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幻境破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殷红的千鸟狠狠的包裹住刺客的整个体,钻了进去,而后于刺客的体内碎裂,空气中传来一阵气爆的声响,最终,刺客化为一团血雾消逝了。奈门静初在骨桥上默立片刻,也因为灵力的透支而陷入了昏迷,慢慢的倒在了桥面上。

    千山鸟飞绝这样的天阶功法,虽然威力强大无比,但那也是针对金丹境界之后的修士而言的,而那些没有达到相应境界便强行使用的,即便可以发挥出一小部分威力,也会对自造成极大的损害。再加上她取出末世莲花来震慑敌人,无疑更是雪上加霜,其实她也只能勉强让末世莲花发出一点威压而已,所以奈门静初现在的况极为不妙,经脉伤损的十分严重,而且灵力极近枯竭,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要想复原的,这还是有灵丹支持的前提下。如果是普通的修士到了这样的况,也许一辈子都只能做个普通人了。

    忽然,骨桥上的世界开始一点一点的破裂来开,如同镜子的镜面被人狠狠的打上一拳,而后碎片一块块的掉落,消失,露出本来的面目。忽有一束阳光照在桥面上,桥上的模样已经还原到原本木质的样子,朴素,天然,而那块写着‘我为众生’的匾额却已经从中间断裂开了,遍布着蛛网似地裂痕,而裂痕的中心赫然是一个无比清晰的拳印,此时看去,四个字原本的意境已经然无存。骨刺也渐渐的全部消失,回复成原本平坦的桥面,天际不再是惨烈的色彩,桥下也不再是幽蓝色的火焰,漩涡也正在渐渐的平复,远一点的湖水已然平静了。

    桥上最先清醒过来的是阿大,他站起来,看见公主竟然静静的斜躺在桥面上,大惊失色。赶忙从腰囊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白玉瓷瓶子,小心翼翼的倒出一枚闪烁着白色光华的药丸塞进奈门静初的嘴里,只见药丸入口即化,瞬间便渗了进去。奈门静初苍白的脸颊上渐渐恢复了一点血色,气息也变得平稳了一些,阿大此时才松了一口气,这颗三阶的保命神药果然没有白费。

    阿大站起来想呼唤其他几人过来,却发现其他的三名随从仍旧盘坐在地上,并且每个人的脸颊上都挂着两行血泪,原来他们仍旧沦陷在幻境的攻心之境里面不能自拔,即便匾额坏掉了,仍旧没法自我摆脱出来。如果再不救,怕是就要在悲悯的负面感中死去了。幻境的威力也由此可见一斑,任禾能以神通四重境界拜托幻境,也着实更让人惊讶于他心神的坚定与强大。

    其实任禾并非神识和意志有多么高的境界,而是他本就讨厌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十分讨厌,既然如此,自己又怎么会甘心成为那样的人呢。

    “破!”阿大站在桥上,运起全灵力暴呵一声。

    这一声如洪钟一般狠狠的打在了仍旧陷入幻境中的三名随从的耳边,三人纷纷如梦初醒,而后各自立即从怀里掏出奈门静初交给他们以备万一的丹药,吞了下去,闭起眼睛来平复创伤。

    阿大走到两名酒馆侍从的边,探了探脖颈上的动脉,轻叹一息,竟是已经死去多时了。

    又过了几分钟,随从们陆续草草的将伤平复了一下便站到了公主下的边,阿大从腰上乾坤袋中取出一个宽大的白色步辇,先将奈门静初扶了上去,而后四人默不作声的将之抬起,匆匆的向出口跑去,他们要赶紧回到行馆中让随从中医术最好的来给公主治疗。

    “世子下呢?”阿三忽然问道,在随从里面,其实他与任禾算是最熟的,因为一起打过斗地主。

    阿大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管了,治疗公主要紧!”

    …………

    …………

    苏妲己眼看着笼罩着整座步桥的迷雾渐渐停止了逆时针的旋转,而后慢慢的变淡,直至消失。

    明王轻轻的皱眉说道:“纯净的木系灵力,没有了。”

    苏妲己惊讶的转头看着他,问道:“你的天生神通不管用了吗?”

    “是真的没有了。”

    苏妲己心里一惊,赶忙朝桥上看去,恰好看见四名随从用肩膀扛着步辇向出口处跑去,步辇上坐的正是那位昏迷中的公主下,她再看向桥面上,却没看见任禾的影。她展开形追了过去,挡在四名随从的前。明王与黄昏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任禾呢?”

