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杀机,试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大厅里,忽然从穹顶飘下条条绚丽的彩带在橙色明亮的灯光中飞舞旋转,以庆贺这次拍卖会圆满成功,笑声和拍掌声也响成了一片。修士们大抵都会留下来参加晚宴,那才是今晚的重头戏,彼此相互招呼着往外面走去。十方之境内不比外面二月寒料峭,里面气候宜人,温度正可,一些女修士们已然脱下了厚重的貂裘,偶尔有好色之徒还趁着离场时的混乱,偷偷的摸一下女修士的部,亦或是堆霜砌雪的,惹得呼一阵,而后男修士们便心知肚明的窃笑一番。全不似有德之人,与市井无异。

    而凌云真人和鬼手大师一干酒馆的执事则静静的看着这场闹剧,目送大家离场。红衣少年们已经把本草和那名周天境的女修士带了下去。

    鬼手大师弓着背,反手给垂了几下,眯起眼睛问道:“年少的时候因为喜欢制作丹炉,耽误了修炼,现在年纪大了,就坐不住了,累得要死,”顿了一下,问道,“上次你送来的沽临窖的老黄酒我都快喝完了,什么时候再送来点?”

    “行,只不过你小心酒喝多了手会抖,呵呵。”

    “老头子我的心又不贪,也没什么仇恨在那里埋着,手怎么会抖,你的手开始抖了吗?”鬼手抹了一把花白的头发,开心的嘲笑道。

    凌云真人沉吟了一下:“这次给你多送去些,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了。”

    鬼手体一僵,问道;“陪卖的那个少年是怎么回事?”

    凌云真人仰起头看向高高的穹顶,那里一片黑暗,笑眯眯的回答:“可能是意外,我也不太清楚。”

    “哼,鬼才信你啊!”鬼手朝地上啐了一口,说道。

    “你不就是鬼吗?”凌云真人好笑的看着他。

    “我是鬼手,不是鬼,”他再次停顿了一下,说道:“我已经老了,不能跟你们折腾了,所以这么长时间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这次,眼看着头顶的乌云顷刻间就要崩塌,祸水倾盖,我觉得我必须说点什么了……不管你们要干什么,不管结果如何,希望你千万别把揽月台上那位的怒火引到酒馆上来,不然你我死去后,如何面对老使者大人?”

    “难道你就不怕活着更没法面对自己吗?”

    鬼手哼着小曲,佝偻着脊背,慢吞吞的扭头走远了,进入后台那片黑暗晦涩的小门中,木质的小门关节出有点松驰了,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摇曳在空气中。鬼手嘴里喃喃唱起了归云大陆西北方辽阔无际的高原上的老腔调:“英雄迟暮,红颜易老,神女空候,龙殁荒滩……噫吁兮!”拉着长调的叹息拉扯着看不见的心一起尘埃落定。

    凌云真人的眼神藏于灯光映在眼睑之后的影里,什么都看不清楚。

    …………

    …………

    “走,”任禾轻声说道,他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不动而僵硬的手腕与脚踝,扭了扭脖子,关节接洽的时候房间里一阵噼啪乱响。

    公主默然点头,于是两人站起来向门外走去,任禾整了整衣服上的折皱处,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公主,呵呵一笑。他这时候发现,公主竟然和自己是一般高的。

    他调笑道:“你长的很高啊。”

    公主冷冷的回答:“是你太低了。”

    任禾无语,他刚想起来,自己现在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两世的记忆时常也会发生混乱……

    打开包厢的包铜木门来,门外已经站着一名酒馆的侍从,他恭敬的弯腰施礼,头冠两旁的流苏在脸颊旁摇摆着,乍然看去,仿佛是在脸上划出了两条疤痕,任禾与公主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四步宽的走廊内,光线并不是很好,人影投后墙壁上,诡异的摇晃着。

    着红衣的侍从低声说道:“请公主下与世子下随奴才去看看今天拍下的货物,将货款付了。”他想走近了跪下施礼,却被八名随从死死的挡在外面,没有一丝缝隙,随从们将手紧紧的握住刀柄,准备随时出刀,他们手背上的青筋已经开始跳动。

    “凌云真人怎么没来?”公主一边向前走一边问道,抽空看了走在右手边的阿大一眼,阿大轻轻的点点头。

    “凌云执事大人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处理,”侍从弓着子紧紧的用小碎步跟在后面细声细气的回答。

    “什么事?”任禾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奴才也不知道,”其中一个陪笑说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任禾轻声继续问道。

    侍从怔了一下,傻笑道:“下说笑了,奴才真的不知道。”

    “是吗……”

    忽然走廊里带起一阵微风,走廊转角处再次走来一名侍从,眼见双方即将相撞,那名侍从却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后跟随的侍从也突然加快了脚步!他们走在步廊正中间,正好将任禾孤立于公主和八名随从之外!

