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小太监和周天境的女炉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六年的时间足够发生什么?雁群的六次迁徙,由南向北,由北向南;花开六季,于山间孤独的盛放与凋谢,无人问津。六年的时间里你可能眼看着某位自己熟悉的人离开世间,亦或是某个新生命降临尘世。人有几个六年,六年里又能打多少场斗地主……

    任禾都已经快认不出台上那个面貌有些清秀,神有些嗫喏的少年了。如果不是小太监被推上台时,悄悄的扶了一下头上帽子的小动作的话,他可能只当台上出了点小意外,也许是工作人员搞错了,推上来一个毫不相关的人。他犹记得,小太监名叫本草,取养生益人之意,是秦国主在他们出使楚国前钦赐的新名字,本草曾经为了这个荣誉哭哭啼啼了三天,任禾也因此嘲笑了他好久。

    他还记得当时本草使劲抹着眼泪哽咽道:“下你不懂,这是光宗耀祖的大荣誉啊,世上能得国主赐名的人没有几个了,一般都是有大功勋的或者掌管司礼监负责祭祖的人才能有这个机会的呀,”说着又赶紧擦了把鼻涕,着急的解释道,“啊,下我不是说你懂的少啊,我只是说下你不懂我们这些小百姓的心思,啊,又说错了,是不懂……下恕罪,下恕罪……微屏郡主从来不责罚下属的……”

    “这跟微屏又有什么关系……”他那时真是对这个小本草又好气又好笑的。

    时过境迁白云苍狗,他现在已是半个阶下囚,颈上脑袋可能随时被拿去祭旗,而那个本草正站在台上,惊恐畏缩的打量着大厅,任禾的内心深处一下子揪紧了。

    公主撇了他一眼,而后又转头看向台上,脑海中飞过那张信剑破空传来的纸条,心神一凝。

    凌云真人看见本草的时候也愣住了,然后和大家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这是和大家开的一个玩笑而已,莫要见怪,接下来才是我们的压轴节目,”而后向后台使了个眼色。

    着红色劲装的少年们再次出现,紧紧的看押着一个一女子。女子披头散发,凌乱的头发犹如枯草,显然是受过许多苦楚了,她倔强的扭动子抵抗着少年们的推搡,怎奈何灵力被补天石死死封印,自力量被限制在普通人的程度,最终还是被少年们死死的抓住手臂推搡到了凌云真人旁。

    凌云真人笑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女子是前一段时间韩国政变时受到牵连的一位女修士,因在韩国无人敢问津,所以晨曦酒馆就委托我们黄昏酒馆来代为拍卖。而这位少年……呃,就当他是陪卖品。”

    台下修士们起哄道:“这个女修士是什么修为?”

    “是啊,多介绍一些,”许多人随声附和道。

    凌云真人点了点头,平静的微笑道:“周天境。”

    这三个字犹如炸雷般扔进人群里,讨论声顿起,有些修士兴奋的脸都憋红了,有些甚至惊得站了起来。而那些早就得到消息的修士们便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他们,沾沾自喜。

    “竟然是周天境啊,如果作为炉鼎采补,说不定可以因此一举突破壁障瓶颈!”

    “只是不知道长的怎么样……”

    “目光短浅!有周天境的修为,还要长相有什么用?凌云真人,她的元是否还在?”

    凌云真人揽起那名女子的袖子,赫然有一粒鲜艳朱红的宫砂,他微笑说道:“诸位可还满意?”

    “只是那个小子又是谁,只有神通一重境界,不是连一些门派里开采灵石的苦工都不如?”

    “是啊,要他何用,当陪卖品都不够格!”

    任禾的手一下子抠进了沙发之内,脸色冷峻,眼中泛起一抹鲜红,说道:“怎么可以……把人当成货物呢,那可是,活生生的人啊!而且陪卖品这种践踏人格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呢!”

