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朝开暮落的木槿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这就收个徒弟?”任禾一脸迷茫的看着公主,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好,先抱在前,感觉有点傲慢。又端正了一下形,还试着把手负在背后模仿一代宗师的样子,可是觉得怎么站都站不出为人师表气势……

    公主冷冷的瞥他一眼,说道:“只是执弟子礼,并不是做你的弟子。”

    “哦……”任禾的肩膀马上就垮了下来,而后又满含希冀的问道:“那有什么好处吗?”

    公主冷笑,没有说话,而是转头向内的人群看去,任禾便下意识的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差点被吓一跳,眼见着所有人都正在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你们……要干什么?”任禾退后一步,将手臂挡在前问道,而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公主,公主却别过脸去。

    “这个……我们想请世子再作首诗……”为首的人有些踌躇的说道。

    “为什么?”任禾警惕起来,别又是什么陷阱,他现在真是怕了归云大陆上的人了。

    “刚刚,在黄庭真人念诗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体里的灵力蠢蠢动,竟然自己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像是要突破的样子,如果……世子再做一首,也许我就能……”一名年纪稍大的修士字斟句酌的说道,生怕说错了什么,说完后还小心翼翼的看着任禾。

    “是啊,世子下,我和他的感受是一样的,从黄庭真人一开始念诵的时候,体里的灵力便自行开始运转,仿佛要突破壁垒似地!”

    “不仅如此,我能清晰的感受到对大道的领悟又加深了一分!”一位年轻人补充道。

    “才神通三重,你懂什么是道吗?”旁边一人开口嘲笑道。

    “我、我……”被嘲笑的年轻人结结巴巴的想了一会,把脸都憋红了,却没法说出道是什么,便扯着脖子抬杠:“你又知道什么是道吗,那你怎么才神通四重境界!”

    “大道就是、就是……我、我……”那位出言嘲笑的修士忽然间也结巴起来。

    “哈哈哈哈,”内哄笑起来。

    公主不再看众人,而是静静的避开人群,慢慢的走出了大,走到门旁的时候,她停住脚步,伸手试了试门的重量,露出了思考的表

    她将阿大阿二等随从召至旁吩咐起事来,神冷绝。随后便见随从七人之中分出了三人,向远处跑去,只留下前四位静静的候立在公主后。

    苏妲己依旧托着下巴,定定的看着人群中的任禾,眸光流转,而后促狭的笑了笑,转头向角落里招招手,那里却什么都没有。只见大角落处的一片影忽然扭曲起来,宛如一幅画被人生生的折皱成了立体,显现出一个人形,而此人竟然就是那位许久没有出现的明王!宴会已然进行了数个时辰,而这段时间里,从始至终都没人发现过他,不得不让人心惊!

    “你听了那首诗,有什么感觉吗?”苏妲己歪着脑袋问道,两只手指轻轻的捻起脚踝上的红绳,再放下,再捻起。

    “离去后我要闭关回忆这首诗,成就周天境界,不过……可能还是差了点。”笼罩在黑色大氅内的明王平静的说道。

    “去,真没意思,就知道修炼!”

    “你我的进境都因为修炼山呼之技而停滞的太久,不然早已进入周天境界了,所以应该抓紧时间修炼,”明王依旧是冷而木然的语气。

    “修炼修炼修炼,炼死你,呀呀呀,你去死!”苏妲己一怒之下便用素手将条案上的筷子拾起,迅疾的向明王甩去,却扔了个空,明王的漆黑大氅仿佛一团影般自如的变换着形态,筷子正好擦着衣袂飞过,狠狠的钉在了他后的梁柱上,气的苏妲己拾起另一只筷子便要再扔过去。

    “不修炼,怎么帮黄昏师姐,”明王平静的说道,大氅也瞬间静止下来。

    苏妲己听了不由一愣,手也慢慢的放了下去,眼帘慢慢的垂了下去,睫毛晃动,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是啊,要帮师姐……师姐去哪了?”

    “凌云。”

    “那个沉浸在回忆里的老家伙啊……”

    说罢又转头往任禾的方向看去,怔怔的出神了。

    一名年长的修士忽然高声对酒馆的侍从喊道:“快,笔墨纸砚快点拿上来,都要最好的!”

    侍从恭敬的回答道:“我们这里,只有最好的,请您稍等。”

    众修士纷纷醒悟,说不定笔墨纸砚拿上来,世子下没办法推辞,就会再做一首!于是均大声喊道:“快,笔墨纸砚。”

    “我来磨墨!”

    “我来镇纸!”

    “谁许你们两个抢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修为境界,也敢抢差事!”

    “咯咯,”苏妲己看着众人的模样轻轻掩嘴笑了起来,转头问立于后的明王:“你看他是不是很帅啊?”

    “跟我比,还差一点。”

    苏妲己一愣,而后放开声音大笑起来:“你……什么时候也会讲笑话了……”

    “自从见了那位世子下……蝴蝶眨几次眼睛,才学会飞行……”明王罩在黑氅影下的肩膀一阵晃动,似是在轻笑。

    …………

    …………

    任禾为难的看着眼前的笔墨纸砚,还有那两位已经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位正细心的磨墨,而另一位则手持着镇纸轻轻的将上好的宣纸铺开。

    侍从在旁讨好的介绍道:“这是市面上最好的半生熟豆腐宣,最适合写亭碑那样雄奇的字体……笔是最好的紫毫,健圆平齐!”

    任禾听的一时头大如斗,他完全不懂这些,只是苦思冥想自己该写些什么好,他真的很想说,我小学语文老师原本就是教体育的……可是怕他们听不懂,也就作罢。

    他转头向公主求助,却发现公主已经站到外了,正平静的看着他,任禾心里不一阵吐槽,这绝对是关键时刻卖队友的选手!他看向别处,希望能够获得一些灵感。

    忽见,公主肩旁一簇殷红绚烂绽放的重瓣木槿花,任禾看的渐渐跑神了,木槿花朝开暮落,就像太阳不断地落下又升起,就像去秋来四季轮转,草木一岁一枯荣,生生不息。更像是一个人,会有低潮,会有纷扰,但懂得的人仍会倔强的坚持。

    “世子?世子?”

    一阵唤声将任禾拉回现实,他淡淡一笑,提笔在纸眉写上木槿二字,仔细的打量一下,嗯,很满意。

    “世子这是要写什么样的诗……?”

    “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真是的……”

    任禾傻了,他也开始犯愁,只顾自己高兴,便随手写了木槿二字,可是……想不起来关于木槿的诗词啊……只怪小学语文老师原来是教体育的!

    忽然,福至心灵,任禾喜上眉梢,提笔写道,一片两片三四片。

    众人顿时膛目结舌,这是什么诗?

    便见他接着一口气写下去,五六七片**片,十片十一十二片……

    修士们大哗,明显是在敷衍嘛!外圈的刑圣杰沉的脸终于露出微笑。

    任禾神秘一笑,最终落笔写道,飞入草丛都不见!

    “好诗!”修士们忘的大喊,最后一句犹如画龙点睛般,将整首诗都点活了起来!仿佛木槿于暮时凋谢的样子,近在眼前,可是……灵力却没有产生反应啊……他们要的并不是这种诗啊!

    正在修士们遗憾万千时,一位神无比猥琐的修士又悄悄的递上来一张宣纸,讨好的笑了笑,所有修士再次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任禾。

    任禾眉毛一挑,笑道:“要签名吗?哈哈!”说着便豪兴顿起,提起毫笔在纸上大大的写上了二字:任禾……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