    四名随从紧紧的捉住步辇的扶手,另一只手将腰间的佩刀狠狠的抽出,挡在前面,阿大警惕的问道:“世子下?不知道。”

    苏妲己的眉头顿时挑了起来,音调也高高的拔起:“不知道?他也上了步桥,你竟然告诉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四个因为幻境陷入了昏迷,醒来后,事已经结束了,世子下不知所踪,还有两名刺客也不见了,请姑娘让开,我们要马上出去为下治伤,”阿大谨慎的说道,形绷紧,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局面。

    “不行,你们必须说出任禾的下落,你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苏妲己妖娆的脸颊此时充满了煞气,全然没有了宴会上的烟视媚行的神色。

    忽然,黄昏拉住了她的手臂平静的说道:“他们可能真的不知道,而且也没必要对我们说谎,走,去桥上看看,”苏妲己只能万分不甘的被黄昏从道路上拉开。

    “明王,他的气息是什么时候消失的?”苏妲己心存侥幸的问道,也许能从明王的感知中得到什么线索。

    “不知道,漫天的鬼气与怨气遮盖住了所有人的气息,只有千山鸟飞绝与末世莲花的气息比较明显一些,能够穿透鬼气的阻拦,而鬼气是直到幻境破裂后,才渐渐消失,所以没办法确定任禾是什么时候不见的,”明王思索片刻后木然的说道。

    三人此时已经来到了步桥的中央,正好站在‘我为众生’四字的下面,苏妲己拧起眉头抬头看着满是裂痕的匾额,问道:“幻境为何消失,刺客们并非是幻境的核心,即使杀了他们,也不会对幻境有任何影响。”

    “也许……幻境的破碎和桥上的事并没什么关系,”黄昏扶着步桥的木栏向湖水中望去,神识也瞬间放出,向下探索起来,“可能,是桥下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位世子下,怕是跳进了湖中。”

    “什么?跳进了湖水,他为什么要跳湖?湖下有什么?”苏妲己急促的问道。

    黄昏慢慢收回神识,平淡的说道:“确实是湖底的阵纹被破坏了,才导致幻境的毁坏,阵纹中心的主灵石被人砸碎了,但是湖底一个人都没有。”

    “死……了么?”苏妲己失神的喃喃自语,“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景吗,二月时,草长莺飞,他就满脸灰尘的像个土豆一样站在树丛后面,逗死人了。”

    明王和黄昏都默不作声,并没有打断她。

    “后来在集市又看见了他,咱们一直跟着他进了树林,我以为他会害怕呢,谁知道他竟然把那三个想要抢夺灵石的修士全都杀了,”苏妲己看了看旁的二人感叹道,“师门里整见到的都是虚伪至极的嘴脸,每个人都为各自的利益而杀人吃人,可是他竟然会为了杀人而难过的哭泣,那是我见过最动人的表……”

    “你的土豆很有可能没死,”明王冷冷的说道。

    “什么?”苏妲己惊叫道。

    “湖底连尸体都没有,他死到哪里了?”

    “那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是你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别人也插不上嘴,”明王木然的说道。

    苏妲己一怔,确实是她自己一个人忽然发了神经的一样的絮絮叨叨了半天,现在想想真是丢死人了,她转头就向出口走去。

    “你去哪里?”明王问道,而黄昏依然平静的看着湖面,想着事

    “我去找清新,让他计算星轨!”苏妲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

    …………

    十方之境外。

    正有一名青年人和中年人席地坐在野外的篝火旁,此时夜色正浓,火堆的光从树的缝隙向外照去,延伸出很远。二月的夜晚还是有些冷的,所以此时眼前的火光显得尤为温暖一些。

    中年人狠狠的嚼着嘴里的腱含糊的说道:“有这样的子,还去参加什么劳什子宴会,那里一点都不舒坦!”说着,嘴上的两撇小胡子还不住的抖动,映着火光看去,此人竟然是梁季次的师父吴卓羲!

    而坐在他对面的青年人,却是那位曾经假扮老人卖给任禾八景红樱的清新!

    青年端着他的玉碗与银筷子,从火上的铁锅里捞出块气腾腾的来,促狭的笑道:“怕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算的人才会这样子说!”

    吴卓羲将食指伸进嘴里扣着塞在牙缝中的丝,继续含糊的说道:“,老子才不嫉妒那些虚的,那里能这么吃吗?你得细嚼慢咽!那里能这么喝酒吗?你得细斟慢品!”说着,便举起酒壶一口灌进了小半壶的酒水。

    “呵呵,毕竟你没有收到请柬是事实,随便你怎么说,别人都会当你是羡慕和嫉妒。”

    “哼哼,老子管他们怎么说……”

    此时一阵风起,天上的云朵散开,露出星空的本来面目。

    只见清新慢慢的放下碗筷,站起来忘神的看着天上的星相,眸光一阵波动。

    “怎么了?”吴卓羲惊讶问道。

    “星相竟然被人打乱了,”清新叹息道。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