着宝光的蕴神丹一口吞了下去,这颗蕴神丹与刑圣杰那颗有些不同,蕴含的灵气要多上很多,显然不是凡品。丹药刚一进入腹中,任禾便感觉丹药上融化出一道清凉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周天路径,慢慢的流淌起来,最后进入紫府,而丹药的主大部分还停留在他的腹中,看来真的是可以持续几十药效的极品灵丹。

    “怎么开始?”任禾疑惑的问道。

    “你只需要凝神静气,压缩你的神识,去选择一处需要打破的紫府壁垒将其冲撞开就好了,”萧白衣平静的说道,一白衣在光线略暗的屋内渐渐泛起一层毫光,袖口的那朵暗纹着的白莲花也亮了起来,任禾感觉自己上多了点东西,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心神莫名其妙的平静下来,如一池水,不起涟漪。

    任禾闭上了双眼,静静的感受着紫府内的一切,思考着该如何下手。似乎为了印证萧白衣的话,他忽然看见紫府壁垒上有着二十七处明显与别处不同,其中有两团戾气竟然凝聚在了一处,隐隐连接在一起,颜色也要比别的地方更深一些,就像一只巨大的枷锁,散发着丝丝的森寒气息。

    既然知道了问题在那里,就好下手了,但是任禾又被难住了,怎么压缩神识?他能够轻松的将神识凝聚起来,却没办法像萧白衣说的那样将其压缩,他忽然心中一动,控制着外层的神识向里面慢慢的挤压过去,果然看见紫府内神识的云雾变小了,也变得更凝聚了。任禾心中一喜,继续按照先前的思路进行压缩。

    忽然,脑中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这是过度压缩神识的结果。疼痛的感觉让任禾一下子在紫府中失去了目标,直抱头痛呼,原本渐渐凝缩的神识顿时有了松散的迹象。

    “守住心神,这点小小的痛苦算什么!”萧白衣低喝道,低沉的声音直接穿透一切阻碍到达任禾的紫府,他上白衣的毫光一时间照亮了整个屋子的每一个角落,熠熠生辉。

    任禾听到后立马清醒过来,收拢心神,将神识重新凝聚起来,忍住一股钻心的疼痛继续压缩下去,腹中的蕴神丹也再次融化出一道清凉的液体直奔紫府,清凉的感觉让任禾顿时一阵舒畅,这就是痛并快乐着。

    神识的云雾渐渐的凝聚成原来的二分之一大小,浓郁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任禾内视了一眼,觉得可以试一试了,却听萧白衣淡淡的说道:“继续压缩,直到三分之一大小的时候才可以,你紫府内的那些戾气已经快要连接在一起了,可不像初时的那么脆弱了。”

    任禾觉得凝聚神识的时间尤其漫长,每一秒都可以被放大到几年那么宽广,难熬。直到终于凝聚成三分之一大小,他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任禾内视着紫府的壁垒,决定先选择一处最为薄弱的地方进行破碎和重塑,第一天,权且当做试手便好。

    他下意识的深吸一口气,却发现自己的心神还沉浸在紫府中,自嘲的笑了笑,便催动着那团神识云雾猛烈的向左下方冲撞过去。

    轰!紫府内忽然想起一声震耳聋的声响,任禾再次感受到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差点崩溃在紫府中,他内视过去,却发现紫府中的那处壁垒依旧完好无损,竟然如此的牢固,而他的那团神识云雾却有些松动了。他凝聚了一下神识再次冲撞过去,又是轰的一声,壁垒处慢慢的裂开了一丝纹路,任禾一鼓作气的凝聚了神识后继续撞去。

    轰!裂开的纹路渐渐变成了蛛网状的碎痕,但是依旧没有完全破碎,任禾心中狠意顿起,这次他咬着牙将神识的云雾凝聚成了四分之一的大小,以奋不顾的姿态狠狠的撞向那处壁垒!

    轰!破碎了!任禾在剧烈疼痛的同时内心一阵欢欣鼓舞,仿佛原本绵雨的天空一下子晴朗了许多。可是还没等他高兴起来,却见紫府中那处破碎的地方震起一阵黑色的戾气,瞬间便渗进了他的神识云雾中,根本来不及阻挡!

    任禾慢慢的睁开双眼,眼眸深处一片紫意,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萧白衣片刻,而后刹那之间腾而起,裹挟着耀眼的紫色电芒席卷向一袭白衣,并指如刀狠狠的斩了过去,此时他的心神已经被极度浓郁的杀气所占据,心中想的再没有其他,只有杀戮!

    屋内的空气一阵剧烈的波动,萧白衣的衣袍被这阵狂风吹的向后飘去,他淡淡的一笑,一只手轻轻的护主茶壶,另一只手伸出手指,轻轻的向前一点,一层波纹开,他与任禾之间竟然凭空多出了一扇灵力的屏障。

    任禾的形狠狠的撞在屏障上不能前进半步,忽听他一阵暴呵,发髻上的八景瞬间绽放出一朵火云壮烈的扑向屏障处,就在火云纹路与屏障接触的一瞬间,二者皆崩碎开来,萧白衣心里犹如被太古君王的铁蹄重重的踏上了一脚,萧白衣眼中露出一丝诧异,这一踏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惊讶的是,八景竟然在这少年手上重复昔年的风采,果真是有缘人吗?

    他一拂衣袖,任禾便被无形的灵力轻轻的甩了回去,萧白衣低喝:“还不收拢心神,重塑壁垒?!”这句声音中直接掺杂了一些音杀的巧妙运用,犹如当头棒喝,直接将任禾神识中的那股浓烈杀气轻描淡写的散去。任禾如梦初醒,立刻盘腿而坐,凝神修补起紫府的壁垒,他现在才知道,这破与立的过程远要比萧白衣之前说的更凶险许多,必须加倍小心。

    收藏,一切都为了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