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文艺女青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漫长的阶梯尽头的天台上随着女子的叹息而忽然凝寂,任禾心中的戾气也忽然平淡了不少,仿佛女子的声音天生就有平静他人心神的作用。石塔旁静静伫立着十二只以神怪面目雕刻的石像象征着天神的拱卫,伫立在石塔的四周,每个石像的手中都牵起一天长长的铁索,以石塔为终点横贯在空中。

    “你被困在这里的吗?”任禾感受着戾气重新收拢回紫府时的痕迹,大声问道,此时他眉宇间因为戾气久久萦绕而褶皱起的痕迹也淡淡的散去,高亢的询问声穿透云层直直的递了上去。

    却没有得到答案,只听塔尖上的女子轻声道:“是混迹市井做一名传道者呢,还是远离滚滚红尘做一名信奉者?”

    “什么?”任禾诧异的说道,他被女子的话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以为,文艺者并不需要将自与大众隔绝开……并不用陷入鄙薄大众然后证明自的超凡脱俗中的泥沼……”女子并没有因为任禾的追问而停止下来,反倒更像是自言自语。

    任禾顿时怔怔的无语了,遇到一个玩游戏穿越的聂廷已经够奇葩的了,没想到又遇到了一个文艺女青年,但是无论怎么说,同是地球人,总会有一股亲切之感。

    “喂,你叫什么?我也是来自……”任禾高喊道,可是还没说完,便被左侧一个石像之后暴起的杀机打断,而杀机的来源,正是跑在他前面的那名刺客,竟然一直都躲在侧。大意了,忽然遇到老乡的激动让任禾都忘记了要展开神识!

    刺客起初也听到了歌声,但是歌声的主人并没有理会他,而且任禾登上天顶之后,女子也并没有提醒任禾。如今,他猜测到女子是被困在塔顶的囚犯,当然要趁任禾失神之际抓住机会。

    这个小世界是没有风的,可是,忽然起风了!

    又见风缚术,此时已经不是水下,刺客的风闻秘术再次展现威力,而且更甚。空气中可见的青色气流旋绕着任禾的体,将他狠狠的勒紧动弹不得,只余头部和颈项在外面露着。刺客的匕首转瞬及至,银色的光弧如一轮小月,而后忽然腾起,要重重的剜开他的脖颈,这一切都在默然中完成,刺客暴烈的姿态已然回复至初见之时,他明白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不成功便要死!

    塔尖上的女子却并没有受到塔下杀机的影响,仿佛世间一切都与她无关,她自己便是她的时间。女子继续慢慢的淡淡的说道:“其实,大家都只是需要呼吸的凡人而已……文艺,并不只是某种造型或格调,它也许只是人生活的一种状态,我欣赏一切理想主义者,无论理想本是如何卑微或者卑鄙…”

    原本无风的小世界此时因为刺客的风闻秘术而狂风大作,神怪石像手中的铁索一阵晃动,发出刺耳的声响,天色仿佛因为触怒了神佛般顿时晦暗,这杀机中的轻吟低语给任禾一种强烈的错觉,一边是冷酷的杀机一边是女子的温柔,太荒诞,像是一场话剧。

    “喂,文艺青年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啊!”任禾双目紫意然然,仰头怒吼着回应女子,心中戾气随着危机的到来再次猛烈翻滚起来,在紫府中弥漫开来,周的灵力狂躁着盘旋而起,顿时摧裂了风缚术的包围,刺客此时的风缚术对他来说已经太弱了。任禾匆匆的举起手臂来挡在脖颈上,木乙紫雷的光芒转眼间包裹上手臂与衣袖,浓密的灵气形成一层厚厚的防护,试图裆下刺客的攻击。

    可是这种简单的没有技巧的灵力凝聚的作用并不是很大,有蓝色匕首上汇聚风刃只是顷刻,就将灵力划破,重重的斩在任禾的左手臂上,好在任禾右手够迅速,狠狠的撞上了刺客的手腕,将大半的力量抵消掉,才免于被削腕的痛苦。可即便是这样,任禾手上的伤口仍深可见骨,露出肌里面的一片惨白,一丝有蓝色的液体也慢慢的渗了进去。

    修罗!任禾想起了毒药的名字,浑渐渐有了发冷的感觉。

    “靠!”任禾再次怒吼,右手上的电芒大作,远处的石塔都被渲染上了一层绚烂的紫色,刺客心口处一道光芒隐隐放出,而后碎裂,两人均向远处摔去。

    刺客的偷袭不算成功,但也算重创了任禾,将修罗之毒划进了他的血液之中,只是……他上的防御法器的最后一次使用机会也没有了,而修罗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发挥作用。

    一瞬的死寂。

    二人站起来站在原处凝神以待,忽听塔尖上的女子再次说道:“不是每一寸黑暗都需要光明,不是每一个生命都需要包容…为什么不死去?”

