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执弟子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今天,你收藏了吗。。。。

    天气愈发的寒了,犹如破晓前的时光最黑暗也最冷绝。狂烈的大风向内席卷过来,犹如神话故事中追的夸父巨人在愤怒吼叫。内无人说话,众人不敢在眺望那片外的夜色,只是看着小火炉内火苗摇曳,被风扫过后火星飞舞,仿佛那飘渺而又壮阔的歌声还停留在耳边,催人肝胆。

    贪心之人,终将自食恶果,肮脏的世界,不如灭去……

    任禾的食指敲击在条案上发出嗒嗒的声音,忽然笑道:“敞开了门也不错,好风,好雪。”

    终于等到有人先说话了,众人一起附和起来:“是啊是啊,如此美丽景色,不该遮蔽于门外!”

    刑圣杰抚掌大笑道:“既然世子觉得这风好雪好,那就作首诗。”

    有修士附和道:“刑公子的提议甚好,想来以世子大才,定不会叫我们失望。”

    苏妲己掩嘴声笑道:“咯咯,看来大家都想见识一下世子下到底有怎样的才具,竟然能让萤元之证得本心,修成心剑,睁开双眼,他闭着眼睛的时间,已有二十余载了。‘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真的是好句呢,”这句话此时说出,更提醒了人们,萤元之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世子的一句话才最终得以修成心剑的!

    公主听了他们的话眉头轻蹙,担忧的看了任禾一眼,如果他能再作出惊人之作,那便完好无事,声名更盛,可若是不能,那么今不仅要背上‘秦国世子不过如此’的声名,而且萤元之之前无意中为他营造的气势,也要被一把抹去跌落尘埃,刑圣杰好算计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任禾的上,期待他能再添新作,说不准哪一句便能让自己也有所突破呢?可是任禾却轻轻的揉了揉眉心,说道:“不会。”

    众人一时间皆面面相觑,像是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

    刑圣杰夸张的笑道:“世子说笑了,以你的才华,怎么可以只用不会二字来敷衍我们?难道是看不起我们这些粗鄙之人吗?”

    “啊?难道世子是瞧不起我们?”

    任禾无奈的抚着额头,这个刑圣杰真是能恶心人啊,他转头看着刑圣杰:“我擦你妹的!”

    只见刑圣杰眉头一扬,还没说出话来,任禾又说道:“我知道你又没听懂,不过这跟你的学识没关系,没事的……”

    刑圣杰勃然大怒,喝道:“不学无术!”

    忽听内空旷中,一人平静的说道,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邢公子你错了!”

    “谁?”刑圣杰怒然的转头望去,竟然如此折损他的面子!可是看见说话之人的时候也不仅一怔。而且不仅是他,就连大内的所有人都怔住了,许久都无人说话。

    门外的风雪有些小了,似乎这天地也为之沉默,天际升起一片曙光。

    而说话之人,竟然是一直坐在地上,于论道中突破周天秘境的黄庭真人!是的,黄庭已经突破周天秘境,按照习惯,要叫他黄庭真人了。

    莫死莫生,莫虚莫盈,是谓真人。周天秘境,便是已经登堂入室了!

    黄庭仍旧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平静的说完话之后,又陷入了寂静。只见仅仅一炷香的时间里,他脸上的皱纹开始慢慢的消退,额头,眼角,脸上的皮肤渐渐的重新焕发出无穷的生机,手上松弛的皮肤也变得紧致起来,仿佛是四季更替中,严冬暮又转变成了早的晨光。

    “看,外面的雪停了!”任禾小声对公主说道,公主扭头看去,积雪已然融化,青青的草芽破土而出,远处的柳树正在以眼可见的速度抽枝发芽,泥土的芬芳慢慢的飘在鼻息间。

    外忽有一束明媚阳光从大门上投进来,照亮在黄庭的上,为他披了一层绚丽的光芒。

    “好奇妙的十方之境,竟又是天了……”

    “若是能在此地养老,便是长生也可以不要了罢……”一名修士忘我的感叹道。

    “哼,没出息!”

    先前那位说要养老的修士回过神来,惭愧的红了脸,如此不坚定的心神,还怎么追求长生。

    苏妲己慵懒的用素手轻轻托住下巴不的出神了,水汪汪清澈的翦水秋眸也有些迷离,另一只手悄悄的伸出去,像是要握住那束阳光。忽的不知想起了什么,一抹红晕弥漫脸颊,嘴角也上扬起好看的弧度,转头玩味的瞥向任禾,继而再撇向那位公主下,便笑的更加玩味了。

    “黄庭真人站起来了!”一名修士惊呼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黄庭高声吟咏,而立。

    众修士纷纷离座起恭贺:“恭喜黄庭真人突破周天秘境,苦修几十载,今终得偿所愿。”

    “恭喜黄庭真人。”

    “恭喜黄庭真人。”

    黄庭却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继续昂首朗声道:

    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颂到这里,他哈哈一笑,方才继续。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吟到此时,已然有人抚掌应和起来其余的修士也都随着诗词打起了节拍,他们都能感觉到自己体里的灵力竟会随着诗词的延续,自己动起来。却听黄庭一口气说下去: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修士们面面相觑,又同时醒悟过来,大声赞道:“黄庭真人好文采!好一个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难怪会于论道之中突破周天秘境,效仿衍天当年!”

    黄庭却摆了摆手,摇头说道:“不是我写的,我可没有这样的才具!”而后排开众人,走到任禾的面前,与萤元之一般无二的严肃着面孔,双手相搭,一躬到底。

    “世子大才,黄庭自愧不如,先前的争论,现在回想起来着实好笑,井底之蛙怎可与鸿鹄争辩天地的广阔?黄庭痴沉于论道数十载,却不知凡事理应以躬行而始,今被世子点醒,感激不尽。此时,众道友作证,黄庭此生将与世子执弟子礼相待,若违此言,灰飞烟灭!”

    说罢,挥手将远处一张条案轻松粉碎成尘埃,说道:“当如此案。”

    又将子一躬到底,不再起来。

    任禾大惊,赶忙上前伸手抬着他的双臂将之扶起,说道:“使不得,你这是要折我寿啊!”

    黄庭受他一扶才慢慢起,笑道:“世子受我这一礼,便是承认我这弟子了。”

    任禾苦笑,他都忘了归云大陆有这习俗了,只当扶起来多解释几句便可无事的,刚想说写什么,却见黄庭一笑,不再说话,转步入了外那一片阳光绿地之中,走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