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将进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内众人听了他们的对话,方才想起刚才确实从任禾怀里掉出了许多白色的纸片,上面好像还有些字迹,于是纷纷弯腰往桌子下面看去,也想找到那么一两张,他们已经对这个传说中的世子下太好奇了。任禾满是苦笑的拉开破碎的衣襟往怀里看去,竟然一张都不剩了,辛辛苦苦制作的扑克付诸东流,下次想玩的时候又要重新做,早知道这样的话就提前放进乾坤袋了……

    他忽然想到,上的乾坤袋也交给公主了,还有剩下的两千七百颗下品灵石。一时间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一把端起桌上的锡银杯盏,一饮而尽,“我草,这酒怎么这么淡。”

    与任禾心意相通的公主慢慢的扭过头来沉静的看着他,任禾讪讪的笑道:“第一次喝,第一次喝。”

    公主把子坐正,可沉思了一会之后,复又扭过头说道:“卖聚灵丹所得的两千颗下品灵石也要给我。”

    …………

    …………

    “这里也有!”一名修士捡起脚底下的白色纸片喊道。

    “我这也有,不止一张!这字写的有点别扭啊,像是第一次写的一样,不过还漂亮的。”

    任禾将头低下去不让别人看见表,天知道他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写过归云大陆上的文字,只是依照记忆画出来罢了。

    “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啊,红桃六,方块八……?”修士们交头接耳,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些纸片到底是干什么的,有些修士甚至拿着纸片偷偷跑到大门口,将纸片举在天上,透过阳光看它有没有藏着什么,更甚者还将它泡进水里,亦或是拿火灼烧。

    “难道……是报里的暗号?”

    “什么?难道他失踪这么多年是在我们楚国当间谍?”

    刑圣杰手上也正拿着一张,皱眉不解,问道:“世子,这是什么东西,梅花,红桃,黑桃,方块,有什么本的含义吗?”他转头小心的看了一眼仍旧兀自把手举在额头上愣神的萤元之,今这萤元之总是跟他作对,不得不防。

    “这是扑克牌,我家乡的一种娱乐活动。”

    “秦国的娱乐活动,为何从未听说过,我只晓得秦国民风彪悍,人人皆以一种名叫五禽戏的功法修行,强健体。世子不如给我们说一说,开开眼界,或者……给我们耍一五禽戏?”这后半句简直是**的羞辱。

    “都是些不上台面的东西,想来没什么可说的,”任禾冷冷的说道,而后将面前的酒一口喝尽,这已经是他喝的第四盏酒了,初时喝起来还不感觉怎样,可是慢慢的酒劲就上来了。他已经烦透这个刑圣杰了,于是借着酒劲自我安慰的想到,刑圣杰除了炼丹之术之外便没有一处可以值得称赞的地方了。想着想着,自己先乐了。

    “,大家也想领略一下秦国的风土人,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啊,世子,你写这么多……数字,是干什么用的?。”

    任禾扫了他们一眼,沉吟了片刻,说道:“这是一种游戏,名叫扑克,总共由五十四张组成……”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在认真的说着扑克的规则,可是慢慢的,忽然想起自己打扑克的场景……

    他面颊上涌起一阵酒后的红晕,摇了摇脑袋,就不知道说到哪里去了,“过年的时候,外面放着鞭炮爆竹,绚烂的光彩就在窗子外面的夜空里绽放,可是这一朵都还没结束呢,下一朵就又开了。屋子里因为有暖气所以并不是太冷,大家吃过年夜饭后浑暖洋洋的,就围坐在一起玩玩纸牌,嗑嗑瓜子,聊聊家常,昨涨价了,昨买的黄瓜一点都不甜,昨某某家的媳妇让男人去买西红柿,男人走路边见到竟然有卖西瓜的,便买了个,告诉媳妇可以当成西红柿吃,严冬腊月里只穿拖鞋就被赶出了家门……”

    修士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位低声问道:“世子说的……是哪里的事……”

    任禾闭着眼睛沉默片刻,形晃了晃,笑着说道:“你们当我开玩笑的好了,”而后他看着刑圣杰笑道道,“你说的‘道’,是不对的,呵呵。”

    这一下子又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远处的苏妲己眉头微挑,可即便是这样,也很好看。

    “哦?世子有何见教?”刑圣杰挑眉扬声问道。

    “我说它不对,是因为,它和我的‘道’不一样……”任禾说完便放声大笑,笑声卷上大的穹顶,撞击着巨大的椽梁,显得空旷且孤绝。苏妲己眼里绽放出异彩,晶莹剔透,酒气微醺的眼眸似有水珠盈转,温润极了。

    刑圣杰哑口无言,他有些捉摸不透眼前这个有些醉意的世子到底是什么意思,话里是不是还藏着什么,面色晴不定。

    公主听了他的话又好气又好笑,将条案上盛酒的锡壶放于自己的后,于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她也没注意到任禾不知不觉间已经喝了不少。而后暗暗的想到,平时蛮无害惫懒的少年喝醉的样子竟也有几分……

    忽的从门外吹进一股寒流,刮面如刀,天色也暗了下来。从门出往外看去,一泓圆月映照在深蓝天际。可还没看清楚月亮的模样,天上又卷起了乌云与鹅毛大的风雪扑面。众人转头,十方之境内,竟又在众人酒席间不知不觉由萧瑟深秋轮变为冬寒夜色!

    一时之间,从内深处跑出许许多多的酒馆工作人员,首先分出十几个来把厚重庞大的门合上,将风雪阻挡在外面。又分出一些去点亮墙壁上的灵石铜灯,因为铜灯安装过高的原因,他们还得搬着梯子来往。大原先因夜晚的缘故有些黑暗的空间一下子亮堂起来,每张条案前都被迅速放置上一个红泥小火炉,并且在条案旁细心的放置了一张厚厚的兽毛毡毯,酒馆的工作人员恭敬的用铁钳将桌上盛酒的锡壶放于火炉中。

    公主趁着这个空当,以手指沾酒在条案上写到:凌云不见。

    “纳尼?”任禾一惊,在扭头看去时,酒迹已经被素手抹去了。

    数不清的工作人员穿梭于大之内,而那位名叫黄庭的老者仍旧迷茫的坐在任禾与公主的条案前,工作人员从他边经过的时候,都会无声的避开。忽然,一张白色的纸条被工作人员的脚步带起到黄庭的边,被木地板的颜色衬托的煞是显眼。

    黄庭慢慢的将纸片捡了起来,擦了擦有些浑浊的眼睛仔细看去,嘴里喃喃的念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