    公主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只见萤元之忽然拂衣起,向大家施了一礼,对凌云真人说道:“炉鼎这种东西,以前酒馆在集市里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不问,那也是很好的了,至少不是起推波助澜的作用,而且这种事是从来不会出现在黄昏酒馆的拍卖会上的,在下也一直很鄙夷这种视同类如蝼蚁草芥的事,试问有朝一也被他人当做蚍蜉之时,该将如何自处?而如今,不知是时代变了,还是人心变了,在下实在不敢苟同,大家晚宴再见,”说完又向着凌云真人施了一礼,朝场外走去,决绝。言语间他仿佛是午后那一缕最柔和的微风,可离去时紫色的衣袍飘动,他仿佛成为世间最炙烈浓郁的火山,带着对世俗的轻蔑与鄙视,释放着颠覆的毁灭气息。仍旧闭着眼睛。

    说完便有人叫好,也有人嗤之以鼻,人人表皆有不同,先前的鬼手大师也对他报以微笑。

    却听隔壁包厢里的刑圣杰朗声笑道:“萤公子此言差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如若有,天地也会有消亡,道也将不复存在。你我同是修真之人,理当追寻天道,摒弃七,以自合万物无。我听说萤公子曾为了一只蚂蚁的死去而哭泣,如今看来,这件事是真的了。”

    萤元之听了形一顿,洒然一笑,继续走出门去。厚重的木门在众人后重重的关上,扣在心坎。

    任禾此时虽因本草被拍卖而十分愤怒,但听了此话也不由有些惊讶,一个会为蚂蚁哭泣的人,怎么会……

    “咯咯,”清脆的笑声响起,苏妲己说道:“我以为修真之人,其实是逆天而行的呢,与苍穹争夺时间的流逝,不正是修真之人所作的事吗?我还是更赞同萤公子的话,而且……将女人当成炉鼎来看待,真是该死呢。”

    众人心神随着话语承转接合,心也随之一,苏妲己随口口声声说着该死该死的字眼,语气里却尽是媚之意,一点也不让人反感。

    “呵呵,道路不同,所以在下不能认同妲己姑娘和萤公子的话,”刑圣杰不再争辩。

    凌云真人笑道:“此番论道且先放一放,我们早些将拍卖进行完毕,便可早些开始晚宴,到那时再详细谈论也不迟。起价,五千颗下品灵石,这也是多年来,酒馆拍卖会上最高的起拍价了!”

    “六千颗下品灵石!”刑圣杰一马当先的说道,“此女子当可助我进入周天秘境!”

    修士们大哗,苦苦追求公主多年的刑圣杰竟然为了突破周天境,在公主面前竞拍炉鼎,当真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任禾站起来却被公主牢牢地拉住手臂。公主静静的看着他,手却越抓越紧,指甲都快要抠进中,她沉默很久才说道:“想清楚,你应该已经明白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了。”

    任禾回头轻笑的看着她,手臂轻轻的从她手掌中脱出,却又回握住那只白皙的小手,说道:“一个叫王家卫的人曾经很小资的在东邪西毒里说过,人最大的麻烦,就是记太好了,以前我很烦他,但是今天我却认同他,哦,有空了会给你讲这个故事的。呵呵,如果今天我放弃了本草,我应该会愧疚一辈子也忘不掉。也许你会说,那些人就算失败了也不一定会杀了他,但是我不能冒这个风险!”

    二人心意相通,旁人听来云里雾里的话,两人却心知肚明。公主安静的坐着,她仿佛又听见门前的那只红鲤风铃被夜风挑逗的叮叮作响,仿佛鱼儿也在微笑,又听见囚室之中那个少年抬起头坚毅的说道:“宁愿死,也不肯输。”

    她觉得自己有一瞬间恍惚了,手被任禾牢牢握在手心也没察觉。

    “静初?”

    她回过神来,将手抽出端放在膝盖上,平静的说道:“我还有两颗上品灵石,最后的两颗。”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