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歌声(求收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小世界里,暮三月,草长莺飞。

    任禾慢慢的踏着小径往前走去,一些杂草从小石板的缝隙中长了出来,由此而显得有些荒凉,前方树林里影影丛丛,看不清全貌。这是任禾第一次主动去追杀别人,所以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无论是在树林中以偷袭的方式杀死三个意抢夺灵石的人,还是在宴会上用最暴烈的姿态,用筷子将刺客钉死在条案之上,更或是在墨色的湖水中生死争斗,他都只是被动的罢了。

    而如今少年内心的疯狂被戾气激起来,竟然已经开始化被动为主动了,真是世事无常!他的眸子里一片紫意弥漫,正是他的灵力急速运转的表现。

    此时他体内的周天已经今非昔比,不论是肝脏中青绿色的木系小周天,还是肾脏中水蓝色的水系小周天,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壮大,而且木系周天里的木乙紫雷更是绚烂的耀目,饱满旺盛至极。紫府中的神识云雾,也达到了从前的一倍还多的境界,堪比神通五重修士!

    但是任禾与一般的修士不同的是,一般的修士无论大门派的弟子或是散修,总会有个将其领进门的人,最起码也要教授一些基础的东西,比如基础的灵力运用,基础的法术常识。就像是梁季次有吴卓羲,苏妲己明王有荒云派的掌门,可是任禾没有,像是草根一样,他的一切,都是从传道卷轴开始的,上面只有一长生诀和一些地球老乡认为有用的东西。而最基础的东西是一点都没有的,所以他现在对灵力的控,完全依靠他本的天赋。如果不是在漩涡中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恐怕他现在连木乙紫雷外放都打不到人,更别说追杀别人了。

    继续向深处走去,却一直没能看见那名刺客的影,任禾有些疑惑,难道刚到这里,他就敢贸然的深入吗?难道不怕这个小世界中另有玄机?

    正想着,忽然听见前的树林里一阵响动,任禾瞬间便把神识延伸出去数十丈之遥,而在水里的时候,却只能延伸十丈有余,天差地别,那池湖水果然有诡异。任禾‘看见’了刺客的影,就在树林里!刹时,任禾眼中的杀机顿起。

    可是他刚要运起中紫雷奔袭上去,却听刺客率先站了出来开口说道:“下,你我如今均深陷此地,不如化干戈为玉帛,以谋生存,如何?”此时刺客也很无奈,他原本运起风闻秘术里特有的隐蔽气息的功法藏在树林中屏气凝神,准备对任禾施以雷霆一击,却没想到不小心踩了个空,本以为自己隐蔽气息的功法可以蒙混过关,但是在那铺天盖地的杀意锁定住自己的那一刻,他便知道侥幸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只好先出声求和。他现在已经没有信心正面和任禾争斗了,必须等待更好的时机。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讨厌你的眼睛?”任禾一步一步的向前淡然的走着,完全没有谈和的意思,男人本应最重承诺,说到做到,既然说出过的话,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

    “下是……什么意思?”刺客讶异道,他不知道这跟眼睛有什么关系。

    “我以前看动画的时候,有些女孩子是灰色的眼眸,好看极了,可是我看见你灰色的眼睛的时候,总是会想起死人啊,真是不痛快,”任禾轻笑道。

    任禾神识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刺客的面色一变,刺客寒声道:“下就不怕杀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孤独一辈子么?虽然下现在的修为已经在我之上,但若是遇见什么妖兽或是阵法,怕是下也讨不了好去!”

    “管好你自己,哈哈,”说罢,任禾便冲了上去,可是刺客见机的更快,还没等任禾说完,便扭头向这个小世界的更深处跑去,枝梢上的树叶被风卷的一阵晃动,纷纷飘落,竟有了秋时的景色。

    两个人展开形在树丛之中你追我逐,任禾也不用再顾忌路上会有什么阵法或者陷阱,刺客在前面正好可以充当探路石的作用,反而是刺客在逃跑的过程中有了许多的顾忌,速度一直不能很好的发挥出来。刺客抽空回头看了一眼,心中一急,眼看与任禾只有几丈的距离了,他还记得那抹紫色雷鸣的威力,上次侥幸依靠防御类法器躲过,但是他上的防御类法器此时仅仅只剩下一次使用的机会了!

    刺客咬了咬牙,终于不再顾忌可能出现的危险,将速度提升至他所能达到的极限。转眼间,竟一下子又将任禾甩开了十几丈的距离,他心中暗喜,先前太过忧心紫雷的威力,却没发现后这位皇子下竟然没有法方面的功法,于是心中大定,起码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生命之忧了。

    树林中,距离越拉越远,起初,任禾还能够看到刺客的影,再后来,竟然只能用神识来锁定,最后,就连神识的距离都够不到了。尼玛的跑这么快……

    任禾顷刻间便跑到了尽头,只是在冲出树林的那一刻,任禾竟然看见一条阶梯……与其说是阶梯,倒不如说它是天梯!整条天梯均是从一座完整的大山上开凿出来的,每一个阶梯都仅仅只有半只脚掌那么宽,却有半人那么高,整条天梯直耸入云。高处得云海波澜起伏,就像是纪录片里将几的云海拍下来,然后再快放给别人看,宛如真实的大海,惊涛拍岸。

    他昂头看去,正好望见刺客的影在天梯之上已经成了一个小黑点,而后消失在磅礴的云海之中。

    忽然,云端传来一阵女子清脆悦耳的歌声,任禾起初有些警惕,以为又是苏妲己与明王那样的以声音摧人心神的功法,可是渐渐的却发现,那只是平常的歌声,反倒像是个小姑娘闲来无事时一边看着景色,一边在唇霞之间的轻吟浅唱。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草丛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面……”

    “这是……罗大佑的歌啊……”任禾茫然的自语道,他已经太长时间没有接触过有关地球的东西,时间漫长的就像是已经百年,恍若隔世。任禾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天梯的顶端,那片云海。

    云海被任禾带起的风卷向两边排开,长年未经打扫的阶梯被卷起一路烟尘,任禾听着耳边的歌声,感觉心都好了一些,脚步也比以往更快了一些。

    可是云海总是没有尽头,阻挡着顶端的景象,直到任禾登临天顶的那一刻,才终于有了一睹全貌的机会.那里,竟然是一座宽广的高塔正矗立在一片壮阔的平地之上,而平地皆以巨大的青石铺就,完整契合,险些连缝隙都看不清楚!而歌声,正从塔尖上传来.

    “现在是三月天,你怎么唱夏天的歌呢!”任禾有些气喘,双手撑着膝盖对着塔顶歌声处高喊道。

    歌声顿时停顿了,一下子,仿佛时间和云海的波涛也停顿了,只听塔尖上的女子叹息道:“太长时间没出去过,竟连季节都搞混了……”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