    任禾听了以后笑道:“喂,文艺真的不流行了啊,你离开地球的时间太久了!”

    “嗯?”塔尖上的女子忽然停了下来,像是被某个话题忽然吸引住了,“地球,太久,你是地球人……”

    侧忽然传来阵阵尖啸,任禾没有回头也没有空隙回头,他知道那是刺客们曾经在拍卖会步廊中使用过的蜂刺,一共三支,在近处释放出来几乎是避无可避的。他猛地转向左,蜂刺全数落空,咄咄咄的钉在了旁的神怪石像之上,连针尾都没了进去,这次,高于一般修士的神识救了他一命。

    任禾大笑着看了自己血流如注的伤口一眼,伤口已经开始整片的变了颜色,泛出一种诡异的幽蓝,大声的回答石塔上女子的问题:“是的啊,地球上的宅男啊!”说罢,整个人跃上空中向刺客扑去,转眼间化作一团电芒向着刺客去,此时杀意滚滚的任禾已经不喜欢被动的接受什么了,他更喜欢主动,置生死于度外!

    忽然,他头上发髻中的八景好像感受到了他内心深处的那股奋起舍生的精神,一时间火云纹滔滔滚动起来,慢慢的翻动成一大片云海熠熠生辉!

    刺客感觉自己的内心深处好像被什么东西以最壮烈的姿态撞入,那是力量啊……那是道的力量在进入你的灵魂。这时候那些太古时代的君王国主,那些大道法则,将在你的灵魂深处复生。他们的云兽的铁蹄就像践踏你的灵魂那样在你心中驰过,你所最牵挂的,你所最畏惧的,你所最执着的一切,都将以噩梦展现。刺客的表刹那之后痛苦起来,那是八景与主人心灵契合后所展现的力量,震慑心神!

    直到这一刻,八景才算是认可了任禾,只为那一束义无反顾的内心深处的光辉!

    当刺客从铁蹄中清醒过来时,任禾已经如鹰隼般展开翼跃到了前,手臂先是向后的提拉了一下,以凝聚更强劲的力量,而后子前扑,将如刀闪耀的手掌向前劈去。紫色的稍显宽大的衣袖因为惯力而向后抖动,空气中再次卷起狂烈的风,这次不是刺客风闻秘术使然,而是任禾迅疾的动作而带起的狂烈气势!

    刺客大惧,周天境下怕是无人再能有次暴烈的手段了!仓促间,他手足无措之下只能够把匕首笔直的抬在前,试图以两败俱伤的手段来迫任禾放弃这次无匹的掌劈。可是任禾却浑然不惧,毅然决然的下劈,仿佛他体里流淌的并非血液,而是天地间最炽烈的火焰,照亮了天空!

    又是一瞬的死寂。终于结束了,承诺兑现,风轻云淡。

    石塔顶处得女子叹道:“宅男果然才是最凶残的……”

    “嘿嘿,男人,就应该对别人狠一点,”任禾没有抬头的轻笑说道。

    “滴答,”从任禾的心口处的匕首上掉落出一滴血来,血液滴在沉寂的空间之中十分刺耳,就在刚刚那一瞬,任禾的手掌落在刺客上将他杀死的同时,那柄带着幽蓝痕迹的匕首也扎进了他的心口,只是幸好刺客的手要慢上几分,所以并没有刺透心脏。在扎进去的同时任禾便运起木属的灵力将伤口治愈,最终只流出了一滴心血。可是,毒药……

    “谁说……没有枪头就扎不死人?”任禾语气有些虚弱的学着唐伯虎点秋香里周星驰的样子将刺客轻轻的推倒,连戾气的翻滚,如修罗般的毒药,都无法阻止伪台词控说台词了……

    他慢慢的跪倒在地,双手死死的撑在地上,手背上的青筋突起,不住的跳动,头上渗出黄豆大小的汗珠,脸色惨白起来。

    “修罗之毒啊……”女子轻叹。

    “呵呵,你也知道修罗么……我以为我自己都忘记了,”任禾惨笑道。

    “值得么,我对着寺前的雕像发问:是谁负责这离奇的人生?老朽的雕像瞅着我发楞,仿佛怪嫌这离奇的疑问,”仿佛女子正扶着塔上的栏杆在揽望,而后出神。

    你妹的,竟然还喜欢徐志摩……任禾重重的向地上倒去。

    忽然,他侧洞开了一扇漆黑的虚空之门,而门中,正走出来一袭白衣如是。

    求收藏啊求收藏。。。。一更。。。但愿质量你们还满意。。。)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