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紫雷,灭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求收藏啊求收藏。又掉收藏了。。。

    时间回到前一刻,幻境未碎之时。

    湖水中一片黑暗与沉寂,能听到只有水流在耳边呼啸而过,任禾渐渐卷入漩涡中的体里却闹极了,长舌厉鬼、断头厉鬼、剜心厉鬼呼啸不绝,叫声却只响彻于任禾的紫府之中。每一只厉鬼都面目狰狞之极,完全看不出它们生前竟也是与一般人无二的修士,也许有些还德高望重,这每一只厉鬼背后所隐藏的杀孽,都足够那位王后下死上数千次。

    此时,如果任禾还能够内视,他一定会发现自己的体,除了五脏的核心部位以外,都已经残破不堪了,包括他紫府。紫府是修士们的脑海与神识的中枢,一般每个修士的功法,都会最终连接紫府为一个大周天,不然修为提升而神识没有提升,也没办法纵那些骇人的灵力。所以,紫府至关重要,对于金丹国士之下的修士们,紫府破灭,就等于命破灭。

    任禾的紫府比一般的神通境第四重修士要大上许多,也许是得益于地球老乡留下的长生诀功法,化境界的修士的功法,能差到哪里。

    而现在,略显空旷的紫府之内原本的神识惨遭吞噬,二十八只厉鬼在紫府中呼啸不绝,任禾彻底陷入昏迷,只待厉鬼们撕裂了整个紫府,他就要葬湖底了!

    黑暗中,忽然跳动起一丝紫色的电芒,只是闪烁了一下,便又重新归于寂静。

    紫府中的二十八只厉鬼停下了形,疑惑的朝那边看了一眼,却再也感受不到什么,于是继续破坏与吞噬。

    忽然,黑暗中再次跳动起了一丝紫芒,而后再次熄灭。

    这次厉鬼们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那是任禾五脏的位置,也是它们一直没有去吞噬的位置,那里一直隐隐有着什么东西,令它们有些忌惮。

    几只长舌鬼的好奇心是最重的,慢慢的飞到了紫府的边缘,扒着残破的紫府壁障向外打望,感受着。

    墨黑的水流不断的向下盘旋席卷,此时才能确定,幻境中的影像,幽焰,骨桥,扭曲的空间,全部都是假的,唯有这个漩涡是真的,竟然真的能将人卷向那深不可见的湖底。漩涡的中心的空洞一直向下延展,始终不知道尽头在哪里。

    任禾的发丝被水流裹挟的有些凌乱,一缕缕发丝紧紧的贴着脸颊,连眼睛的快要看不见了。发髻上的那支墨黑色的发簪在湖水中隐藏在水流中,沉寂,孤独。忽然,水中的墨黑色被一片火云的纹路渲染开去,仿佛这里是天际,而远处的耀阳正要冲破乌云的阻隔,怒放!

    而光亮的源头,正是那支发簪!

    名叫八景的发簪此时正散发出一阵阵浓烈决绝的灵力气息,把任禾周的湖水也打得有些散乱了,隔着湖水远远的就能看见此处的光亮。

    任禾慢慢的睁开眼睛,他此时的记忆有些混乱,一些平时完全不记得的事被一点一点翻找出来,而一些始终铭记的东西渐渐失去,也许只有修复了紫府,才能重新恢复正常。他终于想起六年前函谷关外的事了,小太监本草事先察觉不对,与他换了衣服,才躲过了最猛烈的那一次袭杀,而最终救了他的人,却是那湖边垂钓的萧白衣!

    他想起前几萧白衣还在假装试探他的份,可是,萧白衣原本就应该知道的啊!任禾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却最终放弃思考,把这件事埋在了心理。因为此时,最重要的是生与死!

    任禾平静的感受着体内的况,仿佛紫府当中呼啸的厉鬼与他毫无关系,他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紫府还没破就好,八景还为他保留了一缕神识,五脏也还健全,只是心肺之间被吞噬一些边缘部分。他默默的谢了八景一声,而后在水里暴呵一声,漩涡顿时凌乱一片,任禾鼓起肝脏中最后的一丝灵力,那一丝时而闪烁着的紫色电芒,运转起自己的内周天来,。

    木属的小内循环受到呼唤,开始慢慢的转动起来,此时,又从八景的上飘出一朵小小的云纹,恰恰落在了任禾的肝脏处,一时间,任禾感觉自己的灵力仿佛一下子便恢复了好几成,于是信心大增。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八景在于自己并肩作战。任禾隐隐感觉到,八景已经有了自己的灵

