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长天过大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这是……怎么回事啊?”众人皆惊,微笑,杀人,鲜血,这幅画太过震撼。可是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后,便开始出声讨伐。

    “世子就可以随便杀人吗,这里可不是秦国!”一名修士拍案惊起。

    “是啊,你当这里还是你们秦国吗?”

    刑圣杰端正了形,清了一下嗓子问道:“世子,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事发生的经过,刑圣杰是知道的,现在还这样发问,其心可诛!

    任禾没有在意,因为事实就在眼前,想用这个构陷自己是不可能的。只见他微微一笑,用两根手指将掉落在地上的匕首捏起来,在空气中晃了一下,内所有人都怔住了,原本高涨的气焰也顿时熄灭,他们这时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秦国皇子在楚国刚一现便遭遇刺客!匕首上凶狠,凄厉的幽光闪动,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收了起来。

    公主正襟危坐,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高声道:“都还愣着干什么,来人,将尸体抬下去!凌云何在?”

    这时候,一名侍从满脸惊慌的小跑过来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抬头说道:“凌云执事大人因临时有急事离开了,还望公主恕罪,我等一定会查明这个刺客的来历,给公主一个交代。”

    公主与任禾无声的对视一眼,说道:“早不离开,玩不离开,偏偏这个时候离开!让凌云真人亲自来跟我说。”

    “是,是,下,执事大人回来后,在下一定会将此间事详细禀报……只是,现在还是先让我们把这里打理一下。”

    公主默然片刻,轻轻的点了点头。

    侍从立即招呼着几个红衣少年将整张黄花梨条案抬了下去,把地板擦拭干净,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这位声名在外的公主,而且即便公主不下令责罚,公主边的十八个随从也不是吃素的,殊不知,十八已经变成了十七。

    铺上一张干净的羊毛毡毯,再由两名侍从打来水,为任禾洗濯双手。最终重新从后抬上一张崭新的条案,摆放上酒食。其间还因为黄庭就坐在条案前面的关系,不得不绕路,相当麻烦。

    “哈哈哈哈。”

    忽听内震出一阵阵的朗笑声,而且笑起来便不再停止,声纹一圈圈的碎散开去,内的地板开始轻微的颤抖,穹顶还时不时的会掉落下一些灰尘,真的让人有些担心,大之上的琉璃瓦片会不会也被震落下来。

    好强的灵力!众人定睛看去,竟然是已经僵立多时的萤元之!众人心神震动,此时看去,不仅是那普普通通的一抹深紫变得耀眼起来,而且,就连衣袍上简单的木槿花纹路都显得有些神秘狂狷!

    “啊!”旁边修士一口鲜血喷出。

    他周围除了苏妲己仍旧安之若素以外,其他人均被震翻在地。

    “萤公子怎么了,刚才还呆呆的站在那里,怎么突然笑起来了?”

    “别说废话了,先救人!”一些具水系木系属的高阶修士纷纷跑到伤者边,运起自灵力帮助那些被震伤五脏六腑的修士们治疗,他们惊讶的发现,这些伤者,竟然都是被巨大的波动将内脏震出了裂痕,更有甚者,内脏都已经错位了!

    “请萤公子手下留,在场的都是楚国的修士,怎可如此随意出口伤人!”

    “是啊,他定要上青阳派讨个公道!”

    刑圣杰玩味的挑拨道:“难道萤公子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可是萤元之只收住了笑声,却并没有回答他们,而是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人人都说秋水一般清澈动人的眼眸,宛如天色,可是任禾看着那双眼睛,忽然想起了另一段话: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这是壮阔啊!宛如星空深邃浩大的眸子怒放出狂意,头上的簪子也忽然绽放出丰盛的光彩与灵气,二者交相辉映,仿佛只要一看,便会摄人心神。任禾一凛,警惕起来,他看向公主,发现公主脸上也有同自己一般的神色,他这才确定,萤元之的双眼,果然内藏玄机。

    苏妲己琼鼻轻哼,将那些被萤元之双眼吸引住的修士点醒,修士们纷纷向她投以感谢的目光。

    她悄然一笑,也不作答,只用纤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揉按着自己的脚踝,似是并不习惯这样长时间跪坐,于是将自己结实的长腿曲起斜坐,仰头看着萤元之挑眉一笑:“原来萤公子已然踏足周天秘境了,刚刚若不是小女子长年修习音律,怕是也要被公子所伤呢!”

    “萤公子……已经踏足周天境了啊!”

    “隐藏的好深啊,我前些时询问过青阳的弟子,他们也说不知道这位首席的境界!”

    “扶风派的首席弟子刑圣杰才进入神通第四重境界啊!”

    忽然有修士见刑圣杰脸色沉的快要滴出水来,赶紧补救道:“邢公子是因为丹术耽误了修炼,休要胡说。”

    于是众人纷纷打住。

    萤元之拱手向大家施礼道:“方才心一时激动,没能忍住,还望各位多多见谅。”

    如此一说,原先打算斥责他的那些修士也不好意思开口了,悻悻的将头转向他处,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便是萤元之的份已经成为周天秘境修士了!

    萤元之扫视过人群,轻轻一笑,慢慢的绕过条案,衣角无风自起。他走到任禾面前,静静的看着任禾。

    正当众人满头雾水的时候,任禾自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萤元之严肃起来,恭敬的将双手相搭,一躬到底。

    而后萤元之起扬眉高声道:“修习心剑二十载,却止于眼剑境界,曾试过于风渊听雪,于海角听潮,却始终不能有所进益,今,闻得世子一句‘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后,方才茅塞顿开。原来我之所以无法修得心剑,竟是因为无法正视自己的本心!想来我之前还是怯懦了,没有奋起勇气义无反顾的实现心中所想。此时,众道友作证,有朝一若与世子矛峰相逆,元之退避三舍!”

    矛峰?任禾眉毛一挑,此人竟是知道自己拥有八景的!他沉默不语。

    又见萤元之对着满的修士说道:“贪心之人,终将自食恶果,肮脏的世界,不如灭去!”而后他看向黄庭,惊讶道,“咦,这里竟然也有个证得本心的好运之人,只是……可惜这里是十方之境,灵气并不充裕。哈哈,罢了,也算有缘,助你一臂之力!”说罢便运起自功法以食指点向黄庭眉心,将自磅礴的灵力输入其体。

    而后决然的转门大步走去。

    萤元之伸出双手,分别死死扣住两扇门上的兽首铜环,用力一拉扯,‘嗡’的一声,上千斤的巨木门扇竟被狠狠的向两侧打开!严冬中削骨的寒流顿时统统灌进内,恍惚间,内的光线仿佛也暗了下去。

    他朗声笑道:“好干净的风,好干净的雪!”一抖衣袍便逆着风雪走了出去。

    内。

    任禾静静的看着那个于黑夜中衍为舞者与癫狂的影,心里忽然也有一种莫名的向往。只听远处风雪中传来飘渺而又狂狷的壮阔歌声:“桃花林中村,人面皆醉魂,哈哈!我有横槊秋燕北,我有长天过大云!

    求收藏求红票写这本书很累,但我会坚持写完,请大家支持~~~另外。。。你们为什么不加群。。。)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