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又见白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今天,你收藏了吗。。。?

    “萧白衣,”石塔之上的女子看见虚空之门中出来的人轻声道。

    “纸墨师妹,好久不见,”萧白衣展颜笑道,依旧一袭白衣,袖口上暗纹着一朵浅浅的白色莲花,在整片的素色之中并不是很明显。

    “你为他而来,他怎么会来到我这里?”

    “是的,不过真的只是个巧合,我也没想到他穿过时空缝隙后竟然来到了这里,看来冥冥之中自有注定,我的心里忽然有一丝不好的预感,”萧白衣的一白色袍袖无风自动,即便是在说‘不好的预感’这样的事,笑容都丝毫不改。

    “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白衣师兄在试探什么,在害怕什么,一个被囚在千年石塔之内的人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萧白衣听了之后捂住额头无力的喊道:“师妹,这句话你都讲了三十多年了……没有害怕,只是绝对着实有些巧了,两个……竟然聚到了一起。”

    “是么,确实很巧……你不说我都想不起来,我被困在这里已经三十多年了啊,”纸墨叹息,似乎能看见石塔之上的女子正在默默的自伤自怜。

    萧白衣不再说话,他知道塔上的那位师妹又陷入自己的世界了,以前还不是这样的,这是近十年来才有的毛病,大概是孤独的太久了。

    他蹲下去,看了看任禾已经散发出浅蓝色的面颊,还有青筋不断跳动的额头,伸出自己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放在任禾的伤口上方,一阵白光闪动,空气里静静的起一圈波纹向地上的任禾笼罩过去,而后又收拢回来,当那一圈波纹重新凝聚成一个点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指尖正漂着一团幽蓝色的液体,“修罗啊。”

    这幽蓝色的液体正是进入任禾体内的毒素!

    “风闻秘术,修罗之毒同时重现归云大陆,看来外面的世界已经乱的不行了……又要有多少无辜的生命因为你们的谋与阳谋陨落于战争的火焰?”纸墨的语气中充满的揶揄与调侃。

    萧白衣听了却丝毫没有在意,依旧平和的笑道:“风闻秘术和修罗之毒那些可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只是想……杀了奈门摩尔和任启而已,统一之后,就不会有战火了。”

    “战火是永远不会平息的……谈笑中说杀人这样肮脏的事,还非要绑架上自己的理想,看来地上的那个少年真的和你很有缘,”不知纸墨是不是忽然想起了任禾杀人时脸上的笑容,不屑的说道。这对师兄妹真的很像,连不屑的语气都是风轻云淡的。

    “哦?”萧白衣眉头一挑,笑道:“这我还真的不知道,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呢,文文静静的,前几天还见他杀人都会流泪的,根本不像是归云大陆的人,你说呢?”

    “你的最后一句还是在试探我吗,不过我很乐意告诉你,他确实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女子轻笑道,忽然她想起了什么,讶异的问道:“传道卷轴,肯定是因为他看懂了传道卷轴你才会这样试探我,你们为了掀起战火,真是不惜下血本啊,这个少年在你们的计划里面充当什么样的角色……?”

    萧白衣听了之后兀自的沉默了,半晌后才喃喃的答非所问的说道:“真是向往那里啊,竟然能走出祖师爷那样的天纵奇才,任禾这个善良的少年,还有你这样的……额,不好形容的,”萧白衣尴尬的笑了笑,而后又问道:“那里也有战火吗?”

    “也有,而且要比归云大陆更频繁,战火不断,”女子的语气平静。

    “祖师爷提到的那个桃花源记真的存在吗?”

    女子听了之后原本平静的绪中忽然爆发起一股怒气,骂道:“别跟我提那个文盲,一点都不尊重古人的著作!桃花源记的最后一段里,‘高尚之士也闻之,欣然规往’之后还有一句,‘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他根本没有说!还有他留下的那句被你们当成至宝的古训,‘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连他自己怕是都不知道后面还有一句‘但这百分之的灵感往往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更重要’!他这个文盲!”

    “额,师妹息怒,祖师爷已经消失了近万年了……”萧白衣看看地上的少年再看看塔顶,无奈的苦笑着。

    “我息什么怒,你们把我骗到这里说有祖师爷留下的文学宝库,当初我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货色竟然傻乎乎的跟来了,我要早知道他是个文盲,绝对不会跟你们过来!你看看里面都有什么,都是他凭着记忆手抄下来的金瓶梅和金鳞岂是……”女子说到一半便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仿佛正在拍着自己的口平抑着镇压多年的怒火。

    “其实,我年少的时候,看那些的,黑衣也看……”萧白衣抹了抹鼻子轻声笑了起来,“难得你今天说了这么多话,以前你总是沉默寡言的,也没有这么大的火气……”

    顿时,天空仿佛也为女子的沉默而凝寂下来。

    “画扇姐姐送给你的那朵神奇的就算没有根茎也会绽放的莲花,还在么?”纸墨轻声问,声音虽小,却能隔着十几丈的距离从塔顶悠悠的传递过来。

    “还在家中院子里池塘中飘着,每到仲夏,仍旧会静静开放……”萧白衣想的有些出神。

    “你还喜欢着画扇姐姐么?”

    “喜欢。”

    “后悔吗?”

    “奈门画扇……虽然我很喜欢她,但始终没有告诉她。因为我知道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萧白衣淡淡的笑道。

    “难道夜深人静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为当初没有告诉她而后悔?”

    “没有,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只要归云大陆一天不统一,就永远不可能。虽然只是永恒地接近,却永远不能真正抵达……”

    “一提到画扇姐姐,你竟然比我还文艺,老娘受不了了!”女子忽然一改先前慢条斯理的语气,大声的嚷嚷道。

    “呵呵,那我就带他走了,纸墨师妹保重,”萧白衣笑道。

    “虽然我不恨你们把我关到这里,但我还是要提醒,有朝一我若能脱出困境,一定会去阻止你们将战火蔓延到整个大陆,普通人是不应该为你们的野心与理想殉葬的,”纸墨语气突然郑重起来,十二尊神怪石像手中的铁索忽然剧烈的抖动起来,仿佛是在证明她话中的真实

    萧白衣沉吟片刻说道:“知道了。”

    “还有!”

    “嗯?”

    “不要再利用那个少年了,他比你们所有人都要赤诚。”

    “历史的车轮已经转动起来,每个人都不会置事外的,”说罢萧白衣便提着任禾的腰带迈进了黑洞似地虚空之门。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