    木属的功法本就有极强的治愈功能,所以小周天刚一运转,那些源源不断的灵力便开始自主的去修补任禾体遭到破坏的地方,再生肌,继续经脉,一条条的经脉随着灵力的到来而被重新打开。这个过程是极度痛苦的,但是任禾表平静,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心已经被疯狂所覆盖,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也许会更怕死,也许,会变得再无畏惧。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因为谁事先都不知道死了之后,你的神识会怎样,是像睡觉一样,从此沉寂?或是……

    这次的经历对任禾的内心震撼很强烈,因为临死前的那种孤寂,就像是失去了全世界,而这种被夺去一切的感觉,让他由衷的去恨,由衷的想要去毁灭。

    他睁大了眼睛,瞳眸之中一片紫意,裹带着木乙紫雷的灵力瞬间便运行至五脏六腑,渐渐的,任禾的体重新了有知觉,并且感觉无比充盈。

    破而后立,修复过的经脉,反而比以前更加强大了,体中的灵力也逐渐有了奔涌之势,与以前的平静全然不同。

    厉鬼们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灵力,顿时躁动起来,汇聚在紫府破裂的地方,想要冲出去重新吞噬干净。可是它们忽然又停了下来,它们又感受到了那一丝让它们极为忌惮的气息,奔涌灵力中深藏的那一抹紫色。它们害怕木乙紫雷!

    任禾能清晰的看见它们狰狞面孔上的那一丝畏惧,于是嘴角微微上扬,冷冷的。此时的任禾,已经不再是那个表面无害喜欢吐槽的少年了,而是如星辰之中那颗绚丽之中却又极富毁灭气息的主星一般,疯狂,毫无畏惧。仿佛他本就有两面

    木乙紫雷迅速的包裹住了紫府,将二十八只厉鬼完完全全的围在了里面,厉鬼们在紫府中不停的咆哮,张牙舞爪,却始终不敢去突破一层紫色的壁障。

    想要吞噬我吗,看看谁来吞噬谁,任禾轻笑。

    木乙紫雷瞬间扑进了紫府,扑向那一只只厉鬼。厉鬼们聚在一起,释放出强烈的怨气阻挡在前试图抵抗,却完全没有作用,怨气刚刚沾上紫雷,便被一声雷鸣炼化。

    与雷鸣一起散!

    只见紫雷电光之间,凡是被沾上的厉鬼,均瞬间破散,而后被轻松炼化掉,化为一股无主的能量飘在紫府里。

    几只厉鬼被吓得肝胆碎裂,转就向紫府壁障上的空洞飞去,却一头撞上了仍旧包裹着紫府的雷芒,也瞬间化成一团能量。

    原本嚣张无比的二十八只厉鬼转眼间便只剩下两三只还在尽力的躲闪着木乙紫雷的奔袭,可是没用的,电光,要比它们快太多了。

    任禾催使着自的灵力卷住那些无主的能量,将最后两只厉鬼炼化,但是这些能量却无法被灵力吸收进去。他想了片刻,才明白,这些都是灵魂的力量,与灵力是不同的,所以是不能被灵力所吸收的。于是任禾洒然一笑,将之全部补充到紫府之中,只见这些能量刚刚与紫府的壁障接触,便融化了进去,与其成为一体。

    紫府的破损以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好,而后向外扩展开去,这个过程足足进行了一炷香的时间,而紫府的大小,也已经是原先的一倍有余了,完全可以媲美神通境界五重圆满的修士!灵力也达到了神通四重的顶峰,只要一个机会,便可突破!

    任禾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果然大难之后必有后福,古人诚不起我!心里再次感谢了老乡一句,他也没料到,聂廷为他留下的一个不起眼的雷系法术,竟然如此的克制鬼怪,他忽然有些期待长生诀和木乙紫雷的未来了。

    他把壮大之后的神识释放出去,想要看看自己现在能够达到哪种程度,可是却发现,伸展了十丈有余便有些吃力了,而他之前便已经能够达到十丈了啊,怎么回事?任禾想了一会忽然嘲笑起自己,水中能和空气里一样么,何况,还是这一池诡异之极的湖水!

    正想着,神识中忽然闯进了两个人影来,任禾一惊,竟然是骨桥上的刺客追了下来。虽然他的灵力和神识俱都壮大了一些,但他仍旧只是个神通四重的修士,而那四名刺客,可全都是神通五重的!

    湖水被两名外来者搅动的一阵混乱,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任禾心中的狠厉再次涌起,轻轻的运转起灵息术,消失在了水中。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