    任禾轻笑道:“静初,你说奇怪不奇怪?”

    “什么奇怪不奇怪,你在奇怪什么,有什么好奇怪的?”两个人语速极快的像是在玩绕口令一样。

    “你看他说话尖声细气的,走路也扭扭捏捏的,真像是宫里的太监……还有……不是应该晚宴结束后再去看货物的吗?”说着自己便先笑了起来,笑声在步廊里飘出很远,他整个人忽然蜷缩起来,他矮坐了下去!

    下一刻————寒光如月影般破碎暴散!他后的墙上弹指间竟已多出了无数的幽蓝色细针,明显已经全部淬上了剧毒,很难想象它们钉进体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而这些针芒刚刚就是擦着任禾的头发飞过,千钧一发。

    随从小八拔刀暴呵打破了沉默:“保护公主!”

    步廊里的风仿佛停滞了一刻,阿大想起公主在桌子上以水迹写出的字,恍然中闪电般的速度抽出腰刀,直取小八的脖颈,鲜血四溅,小八睁大双眼含恨倒地,而后才听见空气中迟来的拔刀声。其他几名随从均怔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阿大怒道:“捉刺客!”

    只见两名刺客一击未中后,一言不发的再次各自向任禾飘去,衣袂猎猎作响,形快的像是空气中的劲风,竟然是两名主修风系颤长速度的刺客!

    任禾瞬间将木乙紫雷布满全,发丝根根竖起,体表闪烁着紫色的电芒。他向后小退一步,弓起步子等待刺客的到来,其实这只是一瞬间的事,弹指过后,刺客因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而不敢去硬碰那层诡异的电芒而又选择暴退,站在了远远的地方,任禾和公主也重新汇合在一处。

    任禾笑道:“鼠辈,净做些偷偷摸摸的事,谁教给你们的?”

    对面的刺客没有说话,“砰”的一声,风影晃动中,阿大忽然弯腰,手上的护臂片片碎裂,被他捉在手中的竟然又是闪烁着幽蓝色光泽的暗器。气氛一下子凝固在步廊里,宁谧,紧张,只剩下小八脖颈上汩汩流出的鲜血发出的声音。

    公主轻声道:“两个都是神通五重的修士,他们应该就是纸条上所说的,秦国派遣来长年潜伏在楚国寻找你的人了,他们只是用来试探的第一批。”

    两名刺客相互对视一眼,合扑上,阿大一刀当先砍在左边那个人的上,空气都快要被撕裂了,可是竟然被一层透明的隔膜挡住,再也劈不下去半分。

    中阶的风盾术!往里,八个随从都是以阵法协同作战,以低修为完克高阶修士,可是今缺少一人后才发现,以前引以为豪的阵法的机动,实在是太差了!

    七名随从结成残缺的阵型,才刚刚能够抵挡住刺客的进攻,这两名刺客已经将风属运用的炉火纯青了,层出不穷的细小风刃,无处不在的风盾术,始终加持在自己上的风行术,实在难以对付。

    任禾深吸一口空气运转起自己体里的灵力,充分的鼓动起肝脏内部小循环内泛着紫芒的河流,灵力瞬间抵达指尖。

    刺客的眼神也很焦急,早先布置好的内应和伏笔竟然一开始便被识破,打乱,现在他们二人要面对七个完好无损且修为都在神通境三重之上的随从,实在是有些吃力。他们已经打算放弃刺杀,萌生出了些许退意。可就在这时,想逃跑也不能了,整个步廊在那一刻都被染成了凝重的紫色,神秘,绚丽,耀眼,你没法形容它的样子,就像你没办法说出什么是道蕴一样。刺客藏于手中的不知材质的金属暗器忽然被雷电的高温燃烧成炙的火红,经脉也俱都崩坏断裂,两人倒飞出去,随从们都回头傻傻的看着他。

    任禾也傻傻的看着自己的指尖,这是木乙青雷进阶后,他第一次将木乙紫雷外放打击别人,没想到威力竟然如此的惊人,连他自己都不曾想到。

    此时,两名刺客已经没有任何气息了。

    公主撇他一眼冷冷的哼道:“只是沾了他们无法分神的光罢了,以后的刺杀,只会越来越激烈。看来,有太多的人不想你有机会回到秦国去。”

    阿大从小八的怀里搜出一颗晶莹剔透毫光大放的灵石来,递给公主,说道:“如若不是公主先前提醒,属下可能真的被蒙骗了,属下甘愿受罚!”

    公主没有理他,而是将灵石举到任禾眼前说道:“用一颗上品灵石来收买我的一个手下,只为了让我的随从在那一瞬间不去阻碍刺客的刺杀,秦国人都这么财大气粗吗?”

    “唔……秦国人里就我比较穷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